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十二月 07, 2009

罪法师(第四十六章)

穿着探险服背着背包的成毓珺坐在一根倒在地上的树干上,手里托着一张盛满了蠕动着的白色虫子的树叶。他抓了一条虫子送进嘴里嚼了嚼然后咽下去, “恩,比昨天那种大的口味好很多。”他抓起一把虫子赛到嘴里大嚼着,同时努力回忆起米娅和安妮烹饪的美味佳肴。

一条蟒蛇吐着信子从树枝上垂下头慢慢荡到成毓珺身后。“你要吃么?”他转过身举起树叶,“如果你吃虫子的话我可以和你分,想吃我的话建议你再思考一下。”蟒蛇吐着信子,那双冰冷的蛇眼盯着成毓珺看了一会儿,然后爬走了。“喂喂,别走啊!我想找个人聊天!”成毓珺大喊着,不过那蟒蛇还是消失在从林中。成毓珺无奈地继续吃起虫子来,“真是的,我在这里都待了十几天了,还是什么结果都没有啊。”突然他打了个喷嚏,“米娅想我了么?”他抬起头看着天空。

“真是的,已经两个星期了这家伙还不回来,错过了圣诞节怎么办啊?”米娅埋怨着拿笔从日历上划去一个日期。

“才十一月呢。”安妮腹部看上去已经和怀了八九个月的孕妇差不多了,现在换成Renesmee成天照顾着她了。几个人都很期待孩子的出生,根据安妮的感觉那应该会在圣诞节前后。

“都已经十一月了啊!十二月就是圣诞节了!”米娅把笔丢在一旁,“弄不好他还会错过孩子的出生呢。”她撅着嘴气鼓鼓地说。

“没事的,我相信他很快就会回来的。多放点迷迭香,Rene。”安妮指点着正在煮汤的Renesmee。

“不错的地方啊,”机场中,一个带着墨镜的高挑黑发女子走出海关,她脱下墨镜轻轻地咬着镜脚,“白枭这家伙还挺会享受的,把大本营弄在这里,可惜不再是了。”她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张米娅的照片,“不要紧,我黑猫会把她解决掉的,还有她的小男朋友。”一条黑鳞毒蛇吐着信子从提包里爬出来游上了了她的手背。

成毓珺静静地躺在树冠上,作为法师的他并不需要篝火,每天需要喝的水吃的食物也很好。这十几天来他尽量都用虫子和果实果腹,从来没有猎食过大型的动物,到并不是他不能,而是不想。成毓珺觉得他在丛林中不应获取所需之外的东西,他的饱餐也许就代表着别的动物的饥饿。这些天来他也从来没有打开过青焰之眼,虽然他肯定如果看得话肯定能看到些东西——在原始丛林中待了两个多星期的他总是能感觉到魔法的力量拂过树叶,能隐隐听到森林的精灵窃窃私语,他还知道肯定有些精灵跟着他,暗中注视着他,不过他并不想看清他们,而只是期望着会有哪个精灵自己现身,不过现在他有些不耐烦了。成毓珺跳下树,闭上双眼,再睁开时他的瞳仁中已经充溢着青白色的火焰,随后他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看着显现在眼中的景象。

本来夜色中的雨林现在闪着幽幽的绿光,仿佛每一颗树上都燃烧着绿色的火焰一样,无数精灵在林间飞舞,仿佛千万只萤火虫似的,不同的是他们有着所有光谱上可以见到的颜色。他饶有兴致地看着环绕在周围的精灵,“啊,你就是从我进雨林开始一直跟着我的精灵吧?”他指着一只从树后探出脑袋的精灵,那只精灵大概只有成毓珺的拇指大,有着蒲公英似的头发和绿草似的皮肤,他从树后飘了出来飞到成毓珺面前,“是我们啊,你一进来我们就感觉到了。”虽然他在说话,不过声音却是直接在成毓珺脑中响起的。

“我们?”

“是的,我们。”这次在他脑海中响起的声音很厚重,仿佛是整个森林的回音,“我们注意着进来的每一个人,每一种生灵。”这的确是整片雨林的回响,“从东方来的魔法师啊,你所探求的是什么?”这次声音又换成了那蒲公英的精灵。

“探寻我自己的东西。”其实成毓珺本来并不想这么说,他想说的是“不知道”不过说出口却不由自主地变成了听上去似乎还有点意思的句子。

“如果是你自己的东西,那么你已经拥有了。”蒲公英精灵侧头笑笑,“当然,我不确定,你可以问问他。”

“他?”

“他,我们当中唯一的一个他。”

虽然没有完全听懂,不过成毓珺感觉到那个他应该是雨林中唯一一个可以独立于整体之外的,有权威的人。

“我要怎样才能找到他?”

“如果我们告诉你那就不叫找了,不是么?”蒲公英精灵一说完这句话就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周围所有的精灵,还有在每一颗树上燃烧着的绿色火焰,整片树林都被蒙上了一层灰蓝色的光芒,星光和月光都消失了,薄雾缓缓腾起,愈来愈浓,渐渐笼罩了整片雨林。成毓珺睁大了青焰之眼试图努力找出任何精灵的蛛丝马迹,任何一丝强大的魔法波动,火焰,足迹,不过这一切都被森林自己放出的魔法云雾笼罩了,“对我的考验么?”成毓珺笑了笑,合上青焰之眼用平常的视力着森林,一切又恢复了原状,夜晚的森林还是它该是的样子。成毓珺眯起双眼,试图在淡淡的月光下找到任何一点超自然的迹象。

米娅哼着歌推开SUV门,关上门走到车后打开后盖拎出两袋东西,她一点都没有注意到一道黑影走到她身后。

米娅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她放下塑料袋撑着车大声咳着,随后她跪倒在地,手捂着胸口一脸痛苦的样子。

“这就是号称能和我匹敌的米娅么?”一个带着黑猫面具穿着紧身皮衣踩着三寸高跟手中握着一根黑色皮鞭的高挑女子,她挑逗着鞭头的活蛇,“这么容易就被干掉了。”

“我想你是黑猫吧。”米娅笑着站起身,“我早就闻到你毒药的气味了,久仰大名了黑猫,号称能和我匹敌的人。”她掏出一个香水瓶子晃了晃,同时粉红飞到她耳边,“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

黑猫举起蛇鞭,那蛇头高昂着,在一瞬间分成了九条都张开血盆大口发出威胁的嘶嘶声,“来看看你是不是像传说里的那样。”

米娅笑笑,随后对着打开的香水瓶口吹了口气,一道烈火射向黑猫,黑猫挥出一道黑烟挡住了火焰,同时张嘴捧出一群黄蜂袭向米娅,米娅丢出一个瓶子,打了个响指,瓶子在半空中爆出一团火焰把黄蜂烧成了灰烬,这时黑猫手中九头蛇鞭中的两条已经爬到了她脚边,米娅向后一跃同时丢出一瓶蓝色药水,“冰狼!”那药水化作一头蓝色的狼和蛇鞭斗了起来。

成毓珺在林中走了两个多小时,途中还遇到了一头豹子,始终没有找到精灵口中的那个他,他能听到精灵们窃窃私语,知道他们都在讨论自己,甚至感觉到他们的目光,但就是找不到他们的存在。

成毓珺叹了口气,他忽然想起他第一次召唤自然的力量获得青焰之眼时的情景,虽然那次是靠了柳青颜帮忙,不过冥想以及和自然化为一体的感觉他还记得。

成毓珺站在原地张开双臂闭上了眼睛,什么都不去想,只是静静地感觉着一切,雨林湿润的空气,静静吹来的风,脚下富有弹性的大地的脉动,周围生灵发出的声音,慢慢地他觉得自己的存在渐渐变淡,仿佛自己的皮肤,自己身上将他和这个世界隔离开的东西消散了,而他也终于成为了森林的一体;就在这时闭着双眼的他却看见了,一切都是金色的,金色的植物,金色的生灵,随后他看见在极远的的地方站着一个金色的精灵,而就在看到它的一瞬间那精灵已经站在他面前了。

这精灵很高大,瘦削,身上披着红色树叶拼成的袍子,它的脸很瘦很长,有一双大大的,水晶球一样的双眼,留着银色闪着光的长发,他抬起手臂,伸出细长的手指,“你花了很长时间来找我啊,来自远方的搜索者。”这人的嗓音清越平静,仿佛巨大的管风琴奏出的乐章。

“你也花了很长时间不让我找到。”成毓珺看了看周围,他突然意识到周围的这一切,眼前的精灵,还有自己其实都只存在在自己的意识中,“或者……难道我只有这样才能找到你。”

“你的回答,是对的。”那精灵点了点头,“我是万物,也不是任何东西,对我来说实体,距离都不存在,只有流淌的时间和这片森林的思维。”

“请问你应该怎么称呼?”

“称呼并不重要,有人称我为雨林之神,有人称我为精灵,其实我并非神祗亦非魔鬼,只是千百年来从这雨林滋生的精神而已。不过远方的来客,你又应该怎么称呼?”它十指相抵放在胸前,那双眼睛映射着成毓珺的倒影。

“尼克。”

“不,不对。”它摇了摇头。

“成毓珺。”

“我知道那是你的名字,但是还是不对。”

“罪法师。”

精灵伸出细长的食指,“对了,对了,罪法师,这才是你的称号,你自己选的,并且被人承认的称呼,那么你是来这里寻找什么的呢?”

“寻找我的魔法,完全属于我自己的魔法。”

精灵侧头看着成毓珺,“罪-法-师,这样的话,你来错地方了。”

成毓珺扬起嘴角,“从我说出罪法师三个字的时候我就已经注意到了。”

“是啊是啊,”精灵点点头,“不过其实这个称号只是表示你做什么,并不一定表示怎么做,而既然来到这里了并且找到了我,或许我可以教导你一些精灵之道。”他一挥手,“坐下吧。”

“呃,在这之前,如果说我找错地方了,那我应该去哪里找?”

他摇摇手指,“这并不是我能解答的问题,我的思维只到森林的边缘,曾经有来到这里的法师告诉我有审判世人的神,但是一个罪与罚真的是由神审判的么?你对他们说你来找寻自己,罪法师,也许那已经在你心中了,那审判罪过的天平。”精灵说着盘腿坐下。

“这里是我的思维吧,那么时间是怎么算的?”成毓珺盘坐在地上。”

“这里也是我的思维,不过说到时间的话,真的有什么能阻止时间的流淌么?我们还是来谈谈精灵之道吧。”

米娅和黑猫面对面站着,米娅手中捧着一蓬酒红色的火焰,黑猫的蛇鞭在她身前舞动着,绿色的毒液从蛇的牙尖一滴滴滴落在街上,腐蚀出一个个浅坑,两人身上都有不少伤痕。

“你很厉害,米娅,不过这次你输了。”黑猫浅笑着。同时米娅手上的火焰慢慢熄灭了,她的身上显现出一块块乌黑的圆斑慢慢扩散着。“我的毒并不只是那些毒气,毒蛇,毒虫,刚才战斗的时候你已经吸入了我的魔法毒菌,及其细小的带着毒素的细菌,它们听从我的控制,而现在你已经被感染了,它们会扩散到你身体的每一个部分,控制你的一切,现在你要死要活完全是我掌控的了。”黑猫突然觉得喉中一阵腥甜,然后就闻到一股血腥味。“闻到了么?”米娅冷笑着说,一瞬间黑猫觉得自己仿佛被千刀万剐,浓烈的血腥味呛得她喘不过气来,同时虽然没有受到任何攻击,但是身上确实的剧痛却击倒了她,她摸了摸身上,手中没有一丝血迹。“然后是火烧哦。”米娅这么说的同时黑猫闻到了刺鼻的烟味和肉体烧焦的气味,然后就觉得自己仿佛真的置身火海之中,她在地上痛苦地打着滚惨叫着。“太热了么?那么冷却一下吧。”一瞬间黑猫闻到了冰块的气味,那种奇怪的,没有什么味道的寒冷感觉,随后她就浑身颤抖起来,仿佛被人放进了堆满冰块的浴缸里。米娅一挥手一道粉色的火焰扫过她的身体,身上的黑斑马上就消失了,“你的感觉都是相互连通的,而我用不同气味的香水配合魔法,只要你闻得到,我就能催眠你。”她拿出一个小瓶子,“现在,闻闻死亡的香水吧。”

“还早,”黑猫捏紧了蛇鞭让一条蛇咬破了她的手指,她念了句咒语,伤口淌出的血滴马上就挥发在空气中,随后空气猛烈地燃烧起来,绿色的火焰仿佛活了一样形成一条火蛇向着米娅卷去,“我的毒火,它会烧掉你放出的所有香水,并且循着源头而去,那就是你!”这时火蛇已经吞没了米娅。“对你来说也是一样的。”米娅的精灵粉红突然出现在黑猫身后,“燃!”随着她的密语黑猫猛然突出一道橘色的火焰,随后她的皮肤开始发光,仿佛火焰在她的血液中燃烧着。 “我的香水的每一个分子都随着你的呼吸进入你体内,被你的肺吸收随后经过你的心脏进入整个循环系统。”一道道粉红的烟雾在黑猫身后汇集,烟雾散去米娅毫发无伤地站在那里,只是脸色有些苍白,“你真的是好对手呢。”她看着地上的焦尸说。

随着一声脆响那焦尸裂了开来,一条人首蛇身披着黑色鳞片的怪物从黑猫的尸骸中升起,她吐着分叉的信子喷出一口口绿色的毒雾,“还没完呢,米娅。”她猛然喷出一口毒气,米娅堪堪避开毒雾却已经觉得头晕目眩了,“粉红,要用那招了!”她向后跃了两步,粉红飞到了她身边化作一团烟雾包裹住了米娅,只是一瞬间烟雾就消散了,粉红已经不见了,而站在原地的米娅则已经化为人形大小的粉色精灵,一头金发已经化为了粉红色,双眉的末端变成了酒红色的触角荡在脑后,她的双眼则化为了亮蓝色的复眼,背后生着一对闪着银色花纹的粉色蝶翼,她双翼只是轻轻一拍就轻巧地飞上了空中,“黑猫,或者叫黑蛇更加妥当?”米娅笑了笑,“我们继续来过吧。”她舞动着双翼洒下一阵阵银粉,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不过黑猫,现在我有优势,你觉得你能赢么?”

黑猫抬头看着悬浮在空中的米娅,“那么今天就算了?你准备和我休战?”

“告诉我是谁提供我的情报的?”米娅顽皮地摆弄着触角,“否则我们就再打下去。”

“是白枭出了钱,好像他是被你和你男朋友赶出城的?”黑猫的头上裂开一条缝,随后她扭动着把身上的蛇皮退下来,“真是的,我都没衣服穿了。”她用蛇皮遮着身体皱着眉头小声嘀咕着。这时米娅落到了地上,随着一阵粉烟扬起她已经恢复了原状,粉红则坐在她肩头,“进来吧,我给你几件衣服。”米娅看着尴尬的黑猫笑着说。

“真的?”黑猫瞪大了眼睛,“我是黑巫师哎?”

“我知道你的事情,也不算太坏啦,再说都在我家门口了总不能让你光着身子,进来吧。”

“哦,好的。”黑猫点点头红着脸跟米娅一起走进了屋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