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十二月 15, 2009

罪法师(第五十二章)

米娅一早头发散乱打着呵欠走进了厨房,“咦?”她疑惑地四看看,“安妮?Rene?毓珺?”她眨眨眼,“这是第一次我起床之后厨房里没有人呢,都赖床了么?算了,无所谓。”她拿起煎锅放在灶上,拿出几个鸡蛋开始做早饭。过了一会儿Renesmee走进厨房,手里捧着一个扁平的礼品盒,“米娅姐你已经醒了啊?”米娅把锅里的鸡蛋倒在盘里,“是啊,难得起的比你们早一次,来吃早饭吧。”

“那个,这礼物什么时候送啊?”

“你应该趁没有人看到的时候把礼物放在圣诞树下面的啦,然后晚上大家坐在一起拆。”米娅把盘子放在桌上,“这是给谁的?”

“恩……”Renesmee红着脸把盒子抱在怀里,“反正你晚上就知道了,那我去放礼物。”

“对了,Rene,毓珺这家伙又不知道在干什么,昨晚很晚才回家,估计现在在实验室忙呢,一会儿你帮我布置房间吧。”

“好。”Renesmee点点头走出房间。米娅勺了一叉子鸡蛋送进嘴里,“好吧,还是他们做的好吃。”她小声咕哝着。

“毓珺你不要告诉我你又要做一个人彘了啊!”烟牙在成毓珺的工作间上空盘旋着,在身后留下一道道八字形的青烟。

工作台上躺着一具结构复杂精密的人形机器,看起来还没有完成,如同机械钟表一样完美咬合在一起的齿轮组和传动杆都外露着。成毓珺低头拧紧了机器太阳穴上的一个内六角螺钉,把手从它的嘴伸进去摆弄着内部的机簧,它头部两个嵌着镜片的黄铜眼珠转动起来,“这是给你们的礼物。”

“我们的?”烟牙,电尾都凑了过来,火轮也懒懒地爬起来走到工作台旁,齿舌从水族箱里爬出来扭到了成毓珺身边,头部的触角伸长了看着台上的东西。

“赶了点,皮肤什么还没时间弄,不过基本结构完成了,”成毓珺脱下带着放大镜的眼镜,“我又突破了自己的水准了,烟牙你试试看控制他。”

“弄到最后是玩具么?”烟牙嗖地钻进发条人的体内,随后那机械响了起来,发出类似钟表的滴答声。他抬起手举到面前,活动了下手指,虽然是一具机械不过它关节的运动却如常人一样流畅,没有一丝生涩。“好吧,这挺有意思。”机械张开嘴说起话来,嗓音却是烟牙的,它站起身走了几步,“毓珺你真的挺会做这种东西的嘛。”

“我是个……”成毓珺刚开口几个人彘都异口同声地说,“工程师,好了好了我们知道了。”烟牙试着跳了跳,“不过毓珺你为什么要送这礼物?”

“等我给他覆上人皮之后你就能像正常人一样逛街了,你是想要的身体的吧?”成毓珺靠在桌上说,“所以就给你一具身体。”

“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电尾摆了摆尾鞭,“我们都有身体的。”

“你太小看我了,烟牙你出来。”他拍拍发条人,“电尾你的核心呢,爬出来吧。”他同时打开了发条人的头盖骨。电尾的甲壳从中间打开爬出一只手掌大小的电子蜘蛛,“我估计你要我爬进去?”他顺着发条人的手爬到他肩膀上,随后爬进了他的头部关上盖。烟牙则从它胸前钻了出来。发条人仿佛被电击似地抖了几下,随后动了起来,“好吧,毓珺你做的是我们四个人都能控制的么?”

“当然了。”成毓珺得意地扬起嘴角,“火轮的核心可以寄居在胸前,齿舌可以盘在腹部,触手可以伸进手足内的空腔。”他抚摸着下巴,“我都考虑过了,你们觉得这礼物怎样?”

“我喜欢啊,”烟牙飞到成毓珺面前。“不过你不能做个四个么?”

“圣诞之后吧,你们现在先玩这个。”成毓珺活动了下身体,“累死了,我要去睡会儿。”

“该我玩了。”一只盘成球状闪着烧红金属的红热的机械潮虫从火轮胸前滚出,伸展开身体爬上了发条人的身体。“喂喂喂,我从来都没有身体哎,应该我玩的时间多一点!”随后它们一起转向成毓珺,“你就应该做四个的啦!”

成毓珺叹了口气,掏出一只绣着红色Dungeons&Dragons字样的黑色布袋,掏出一枚蓝色的四面骰放在桌上,“你们自己来吧,我要去睡觉了。”他走出工作间走上楼,此时米娅和Renesmee正在布置客厅,安妮则抱着Spernaza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忙完了?”米娅问。

“是啊,我去睡一会儿,晚饭的时候叫我。”成毓珺上楼走进自己的房间。

“有点可惜呢,这里的圣诞是在夏天。”安妮逗着怀中的孩子幽幽地说,“我的第一个夏天过的圣诞。”

“要雪么?我稍微有点办法,等等我。”米娅跑进地下室过了一会走上来,手里捧着一个球形的瓶子,瓶中装着飘荡着雪花的透明液体,她把瓶子挂在圣诞树上打开瓶盖,才过了一小会儿一小片一小片的冰花就从圣诞树上方飘了下来,“无冰之雪,等这香水完全挥发出来这整个房子里就都会下雪了。”她又拿出一小瓶红色的香水倒在壁炉里堆着的木柴上,“燃。”一蓬红色的火花燃烧起来,“这是冷火,一点都不热的,怎么样?雪和炉火都有了。”

安妮笑着站起身,“真的很不错。”她把Spernaza放在摇篮里,“你们看着她,我去做圣诞大餐了。”

“毓珺哥哥,起来了。”Renesmee凑在成毓珺耳边调皮地吹着气,“该吃晚饭了。”她轻轻推了推成毓珺的肩。成毓珺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Rene啊,”他坐起身,“你先下去吧,我穿衣服。”他伸手拿起床头放着的衬衫却抓了一把雪,“嗯?这是怎么回事?”他看看四周,一片片鹅毛大雪正凭空飘落,而所有的东西上也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雪花。

Renesmee格格地笑了起来,同时伸手抚去落在成毓珺头上的雪片,“安妮姐说没有圣诞气氛,米娅姐就弄了个魔法,所以这样了呀。”

“哦。”成毓珺摇摇头,套上了衣服。

因为米娅的室内降雪的关系他们不得不把本来放在花园里的遮阳伞搬到起居室撑起来防止雪花落到菜肴里,不过这样到也别有一番情趣。安妮特别准备了包括火鸡,羊腿,牛排,龙虾,牡蛎还有炸鸡翅的丰盛圣诞晚餐,这一家子正好全对素菜没有任何兴趣,所以只准备了蔬菜沙拉和土豆泥,当然蛋奶酒是不可缺少的。米娅的鼯鼠和成毓珺的蓝猫都是从来没见过雪的,现在都份外兴奋地在雪堆里打滚。米娅却是早就在起居室一角堆起了一个雪人。烟牙,电尾,火轮和齿舌四个则在房间里横冲直撞地打着雪仗,弄得特别热闹。

成毓珺坐在沙发上静静地抿着蛋奶酒微笑着看着满地的雪花,“今天可是真的热闹了。”

“嗯。”米娅大嚼着火鸡肉,“圣诞节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嘛,给你。”她递给成毓珺一个盛着牛排和炸鸡翅的盘子,“你没过过圣诞么?”

“没有庆祝节日的习惯。”成毓珺拿起鸡翅啃起来,“不过从现在开始有也不错。”

“对啊,毓珺哥哥,圣诞不是很有意思么?”喝了两杯酒的Renesmee连耳朵都红了,声音也比平时粗了不少,“我们天天过圣诞吧。”

“那样我可受不了。”安妮拿起一只牡蛎优雅地送进嘴里,“要不你做饭,那我没意见。”她侧头看看身边的Spernaza。虽然出生没几天但她似乎也感受到了节日的气氛,兴奋地挥舞着一双小手发出咯咯的笑声。

“我做就我做。”Renesmee又给自己倒了杯酒,“只要我们一直在一起天天做饭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直……在一起么……”成毓珺扬起嘴角,不过那微眯的双眼和眼角的细纹却分明蕴含着一丝落寂。

“你想太远了。”米娅注意到了,拿起杯子和他碰了碰,“有些事情不需要往最坏的方向考虑的。”

“是啊是啊。”粉红站在杯沿上说,却一不留神掉进了杯里在蛋奶酒中扑腾着。米娅忙抓着她的手把她提了出来,“没事吧?”她拿起一张面巾纸擦干了粉红。“没事。”话虽然这么说粉红却打着嗝晃晃悠悠地飞了起来,她在空中打着圈子,鱗粉飘散在她身后留下一道道闪亮的轨迹。

“我们开礼物吧?!”几人闹了一阵之后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的Renesmee摇晃着手中酒杯如此提议,“我好奇谁会送我什么呢?而且我也希望我送的那个人喜欢礼物啊!”

“那好啊。”米娅抱起放在圣诞树下一个很大很长盒子,“我好奇一天了呢,这是谁送给我的。”她跪坐在地上放下盒子撕去包装纸然后打开了盒盖,“哇!”她大叫起来从盒子里拿起一把暗红色的三角形电吉它,“好棒!”米娅站起身背上吉他的背带摆了个姿势,“真是不错!”她的手指抚过吉它上画着的由带刺的藤蔓,绿叶和玫瑰花组成的花纹,“这是手绘的吧,好漂亮。”

“你可以弹弹。”安妮抱着Spernaza轻轻摇着,“我施过法的。”

“谢谢哦,你刚生孩子就这么劳心给我准备礼物。”米娅坐下抱了抱安妮,“真是不好意思。”

“没有你和毓珺这个孩子还不一定能出世呢。”安妮笑笑,“所以没事的。”

“我要拆我的礼物了。”Renesmee举起一个紫色的盒子撕去系着的蝴蝶结然后打开盒子,“这是什么啊?”她拿出一个紫色散发着奇异光芒的蛋捧在手里,“咦?”Renesmee觉得有一股力量从蛋中传来,仿佛是心脏的搏动,又仿佛是亲切的呼唤。Renesmee举起蛋贴在耳朵上,似乎听到有什么东西在敲打着蛋壳,她把蛋捧在胸前,“里面的小东西,如果要出来的话就出来吧,我们可以交个朋友。”这时随着一声脆响蛋壳裂开了,Renesmee 被吓得一颤,不过并没有放下蛋,只是微笑着看着那个碎口一点点破开,然后从里面探出一个脑袋,那是一个面容姣美并依稀和Renesmee有几分相似的精灵,有着一双黄玉样的眸子,银色的长发,额头上竖着两根在末端卷起的银色触角。“呀!”Renesmee惊喜地看着精灵,伸出手掰去她周围的蛋壳帮她爬出来,那精灵通体撒发着温暖的阳光似的光芒,背后的双翼一开使还皱成一团,过了一会儿就完全舒展开了,那是一对金色的蝶翼,有着半透明的银色花纹。那精灵轻轻拍拍双翼飞到Renesmee面前,“你好,你叫什么名字啊?”

“Renesmee。”Renesmee伸出手让那精灵落在她掌心,伸出手指轻轻地拨弄着她的触角。

“那我叫什么名字?”

“啊?”Renesmee抬起头眨巴着双眼向众人投去求助的眼神。

“她的名字要你起的。”米娅手中捧着醉倒的粉红怜爱地梳理着她的头发,“就像我的粉红一样,这是你的精灵,她继承了你的一部分,她会有最适合你的力量,同时也是你最忠诚的朋友。”

“你对我真的太好了,米娅姐。”Renesmee低头看看正仰视着她的精灵,“我会给你个好名字的。”她亲了亲精灵的额头。那精灵拉着她的长发爬到她耳边,“不要叫金黄就行了。”她小声说。

Renesmee噗哧一下笑了出来,随后咬着嘴唇点点头,“啊,毓珺哥哥你快拆我的礼物啊!”

“这是你准备的么?”成毓珺拿起一个盒子小心地拆开包装,打开盒子,随后扬起眉毛,“这是风衣么?”他抽出盒子里的衣服,那是一件黑色剪裁精细款式新潮的的长风衣。

“穿上试试吧。”米娅帮着成毓珺套上风衣,“很合身呢。”她退后了两步上下打量着。穿上风衣的成毓珺显得高瘦了很多。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

“你昨天手上的伤就是缝纫机弄的吧。”成毓珺笑了笑,“你真是……太费心了……”他摇摇头,“真的不用为了我这么费心的。”

“怎么不用啊,是你让我重生的。”Renesmee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成果穿在成毓珺身上,“这是魔法加强过的,防弹,隐身,自动治疗,咒语增强,还有很多实用的口袋能让你放手机啊,掌上电脑啊什么的。”她替成毓珺整了整衣领,“你太不注意穿着了,你看这衣服你穿着很好啊。”

“恩。”成毓珺低头亲了亲Renesmee的前额,“你真是个好妹妹。”

“好了好了我要拆我的礼物了。”安妮拿起一个方盒子,“好重,毓珺你给我准备了什么啊?”她拆开包装盒。

那是一个正方的密封玻璃盒,里面有什么东西扑闪着撞击着盒壁。“这是……”安妮凑近仔细端详着,“天哪。”她捂住了嘴。

瓶里的是一株株飞翔的花朵,不过特别的是它们的花瓣是一片片蜻蜓翅膀。

“这是,异生之花。”

“是啊,我实在想不出来应该送你什么,不过一个精灵告诉我有这种东西,我觉得你可能喜欢,实际上Rene可能也会喜欢吧?”成毓珺扶了扶眼镜。

“异生花是什么?”米娅好奇地问。

“服用之后能够让精灵改变的花,比如说我再想要孩子也并不是非要吃人的改变,但是还是可以保留所有的那些天生的能力。”安妮举起盒子,“你弄了很多呢。”

“是啊,而且它们可以活很久,所以我想就给你。你未必想变,不过有个选择不是很好么。”

“而且你还想说Spernaza说不定用得上是么?”安妮郑重地捧起玻璃盒,“谢谢,毓珺。”

“小事一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