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十二月 08, 2009

罪法师(第四十七章)

“所有的生命都有灵,而那些灵气特别强的就会被称作精灵,妖精,魔兽等等,其实人类本来也是我们的一员,但是他们和精灵渐渐分道扬镳了,你们对于灵气的感知能力渐渐被你们的文化和科学所磨灭,你们开始学习而不是感知,这使你们人类有了所有其他生命都没有也不可能建立的文明,但却失去了使用魔法的能力。”精灵顿了顿,“罪法师,让我看看你的魔法吧。”

成毓珺抬起手,黑色的纹身在他皮肤上显现,之后一个火球浮现在他掌心。

“是啊,是啊,即使是人类的魔法也是需要学习的了。”精灵微微一笑,“除了青焰之眼之外你并没有多少法术是不需要咒语或者法阵的吧?”

“是的。”成毓珺点点头,“我把法阵纹在身上就是为了克服念咒和画阵需要的时间。”

“但是你见过任何精灵使用他们的能力需要念咒或者画法阵的么?”

“但是我不是精灵啊。”

“你是,也不是,人类曾经是我们的一员,你的青焰之眼就是通过魔法让你的一部分变得更像精灵了,精灵之道就是让你学会精灵使用魔法的方法并使用精灵的能力。”

“那么用什么方法?魔法仪式?咒语?”

“不不不,”精灵抬起细长的手指摇了摇,“那是人类的方法,现在你要使用精灵的方法,你真的想要修习精灵之道的话至少在你窥得门径之前就不要再使用你的魔法了,在森林中慢慢体会吧。”

“会有用么?”

“这是你的修行,我怎么会知道有没有用,只是这就是我们精灵最早学习能力的方法。”

成毓珺还想问什么时精灵抬起手,“如果什么都告诉你的话就不需要追寻了,罪法师,而我相信这样的对话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再发生了。”

“为什么?”

“因为其实你应该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再见了,东方的客人。”随后那精灵就化作一点点金色的光芒慢慢消散了,同时消散的还有金色的雨林,周围陷入了一片黑暗。

成毓珺睁开双眼,夜色中的雨林依旧,他笑笑靠着一颗树坐了下来,“不用魔法么?”他苦笑着,“也罢,就这样吧。”

不用魔法的雨林生活对于成毓珺来说并不轻松,他所有对于野外探险的了解都来自于一本名为《生存手册》的书,而他也并没有准备太多能用得上的东西,不过虽然艰苦,他还是有点自得其乐的,毕竟比起用烧红的铁柱在舌头上烙魔法阵或者说把金属丝埋入皮肤下面拿着一把刀在雨林中生存并没有那么痛苦。

成毓珺几口啃完了手中的果子,随后把果核丢到地上,自己则在树枝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闭上双眼静静地冥想起来,这几天来他花了很多时间来冥想,来倾听森林的声音,来感觉,使自己与森林融为一体,他发现现在那些看不见的精灵的低吟渐渐清晰起来了,他甚至能分辨出那些轻而尖的是花朵的精灵,响而重的是树妖,而还有那始终跟着自己的蒲公英妖精的声音。他把双手枕在脑后任由自己静静地睡去,他并不担心会有猛兽袭击自己,因为自己已经是森林的一部分了,有许多精灵都在守护着他。

“怎么了?不高兴?”安妮坐在餐桌旁大口吃着巧克力蛋糕。Renesmee坐在她身边正拿着笔在一张纸上写着什么,写完了之后她把纸推到安妮面前,“默写完了。”安妮拿起纸检查了起来。

“都十二月了他怎么还不回来!”米娅愤愤地在日历上划去十二月一日一格,“我还想他回来之后一起去找白枭报仇呢!”

“目前为止还是白枭吃亏多吧?”安妮把纸放回Renesmee面前,“这个单词拼错了,别的都对,进步很大哦。”

“他活该!”米娅狠狠地说。

雨林有雨是很正常的,这天又下起了大雨,成毓珺利索地从树冠上爬下来想找一处避雨的地方,忽然他停了下来,看着树干上一处凹下去的蛀洞里积起的水洼,豆大的雨点落下来荡起一阵阵涟漪,但是成毓珺却看出了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有些涟漪并非是雨点激起的,仿佛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水面上轻点着。成毓珺心知那是精灵,便也不去找什么避雨的地方了,只是坐下静静观察者水面上的涟漪,那些高高溅起的水花是雨点的功劳,而有些轻巧的一掠则是那无形的精灵,成毓珺看了一会儿,渐渐地发现那些涟漪是有旋律和节奏的,好似那精灵在水面上合着雨点起舞。成毓珺看出这一点后便想像着那精灵的样子,仿佛真的看见有精灵在水面上灵巧地跳跃着,然后,他真的就看见了。

开始只是隐隐约约一个透明的轮廓在空气中闪着光,仿佛一尊会动的水晶雕像,随后那精灵的形象渐渐清晰了起来,那应该是个女性,虽然只有拇指大不过还是能看出她婀娜的身姿,她有着一头仿佛流水般闪着光的长发,天蓝色的肌肤和一双蓝宝石的眼睛,她的下身笼罩在一团从腰部生出的半透明的像水母的顶盖一样的薄膜中,成毓珺静静地看着她轻灵美妙的舞蹈,看着她的舞步随着雨势变大变得激烈有力起来,在水面连续跳动着,打着圈,随后又随着雨势减小慢慢柔和缓慢,最后,当她伏倒在水面静止的时候,雨停了。

成毓珺看过许多舞蹈表演,不过他觉得没有任何人类的舞蹈家能够像着精灵一样起舞,而看到这精灵的舞蹈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与自然一体。

精灵抬起头看着成毓珺一笑,“你能看见了?”

“不是你自己显现的么?”成毓珺低下头凑经了精灵仔细端详着她。

精灵背着手在水上走了几步,现在她再往前一点就能碰到成毓珺的鼻尖了,“没有啊,我并没有故意隐身或者现身,只是你们人类的眼睛太久地专注于别的东西上而失去了看见我们的能力。”她拍拍成毓珺的鼻子,成毓珺觉得仿佛一点冰凉的水珠溅到了鼻尖上,“你知道我应该在那里,并且很努力地去看,然后就能看见我了。”

“那不知道的人呢?”

“不知道的人我就算在他面前跳上一辈子他也看不见的。”精灵踮着脚在水面上旋转了几圈,“我们的行动都是有迹可循的,虽然微小,但是有心之人总能发现,你看到我们中的一个,那么也能慢慢看到其他的。”

“是么?”成毓珺抬起头,突然一阵细小的水珠凭空落下,他循着水珠落下的源头看去,那是一片湿润的树叶,不过似乎往下荡得多了一点,而且有几滴极细小的水珠分明是悬浮在空中的,“哈!是你!”成毓珺笑着抬起手指着那个方向。

空气中显现出的是一直以来跟着他的蒲公英头的精灵,他撅着嘴抖去头上的水珠,“哼,要不是下雨的话你这个呆子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我们呢。成天就知道闭着眼睛冥想,我都在你脸上跑了几圈了!”他双手叉着腰说。

“原来这几天吹过我脸上的风都是你搞的鬼啊。”成毓珺笑着摇摇头,“不过冥想也不是一点用都没的。”他指指自己的耳朵,“我现在能听得很清楚了,这样找起你们来就更容易了。”

“呆子就是呆子。”蒲公英精灵飘到了成毓珺面前双手盘在胸前,“你不是修行魔法的么?找到我们才是第一步呢,我不用咒语就能飞,她能在水面自由行走,这对于我们来说就像呼吸一样自然。”

“知道了知道了。”成毓珺不耐烦地说。

“要不要提示啊?”那个站在水面上的精灵轻灵地跃上成毓珺的手臂随后优雅地走到他肩头。

“不用,我想我稍微明白点了。”成毓珺伸出手悬空在水面上,“说道底就是怎么顺应自然的力量并且使用,不过虽然这么说。”他看着微微颤抖的水面,“真的做起来很难。”

“但是那水面的确是因你而动的。”精灵跳下成毓珺的肩在空中化为一串水珠落在地上消失了,“再见了,东方来的探寻者。”她的声音依旧缭绕在成毓珺耳边。

“那么,我也走了,请你慢慢探寻吧。”蒲公英精灵化为了一团蒲公英随风飘散了。成毓珺微微扬了扬嘴角,随后猛然跃下树,“那么正式开始修行吧。”

“听说在亚马逊雨林中还隐藏着各种秘密,据说还有神秘的使用魔法的精灵。”一个探险者一边用刀劈开树枝一边对身后跟着的人说。

“你说没有被发现的物种就算了,精灵就太扯了。”一个留着络腮胡的人说,“如果有魔法师的话世界早就被他们统治了吧?”

“你怎么知道世界不是已经被他们统治了呢?说不定小布什就是呢?”一个女子结果话茬。

“小布什是骷髅会的,不是魔法师。”最先的人说。这时突然树枝一阵摇动,一道人影落在他们面前,那人穿着破烂的衣服,一头乱蓬蓬的头发,胡子拉碴的,看起来是个东方人。

“你是在森林中迷路了么?要喝水么?”领头的人拿出水壶递过去。不过对方只是笑了笑,随后举起一片树叶,之后那人就在众人面前消失了,只有那片树叶慢慢地飘落在地。领头的人走过去捡起树叶仔细看了看,一脸疑惑地会过头,“刚才那个人……你们都看见了吧?对吧?”

“真是的,还有一个星期就圣诞夜了哎!”米娅看着日历大声说,“毓珺这个家伙再不回来我就去亚马逊河找他去!”

“那样的话真是幸苦你了。”一道青焰在房间中闪现,随后衣冠整齐的成毓珺从火焰中走了出来,“不好意思,在酒店里住了一晚,理发刮胡子休息,总不能像个野人似地回来……”这时米娅已经扑过来抱住了他,“真实的,怎么去那么久啊!”

“好了好了,我不是回来了么?”成毓珺拍着米娅的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