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十二月 02, 2009

罪法师(第四十一章)

成毓珺走进安妮的客厅时布莱恩已经坐在沙发上了,身边还坐着罗根,两人看见成毓珺都站了起来,“你居然让我失忆了!”罗根大吼着。“我弟弟怎么样了?”布莱恩焦急地问。

“这是必要措施,我去看看他弟弟的情况,如果一切都好就没有必要再找你们,如果不妙的话,你们的记忆不是已经被恢复了么?而且你怎么也过来了?”成毓珺指着罗根问。

“好奇。”罗根坐了下来,“因为我不是猫所以好奇应该没关系。”

“我不认为那句话是用来警告猫的,不过来了就来了吧。”成毓珺从包里掏出掌上电脑放在茶几上滑出键盘按了几个键,“米娅和安妮已经告诉你们理查德在这里的一个研究机构里了吧?今天我去看了看,那个研究机构从外表来看像一家私家医院,不过有很好的安保措施,我进入了他们的监视系统和内网之后发现了这些东西,你们看看吧。”

屏幕上显示着一头被束缚在手术台上的鼠人,它嘴里接着着呼吸器,腹腔和胸腔都已经被打开,能看到它的心脏在急速地跳动着。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正对他施行活体解剖,虽然看不清鼠人的表情,不过从他抓紧床单颤抖的手和痛苦扭曲的尾巴能够看出那种痛苦,随后它的尾巴垂了下来,抽搐了几下后不动了。

“这是什么东西?”罗根和布莱恩都凑近了屏幕,“这是某种畸形么?”

安妮冷哼了声,“这是鼠人,不是怪胎,见识过法师的你们应该知道有很多生灵是在你们所知的范围之外的。”

屏幕上的画面切换到了另一间手术室,一条蜥蜴人躺在手术台上,身上接着几条电线,一个医生扭转着一台机器的旋钮慢慢放大电流,同时观察着它的心跳和脑电图。蜥蜴人剧烈地痉挛着,最后随着一阵电火花它身上冒出一阵青烟,随后它不动了,永远地平静了。

“哇,这真酷。”罗根的鼻尖几乎要碰到屏幕了。

“电线还是蜥蜴人?”安妮板着脸问。

“当然是蜥蜴人,”罗根抬起头,“虽然被解雇了但我也不觉得活体解剖和电刑酷,等等……”他看着一脸愤慨的安妮,“你不是人类对吧?”

“怎么可能……”安妮娥眉微蹙,“你……你怎么知道的?”她咬着嘴唇问。

“因为你是你们三个当中最和善的,但是现在却表现得很异常,所以我猜了一下,结果证明我猜对了。”罗根得意的说,“放心,我不会歧视非人类的。”

“我们能不能从你精彩的推理和种族平等宣言转回来到屏幕上正在发生的事情?”成毓珺拍拍安妮的肩。

“好恶心。”米娅捂着嘴,屏幕中一个医生正把肠子从一头挣扎着的蜥蜴人体内拉出来,随后屏幕又切换了。这次是一个坐着的孩子,头颅已经被打开了,大脑外露着,一个医生正用探针刺激着大脑皮层。

“那是理查德!”布莱恩一把抓住电脑站了起来,“理查德!哦天哪他们在干什么!”

“冷静,”成毓珺从他手上拽过电脑放在茶几上,“你是个神经外科医生,你知道他们在干什么。”这时画面又变了,成毓珺一看忙伸手想遮住屏幕,却被安妮拉住了,后者一脸让人觉得可怕的平静。

画面中是一个留着长发,有着蜜色肌肤,身材火辣,而面容也可以说是完美无暇的女子一丝不挂地被捆在床上,一个男人正骑在她身上上下运动着。那女子侧着头双眼紧闭着,从她捏紧的拳头,紧锁的柳眉和咬紧的嘴唇看出她十分不享受这种过程。安妮咬着嘴唇看了一会儿,随后走到一旁。成毓珺并不说话,只是关掉了电脑。

“是认识的人么?”罗根打破了沉默。

“是认识的一族。”米娅小声说,随后走到安妮身边安慰她。

“你们准备怎么办?”布莱恩颤抖着吐出这句话。

“当然是闯进去把他们救出来。叫你们过来只是出于礼貌的通知。”成毓珺收拾起东西,“我和米娅回家准备一下就出发。安妮你的身体不适和运动,就待在这里吧,我会把你的同族救出来的。你们两个可以等在这里。你……”他指着罗根,“如果刺激到安妮的话,我保证你忘记的不仅仅是一天。”

“等等!我们能做什么?”布莱恩拉住成毓珺,“让我和你们一起去。”

成毓珺掂量分量搬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布莱恩,又看了看罗根,“你们两个都是不错的医生吧?也上车,以防我们需要什么紧急治疗。”他看了看做在沙发上目光空洞的安妮,走过去抱住了她,“放心,我会把她救回来的。”他在安妮耳边说。她默默地点头,抬起头向成毓珺挤出一个悲伤的微笑。

“你这里的工具很全啊。”布莱恩打开成毓珺丢给他的医务包检查着里面的设备,“你也出诊么?”罗根只是直接把包背在背上,“我事先说明了啊,不参加战斗。”

“这是给我自己准备的。”成毓珺脱下上衣,披上一件布满纹身的人皮衣,随后戴上黑色的人皮手套,套上骷髅头套,“虽然没觉得你们会需要参加战斗,不过拿着这个。”他把两把手枪递给他们,“记住我在场的时候不要开枪就行了,我担心你们的准头。”他披上一件在关键部位装着黑金护甲的披风,这是上次和夺命客战斗后得到的启发,整件披风都渗透着魔法的力量,“米娅,你准备好了么?”成毓珺把几个装着飞蛙的瓶子放到背包里,随后是几卷羊皮纸。

“好了。”米娅冷冷地说,她带着白色的面具,长长的金发在脑后扎成一个马尾。她穿着黑色紧身皮衣,披着一块画满金色符文的短披风。她的腰带和肩带上挂满了各色药水,忠实的精灵粉红则悬浮在她耳边,“去大干一场?”

“当然了。”面具下的成毓珺发出闷闷的冷笑,“齿蛇你也出来吧,是时间活动活动了。”水族箱里那条仿佛由很多触手绞成一条的东西马上伸出触手抓着水族箱壁爬了出来,一扭一扭地跟在成毓珺身后,“不要碰它!小心咬人!”成毓珺大声说,罗根马上缩回了手。

“那么,计划是什么?”布莱恩坐在后座问前面的两人。

“其实我很想直接冲进去,不过那样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我是指对于我们想救的人,我的建议是米娅你像上次那样配上足够的药水,随后我们想干什么干什么。”

“上次我配置的药水是专门针对男人的,这次配什么?专门针对医务人员?没可能这么详细的。”米娅拿出一个烧杯放在腿上,随后拿出两瓶药水准备配药。

“专门针对人类起效的就行了,再给我还有后面两个医生配解药。”成毓珺开车拐进一条小巷,火轮正停在里面,“不过里面都是带着口罩的医护人员,未必能够迷倒他们吧?反正你放药,我让火轮走前门吸引注意力,我们爬墙进去。”

“听上去不是很详细的计划。”布莱恩一脸担心的样子。

“这叫不是很详细,分明就是乱来么。”罗根抱着医护包,“我可以待在车上么?”

“可以,不过我想我改变注意了,我们可以开车撞破墙进去。”成毓珺拉紧了手套,“米娅你弄好了么?”

“当然。”米娅举起瓶子晃了晃,“我弄成黑色的了,怎么样?”

“挺好,是我放药水还是你来。”

“不用了,我这么久也不是一点都没学到。”米娅低下头,双手放在烧杯旁,“飞鸟,”随着的密语她的双手闪过一层金光,瓶中的黑色药水化为了一团黑色烟雾,之后慢慢化为飞鸟的形状,“去吧。”米娅这么说,那飞鸟状的烟雾就飞出了窗外冲进了街对面的建筑,不过同时警报也响了起来,一队握着枪的警卫打开门跑了出来。“睡。”米娅轻声吐出咒语,黑烟马上四散开来,那些士兵马上一个个倒在地上,不够接下来跑出的士兵就都带着防毒面罩了。

“火轮!”其实不用成毓珺下令火轮已经化为一头红色的巨虎冲向大门,伸爪排开两个门卫随后一下子撞破了铁门冲了进去。

“那么我们也可以开始了。”成毓珺猛地一踩油门。SUV窜了出去,随后又猛地停下。

“怎么了!”罗根揉着额头,刚才他撞到了前座的靠背。

此时步枪的枪声响了起来,士兵们举起枪扫射着变成机器人的火轮,子弹在它身上打出一串串火花,成毓珺担心地看着奋战的火轮,“好吧,我设计他的时候只考虑到刀剑,没有考虑过步枪。”

“说不定我可以帮忙哦。”米娅闭上眼睛,双手平举,她的十指仿佛在弹奏钢琴,又像是拨动琴弦,“醒,”她轻声说,同时睁开了双眼。那些昏迷的警卫一个个站了起来,动作僵硬地举起手中的枪和其他警卫战斗了起来。

“不错啊,”成毓珺踩下油门,“计划稍微变一下,我们也从前门进去。”他驾驶着SUV撞开残留的铁门冲进门庭一直开到那建筑前,“跟着我和米娅。”成毓珺打开车门,同时趴在他左臂的电尾尾鞭一挥切开了一个警卫的喉咙,飞溅的鲜血喷了跟在他身后的布莱恩一脸。米娅丢出一个橘色的玻璃瓶。那瓶子划出一道弧线撞击在建筑的大门上碎了,一团橘色的气体弥漫开来,散发着柑橘的清香。“爆!”米娅干脆利落说,橘红色的火球腾起直接震碎了大门,几段扭曲红热的金属散落在地。

“那么,好戏开场了。”成毓珺抬起右手,一团闪电在他掌心闪烁着。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