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二月 10, 2009

罪法师(第四十九章)

“明明说是调查的,为什么出来购物?”约瑟夫拎着两个塑料袋走在海尔德身边,“希望你没把购物的钱算在公务费里。”

“不要这么扫兴,我们也是需要休息的,再说你怎么知道逃走的人不会进行圣诞购物?”海尔德兴致勃勃地走在前面。

“我不确定他们会过圣诞。”约瑟夫闷声说。

“安妮姐你要给谁准备礼物啊?”Renesmee推着装满各种食物的购物车走在安妮身边。

“这应该是保密的。”安妮笑了笑,“你还在担心送不出好的礼物么?”

“这是我第一次准备礼物嘛~”Renesmee撅着嘴说,“我想准备一份能让人喜欢的,”她凑到安妮身边,“你说我送毓珺哥哥什么东西好啊?”

“我就猜到是他了。”安妮伸手搭在米娅手上,“其实送他礼物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难,你想想他喜欢什么?”

“魔法?但是我的魔法又很菜……”

“不要往魔法方面想,你想想他平时喜欢什么?又缺什么?”

“看电影,美剧,书,收集电器……”Renesmee抬起头思索着,“他似乎对穿衣服什么的不在意,不过我看过他穿正装的照片,好帅哦!”

“那就行了,礼物或者满足需要,或者给他惊喜,你选一个吧。”安妮从架上拿下一包玉米片,“对了,毓珺还很喜欢吃这个牌子这个口味的玉米片,可惜这不能当作礼物。”

“还要记得买姜汁啤酒,他还喜欢那个。”Renesmee转了转眼珠,“安妮姐你做过服装设计师吧?我们做一套礼服给他?”她又侧头想了想,“或者找一套纪念版的美剧,纪念版的电脑什么的,我记得戴尔有出过纪念版的魔兽电脑,不知道偷不偷得到。”她张望着四周,突然猛然停下脚步定定地望着前方走过来的两人。

“怎么了?”安妮顺着Renesmee的目光看去,见一个穿着灰色西装长裤的短发女子和一个身材壮硕的像一堵墙一样的带着墨镜的高大黑人男子站在货价的另一头。那两人中的女子显然也很惊讶于见到Renesmee,“天哪,原来他们真的做圣诞购物。”海尔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兴奋。

“什么,那是一个逃走的实验体么?”约瑟夫马上把手伸进西装内。

“那是……”Renesmee颤抖着后退几步,“那是研究所里的那个人。”

“什么?”安妮立即伸手抱住Renesmee,这时约瑟夫已经举起了枪,枪响和闪光几乎是同时发生的,白光消散后安妮和Renesmee已经不在原地了。海尔德飞跑到她们刚才站的位置,光洁的地板上有几滴飞溅的血迹,“是跟踪子弹么?”她回过头问约瑟夫。

“当然了。”约瑟夫掏出N95手机调出地图,一个红色的亮点在上面某处闪烁着,“没有走远,我们快追过去。”

安妮抱着Renesmee传送到了一栋公寓楼中。“安妮姐,你的手!”Renesmee惊慌地伸手压着安妮右臂上的枪伤,“你不要紧吧!” 安妮一脸痛苦地捂着肚子倒在地上,“手不要紧,现在有更大的问题。”

“怎么办?安妮姐,怎么办?”Renesmee流着泪惊慌地问。

“打电话给毓珺,叫他马上过来。”安妮喘着气艰难地说,随后就感到腹部收缩着产生一阵剧烈地疼痛,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毓珺!”Renesmee马上拨通了电话,“毓珺你快过来!我们遇到麻烦了,安妮姐中了一枪,是原来研究所的人。”

“放下手机。”这时海尔德和约瑟夫出现在楼道口,两人手中都握着枪。

Renesmee咬着嘴唇怒视着两人,她把手机放在地上,随后抬起头,她金眼中猫一般的瞳仁一瞬间放大了,同时那双眸子绽放出变化万千,绚丽如极光一般的光芒。海尔德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垂下了枪。

“喂,海尔德你怎么了?”约瑟夫察觉出身边的搭档状态不对,突然一道充满诱惑力的温柔女声传入他的耳中,“我不是你的敌人,你身边的人才是你的敌人。”一瞬间约瑟夫下意识地把枪转向了海尔德,而也感觉到海尔德向自己举起了枪,“魅惑控制么?”这时海尔德已经扣动了扳机,一颗子弹旋转着飞出枪管射向约瑟夫的眉心,不过他在最后一刻侧过了头,子弹只是击碎了他的墨镜并在他耳朵上方留下了一道伤口。约瑟夫伸手夺过海尔德手中的枪并一拳把她打倒在地。

“你看不见……”刚才的魅惑似乎已经抽空了Renesmee的力量,她面色苍白地靠在墙上喘着气,“如果不是的话你们两个都已经死了。”她无奈地笑笑,“能不能只带我走?”

“不行,Rene,抓住我的手,我还能再传送一次。”安妮抬起手拽着Renesmee的衣角,“快……啊!”她又大叫了一声,显然疼痛更加剧烈了。

这时海尔德从地上爬了起来摇摇头,“刚才是魅惑么?一个多月不见你的能力提高了,”海尔德举起枪走向Renesmee,“还有了个名字,不过这一切都结束了,走吧。”

“你们也结束了。”米娅突然出现在海尔德面前一挥手打掉了她的枪随后丢出一个香水瓶,“炎爆!”爆发的火球把海尔德炸飞了出去。这时约瑟夫对着成毓珺射出一弹夹子弹,不过都在电尾的甲壳上弹开了。成毓珺一挥手,闪着电光的尾鞭袭向约瑟夫,但是无法视物的他身手却敏捷无比,轻松地躲过了电尾的袭击。“身手不错,那么这个呢?”成毓珺抬起右手,约瑟夫气势汹汹地向前走了两步,突然表情扭曲起来,他捂着肚子跪倒在地上,张开嘴吐出一大口鲜血。“我喜欢不会魔法的人,一点抗力都没有。”成毓珺冷笑着看着一根树枝从他的嘴中伸出,抽芽,长叶,只是一句话的功夫一颗小树已经从约瑟夫的嘴中长了出来。

这时海尔德站了起来,她身上的烧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你们是什么人?联合国的?你们对我搭档做了什么?!”

“我本来还在纳闷为什么明明已经死掉的你还会出现,不过现在这个问题已经被解决了。”成毓珺闪到海尔德身后掐住她的脖子,同时抬起右手放在她前额,等他松开手时海尔德如断线的木偶一样软软地瘫倒在地上。

“毓珺你快过来!”米娅和Renesmee跪坐在安妮身边,“情况很不好!”

“我带安妮和Rene回去,你传送那个女的,我已经让她睡着了。”成毓珺拉住安妮和Rene的手,只觉得安妮颤抖的手凉得可怕,“好了,走吧。”随着一阵清风扫过三人消失了,只有一片树叶从空中缓缓飘落。

米娅走到躺在地上的海尔德身边狠狠地踢了她几脚,随后才背起她,两人化作一团粉雾消散在空气中。

“Renesmee你去拿几袋血浆过来,”成毓珺抱着安妮走向手术室,“让我们希望不要有剖腹产。”成毓珺把安妮安置在手术台上,用剪刀剪开她的衣服,他倒抽了口气,“羊水已经破了。手套手套,要带上手套。”他带手忙脚乱地戴上手套,“电尾,你有准备过接生需要的资料么?”

“有。”

“转换成音频传送到耳机里。”成毓珺带上蓝牙耳机,“噢!”他摇了摇头,“又要换一副手套了。”他气急败坏地脱下手套丢到垃圾桶里又带上了另一幅。

“我把血袋拿来了!”Renesmee跑进手术室。

“给我。”成毓珺把血浆替安妮挂上,“你去消毒,穿上手术服,我要你帮忙。”他对Renesmee说。

“我也能帮忙。”米娅冲了进来,“怎么样了?”

“我不确定,这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成毓珺低头查看着安妮的情况,“你去多拿些复原药水过来,Rene你准备好器械。”成毓珺抬起头, “安妮你还好么?”

“现在比刚才好多了。”安妮喘着气,“你不用太慌,魅妖并不像人类女性那样脆弱,啊,米娅你弄疼我了!”

“不好意思,我要把你手上的子弹起出来。”米娅举起夹着一颗子弹的手术钳,“奇怪,这子弹怎么会闪光。”

“给我看看。”成毓珺凑近子弹,“快把它销毁了,这是跟踪子弹。”米娅听成毓珺这么说马上把子弹丢给电尾,“交给你了。”

“遵命。”电尾从尾尖放出一道电流射在子弹上,子弹马上射出几道火花,随后上面的灯就熄灭了。

“好吧。”成毓珺又检查了一下安妮,“现在看起来一切还算正常。”他走到一旁拉过监视器给安妮接上,看着显示屏上显示的母婴两人的心跳和血氧度,“恩,看起来还好,如果魅妖的生理结构和人类相差不算太多的话。”

“接下来怎么办?”Renesmee不安地问,“你要动手术么?”

“目前我倾向于自然分娩,”成毓珺长出口气,“你觉得呢?安妮?”

“我现在想的是如果我把购物清单带回来就好了,这样就不用再列一张了。”安妮虚弱地笑笑,“自然分娩是个好主意。”

“Rene你去那几袋生理盐水和营养袋过来,米娅你去把我的iPod Touch拿来,烟牙你们四个注意有没有入侵者。”Renesmee马上走出手术室。“你要听音乐啊?”米娅疑惑地问。“不,我在上面存了许多外科手术的医学资料,可能用得上。”

“部长,发生什么事了?”安吉拉和约翰猛然推开门冲进病房,病床上躺着已经在使用体外循环的约瑟夫。光头黑人正站在窗边。

“根据目击者的叙述和他们的的通讯来看,他们于十四点十三分在圣鲁克斯街购物中心的超市遇到一个从研究所逃离的研究个体,约瑟夫开枪后个体和同伙逃逸,约瑟夫他们追到附近的一处公寓楼内,在五楼发生战斗,这里应该遇到了研究个体的同伙,现在海尔德被劫持,约瑟夫……你们也看到了。”光头黑人的叙述中听不到一丝情感起伏,“我们已经对约瑟夫使用了还在实验阶段的细胞分裂刺激剂希望能够让他康复,不过现在的状况并不乐观。”

“把这案子的资料都给我们,让我们去查。”安吉拉激动地说。

“你们不会负责这个案子,并且已经从研究所的案子里调离了。”

“为什么!所长!”安吉拉一下子提高了嗓门。

“因为约瑟夫和海尔德有着比你们高的战斗力依旧一失踪一重伤,无论他或者他们是谁,并不是你们能够应付的,让你们继续调查等于在拿你们的生命冒险。”光头黑人指了指约瑟夫,“我不希望这种情况再发生,现在你们都在局里待命。我已经叫伦敦总部派两名更适合战斗的调查员来了。”

“知道了,局长。”约翰点点头,随后拉着老大不情愿的安吉拉退出病房。

“约翰,我要看这个案子的档案。”安吉拉拽着约翰的手臂说。

“不行,部长都说了。”

“只要看看现场照片!”安吉拉提高了声音,“只要看看照片,然后我们不行动等伦敦总部的人来了之后把情报告诉他们。”她央求着约翰,“我们总不能就这么坐着什么都不做吧?!约翰。”

约翰四下张望了一下,“好吧,我想办法去拿案卷。”

“只要照片就行了。”

“我知道。”

“啊,好像开始动了。”安妮痛苦地呻吟起来。

“好,安妮,深呼吸,注意深呼吸,推,每次感觉到动的的时候就深呼吸。”成毓珺紧张地说。

“抓着我的手吧。”米娅握住了安妮的手,多用力都没关系的。

“恩,安妮姐姐要加油哦。”Renesmee握着她的另一只手说。

“好了,深呼吸,用力。”成毓珺观察着安妮的情况同时指示着,“用力!用力!”

不知过了多久,总之成毓珺身上的手术服已经完全湿透了,而米娅的Renesmee的手也已经被安妮捏的毫无感觉了,“啊!”安妮大叫了一声,“这个家伙怎么还没出来啊!”

“头出来了!头出来了!”成毓珺兴奋地叫了起来。

“太好了,”安妮笑着松了口气,不过接下来成毓珺的沉默让她觉得有些不对,“怎么了?”

“米娅,准备麻药。”成毓珺的嗓音竟微微有些颤抖。

“毓珺,我不喜欢你说话的语气,怎么了?”

“应该是肩膀卡住了,我需要把手伸进去旋转胎儿才能让她出来,这之前先麻醉你看起来是个好主意。”成毓珺抬起头故作冷静地说,“不用担心,一切都在掌握中。”

“你这样并不让我有多么放心。”安妮苦笑着,“不过我们也没别的办法不是么?”

“来,闻闻。”米娅把一个瓶子放到安妮鼻下。安妮吸了两口,“行了,你来吧。”

根本不用安妮说,成毓珺已经把手伸了进去旋转着孩子,“安妮,你现在继续用力,最后记下了。”

“啊啊啊啊啊!”安妮紧闭着双眼大叫了一声。

“好了,快了快了,再用力!”

“啊啊!”安妮又大叫了一声。“出来了!”成毓珺大叫着,安妮一下子向后瘫倒在床上。“Rene,你要来剪脐带么?”

“啊?”Renesmee眨巴着眼睛,“我?”她指了指自己。

“你是安妮的同族,你来吧。”成毓珺把Renesmee拉到身旁把手术剪交到她手中,“来吧。”

“啊?”Renesmee看了看安妮和米娅,“我?”

“恩,”安妮虚弱地笑笑。于是Renesmee低下头,拿起剪刀小心翼翼地剪断了脐带,同时成毓珺用抽吸器吸去婴儿嘴里和鼻子里的体液,并轻轻地按压着她的胸部,小心地晃着婴儿。

“哇~哇~哇~”婴儿的哭声在手术室中回荡着。

“对于一个婴儿来说很响亮呢。”成毓珺笑笑,舒了口气,“很健康的女孩,当然了,必然是女孩,来Rene你抱着。”还没等Renesmee 有机会反应他已经把女孩交到了她手上,“去给安妮看看她的女儿。”他低下头,“我要确定胎盘没有粘连,没有大出血什么的。”Renesmee小心翼翼地抱着啼哭的婴儿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仿佛手里捧着的是什么一碰就碎的玻璃工艺品。“来,给我看看。”安妮笑着伸出双臂接过孩子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哄着她, “我的小乖乖,你害得我累死了啊。”安妮亲着婴儿的脸说。

“好了,没问题。”成毓珺拿过一瓶金色的药水洒在安妮身上,“魔法的好处,安妮你的身体现在应该已经和没生孩子前差不多了。”他把空瓶子放在一旁。

“这孩子真漂亮。”米娅伸出手捏着她的小脸说,“她的眼睛和安妮的一样呢。”

“是啊,今后一定会很漂亮的。”Renesmee赞叹着,“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婴儿降生呢。”

“我们都是第一次啊。”成毓珺拽下口罩,退下手套,扯下手舒服丢在一旁,随后走到安妮身旁,“你今天做得很好。”

“你也一样。”安妮笑着说,“谢谢了,成大夫。”

“哈哈,”成毓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对了,你想好名字了么?”

“想好了,”米娅亲亲怀里的孩子,“你以后就叫Speranza了。”

“意大利语中代表希望的名字。”米娅点点头,“很适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