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二月 03, 2009

罪法师(第四十二章)

虽然冲出来的守卫个个都荷枪实弹看起来训练有素,不过成毓珺只是丢出一道闪电就让他们都趴下了,“底楼没有牢房和手术室,你们直接上去。”成毓珺这么说的时候一个警卫正从楼上下来,手里拿着一把似乎是手枪的东西,不过枪口闪着蓝色的电光,他对着他们举起了枪。成毓珺马上抬起手,两道电光在空中相撞,电流四散飞溅,天花板上的灯一盏盏爆裂开来,玻璃碎片如雨点般落下。成毓珺猛地一挥左臂,黑色的尾鞭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缠住那人手中的枪,同时他已经闪到那个警卫的面前一拳打在他腹部把他击昏过去,顺手把枪放到包里,“回去慢慢研究,我们先上去,两楼都是手术室。”

几人跑上楼,成毓珺第一个跨出楼道,之后猛地被震耳欲聋的音波打飞了出去撞在墙上,一个双手托着奇怪设备的警卫面对着他。“炎爆!”那个警卫被随着米娅的娇喝燃起的火焰吞噬了,之后成毓珺丢出一个火球扫荡了整条走廊,“米娅,我上去继续搜索,你带着他们两个检查手术室,能救的救,不能救的给他们一个好死。”他朝三楼跑去。

“恩。”米娅掏出一瓶蓝色一瓶白色的药水打碎在地上,“白虎,冰狼。”随着她吐出这两个词药水化做了由烟雾凝成的狼和虎,白色的巨虎马上扑倒了一个警卫,而狼则张开大嘴吐出一道白气,冲上来的警卫身上立即凝结起一层冰壳将他们困在里面。

“死了。”布莱恩推开第一间手术室的门,只看了一眼就关上门,“下一间。”

“也死了。”罗根从手术室里走出来摇了摇头,“再下一间。”

吸取了上次教训的成毓珺没有冒冒失失地再直接冲出去,而是先派出烟牙看了看,丢出一道电流击倒了两个警卫后才走出去,他把牢门一间间地打开把囚禁的生物放出来,“你们弄出些大动静,然后逃得越远越好。”他对逃出来的东西说,“最后一间了。”他抬起左手,电尾的前肢一缩一弹击碎了门锁,他推开门。

在电脑上看到过的那个女孩裹着一条毯子蜷缩在床角瑟瑟发抖,她紧紧地捏着毯子,低着头,黑色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她那双金色带着猫一搬瞳仁的双眼,低垂的睫毛颤动着,那双眸子中充满了恐惧。她的脸上挂着两道未干的泪痕,露在毯子外的脸颊和手上有一道道血红的鞭痕。她看到成毓珺走进牢房马上惊恐地向后缩了缩,整个人看起来更娇小可怜了。

“别怕,我是来救你的。”成毓珺走到那女孩身边,后者已经颤抖着缩成一团了。“我叫毓珺,我认识一个你的同族,你真的没必要怕我,我是来带你走的。”

“你不能带他走。”一个低沉平静的女声在成毓珺身后响起,之后成毓珺就觉得一个冰冷的东西贴在他脑后,“今天你和你的朋友已经造成足够的破坏了。”

“齿舌你在干什么啊?”成毓珺冷冷地说,随后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惨叫,他转过身看到一位穿着西装长裤的短发女子倒在地上挣扎着,想要摆脱缠在她身上的齿舌,不过她马上就停止了挣扎,齿舌射出的细丝麻痹了她,随后齿舌张大了布满一圈圈利齿的嘴伸向那女人的头部。女人无动弹,只是满眼哀求地看着俯视着她的成毓珺。

“不好意思,我觉得你有罪。”成毓珺只是转过身,“我们走吧。”他柔声对缩在床角的女孩说。

“我,我走不了。”女孩抬起头吸了吸鼻子,这时成毓珺终于看清了在电脑屏幕和刚才都没看清的东西。

刚才毯子遮住了她的手腕,而现在成毓珺才看清楚她的手腕上套着一个铁环,用一条铁链锁在床边。“别动。”成毓珺小心地托起她的手,一根长长的螺钉穿入铁环,从她手腕一侧穿入,从另一侧贯出并固定在铁环上,伤口已经在螺钉周围愈合了显示出这螺钉已经在她手腕里待了很久了。

“痛么?”伸出手指在铁链上一捏那链子就在他捏的地方融化了。

那女孩点了点头,“脚上也有。”成毓珺把毯子掀起一角,捏断了铁链,“我抱着你吧。”他抱起那女孩,“走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我是在这里出生的。”女孩喃喃道。

“走了齿舌。”成毓珺走出牢房时说。齿舌马上吐出那女人已经被消化到只剩下头骨和黑发的头颅,扭动着身躯跟在成毓珺后面。

“理查德!”布莱恩大叫着冲进一间手术室,他的弟弟被罩在塑料膜下,半个大脑露在外面。一位医生正握着一根探针。

“不许动!”一个穿着黑西装的高大黑人举起一把奇形怪状的枪指着布莱恩。

“让我来。”米娅正想冲进去时被罗根拉住了,“那个医生的手现在只要动一下孩子的大脑就保不住了。”

“正式如此。”黑人男子挥了挥枪,“所以你们现在放下武器,举起手来。”

米娅悄悄地打开她皮带后面一个小瓶子的瓶塞,随后举起了手。

“不管你们是那个机关的,这次是惹上大麻烦了,看你们用的机器人应该是军队的?”黑人走了过来伸手想要揭去米娅的面具,就在这时米娅开口了,“固化。”就在一眨眼的功夫黑人和那个外科医生就都被棕黄色透明的树脂状物体包裹了,并且还保持着他们生前的样子。

米娅晃了晃空瓶子,“我的琥珀香水。”布莱恩和罗根马上跑到理查德身边,“我来负责缝合,罗根你做我助手。”布莱恩小心地把探针从理查德的大脑里拔出来,然后开始缝合。

“你们好慢。”抱着女孩的成毓珺走进手术室,“我们要走了。”

“我不可能让他大脑打开着,我必须先弄好!”

“火轮你过来。”成毓珺对着蓝牙耳机说,“等火轮来了你们两个和孩子传送走。米娅和我断后,我们开SUV回去。”

“传送?”罗根抬起头,“稳定么?”

“放心,不会有颠簸的。如果不是有三人上限我们就一起走了。”这时火轮已经冲进了手术室,“毓珺,我来了,有什么命令。”它喷出一股股蒸汽说。

“传送他们三个回去,直接进手术室。”

看着布莱恩,理查德和罗根以及火轮化为一团巨大的火球冲上天空后成毓珺低下头朝米娅笑了笑,“我们也该闪了。”

“你的手术进行得怎么样了?”米娅走进地下室中的手术室里,“需要帮忙么?”

“不用,我只要把头骨钉回去就行了。”布莱恩抬起头,“谢了。”

“哦。”米娅退出手术室,见成毓珺正站在他身后,“那女孩安顿好了么?”

“不太稳定。”成毓珺扳着脸,“我在她背后还找到了刺上去的号码,她说她是出生在那个研究所的,不过这点不能确定。”成毓珺低头蹭蹭米娅的额头,“你去陪着她,我开车去接安妮过来。”

“孕妇应该要保持一个好情绪的。”米娅撅着嘴说。

“没办法,她们是同族,也许比较好交流。”成毓珺抱歉地笑笑,“如果你有空的话看看能有什么办法弄掉她手脚上的螺钉吧,我走了。”

“这是怎么搞的?”安吉拉看着被包裹在棕色树脂中仿佛琥珀中的昆虫一样的医生和那个持枪的黑人。

“还没来得及分析。”约翰走了过来,“真是灾难,死二十六个,伤五十一个,我派了几个人询问伤者了。”

“有多少目击者?”

“五十一个。”约翰伸出手摸了摸那凝固的树脂,“目击的不是死了就是受伤,相比较起来被迷昏的那些是最幸运的,不过报告中有一点很有意思。”约翰把报告递给安吉拉。

“目击者说被迷倒的人站起来向他们开枪?”安吉拉扬起眉毛,“好吧,这很特别,对了还有为什么一个医疗研究机构会有那么多武装到牙齿的警卫啊?”

“因为这不是普通的医疗机构。”约翰走到安吉拉身边,“这里进行的研究是高危险性的,无论是对于研究者还是被研究者。”

“这也就是调你们两个来调查的原因。”穿着一丝折皱都没有的黑色西装的光头黑人走进手术室,“这次袭击不仅仅损失了二十六个警卫,还有两名和你们一样的特别调查员。”

“一名。”三人回过头,那个明明已经被齿舌把脸都吃光的短发女子双手盘在胸前站在门外。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