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二月 17, 2009

罪法师(第五十四章)

“安吉拉,可以进来么?”约翰敲了敲休息室的门。

安吉拉把头发扎成一束然后拉开门,“进来吧,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我知道你不喜欢局里的咖啡所以买了外卖。”他把一个饭盒放在桌上,又把胳膊下夹着的大信封放在饭盒上,“照片也洗出来了,今天又有一个死者,这次是脾脏被切除了。”

安吉拉叹了口气拿过信封打开抽出照片放在膝上,喝了口咖啡,“黑白胶卷,正好是我喜欢的。”她放下咖啡杯伸手悬空在照片上方闭上双眼,合上双眼。

“她开始了。”地下室内闭着左眼的成毓珺站起身,他左眼的眼睑上画着一个眼睛的图案,正闪着光。米娅马上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烟牙,齿舌,注意那个女的开始探知了,一会儿如果他们出去你们要跟紧了。”

“知道了。”一个带着墨镜坐在白色轿车中的男人这么说了一句后挂了电话,他向车窗外望去,对面就是特别调查部所在的办公楼,男人脱下墨镜,一双玻璃眼珠在眼眶中灵活地转动着。

“然后怎么办?等着他们出动么,要知道这群家伙弄不好会带着一个战术小组过去啊。”米娅这么说,坐在她肩头的粉红也点了点头。

“一个战术小组应该也不是一个黑巫师的对手,对于我们来说问题只在于是在他们被打倒之前还是之后出手。”成毓珺睁着一只眼敲打着键盘,“不如趁现在他们还没有行动的时候先收集一些对手的情报,米娅你知道有什么法师需要人的内脏的么?”

“很多啊。”米娅托着腮帮子说,“你也是,对于巫师来说弄个内脏什么的做材料太普通了,这条路走下去人太多。”

“我同意,电尾你把对于类似案件的搜索扩大的全球范围,时间追溯到更早以前。”

“这样的话我需要更多的时间,而且有很多地方的资料并不是网上能找到的,进入警方的档案的话。”

“不要直接搜索警方档案,那样太浪费时间了,搜索新闻寻找类似的案件随后再看看能不能进入案发地警方的数据库,如果没有电子资料也只能算了,就把新闻里的东西显示给我就行了。”

“毓珺哥哥,我们能帮上什么忙么?”Renesmee和安妮走进书房。

“安妮还需要照顾孩子吧,Rene你在我们不在的时候要负责保护安妮和Spernaza的。”成毓君笑笑,“对了,知道阳光的能力了么?”

“呃……”Renesmee捧起阳光,“似乎有点感觉了,这个家伙能够消除魔法呢。”她掌心的阳光得意地仰起头。

“消除魔法么,不错的能力。”粉红飞到阳光面前,两只精灵都飞了起来在空中交错盘旋着。留下一道螺旋形的金粉相间的闪亮轨迹。

安吉拉手中握着照片浑身剧烈地颤抖着,“很邪恶,很强大的感觉,那并不是人类的力量。”她猛然睁开双眼,手中的相片落在地上。

“你怎么了?”约翰捡起相片,“我从来没有看到你这么害怕,除了上次。”

“上次还不是很害怕,只是想不到会有人能找上门来。”安吉拉拿起照片,“而这个人无论是谁都比上次的人要邪恶的多。”

“当然了,会对小孩子下手的。”

“不只这样,约翰,”安吉拉抬起头,“他还没有弄完,他还会继续杀下去,直到够了然后就会离开这里,我们就永远找不到他了。”

“那我们就要快点阻止他。”约翰把手放在安吉拉肩上,“你知道他在哪里了么?”

安吉拉摇了摇头,“刚才我……害怕了就缩回来了……”

“不要怕,安吉拉。”约翰低下头,“看着我的眼睛,安吉拉,我在这里,不要怕,再试一次。”

安吉拉拿起照片闭上双眼,随后她的身体又颤抖了起来,“啊!”她惨叫着倒在地上抽搐起来。“安吉拉!安吉拉!”约翰忙抱起她,“我就在这里,安吉拉,没事的!来人啊!”“等等!”安吉拉一把拉住他的衣服,虽然面色苍白,大口喘着气并且还在微微颤抖她看起来已经恢复正常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他怎么杀死孩子了,我也看到他住的地方了。”

“我联系战术小队,我们马上出发。”约翰掏出手机正欲拨号却被安吉拉拦住了。“我们先去确定一下吧,然后再叫支援,我并不是没有错过的。”

“好吧。”约翰点点头。

“烟牙,齿舌,注意他们开始行动了。”“知道了毓珺。”坐在轿车里的男人放下手机,发动了汽车。大约五分钟之后一辆黑色的奥迪从办公楼的车库中开了出来,男人马上调转方向盘驾车追了上去。

“嗯,米娅你来看。”成毓珺转过屏幕,“这不是第一次了,十年以前在中国也发生过这样一系列的案件,每个孩子都被切去一个器官,然后二十年前在美国,三十年前在英国,四十年前在德国,五十年前在法国……”米娅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资料,“也就是说应该有一个黑巫师每隔十年就需要收集一次孩子的器官?干什么?结婚纪念么?而且为什么要从不同的孩子身体里?”成毓珺摸了摸下巴,顺手拔掉几根胡子,“这就是要等我们找到那个人的时候才知道了,不过我好奇的是这么一个黑巫师居然找不到什么资料。”米娅伸手点了点成毓珺的额头,“很多法师终其一生都不为人所知的你知道么?他们始终生活在现代社会的阴影中,只是埋头研究自己的乏术而且从来不和其他人交流,当然不会有什么资料,特别是那些年纪很大的法师。”她指指屏幕,“就比如说这个,我相信他所做的案子还能够往前追溯,如果那些器官是给自己用的话说不定人家已经活了几百年了也不是没可能的。”

“这样啊。”成毓珺挠挠头站起身,“我们也该出发了吧,我骑火轮。”

“那我就骑紫电咯。”米娅套上一件皮衣,“好久没有和真正有能力的法师打过了,希望这个不会让我们失望。”

“真想去啊。”Renesmee趴在窗台上看着成毓君和米娅两人骑着摩托远去羡慕地说。

“那就去吧。”安妮一脸调皮地说,“你反正感知的到他们,SVU停在车库,在我看来是很简单的问题。”

“但是我不会开车,而且我应该陪着你。”

“一起去啦,我也想跟着他们去看看。”安妮把Spernaza放进手提婴儿篮里交给Renesmee,“别愣着,走啦。”

“啊?哦!”Renesmee忙跟上安妮。

约翰开着车在集装箱港口区的一片破旧厂房外停了下来,他抬头看了看后视镜皱起眉头,“有人在跟踪我们。”同时一辆白色轿车在他们车后停了下来,“不过这种跟踪也太明显了吧。”他拔出枪打开保险,“你待在车里,我去看看。”他打开车门下车向着白色轿车走去。

“我告诉过你追得太近了吧,你不信!”男人的腹部传出齿舌的声音,“你看,现在他过来了。”“不用你说‘你看’我也看到了,不过不追得这么近的话早就跟丢了吧?”烟牙不耐烦地嘶嘶着,“一会儿他走近了我来控制他,你来操纵发条人,然后我们一起进去。”“为什么不是我来控制他你操纵发条人,还有怎么说才能一起进去啊?!”“就说也是调查部的就可以了啦。”男人把手伸进衣袋掏出一枚硬币,“算了,还是老办法,头是我,反面是你。”说着手指一弹把硬币丢到空中。

“我是警察,把窗摇下来,车钥匙拔出来放在仪表板上随后把双手放在方向盘上。”约翰这时已经举着枪走到车边。那男人按照他说的做了,“长官,有什么事啊?”

“不要装傻。”约翰俯身探到窗前。

安吉拉坐在车里看着现场的照片,这些照片给她的感觉和以前所有的案子都不同,她用自己的感觉接触过职业杀手,恐怖分子,还有连环杀人犯,但是没有任何一次感觉到这些照片有这么沉重,担负着如此多的死亡。

她忽然有一种感觉,好像有什么人在监视着她,安吉拉猛地转过头,不过身边什么都没有。

“她很敏锐呢,好像感觉到我的无形之眼了。”骑在摩托上飞驰的成毓珺对一旁的米娅说。

“没关系,只要她看不见就没事了。”

“不要装蒜了,你一直在跟踪我们。”约翰伸出手想要搜查男人衣服里有没有枪什么的,却不防那男人猛地张开嘴,一条肉色的触手从他嘴里喷了出来蠕动这直接钻进约翰的嘴里,同时他的手握住枪用手指挡住了击锤。约翰只是捂住脖子颤抖了一下,随后就恢复了平静,“恩,行了,你跟上来吧。”约翰对坐在车里的男人说,“对了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Smoky就可以了。”那人推开车门跟在约翰身后。

“这是谁啊?”安吉拉从车里走出来,“认识的么?”

“部长不放心派来的,也是特别调查员。”约翰抬手指了指身后的人,“叫他Smoky就行了,我们进去吧。”

“好。”安吉拉从腰间拔出枪回头奇怪地看着Smoky,“你不用枪么?”

“我有比枪更有用的东西。”Smoky挤出一个笑容。三人跟着安吉拉走进一栋昏暗的厂房,这里看起来已经废弃多年了,所有的东西上都积着厚厚的灰尘。“看起来很适合一个变态杀人犯。”约翰小声咕哝着。因为光线的关系安吉拉和约翰都没有注意到地上的某种动物的蹄印,不过有着玻璃眼的Smoky 看到了,“你们小心,这里有……”他话说到一半就从一片黑暗中传出一声动物的响鼻声,随后黑暗中亮起两点青色的光芒,一头高大的驯鹿从黑暗中奔出向着他们冲来,约翰和安吉拉马上举枪射击,不过所有的子弹都只在它身上爆出一道道火花,转眼间那驯鹿已经冲到他们面前。“让开。”Smoky推开两人双手抓住驯鹿的角硬生生把它拦了下来,随后双手一挥把它扳倒在地。

“你好厉害。”安吉拉赞叹到,随后她猛然捂住了嘴,“啊……啊……啊……”她猛地呕吐起来,不过吐出来的却是自己肿大流脓的舌头,同时她的手指已经粘连起来,她的眼珠从脸上流淌下来,惨叫着倒在地上,而约翰也遭遇到了同样的事,只有Smoky安然无恙地站在原地。

“你不是肉体么?”一个佝偻着身体带着红色尖顶帽的人从黑暗中走出,柳叶刀爬在他背上,两只眼珠都伸出在眼眶外,“不,还是有一部分是肉体的啊。”他举起手,“那就行了。”

“啊。”Smoky的身体突然僵硬起来,他伸手捏住自己的前胸发出痛苦的嚎叫,随后他猛地吐出一口绿色的脓液倒在地上。他猛地撕开自己的衣服,随后是肚子上的皮肤,一团留着绿色脓水的触手从发条人的腹部流淌出来摊在地上。随后发条人又站了起来,“你只能对肉体施法么?那我现在就能杀了你了。”烟牙发出威胁地嘶嘶声,“你居然对齿舌做这种事……”不过话没说完他就被一头高大的驯鹿挑飞出去重重地落在地上。

“不要以为我只能对付肉体,”那人挥了挥手,发条人的身体马上开始迅速生锈,散碎,一个个齿轮滚落在地上,“你实在是太无能了。”那人突然向后一闪,一把火红的链锯砍在他刚才站的地方,石屑随着链锯的转动四散飞溅,火轮举起链锯向后退了一步。

“作为人彘来说它们做得很好了。”成毓珺缓缓走进房间,黑色的丝带和五色的骷髅在他身体周围旋转着,他的右手捧着一团火焰,左手背上的电尾闪着电光,“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和真正的法师做对手了。”

“没错。”米娅的身体周围笼罩着一层红色的烟雾,双手燃烧着酒红色的火焰。她的紫电已经变为了一只巨大的猫跟随在她身旁。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