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十二月 04, 2009

罪法师(第四十三章)

“来,不要怕,过来。”米娅坐在他们救回来的女孩身边温柔地安慰着她,“让我看看你的手。”她拉过那女孩的手。女孩似乎有些畏缩,不过还是伸出了手。她手腕和脚踝上的铁圈已经被成毓珺去掉了,只有螺钉还留着。米娅拿起一个装着绿色液体的瓶子,“我们试试看哦,应该会有用。”她把瓶里的药水倒在螺钉上,在第一滴药水接触螺钉的一瞬间那螺钉无声地融化了,而药水化作了清水沿着她的手腕流淌下来,“成功了!”米娅惊喜地说。那女孩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一丝笑意浮现在她脸上,“谢谢你们。”米娅用药水融化了她手脚上的螺钉,随后拿出一瓶金色的药水,“这是我经常用的了,一定会有效果的。”她把药水到在女孩手脚上的伤口上,随着烟雾腾起她手脚上的伤立即愈合了。女孩睁大了眼睛惊奇地端详着自己的手腕,“哇,你们真厉害。”“当然了,”米娅抱住那女孩,“现在你完全不用害怕了,我和毓珺会保护你的。”

“就是她么?”这时安妮走了进来。那女孩抬起头和安妮四目相对,随后猛地站了起来,身上的毯子落在地上。米娅马上捡起毯子披在她身上,“对不起啊,我在配药,她自己不会穿衣服,只能披着毯子了。”米娅不好意思地说。

“没事。”安妮淡淡一笑,“你能拿点衣服来么?我帮她穿吧。”她走到那女孩面前伸手抚摸着她的脸,整理着她的长发,随后温柔地抱住她。那女孩看起来并不害怕,只是也伸手抱住了安妮。

“看来她不会抗拒你,同族的感应吧?”成毓珺靠在门上擦着眼镜,“不如你住过来?这样你能照顾她,我们也可以照顾你。”

“你不是为了想骗我住过来才把她救回来的吧?”安妮回头朝成毓珺笑了笑,随后接过米娅递过来的睡衣,“来,穿起来。”那女孩像个孩子似地张开双臂让安妮替她穿上衣服,等安妮系上最后一颗纽扣后她摆弄着衣角,“这是我一次穿衣服。”

成毓珺叹了口气,“米娅,为什么你不带安妮和这个女孩到厨房吃点东西。”

“完成了。”布莱恩走了过来擦了擦头上的汗,同样汗流浃背的罗根跟在他后面,“不过他的大脑有没有损伤还要等他醒过来才能判断。”布莱恩说。

“很好,”成毓珺点了点头,“我正想和你们谈谈呢。”

几人都在餐桌边坐下之后米娅弄了点微波炉烤鸡和批萨,成毓珺则泡了壶茶,在每个人手中都有一杯茶之后,不包括那个女孩,因为她一接触到热杯子就惊吓地缩回手,最后成毓珺替她倒了杯凉水。罗根马上拿起一个批萨咬了一大口,“品味不错,对于微波炉食品来说。”

“毓珺,你到我家来的时候我可从来没用微波食品款待过你啊。”安妮故作生气地说,同时拿起刀叉切了几块鸡肉放在盘子里哄着那女孩吃,“我们要替她起个名字呢。”

“这个过会儿再谈吧。”成毓珺几口吞下一块批萨,“布莱恩,罗根,你们现在准备怎么办。”

“呃,我想应该报警。”布莱恩严肃地说,随后他身边的罗根爆发出一阵响亮的大笑。

“如果你不是这么严肃我会以为你在说笑话,不过我就当作你是当真的,而我现在告诉你不要这么做。”成毓珺喝了口茶,“那个机构明显就是属于政府的,你报警的话只会被当作恐怖分子抓起来。”

“我们有证据。”布莱恩说。

“天哪,你有多么天真啊,布莱恩。”罗根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他们会说这是伪造的!布莱恩,要我说多少次你才明白啊,是政府做了这一切,他们会尽一切力量保护这个秘密。”他指了指成毓珺,“还是他头脑比较清醒。”

“多谢夸奖,”成毓珺点点头,“总之不要去找警察。”

“那应该怎么办?”布莱恩摊开双手。

“我有两个提议,第一个,你们马上回去上班,就像平时一样,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你的弟弟留在这里,我估计肯定会有警察来询问你,布莱恩,问你是否有关,也许不会有警察询问罗根。其实我觉得最好的方法是你和罗根都喝下失忆药水忘掉这件事情,而我保证会保护好你的弟弟。”

“我不能经常来看看他么?”

“实话实说吧,你太天真善良了,我觉得如果你经常和我们联系的话会很容易暴露的,而我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

“第二个方案呢?”

“你放弃你现在的生活,你的事业,你的朋友,带上你弟弟隐姓埋名,我可以帮助你们弄到假身份,去别的国家,接下来你就要照顾你自己了。罗根应该也不用参与这个计划。”

“这两个计划我都必须参加,这家伙号称是个天才,但是在这方面他是个傻子,我需要照看着她。”罗根拍拍布莱恩的肩,“这种计划可以慢慢讨论,不过现在我们应该做什么?”他扯了一个鸡腿啃起来。

“你们现在做的事情就直接影响到了以后的计划,如果你们回到医院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话我们计划一二都在桌上,不过如果你们继续留在这里的话就只有计划二了,所以我目前为止的建议是你们回医院,我会照顾好理查德的,否则的话我就要开始准备计划二了。”

“你们呢?”布莱恩看了看米娅和安妮,“你说呢,罗根?”

“走吧,”罗根站起身,“两个计划总比一个计划好。”

“记住如果有警察来找你们的话不要说漏嘴了,如果你们被抓的话就什么计划都没了。”在他们走出门时成毓珺叮嘱着。

“呃……谢谢……”布莱恩跨出门之后停下来回过头说。

成毓珺只是抿了口茶,目送着两人的背影慢慢远去。

“你对他们不是很热心啊。”米娅凑到成毓珺身边,“不喜欢他们?”

“不喜欢布莱恩。”成毓珺放下茶杯,“你们慢慢讨论她的名字吧,我下去处理点事情。”他站起身走下楼梯。

“对啊,叫什么呢。”米娅回过头看着一双手抓着馅饼大吃,弄得一手奶酪的女孩。

“电尾,火轮的受伤情况如何?”成毓珺在电脑前坐下问,屏幕上立即显示出火轮的三维设计图和分析数据,“头部和躯体受损百分之十,左手机能损失百分之六十,右手机能损失百分之四十,左腿机能损失百分之二十一,右手机能损失百分之十八,发动机和散热部分完好,建议对损坏部分进行修理。”

“建议收到。对于研究所内数据拷贝完成了么?”

“已经完成了,所有的研究资料,人员数据,生物清单,监视器录像都已经下载到你的服务器。”

“好,把研究所的那些数据全部删除。”成毓珺摸了摸下巴,随后站起身戴上护目镜,手套,拿起焊枪,“让我先把火轮你修好吧,说不定应该给你增加些武器什么的。”

“那些没死的士兵还记得的啊?”烟牙绕着他盘旋着,“你就应该把他们都杀死的。”

“这一点不用担心,他们什么都记不得了。”成毓珺低下头打开焊枪,随着电流声火花四射。

“所有的伤者都什么都记不清了?”光头黑人把报告丢在地上,“我记得一个小时前询问他们的时候他们还能记得昏倒的人站起来和他们战斗!”

“部长,药检发现一些无法用常规方法检测的物质,因为在血液中浓度太低无法进一步检测,而且第二次检测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应该已经代谢分解了,不过我觉得是那些物质造成他们的失忆。”约翰捡起报告拍去上面的灰。这时安吉拉大跨步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怒容,“所有的数据,包括存在另外一个服务器上的监视录像都被删掉了!”

“不是所有的录像都会被转成录像带存档么?”光头黑人双手叉着腰。

“那个一天录一次,今天的还没有转存。”安吉拉没好气地说。

“海尔德能记起什么么?”

“很遗憾,不行。”留着黑色短发的女子双手盘在胸前靠在墙上,“你知道我的特点。这次来袭击的家伙虽然看起来很鲁莽,但实际上做了很不错的善后工作。”

光头黑人无奈地摇摇头,“约翰和安吉拉负责调查,海尔德你在局里待命直到我们给你安排下一个搭档。”

“遵命。”

“毓珺,古德曼神父来了。”米娅的清亮的嗓音从楼上传来,成毓珺脱下护目镜叹了口气,“说教时间到了。”

“你今天都做了些什么!”古德曼神父一看见成毓珺就提高了嗓门,“你想上头条么?!”

“不会上头条的,他们掩盖都来不及,而且我把他们的资料都删除了,查不到我们的。”成毓珺耸耸肩。

“你杀了很多人!”古德曼神父大吼着。

“他们都该死!”成毓珺把手套丢在桌上,“你想看看他们做了什么么!”他点了几下鼠标随后转过显示屏,“这就是他们的杰作。”

古德曼神父定定地看了会儿屏幕,“好吧,他们该死,但是你的方法不对,而且你找错了敌人,你闯入的是一个政府机关,不是一个黑法师的家,不是白枭这样的人的公司,国家机器的力量是我们能够躲过,但并不是能够直接碰撞的,你要记住这一点!”

“知道了。”

古德曼神父摇摇头,“你啊,在你没有学会魔法的时候每一次行动都计划得很详细,现在怎么这么乱来了?”

“因为那个时候力量不足,所以失去了很多惩罚那些该惩罚的人的机会,而现在我不想浪费任何时间了。”

古德曼神父拍拍成毓珺的肩,“耐心啊孩子,耐心。要救人需先自保。”

“我明白了,古德曼神父。”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