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二月 06, 2009

罪法师(第四十五章)

接下去几天过得都很平静,理查德在布莱恩的照顾下很快恢复了正常,晚上也不做恶梦了。救回来的女孩学得也很快,安妮给她起名为Renesmee,那是“重生并被爱”的意思。所有人都发现这个女孩非常讨人喜欢,而且很乖巧。不过她最粘的还是安妮和成毓珺,前者因为是同族,后者则是因为那天是成毓珺抱着她走出了牢房。成毓珺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实验室研究从研究所下载到的资料,不过也会陪着米娅,安妮和Renesmee一起出去逛街游玩什么的。几天之后布莱恩把理查德带回家了,只有每天上班的时候把他送来让他们照顾,下班后则接回家。理查德是一个聪明到过度的孩子,并且非常喜欢卖弄自己的能力,当然在成毓珺和米娅这样的法师面前他的都只能算是雕虫小技,不过还是常常能让布莱恩吃点小骨头,他离开之后成当然罗根也不来了,成毓珺的别墅又清净了不少。

“恩,现在好多了。”成毓珺靠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杯红酒。电视里正放着新剧Fringe。米娅靠在他肩上,逗弄着怀里的鼯鼠一家。蓝影则静静地趴在成毓珺脚旁。“这样悠闲安静的多好。”

“是啊。”安妮看了看挽着她的手靠在她身上的Renesmee,抚摸着她的长发,“觉得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

“我们就是一家人啊。”Renesmee回过头说,“不是么?”她眨巴着那双金色的瞳仁,长长的睫毛蝶翼般闪烁着。

“是啊。”米娅点点头,抬头亲亲成毓珺,随后伸长脖子喝了口成毓珺杯中的红酒,“我们每天这样多好啊。”

“只要那个小鬼头不来就可以了。”成毓珺板着脸说。

“毓珺,你还因为他说你对于电尾和火轮的设计不佳生气啊?”烟牙飞到他面前,“不过也难怪,被一个胡子都没长的孩子指正的感觉不好吧?”

成毓珺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我们就不要谈这个了吧。”一旁的齿舌马上用触须卷起酒杯替他倒上酒。

“你在做什么,理查德?”布莱恩敲了敲门之后走进房间。理查德坐在桌边,一块手表悬浮在他面前,他一挥手手表就分解了开来,一个个零件漂浮在空中旋转着,“我在研究手表的结构,哥哥。”理查德回过头来,双眼闪着蓝色的光芒。

“我记得你在十岁的时候就把爸爸送我的瑞士手表拆开又装起来过。”布莱恩靠坐在桌沿上,脱下眼镜用一角擦着。

“但不是使用意念,尼克说得没错,这比想象的难很多。”理查德抬起手,手指在空中轻点着,把那些零件一个个地组装起来,不过其中一块突然在空中扭曲碎裂了。理查德叹了口气,“尼克告诉我要真正使用自己的能力就要学会怎么控制,装手表就是他想出来的办法。哥哥你看,我的念力还没有我的手指那么灵敏,如果不控制好力量就会把零件弄坏。”他手一挥,手表的零件都落在桌上,“我需要一块新表了,哥哥。”

“你头还疼么?”布莱恩解下自己的手表放在桌上,“有没有任何神经症状?”

“有时候会疼,特别是使用念力的时候,不过比起在研究所的时候已经好多了。”理查德从桌上拿过一本书,“我在看你的书呢,哥哥。用不了多久我就能给自己诊断治疗了。”他得意地笑笑。

“你应该去看心胸外科的书。”布莱恩苦笑着摇头,“我还想多照顾你一阵呢。”

“那个我都看完了,”理查德一挥手一叠书从书架上飞出来落在桌上,“我注意到你给我买了很多新书,在我不在的时候。”

“我觉得你会喜欢的。”

“我很喜欢,哥哥。”理查德翻开一本书。

“不用谢。”

“成毓珺,我注意到你最近一直在研究从研究所下载的资料。”电尾头上的蓝灯闪烁着,“我发现自从制作出齿舌之后你就停止研究魔法了。”

“是么?”成毓珺抬起头,“因为研究所的资料都很有用,而且有很多都是我没有涉及到的。”

“恕我直言,因为那些和魔法无关。”

“我也不是一直是魔法师的,电尾。”成毓珺不耐烦地说,“电尾,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现在是法师,与其研究那些连真正的科学家都需要好几年消化的东西不如继续你在魔法上的修行。”

“魔法上的修行么?”成毓珺抬头看看书架,古德曼神父给他的书不知何时已经被他放到书架最高一层去了,“那么电尾你有什么建议么?”

“根据我的分析你目前掌握的魔法大多来自于杰克法师,人皮师,吹笛人和夺命客,还有一些是从米娅那里学来的。”

“很正确,然后呢?”

“很多法师并不像你这样幸运,他们需要一点点积累知识,自己研究和探索,你直接从他们的成果学习,这就是你为什么这么强。”

“这可不是我强的唯一原因。”

“当然,还因为你是个不怕死的疯子和不错的工程师,不过你不觉得或许你可以试试看像别的法师一样自己研究些东西。”

成毓珺并不说话,只是抚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会儿,“说得不错,不过你也给我个研究方向啊。”

“那样的话就不是你的研究了。”

“你是我的电尾,所以就是我的研究。”成毓珺站起身,“话说我怎么会把你造得这么聪明的?”

“你是个电子电器工程师,不是么?”

“什么?你要去修行?”安妮往成毓珺的盘子里添着菜,不过丝毫没注意已经洒到了桌上。蓝影跳上成毓珺的腿随后又跳上桌子舔着桌布上的菜肴。 “修行什么啊?你已经足够强了。”

“电尾建议我要有点原创精神。”成毓珺摸着蓝影的背,“你说呢?米娅?”

“要去就去咯。”米娅的反应没有安妮这么大,“我十八岁的时候就出去修行过了。法师都会有一段时间需要自己追寻些什么的。”

“你那个时候去哪里了?”安妮好奇地问。

“法国。”

“我现在知道你的香水的创意哪里来的了。”成毓珺抚摸着米娅的长发。

“那你准备去哪里?”安妮在Renesmee身边坐下小心地替她挑去鱼里的刺。

“亚马逊河流域的原始森林。”

“毓珺哥哥要走么?”Renesmee抬起头,“你要走?”

“不是走,是离开一小段时间,我会在圣诞前回来的。”成毓珺伸手拍拍Renesmee的头,“说不定会个你带个礼物什么的回来。”

“哦,”Renesmee点点头,“一定要回来哦。”

“我会仔细和她解释修行,度假,还有离开等词语间的区别的。”安妮笑着揉揉Renesmee的背。

“我会把烟牙,电尾,火轮和齿舌都留下来,当然我自己也不准备带任何东西过去,这次是真正的孤身一人旅行,大概过几天就走吧。不用担心,米娅其实就足够保护你们的安全了。”

“当然了。”米娅挥了挥拳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