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十二月 18, 2009

罪法师(第五十五章)

成毓珺手中的电鞭猛地切开空气向着那人袭去,那人只是伸出左手,章鱼的触手和电鞭缠在了一起,电光在两人间劈啪闪烁照亮了昏暗的厂房,不过那家伙毫发无伤的样子,他抬起右手,掌心的一条掌纹忽然裂开成一张嘴的样子张大了吞下成毓珺丢出的火球,同时他的衣服绽裂开来露出盘在他肩上的两只手臂,他抬起那两只手,每一只的掌心都有一只圆溜溜的猫眼和一张嘴,每张嘴都念出了一道咒语,两头驯鹿随着咒语猛然人立起来,变高变大,它们的前蹄裂开来化为利爪,长长的獠牙从它们的嘴里生长出来,两头驯鹿分别和火轮还有紫电缠斗在一起。

“燃!炎!爆!”米娅丢出香水瓶后娇吒道,一个巨大的火球爆开吞没了那人,这时那只奇形怪状的猴子猛地从天花板上跳了下来,米娅一扭身闪过的同时在原地留下一个玻璃瓶,“冻!”随着一道白雾那猴子被冰封在巨大的冰块中。一道咒语从火焰中响起,随着一声脆响那冰块碎成无数块冰屑,而那猴子则在米娅面前像气球一样膨胀起来,变成了一头巨大的猩猩向着米娅冲去。

这时火焰散尽,那人毫发无损地站在原地。成毓珺一挥手他身边旋转着的五色骷髅向着那人飞去。那人的四张嘴同时念出咒语,五个骷髅中的四个立即失去了光芒坠落在地,随后一个骷髅飞到他面前时一条巨大的触手从他背后伸出一挥吧骷髅打到一旁,那人又吐出一句咒语,那骷髅上燃烧着的火焰熄灭了,它无力地坠落在地上。这时成毓珺已经闪到他面前,伸手袭向他面门,右手的魔法阵闪着红热的光芒。那人不慌不忙地抬起手,红色的光团在两人掌间凝聚起来,闪着危险的火光,随着巨大的爆炸两人都后退了几步,这次看来成毓珺略占上风,那个法师的手已经化焦黑的枯枝状,不过那人只是用剩下的三只手抵挡着成毓珺接下来一连串的攻击,同时用触手拉开上臂的拉链任由烧焦的手落在地上,随后从腰间一个小包里掏出一只手臂接在断口上拉上拉链。

“真是难缠的家伙。”成毓珺苦笑了下从背包里掏出一个骷髅随后罩上骷髅头套开始准备血骷髅咒语。这时米娅已经化为一团粉色的烟雾消散隐身了,而那头大猩猩则胡乱地对着空气乱抓乱打似乎陷入了某种幻觉中,随后它的身体冒出一阵阵烟雾,随后他喷出一口火焰,似乎是从体内开始燃烧了起来,猩猩吼叫着倒在地上打着滚,身上弥漫的烟雾越来越浓,随着蓬地一声它化作了一团火球。

“解决掉一个。”米娅从空气中慢慢显现,她看了看依旧在和驯鹿战斗的火轮和紫电,“毓珺,要我帮忙么?”

这时成毓珺的血骷髅已经败下阵来,他正躲避着那巫师的咒语,“或许稍微需要一点帮助!”成毓珺打开背包放出一群飞蛙袭向那人,但他只是挥了挥手指那些飞蛙就化作一股股脓水洒落在地,“好吧,和你们玩很有意思,不过现在开始有些无聊了。”他脱下尖顶帽,成毓珺和米娅发现他的皮肤开始蠕动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的皮肤下爬动,突然随着一阵丝线崩断的撕拉声一只只大小不同颜色各异的眼球挤破了他脸上,手上和身上的各处伤口冒了出来,大概有几百只眼球,一只只独立转动着。

“真是恶心的家伙。”米娅正想伸手拿香水瓶,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能动了。

“在我的视线下所有的生物都无法行动的,”那人伸出细长的舌头一个个地舔舐着脸上的眼珠,“很久没有和巫师交手了呢,大概有一百五十多年了吧,其实我不喜欢争端,只要你们不来管我,我也不会管你们,不过……”他抬起手,伸出食指,“其实如果你们能再活上一百五十多年的话或许是我的对手,不过那时候我应该变得更强了,好了不说废话了……”他念出一段咒语,环绕着成毓珺旋转的丝带燃烧了起来,化为灰烬散落在地,“现在你的防御魔法也差不多都没了吧。”他一挥手指,成毓珺的舌尖突然扭动了起来,伸长了,慢慢化作一条长着三角头和常常獠牙的毒蛇,那蛇绕着成毓珺的脖子缠了两圈,随后高昂起头,“被自己的舌头咬死,很不错吧?”那人冷笑着。

成毓珺只是冷冷地看着那人,随后猛然咬紧牙关,随着咔嚓一声成毓珺吐出一口血,那条蛇被他咬断了落在地上,扭了几下随后不动了。

“不错,那么这样呢。”那人又一挥手,成毓珺的右手像气球一样膨胀了起来,随后爆炸了,血沫溅满了成毓珺的上半身和整张脸。“毓珺!”米娅尖叫起来。“不要叫,马上就轮到你了。”那人冷笑着说,“现在,让你的心脏变成活蹦乱跳的青蛙吧。”他抬起手。

忽然Renesmee闪到了成毓珺身前面对着那人张开双手,“不准你这样对毓珺哥哥!”她浑身闪着金色的光芒,双眼中蕴含着愤怒的火焰。

“Rene,小心!”成毓珺抬起手想把她拉到身后,同时惊讶地发现他居然能活动了,而Renesmee面对那人的咒语似乎也安然无恙,这时阳光绕着成毓珺飞了一圈,洒下一阵阵金粉,成毓珺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舌头已经痊愈了,而被炸掉的右手也在迅速重生。

“治疗和解除魔法么?”那人的语气中有一丝惊讶和不安,这时他身后突然腾起一团粉红色的火焰,等他回过头时米娅已经和粉红和为一体,展开了双翼飞到空中。成毓珺,米娅和Renesmee三人呈品字形围住了那个巫师,“第二回合。”成毓珺戴上黑色的人皮手套,一团黑色的闪电出现在他掌心。 Renesmee的阳光绕着他飞翔着洒下金色的鱗粉,Renesmee身上闪着耀眼的金光,慢慢地一步步靠近那法师,米娅掏出一把匕首割开自己的手臂,粉红色的血液流淌出来化为一团团粉红色的雾气聚集在那巫师周围,“虽然三对一有些不公平,不过反正不是在比试高低。”米娅打了个响指。

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一下子冲上巫师的脑中,巫师的大半生都是在血和肉中度过的,他的鼻子对血液几乎已经麻木了,但是这一次的感觉却是如此鲜明,如此真实,突然间他感到身上一痛,仿佛一把刀穿透了他的前胸,随后是另一把,刀,他猛地颤抖起来,一瞬间似乎无数把刀扎在了他的身上,之后是一根根针刺进了他身上的眼球,每一只眼球,“啊!”他发出一阵惨叫,身上的眼睛一只只缩回到体内,随后他的身体猛地一颤,成毓珺站在他身前右手已经插进了他的前胸,法师挥动四只手想要抓住他,成毓珺向后一跃同时把什么东西从他胸腔里扯了出来,他退后几步抬起手,掌中拖着一颗心脏,“这是你的吧?”

那人看着胸前边缘焦黑的创口,吐出一口血,“看看你做了什么啊,现在我又要多杀一个人了。”

“不,你一个人都不会杀了。”Renesmee挡下了他射出的几道魔法。这时成毓珺已经割开了自己的手腕洒出一蓬鲜血,他念了一道咒语,血滴在巫师身边形成了一个五芒星,随后闪起妖异的红色光芒。

“封魂阵么?”巫师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已经渐渐麻痹了,“你们这群孩子是抓不住我的!”他拉开脖子上的拉链把自己的头摘了下来,随后丢出了法阵,那头落在地上,随后居然从脖子的地方伸出了蜘蛛的腿爬了起来。

“快抓住那头!”成毓珺边说边挥出电鞭,米娅也迅速俯冲了下去,不过这时留在阵中巫师的身体猛然膨胀了起来,巨大的爆炸把他们几人扫倒在地上,等成毓珺再爬起来的时候巫师的头已经不知所踪了。

“混蛋,”成毓珺活动着酸痛的身体,“这是自白枭之后第二个能逃走的巫师了,而且这次是三个对一个……”他拉起米娅和Renesmee, “你们都没事吧。”

“恩,”米娅点点头,不过从她苍白的面色就能看出已经消耗了很多力量,而Renesmee连话都说不出了,身体软软的一点劲都没有,成毓珺只能让她继续坐在地上,伸手轻轻抚着她的背,“今天没有你在的话弄不好我和米娅都死了呢。”他伸出手指理了理她的长发,“你和阳光的力量真特别。”

“看起来你们经过一场恶战啊。”安妮提着婴儿篮走进厂房。

“你怎么也来了?”成毓珺惊讶地抬起头。

“Rene不会开车,而且我一个人待在家里还不如过来呢。解决了么?”

“跑了,你们感知到么?”成毓珺狠狠地说。

安妮和Renesmee都摇了摇头,“他很擅长隐藏魔法力。”安妮说。

“我们要快点找到他,否则他又会开始杀人了。”米娅焦急地抓着毓珺的手用力摇着,“毓珺,你快点想个办法出来。”

“就算是再厉害的法师现在也是元气大伤了,我估计他不会这么快就动手,不过是一定要找到他。”成毓珺摸着下巴,侧头看看躺倒在地上不成人形的安吉拉和约翰,伸手拍拍Renesmee的肩,“等你恢复了就去治疗那两个调查员,然后是齿舌,不过不用急。”他站起身,“我先要把有用的东西收集起来,那些东西让警察发现就不好了,对了,安妮你很擅长制造魔法物品吧。”

安妮惊异地扬起眉毛,“你怎么知道?”

“送给米娅的吉它,”成毓珺扬起嘴角,“帮我做点东西吧。”

“恩,话说你到底准备怎么追踪他?”安妮抱起Spernaza在怀里轻轻摇着。

“还是要靠这个女探员的能力啊。”成毓珺低下头收拾起桌上的资料。

当天晚些时候接到匿名报警后特别调查部的战术小组马上包围了厂房,不过他们冲进去后只发现了昏倒在地的安吉拉赫约翰以及几具烧焦得无法辨认的动物尸体。

“你们没事了吧?”光头黑人部长踏上救护车看着躺在床上的安吉拉和坐在她身边的约翰,“让我们在复习一遍你们说的,安吉拉感觉到凶手的所在所以过来确认,你们到这里之后发现有人跟踪,约翰去查看的时候被那人嘴里吐出来的东西控制,随后那人跟着你们一起进去,遇到驯鹿的攻击,那人撂倒一头驯鹿,然后你们受到某种生物攻击,之后就不省人事了,对么?”

“是这样的,部长。”

“恩,可以推测在你们昏迷之后有人和攻击你们的人交战,应该和控制约翰的人有关,随后治好了你们,这是比较可信的说法。”光头黑人面无表情地说,“由此可以知道不止你们在追踪那个凶手,我估计他们跟踪你们是知道安吉拉有探知的能力,不过那些人的能力大大超过了我们能够预测的水准。”光头黑人接过一个警察递过来的一叠照片,“安吉拉探员你能看看么?我需要知道那个凶手究竟有没有死。”

安吉拉接过照片闭上双眼,“他没死,但是很虚弱,受了重伤。”她这么说,随后放下照片,“我知道他在哪里了,让我去追踪他吧。”

“你们两个人去太危险了,让战术小队跟着你们。”光头黑人说完就走下救护车掏出了手机。

“我们走吧。”安吉拉从床上爬起来套上外套,带上枪。

“我确定,是魔法师,凶手和追杀他的都应该是魔法师。”光头黑人拿着手机说。

“安吉拉,你确定是这里么?”战术小队的队长握着步枪走在前面,他们此时正身处昏暗的下水道里,几个队员警戒地看着周围,“话说我们要找的究竟是什么啊?你们连案犯的样子都没看到过吧?”

“等找到了就知道了。”安吉拉举着枪跟在队长身后,她的左手握着一张照片,“不过要小心,对手应该很强。等等……”她停下脚步,“近了,就在附近,他过来了!”

战术小组的人纷纷举起枪对准了视线所及的每一个管道,每一个拐角,静静地等着他们追踪的凶手出现,不过什么都没有。“安吉拉,他从哪里过来了?”队长回过头问。

“他已经在这里了。”安吉拉疑惑地四下张望,随后感觉到什么似地抬起头。

一颗头颅趴在下水道的顶端,猛地跳了下来落在约翰的脖子上,他用脖子上的蜘蛛腿抓住约翰的脖子,同时他的气管,血管还有神经仿佛活的一样伸了出来缠住了他的脖子并钻了进去。

“不要开枪,会伤到约翰的!”安吉拉手足无措地尖叫着。显然战术小队的人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他们只是一个个紧张地举起枪围住了约翰。约翰挣扎了一阵停了下来,随后冷笑着对安吉拉举起了枪。

“约翰!”安吉拉看着黑洞洞的枪口脑中一片空白。

这时一阵风吹过下水道,一条闪着电光的黑色金属鞭从斜刺里冒了出来缠住了约翰拿枪的手,等安吉拉反应过来的时候所有战术小组的人都已经昏倒在地,而自己身边忽然多了三个人,一个穿着黑色长风衣套着骷髅头套的人,正是他戴在左手上的东西拉住了约翰的枪。一位穿着小背心和牛仔裙手里捧着一团酒红色火焰的金发女子。还有一位身上闪耀着金色光芒,有着安吉拉所见过的最美丽面庞的黑发女孩。

“开始吧。”她听到那男人这么说。随后一道金色的光芒从那黑发女孩身上闪出绕着约翰的身体转了一圈,他身上的头颅就惨叫着脱落下来。带着骷髅头套的男子拿出一个刻着奇怪花纹的盒子接住了那颗头颅,关上盒子上了锁。此时约翰也身体一软昏倒在地。

“好吧,这比我想象的还要容易。”成毓珺回过头看着安吉拉。

“你们……”安吉拉终于恢复了说话和思考的能力,她后退了一步,“今天早上和他……”她指了指木盒子,“战斗的人是你们么?”

成毓珺点了点头。

“那么,在那个受害者房子里攻击我和约翰的也是你们?”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安妮咬了咬嘴唇,“那你们和袭击研究所,还有海尔德和约瑟夫的事情有关么?”

“他们罪有应得。”米娅掏出一瓶黑色的香水,“不过你不会记住这一点的。”

“能不能不抹去我的记忆?”

“那你能不能不向上报告我们的事呢?”成毓珺开口了,“你会做你应该要做的事情,而我们也必须做我们该做的事。”

“为什么说海尔德他们是罪有应得的?”

“看来你真的不知道研究所的事啊,去查一下吧。”成毓珺挥了挥手,“不用让她失忆了。”

“为什么?”安妮皱起双眉。

“因为她不会说的,不是么。”Renesmee朝安吉拉笑了笑,“我曾经是研究所的实验品,对于你来说海尔德也许是个同事,但是对我来说她绝对是个噩梦。”

“行了行了。”成毓珺拍拍Renesmee,“那么就这样,我们走了,安吉拉探员。”说着他们三人就消失在下水道深处。

“也就是说在约翰受到攻击,并且似乎被控制的时候,你们都被迷倒了。”坐在办公桌后的光头黑人十指交叉放在桌上,“你们都没有看到是谁?”

安吉拉和约翰都点了点头。

“那么那个凶手死了么?”

“死了。”安吉拉干脆地回答,虽然她知道这并不是真的,她还能感觉到那枚头颅依旧活着,虽然处在痛苦之中,虽然很虚弱,但是还活着,同时她也知道她不用担心。

“部长,我有一个问题。”约翰清了清嗓子,似乎自己也不确定该不该问接下来的问题,“那个头颅究竟是什么,这次的这个连环杀人犯究竟是什么人?他能毫不费力地使我们的皮肉融化,还有杀死他的人究竟是谁?控制我的又是什么东西?”

“这并不是一个问题,而是许多个。”光头黑人依旧扳着脸,“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答案——魔法师。”

“魔法师?”约翰笑了起来,“部长,你是在开玩笑吧。”

“我不是,实际上我是向上级请示过并获得批准才能向你们两个披露魔法师的存在的,而我说的话你们不能对这个房间外的任何人说。”

约翰知道事关重大便止住了笑。

“魔法是存在的,当然我们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一直试图用他们的方式来理解和重现这种被称为魔法的效果,但只能说到目前为止都并不成功,这和魔法的种类繁多也有关系,据说每一个魔法师都有自己独特的魔法。魔法师,那些使用魔法的人则可能是最神秘同时也是最有力量的一群人了,我们无法找到他们,无法控制他们,有一些魔法师乐意和当局合作,但是都会有高到可怕的条件,而且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们不知道有多少魔法师的存在,很幸运的是可以确定并不多,但是任何一个魔法师都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我在伦敦总部工作的时候认识一个到局里做客人的魔法师,他当时说过‘如果把人类社会当作自然界,城市当作丛林,那么魔法师就是食物链最顶端的猎食者。’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点,即使我们最优秀,战斗能力最强大的探员,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小儿科。这次的凶手,还有击倒你们的人都是魔法师,你们能活到现在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部长,如果魔法师真的像你说的这样,那我们不是无法对付他们了?”约翰开口了。

“第一,就像我刚才说的,他们非常非常稀少;第二,多数魔法师都知道应该避开我们的注意;第三,魔法师们有自己的游戏规则,而做得太过火的会被他们解决掉。”

“就像今天的那样。”安吉拉小声说。

“就像今天的那样。”光头黑人重复了一遍,“好了,你们出去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