星期六, 十二月 19, 2009

罪法师(第五十六章)

“你为什么还不杀了我。”那个法师的人头被放在画在桌上的法阵内,额头上用螺钉固定着一个铁箍用铁链拴在桌上,“你是想杀我的吧?”

成毓珺抬起头,他左手捧着一本俄英词典,面前放着一堆散乱的笔记,“我本来是准备杀了你的,不过我的俄文仅限于Здравствуите,克拉夫季。”他脱下眼镜擦了擦,“在我的俄语变得更好之前我想你还必须活着,而且我又观察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克拉夫季用力的晃动着脑袋想要挣脱头上的铁箍。

“没用的,你应该是最了解这种束缚的力量的人,前提是你还是人的话。”成毓珺翻了翻字典,随后在纸上写下一行译文,“我还要观察你的死亡。”他冷冷地说,现在他已经能够隐隐看见了,死亡和罪恶的力量,还有那些被夺去生命的人的怨恨,如同狂暴的气流一样围绕着克拉夫季的身体狂躁地扰动着,仿佛巨鹰扑打双翼带起的乱流。克拉夫季可能是他所见过的杀人最多的黑巫师,因此他身上死亡的力量就特别易于观察到,不过成毓珺还依旧没有找出像控制精灵之道那样控制死亡力量的方法。

除此之外他们的生活则恢复到了平时的状态,每日成毓珺就在地下室中研究魔法,米娅白天配置各种古怪的香水,晚上或者拉着成毓珺看电视或者出去看乐队表演。安妮照顾着孩子,同时也开始规划起应该怎么重新修缮成毓珺的房子。Renesmee则每天练习法术同时学习些成毓珺和安妮觉得她应该学的东西。

“嗯,这个柠檬蛋糕的味道真好。”成毓珺伸出手指擦去嘴边的奶油随后送到嘴里舔了舔。

“Renesmee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安妮舔了舔叉子。米娅在一帮往嘴里猛送蛋糕。

“真的么?我还没尝过呢。”Renesmee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成毓珺用叉子叉了一块蛋糕,“喏。”Renesmee张开嘴让成毓珺把蛋糕送到她嘴里,嚼了几下后咽了下去,“恩。”她伸出手指点着嘴唇, “柠檬味似乎还不够。”

“已经很好吃了。”米娅抬起头。这时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几个人疑惑地看了看对方,“这时候谁会来啊。”成毓珺把盘子放在茶几上站起身去打开了门。

“Hi!”罗根拎起手中的口袋,“我带来圣诞礼物和外卖了!”他身后的理查德抬起手挥了挥,布莱恩挤出一个微笑。

成毓珺扳着脸冷冷地看着门外的三人。“咦?是你们啊。”Renesmee从他身后探出头来,“进来啊,我刚做了柠檬蛋糕。”成毓珺苦笑着摇了摇头让开,“进来吧,到起居室坐。”罗根他们走进起居室,“安妮已经分娩了么?”罗根看到安妮怀里的孩子,“天哪,好快。”

“是啊,非常快。”布莱恩坐下接过Renesmee递过来的盘子,“惊人的孕育胚胎的速度。”

“安妮不是你们的病人,我只对你们说的礼物比较感兴趣。”成毓珺坐回沙发上。

“十月份刚发布的新MacBook Pro。”理查德拎起一个电脑盒放在成毓珺面前,“怎么样?”

“很棒。”成毓珺总算扬起了嘴角,他拿起电脑盒打开拿出银色的笔记本,“的确,你知道我喜欢苹果的笔记本。”

“给你们的。”布莱恩拿出三个LV的包,“一人一个。”

“何必送这么贵重的东西呢。”安妮接过包。Renesmee开心地把包背在肩上试起来。米娅只是看了看包,随后凑到正摆弄着电脑的成毓珺身边,“我也想要这个。”成毓珺抬头吻了吻米娅的樱唇,“明天就给你买。”他低头看着坐在沙发上吃柠檬蛋糕的理查德,“手表训练怎么样了?”

理查德脱下手表,松开手,那块手表悬浮在空中,理查德晃了晃手指那手表马上分解开来,随后他的手指在空中转了转,那些零件又组装在了一起。理查德拿起表带在手腕上,“你还能想出什么有趣的练习来么?”

“地下室。”成毓珺捧着电脑走下楼,理查德耸了耸肩跟着他走进地下室,“你又弄到什么好玩的东西了?”

成毓珺走到他的工作间里,前一阵子被克拉夫季弄坏的发条人躺在工作台上,“毓珺你准备什么时候修好它啊!我要玩!我要玩!”烟牙在它的残骸上方盘旋着发出嘶嘶的尖叫。“修好它。”成毓珺拿起一堆图纸放在理查德面前,“虽然我觉得以你的智商并不需要这些图纸。”

“很精妙的设计。”理查德看了看图纸,又看了看发条人的身体,“我能够修好它,不过这些部分的作用是什么?”他指了指图纸上的几个部分, “魔法么?”

“是的,为了让我的人彘和发条人链接从而让它们能控制它,看起来你对于魔法还是没什么兴趣啊?”

“我只要能好好使用现在的能力就行了。”理查德一挥手一块铝材飞了起来随后在空中分成了几块,每一块都慢慢扭曲变形,化成一个个零件随后拼接起来。

“部长,你找我有事?”安吉拉走进光头黑人的办公室。

“是的,安吉拉探员。”光头黑人放下手里的笔,“我注意到你最近一直试图接触研究所的案卷,我记得你已经从那个案子调离了。”

“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毕竟这以前是海尔德的案子,而且我发现我没有浏览这案子的安全权限。”

“因为你没有浏览的权限,”光头黑人揉了揉额头,“你和约翰都没有接手这个案子的安全权限。”

“那个研究所到底是干什么的?”安吉拉不依不挠地说。

“无可奉告,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安吉拉探员。”光头黑人拿起笔,“并且不要再尝试了。”

安吉拉走出办公室重重地甩上门。

“怎么了?”约翰走了过来,“部长找你什么事?”

“训了我一顿,因为我想看研究所的案卷。”安吉拉怒气冲冲地说。

“我知道,早就知道了,当时那里的现场照片都用数码相机拍就是不希望你看到照片之后感知到什么。”

“你知道么,上次我们在下水道的时候,我并没有昏过去,我见到了那些法师。”安吉拉压低了嗓音说。

“什么!”约翰把她拉进自己的办公室,“你没有报告部长么?”

“他们救了我们的命,要我选择失去那段记忆还是不说,那我当然不会说了,这不是重要的。”安吉拉抬起手止住了正想开口的约翰,“我问他海尔德的事情,他说她‘罪有应得’;约翰,我需要知道那个研究所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需要知道海尔德究竟做了什么。”

约翰透过门上的玻璃看了看外面,“你真要弄清楚每一件事情么,安吉拉?假如研究所真的在研究什么你接受不了的东西,加入海尔德真的罪有应得,那么也表示至少部长也牵扯在里面,那时候你准备怎么办?”

“那时候再说,但是我知道我想搞清楚眼前的事情。”

“好吧好吧。”约翰挠挠头皮,“你为什么找我。”

“你是我搭档啊,不找你找谁?”安吉拉瞪了约翰一眼,“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或许你可以直接去问那个魔法师,用你的能力。”

“记得上次直接被弹回来了么?”

“但是这次未必啊。”

“好吧,今天晚上下班之后开你自己的车在停车场等我。”安吉拉点点头,“我们一起去。”

“其实我不怎么想去的。”安吉拉走出办公室后约翰小声咕哝着。

“那个人头真是有意思,如果能够在外科手术上使用这种魔法的话我们会轻松很多的。”布莱恩拿起高脚杯抿了口,“而且用拉链,天哪。”

“可惜我们应该看不到这东西用在临床上了。这鱼做得太好吃了,尼克你确定不要尝尝么?”罗根挥了挥叉子,“还有你为什么还板着脸,我们两个不会魔法的就这么让你讨厌么?”

“不是,”成毓珺用力切着厚厚的依旧带着血丝的牛排,“你带来的外卖很难吃。”

“行了。”米娅笑着推推成毓珺的胳膊,“他们都带礼物来了,你就别一个人不高兴了。”

“他只是因为我这么快就修好并且改进了发条人的设计而不高兴罢了。”理查德还没有到喝酒的年龄,手边放着一杯果汁,他一台手放在桌子另一端的盐和胡椒就飘到了他面前,“对了尼克,你能不能给我做一个机器人啊?”

“你不是自己能做么?”

“机械结构,也许,但是动力部分,感应器,还有外面的皮肤都需要你的魔法,我的力量和现代科技都无法做到。”

“好吧,”成毓珺点了点头。

“对了,我不能把理查德送去学校,所以我在上班的时候能不能把理查德送过来。”布莱恩放下刀叉郑重地说。

成毓珺又板起脸,这次Renesmee笑着拍了拍他,“行了,我们可以照顾他的。”她把一块鱼从自己盘子里划拉到他盘里,“我把刺都挑掉了,你尝尝嘛~”

成毓珺的面色柔和下来,“好吧,理查德也是个不错的聊天对象,考虑到他的能力和智力还可以帮助我的研究。”他叉起一块鱼送进嘴里,“Rene的手艺和安妮已经不相上下了呢。对了安妮没什么意见吧?”

“理查德不是吵闹的孩子,所以没意见。”安妮正用小勺子喂Spernaza鱼汤,“不过新年的假期过后我准备开始修缮屋子了,到时候反而是我会打扰你比较多哦。”

“没事啦,你和Renesmee给我们添了很多家的感觉。”成毓珺拿起高脚杯喝了一大口酒。

“那我们呢?”罗根抬头看着成毓珺,“拜托,不要每次我一说话你就板脸好不好。”

“哈哈,”成毓珺笑了起来,“因为看你的反应很有意思,你们可以算是……”他皱起眉头,勉强地说,“朋友?”

“如果你说的时候不是这种表情的话我说不定会被感动呢。”罗根侧头见布莱恩正看着他,“你看我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罗根你和尼克的脾气很像。”

罗根和成毓珺对视了一眼,“别开玩笑了。”“胡说八道。”两人都小声嘀咕着,这时安妮和Renesmee都警觉地抬起头。“看来那个有探知能力的探员又在找我们了。”成毓珺扬起嘴角。

“我去设置屏障,”米娅刚想站起来成毓珺拉住了她的手。“没关系,让她过来吧。”成毓珺摇摇头,“这应该是一次私人的拜访。”

“没关系么?”Renesmee看起来有点紧张。

“没关系,如果想来抓你的话就把他们杀了。”成毓珺不以为然地耸耸肩,忽然他又抬起头,“奇怪,这两个又是谁?”

“两股非常强大的魔法力量过来了。”安妮严肃地说,“比你更强。”

敲门声从厨房里的后门传来,成毓珺起身撩开门上的帘子,“原来是古德曼神父和杰克法师啊,”他打开门,“进来吧,好久不见了。”

“是啊,”杰克法师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来看看我的女儿和女婿嘛,恩,你有客人啊?”杰克法师看着一桌人问。古德曼神父则把一杯酒和一个覆盖着铝箔的大烤盘放在餐桌上,“烤羊腿和皇家礼炮,作为迟到的圣诞礼物吧。”他注意到安妮和她怀里的孩子,“已经生了么?”

“不要想把这孩子变成基督徒啦,那可是魅妖。”成毓珺拉过两把椅子,“坐下来一起吃饭吧,古德曼神父,杰克法师。对了杰克法师还不认识他们把,这是布莱恩,理查德,布莱恩的弟弟,罗根;布莱恩和罗根都是医生。这位是Renesmee,这是安妮,她的孩子Spernaza。各位,这位是米娅的父亲杰克法师。”

“叫我杰克就行了。”杰克法师坐下说,“好了,毓珺你最近又做了什么不要命的事了么?”

“啊,”成毓珺笑了笑,“和一个活了几百年的法师交手了,米娅,Rene和我三个人才摆平呢。”

“是么,说来听听。”杰克法师显然被吊起了兴趣。

约翰在海边的一栋别墅外停下车,“这里么?”

安吉拉放下手中的照片,“恩,就是这里。我们下过去吧。”

约翰从腰间抽出枪。“喂喂,你要干什么?”安吉拉瞪着他,“你找死啊?把枪收起来,我们要礼貌一点。”安吉拉拉开门走下车。

“好吧好吧。”约翰收起枪跟在安吉拉身后。

“这个人头真是好玩啊,很特别的魔法。”杰克法师脱下墨镜仔细地端详着克拉夫季的头。

“喂,我不是展览品。”克拉夫季有气无力地抗议道。

“所以我没有收门票。”成毓珺坏笑着说,这时一阵敲门声从楼上传来,“今天的客人真多呢。”他扬起嘴角,“这次应该是那两个探员了。”

“进来吧,我们知道你们会来的。”Renesmee把两人引进起居室。安吉拉看上去有些局促不安,而约翰明显是受到魅妖的影响,一脸陶醉的样子,两人在沙发上坐下,这时成毓珺和杰克法师等人从地下室走了上来,“你果然来了,我猜你在调查部并没有找到你想要的答案。”

“你就是那个法师吧,请问怎么称呼?”安吉拉紧张地站起来,“你不带头罩的样子正常多了。”

“我是个法师,正常对我来说是贬义词。”成毓珺拿起遥控器,“坐吧。”

“不给我们介绍一下么?”安吉拉依言坐下,随后她惊讶地站起身,“布莱恩医生,罗根医生!”

“我觉得还是给你看了该看的东西之后确定你们想做什么再介绍吧,不过看来你已经认识两个人了,让我猜猜,医院尸体失踪案?”

“你怎么知道!”

“因为就是他解决的。”布莱恩解释道。

这时屏幕上闪现出活体手术的录像,而手术对象赫然就是身处房间里的理查德,海尔德和她的上一个搭档站在手术室的一角,“这就是研究所研究的东西,还有为什么我说海尔德罪有应得。”

安吉拉静静地看了半个小时后轻轻地说,“行了,关掉吧。”她的嗓音略微有些颤抖。约翰叹了口气,“想不到那里进行的是这样的研究。”

“喝口茶吧。”Renesmee端来一壶茶给他们倒上,“能够安定心情。”

“多谢。”安吉了和约翰拿起茶杯喝了几口,“对不起,部里居然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情。”

“你不需要道歉啊,又不是你做的。”Renesmee眯起眼笑笑。

“现在让我们来谈谈你们决定怎么办吧。”成毓珺靠在墙上摸着下巴说。

安吉拉和约翰对视了一眼,“向上反映应该没用的吧?”见成毓珺摇了摇头后安吉拉又说,“那辞职呢?”

“我并不建议你们这么做。如果要我的建议的话你们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好了,特别调查部还是做了些好事的,而如果你们遇到什么麻烦的事情则可以来找我。”

“那我们算什么?你在特别调查部的卧底?”约翰皱起双眉,“我觉得还是辞职好一点。”

“不要开玩笑了,我并不需要卧底就能知道你们部的情况。你们要寻求答案,我给你们了,而你们接下去怎么办是你们的事,我只是建议。你们辞职也好,继续工作也好,只要你们不作出类似的事情,”他指指屏幕,“或者不报告我们,那我们今后就不会有交集,反正我是不会找你们的。”他摊开双手。

“我会留在部里工作的。”安吉拉说,“你有事可以来找我,当然我觉得我有事找你的可能性比较高,以后请多多指教了。”

“安吉拉你怎么这么说?”约翰拉着她的手问。

“调查部的一些工作还是需要我们去做的,毕竟有很多凶手只有我的能力才能找到。”安吉拉坚定地说,“而且现在我们有什么不正常的举动部长会怀疑的吧?同时我们也可以注意部里有没有做别的不能见光的事情,你说呢。”

“唉……”约翰无奈地挠挠后脑勺,“好吧,听你的。”

“那么现在我可以开始介绍了。”成毓珺直起身,“你们可以叫我尼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