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十二月 14, 2009

罪法师(第五十一章)

“毓珺,我注意到你这几天都没有研究过魔法。”电尾平静地说。

“我在审讯海尔德。”成毓珺坐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

“那之后也没有。”

“我有新的修行方式了。”成毓珺滚动鼠标滚轮检视着屏幕上显示的搜索结果。

“但是你没有修行。”电尾不依不挠地继续着。

“我在找一个好的圣诞礼物。”成毓珺拉长了脸,“啊……我讨厌准备礼物。”他苦恼地挠着头皮。

“我们有圣诞礼物么?”烟牙俯冲到成毓珺面前,“有么?有么?有么?”

成毓珺看了看趴在地上抬起头的火轮,还有趴在桌上转过身抬起摄像头看着他的电尾,而齿舌也攀着水族箱壁探出头来。他低下头叹了口气,“这就是使用好几种人彘的缺点么?好吧,你们都会有圣诞礼物的。”他摇了摇头。

“耶!有礼物了!有礼物了!”烟牙在空中上下翻飞着,其他三只都分别去做他们本来在做的事情了,也是就是睡觉,上网,和吃鱼。成毓珺则站起身走出地下室。

“你要出门么?”正在厨房拿着本烹饪指南边看边做的Renesmee看见成毓珺拿着车钥匙走过。

“是啊,我会买吃的和装饰圣诞树的东西的,你上次列的购物单呢?”成毓珺伸出手指从碗里挑了点巧克力酱舔了舔,“恩,不错。”

“喏,”Renesmee从冰箱门上扯下购物单递给他,“我按照路线排的,这样你只要走一圈就行了。”

“挺好。”成毓珺捏捏Renesmee的脸,“比我按照字母表排列好多了,走了哦。”他拉开门走了出去。

“好了。”Renesmee马上放下书走到安妮的房间,“安妮姐,毓珺哥哥走了。”

“好吧,我给你打好样子了。”安妮从书桌前抬起头,“不过做的话就要你自己了,工序很多很复杂,虽然能能用魔法帮忙,但是要赶在圣诞前完成还是很困难的,你确定要做这个而不去买点什么东西么?”

“我买了啊?”Renesmee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你看,我买了这些。”

“小家伙想得挺仔细的?”安妮微笑着捏捏Renesmee的脸,“好了,接下去是你的工作了,我还要给一个人准备礼物呢?”安妮抱起 Spernaza,“那也是件让人头疼的东西啊。”

“不是毓珺哥哥,看你的表情也不是我,米娅姐么?”

“是啊,必然是不能送她香水的。”安妮亲亲孩子的脸,“你有什么主意么?”

“不知道,不过米娅以前是个朋克啊,现在也还是吧?”Renesmee伸出手指逗弄着Spernaza,“不过朋克喜欢什么?”

“你去忙你的礼物吧,我想我知道了。”安妮笑着说,“你帮大忙了呢。”

“恩。”Renesmee点点头走出房间。

地下室一层的实验室内米娅正摆弄着一堆瓶瓶罐罐,她左手边放着一本画着各种精灵草图并写着一行行蝇头小字的记事本;她面前的酒精灯上放着一个盛着紫色药水的烧瓶,在液面上飘着几片桃色的花瓣;右手边则是几个打开的布袋和小药瓶,里面放着各种奇异的药材,甲虫的复眼,变色龙的舌头,风干的蜂鸟,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东西。米娅用小勺子勺了点花粉洒进烧瓶,随后倒了些蜻蜓头到石臼里拿起捣锤研磨起来。粉红飞到米娅面前,“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她低头看了看记事本中写的东西,“你要送Renesmee这东西?能不能成功还不一定呢。”米娅拿起一块琥珀丢石臼里捶碎了,“正好可以试试看,而且万一失败我也准备好了。”她拿起记事本,下面压着一个信封,“当然这个后备计划不如我现在在做的啦。”她把捣成粉末的药放在一旁,侧头看了看记事本,随后拿出一块刻着魔法阵的黑曜石板放在桌上,拿起一把银匕首割开自己的手腕让血液滴在石板上的刻槽内,同时低声吟唱起来。

“恩……”成毓珺看着购物单随手从货架上拿下几包玉米片和薯片放在推车里,“真是的,我都让她们母子平安了为什么还要考虑礼物啊,那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他小声自言自语着推车走了几步,从货架上拿下一包卷筒纸,“婴儿用品太平常了,特别的东西么?特别的东西?”成毓珺抬起头,“算了,买好东西之后去地下集市找找灵感好了。”他低头看着购物单拿好了最后几样东西推车走向收银台。

“这里真是冷清。”成毓珺带着面具走进地下集市。也许因为圣诞将近的关系地下集市的摊贩少了许多,而买的东西中也少了很多血淋淋的,多了很多毛茸茸的,成毓珺伸手逗了逗一条巨大的雪狼,然后抱起一只北极狐蹭蹭他的鼻子又放下。

“要买什么么?”穿着兔子装带着兔头罩的摊主走过来,“你和一个女孩上次买了一窝鼯鼠和一只六耳蓝猫,现在想要什么。”他把手里捧着的沙鼠放在桌上,那小东西蹦跳着钻进一顶圣诞老人帽子,只露出长长的尾巴尖,“雪狼,北极狐和沙鼠都是新进的货,要么?”

“我家里不是动物园,而且最近我的一个朋友有孩子了正住在我家,买这些东西做礼物可不太好。”

“孩子?”兔子摊主摆了摆耳朵,“你要奶牛么?我可以在圣诞节之前弄到。”

“那种东西太麻烦了。”成毓珺笑笑随后去看别的摊点了。

“想买守护石么?”一个带着木雕面具的摊主招呼着成毓珺,他把一块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石头丢在地上念出一句话,那石头马上就化作一座高大的石像动了起来,“防身必备的东西。”

“要招揽生意的话也拿点真的有用的东西吧。”成毓珺拍拍行动缓慢的石像,“你自己也知道这东西只能用来吓人吧?”

戴面具的人从腰包里掏出一颗没有雕琢过的天然紫水晶,若隐若现的蓝色电光在水晶中心闪烁着,“这是真家伙了。”他把水晶放在地上。

水晶中心的电光闪亮起来,一道道电弧从紫晶的一端射出进入另一端,同时一根根晶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那块紫晶慢慢变高,形成人形,包裹着它的电流也更亮了,噼啪的电火花在空气中爆裂,最后当电流黯淡下来时一个有着紫晶般闪亮皮肤的精灵已经站在原地,他有着充溢着闪电的双眼,一根根淡蓝色闪亮着的晶体从他脑后伸出,他的身上布满了银色的电流线,仿佛人的血管一样,那精灵转向带着木面具的人,“你有什么吩咐,主人?”

“很不错。”成毓珺摸了摸下巴,“雷电的精灵么?”

“除了雷电的还有风,火,水和大地的。”木面具掏出一个灰蒙蒙的布袋,随后打了个响指那雷电的精灵就化作紫晶落在他掌心,“要的话价钱好商量。”他把紫晶放进布袋里之后举起手掌。

虽然精灵的力量很是强大,不过成毓珺觉得自己并不需要这些东西,正转身想走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掏出钱袋,“我买了。”

“记住使用的时候要小心,弄碎的话精灵就会被解放了。”木面具叮嘱着成毓珺,后者只是接过布袋揣入怀里随后走向下一个摊摆弄起摊上的骨制品。他拿起一把白骨制成的长枪端详着。

“猛犸象的脊椎做的,上面依附着象王的灵魂。”摊主头上套着麋鹿头骨,不知为什么这人让成毓珺想起在黑巫师集会上遇到的骷髅男,不过眼前这个感觉得出比骷髅男弱上不止一个等级。“对了,你会对这个感兴趣吧。”他拿起一条骨鞭,“这是用巨蟒的骨头做的,用魔法特别强化过,连铁条都能抽断。”他把骨鞭递给成毓珺。其实成毓珺并不在乎这骨鞭被怎么强化了,他根本不会去用,他仅仅是感觉到了这些遗骨上蕴含的生命的痕迹,猛犸象骨上的已经很淡了,几乎感觉不到,而在蟒蛇骨上的就比较浓,另外还有些不同的是这些骨头上死亡的气息和他所杀死的人不同,他杀死的人往往带着愤怒,悲伤,对世界的留恋等等各种感情,而现在他感觉到的力量很平静,没有悲喜,仿佛发生的就是应该发生的。成毓珺不知道这种区别是因为遗骨的历史太久大多数力量已经消散了,还是他杀的是人而这些是动物的区别,不过他还是买了些东西准备放在家里做装饰品。

成毓珺购物之后回到了家,虽然出去了一下午,不过依旧没有想出适合的礼物,“也许真的应该买头奶牛?”他边把买来的食品放进冰箱和橱柜边想。“哟,回来了?”安妮抱着Spernaza走进厨房。“是啊。”成毓珺从塑料袋里拿出几包吃的,“你又饿了吧?”安妮把孩子交给成毓珺从桌上拿起一包拆开吃了起来。成毓珺抱着Spernaza靠在冰箱门上看着大口嚼着零食的安妮,虽然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岁月,并且刚生了一个孩子,不过她的举手投足还是散发出极其诱人的神采,即使只是在嚼薯片。“什么事啊?一直看着我?”安妮抬起头笑笑。

“哦,”成毓珺错开目光,“对了安妮,生死也属于自然之道的一部分吧?”

“不一定。”安妮洗干净手擦干了随后抱过Spernaza,“自然之道中没有罪人,也没有英雄,生死完全是里所应当,自然中没有小偷,也没有杀人犯。我为了哺育我的孩子杀死两个人,是顺应自然之道的,不过按照你们的标准我是个杀人犯,知道其中的区别了吧?”成毓珺揉着自己的眉心,“了结了,那如果一个人谋杀了情敌,或者抢劫,或者我们对于罪人执行死刑,那就都不归自然之道管了,那么那些事情也有他们自己的规则么?”米娅哄着怀里的孩子,“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凡是生灵就有灵魂,而死后灵魂总要去哪里,有人说灵魂会去天堂地狱,这点我不相信,不过其中必然有一些规律。你慢慢理东西,我去给她喂奶了。”她抱着孩子走出厨房。

理完东西之后成毓珺拿着他买的东西走进地下室中他的房间,他把一堆骨头挂在墙上准备日后研究,然后拿出买的五颗精灵之石放在桌上,他拿起一把锤子猛然敲碎了紫晶,巨大的轰鸣和闪电一瞬间充溢着整个书房,成毓珺一下被打了出去撞在墙上。

“毓珺你怎么了?”米娅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没事,”成毓珺爬起身,“实验而已,没事的!”他大声说,随后听到脚步声停下,又走了回去。“我没想到解放你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啊,雷精。”他转向悬浮在房间中的一团闪电。

“你……要我做什么?”闪电的噼啪声中透着疑惑。

“不要你做什么,只是解放你而已,所以你走吧,出去的时候不要打坏我什么东西就行了。”成毓珺耸耸肩,拿起锤子敲向一颗黄水晶,这次则是黄沙四溅,一团流动的沙丘在地板上翻滚着;随后是蓝色的水晶,在流淌而出的水流中升起一团晶莹的水花;其次是红色的水晶,火星飞溅中一团火焰送碎片中喷出悬浮在空中;最后是一块无色透明的水晶,成毓珺敲碎它的一颗强风卷起,随后盘旋着组成一个袖珍的龙卷风。几个精灵显然都有些困惑不解,都没有做出进一步行动。“好吧,我再说一次,我把你们解放了,我不想做什么,你们可以走了,不要打坏东西。”成毓珺在桌后坐下打开了电脑。虽然几个精灵都没有五官,不过成毓珺还是感觉到他们应该是互相看了看,随后一阵清风拂过他的耳边带来一阵低语,“就算你不想要报答,我们依旧想要感谢你,所以如果有能帮上忙的就请说吧。”

“恩……”成毓珺摸摸下巴,“你们知道魅妖么?”

“美丽的人形精灵,知道啊。”水花翻腾着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帮我想想送一个刚有孩子的魅妖什么礼物最好。”

Renesmee在自己的房间里操作着缝纫机,她的手旁放着一张图纸,缝了一阵后她停下缝纫机,拿起剪刀剪裁起一块布料。她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眼中蕴含着满足,大多数男人看到她现在的表情恐怕会马上坠入爱河无法自拔,她把剪裁好的布料放到缝纫机下慢慢推了起来,“啊!”她轻声叫了出来,停下了缝纫机,双眉紧锁,咬着牙慢慢转动缝纫机上的转轮,刚才缝纫机的针打穿她的指甲刺进了她的食指,等针抽出后她把手指放进嘴里吮吸着,同时拿起布料端详着,在针脚处有一滴蕴开的血花,“真是的,又要重新弄了。”Renesmee吸了吸鼻子,双眼蒙上了一层雾气,这时门铃突然响了,Renesmee 忙站起来一路小跑下楼,打开大门,“啊,我签收了。”她三两句话打发走了一看见Renesmee就已经被迷得晕乎乎的邮差,随后搬着一个大箱子关上门。

“你给谁准备的生日礼物啊?”身后突然响起的成毓珺的声音让Renesmee惊得差点没丢下箱子。

成毓珺对被吓到的Renesmee笑了笑,伸手拿过箱子,“我帮你搬上去。”这时他注意到Renesmee还滴着血的手指忙放下箱子,“怎么弄的?”他抓起她的手放在嘴里吮吸着。“没,没事的。”Renesmee红着脸说,长长的睫毛低垂着,显得分外可怜。“恩,”成毓珺托着她的手念了句咒语,那伤口马上就愈合了,“好了。”成毓珺伸手抱着Renesmee的肩亲了亲她的前额,随后转身搬起地下的箱子,“我帮你搬上去。”

“谢谢毓珺哥哥。”Renesmee跟着他身后上楼。

“嗯~”成毓珺,“我就一直想要个妹妹呢。”

“那我就是你妹妹咯。”Renesmee理所当然地说,“还有还有不要进我房间!”她冲到门前拦住成毓珺。

“好……”成毓珺放下箱子,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我要出去一次,可能晚点回来,你们不用等我吃晚饭了。”

“哦。”Renesmee点点头,“会给你留的。”

米娅手中拖着一团手掌大小,豌豆形状的东西,那是一块紫色半透明宝石质地的东西,隐隐能看见一个蜷缩着身体的小东西躺在石头里发着光。米娅把那块石头放进一个打开的蛋形容器中,随后合上盖,对着银色镶嵌着金色花纹的蛋念了几句咒语,那蛋的质地马上由银色的金属化为半透明带着金色花纹的紫色晶体。“基本完成了。”米娅舒了口气,“接下去就是不停地用魔法孕育来保证能够在明天破壳而出吧。粉红飞到蛋上趴下摸着蛋壳,“放心,我能感觉到她会在明天破壳的,米娅你成功了。”

“啊,”米娅虚弱地笑笑,看着一桌的瓶罐,“用掉我好多压箱底的药材呢。”

安妮手中拿着画笔蘸了蘸一旁闪亮的颜料,随后在面前的电吉他上涂抹了起来,她画了几笔后停下看了看,随后摇了摇一旁安睡着Spernaza 的摇篮。

“呼。”Renesmee举起一件风衣看了看,随后小心地叠起衣服抱在怀里,一道道金色的光芒慢慢从她的皮肤下溢出,照亮了整个房间。

“希望那些精灵说的是对的。”成毓珺从一颗参天大树上跳下来,怀里揣着一个盒子,“不管怎么样礼物准备好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