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十二月 09, 2009

罪法师(第四十八章)

“坏人!”米娅伸手用力捏着成毓珺的上臂,“这么多时间居然连个电话都没有!”

“好了好了,对不起。”成毓珺亲了亲米娅的额头,随后拥抱了下走过来的安妮,之后抱了抱Renesmee,伸手捏了捏她的脸,“一个多月不见你越发漂亮了。”随后低头看着安妮的肚子,“是不是快生了?”

“是啊。”安妮看着自己高耸的腹部露出满足的笑容,“就在这几天了。”

“如果在圣诞节出生就好了。”成毓珺放下背包,从里面拎出一串拴在草绳上的布袋,“给你的。”他把东西递给米娅,“从亚马逊雨林生活的精灵那里讨来的药材,你一直悼念的,我花了好久才弄到这么多。”

“骗人的吧!”米娅兴奋地拽过那一串口袋一个个打开看了起来,“这是枯叶翼,还有花精瓣,还有……谢谢!”米娅又抱住成毓珺给他一个热吻,随后拿着袋子直冲地下室去了。

“这是……给你的。”成毓珺从包里抽出一块五彩斑斓的披肩。这披肩仿佛是用几百只蝴蝶的蝶翼拼接而成的,上面的花纹折射随着光线的变化折射出梦幻搬的荧光,不过质地却仿佛是最柔软的丝巾,“我央求精灵替我织的。”他把披肩递给安妮。

安妮接过披肩披上,披肩上蝶翼的色彩和光泽随着她的举手投足而变化着,仿佛所有的蝴蝶都活了过来。她感动地笑笑,“你呀,何必花这么大功夫。”

随后成毓珺转向了一脸期待的Renesmee,“呃……”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哦,Rene,我忘了给你带了。”他无辜地吐了吐舌头。“哦,”Renesmee失望地低下头,扑闪着湿润的双眼,“你都说过要帮我带的了……”她小声嘀咕着。

“咦?”成毓珺凑近Renesmee,“呀,别哭别哭,你怎么了啊。”他伸手拂去她脸上滑落的泪珠,“你看,这是什么。”他摊开手。

那是一条铂金项链,整条链子上排列着由小到大一颗颗泪滴形的祖母绿坠子,而最显眼的是正中由几种不同色泽的祖母绿和蓝宝石镶嵌而成的孔雀尾羽样的坠子,在成毓珺掌中闪烁着能让绝大多数女性神魂颠倒的光彩,“来,带上。”他替Renesmee带上了项链。闪烁着的宝石把本来就很迷人的 Renesmee衬托得更迷人了。

成毓珺刮了下Renesmee高挺的鼻尖,随后亲了亲她的额头,“刚才开玩笑的啦,我怎会不给我家的Rene带礼物呢?同样是精灵打造的。”

“谢谢毓珺哥哥。”Renesmee踮起脚伸出手圈住成毓珺的脖子亲了亲他的面颊,“毓珺哥哥午饭想吃什么?”

“现在Rene做饭了么?”成毓珺伸手捏捏Renesmee的脸,“我想吃牛排,三分熟的。”

“哦。”Renesmee点点头,“那我就去准备。”她松开手哼着歌轻快地走进了厨房。

“她把你当作真正的哥哥了。”安妮笑着坐到沙发上,把披肩叠整齐了放在一旁,“米娅和Rene都太高兴了,一个字都没问你学了什么。”

成毓珺忽然从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坐在安妮身边了,“新的小花样,现在还不是很强,好在完全不用画阵念咒,不过虽然方向完全不同,但是很多效果都是重复的,我的有些纹身要重新纹过了。”

“我感觉到了,你现在很像精灵了,”安妮点点头,“的确,如果在亚马逊雨林能学到什么的话就是对自然的控制了,不过和你的罪法师的名头不像呢。”安妮伸手握住成毓珺的手。

成毓珺叹了口气,“雨林里的精灵也是这么说的。”

“毓珺,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身上死亡的气息非常重。”安妮侧头注视着成毓珺,“自然之理并不是世间唯一的,你在目睹过那么多人的死亡,在承受并且给予过那么多痛苦,在惩罚过那么多罪人之后,你没有感觉到点什么么?”

“柳青颜师傅曾经说过,每杀一个人,那人的一部分就属于我。古德曼神父也说过任何人都会背负着杀人之罪,慢慢地我会感觉到那些死者的分量的,当然他的话也许更多关注与道德层面。如果生与死,罪与罚,以及人的灵魂真的有某种能够掌握的规律和力量,那么我应该会感觉到了。”

“但是你总是在那里解剖,分析,看实验结果和各种资料。我觉得这次雨林之行里比起自然的力量对你来说更重要的是你应该知道有些东西需要去感觉,而并不是分析的。”

“说得也是,我下次杀人的时候会记得的。”成毓珺笑着点点头,“你还好么?让那个什么罗根的检查过了么?”

“罗根没修过魅妖解剖学啊。”安妮拍拍成毓珺的肩,“而且他和布莱恩带着理查德去美国参加一个研讨会了,理查德想过一个白色圣诞节。”她撑着成毓珺的肩想站起来。

“你干什么?”

“我想去拿点吃的,冰箱里还有抹茶蛋糕呢。”

“坐下,我去拿吧。”成毓珺拉安妮坐下,随后站了起来,“抹茶蛋糕么?要什么饮料?”

“橙汁就可以了。”

光头黑人坐在办公室里看着资料,一个带着墨镜一头短短的卷发的黑人大汉坐在他的办公桌前,两人都一言不发。

“部长,我进来了。”海尔德推开门走了进来,瞄了眼坐着的黑人大汉,“这是我的新搭档?”

“约瑟夫-华盛顿,这位是海尔德-罗伊。”光头黑人抬起头说,“你们两个现在和约翰还有安吉拉一起负责上次袭击研究所的案子。对了,他们两个虽然职位和你们相同,但是安全等级不同,他们并不知道研究所究竟在干什么,所以你们说话注意。”

“知道了部长,”海尔德拉开门,“走吧约瑟夫。”那黑人大汉站起身拖着沉重的步子跟着海尔德走出办公室。“你为什么带着墨镜啊,你的眼睛能射出激光?”海尔德拍拍约瑟夫的肩。约瑟夫并不搭话,只是脱下墨镜,露出横贯双眼的伤疤,随后又带上了墨镜。

“毓珺你在干什么啊弄出这么大的声音?”米娅几步跑上楼见成毓珺正把一颗圣诞树拖到客厅里。

“布置圣诞树啊。”成毓珺把树摆正,“要叫古德曼神父和你爸一起来么?”

“不用,他们有自己的圣诞聚会。”米娅端详着雪松笑了笑,“一会儿我们几个一起布置吧?我们今年还可以玩‘神秘圣诞老人’我一会儿就去写纸条我们抽签。”

“恩。”成毓珺低头亲亲米娅的面颊,“不过我还要准备礼物么?我可是已经送过了啊。”

“当然要送!”米娅捏捏他的脸,“不过只要准备一份就够了。”

“好吧。”成毓珺苦笑着点头。

“来来,大家抽签。”吃午饭的时候米娅拿出一个布袋,“要给抽到的人准备圣诞礼物哦。”

“我没有钱买贵重的礼物啊。”Renesmee柳眉微皱对着手指说。

“不必要买贵重的啊。”成毓珺把一块牛排送进嘴里,“恩,很好吃。礼物重要的是有心就行了。”他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条看了看,随后放进口袋

“是啊,只要用心准备就行了。”安妮也抽了张纸条展开,“恩,有意思。”

Renesmee抽出一张纸条看了看,随后双眉锁得更紧了。

“怎么了?抽到很讨厌的人了?”成毓珺打趣到。

“不是!”Renesmee摇摇头,“我才不会讨厌你们呢,只是House说过‘礼物是最能显示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多么不了解的,而没有什么比被分错类更让人生气的了’我只是很怕送错礼物嘛。”

“你看了House啊。”成毓珺惊讶地扬起双眉。

“翻到你的碟了嘛。”Renesmee的脸微微有些发红,她低下头用叉子拨弄着盘里的东西。

米娅掏出袋子里最后的一张纸条,“那这就是我要送的了?”她看了看纸上的名字,“看上去会有意思的。”她笑着说。

“对了,午饭后我和Rene要去买点东西,你们要带什么么?”安妮说。

“我和米娅跟你们一起去吧。”

“没事的,你们都有很多事要忙,我有Rene跟着就行了。”安妮对身边的Renesmee笑笑。

成毓珺拿刀切着牛排,“好吧,小心就对了,估计这几天你就要生产了,不能出什么岔子。”

“你放心吧。”

“他呀,从来就没有放心的时候。”米娅笑着摸摸成毓珺的头。躺在成毓珺脚边的蓝影喵地应了一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