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十二月 01, 2009

罪法师(第四十章)

“跟着我们吧。”成毓珺打开SVU的车门,“别跟丢了。”

“喂喂,你准备带他们去我们家啊?”米娅跳上车问。

“当然不可能啦,去安妮家。”成毓珺做了个鬼脸,“你带了失忆香水了吧?”

“你真的准备跟去啊!”罗根拉上安全带,“你确定他们不会杀了我们?”

“怎么现在怕死了?如果想要杀了我们的话早就动手了。”

“以后带客人来要事先通知我哦,这样我也有准备。”安妮一边手忙脚乱地冲咖啡泡茶一边娇滴滴地埋怨成毓珺,“而且吃的东西都不够了。”

“不够?”布莱恩疑惑地看着一桌烧烤,外加成毓珺在路上到KFC买的两个全家桶。罗根已经拿着一块鸡嚼了起来,不时发出很突兀的咀嚼声。

“不好意思了,因为想到你这里还有吃的么。”成毓珺跟在安妮身边搭手帮忙,“你去做下陪他们聊聊吧,必要的时候用点媚术。”他凑到安妮耳边说。

“知道了。”安妮笑着拉过一把椅子面对着罗根和布莱恩坐下。

米娅喝了口啤酒,晃着瓶子抬起食指,“你们还没告诉我叫什么名字呢。”

布莱恩侧头看了看似乎所有的注意力都已经被鸡翅吸引的罗根,一脸无奈地开口了,“这位是我在医学院的导师,全科医生,罗根-弗里曼;我叫布莱恩,是神经外科医生。”

“我还希望有个妇产科医生呢。”安妮摸着隆起的腹部微笑着。

“我可以当作妇产科医生的?”罗根忙不迭地举起手,“需要我帮你检查么?”

“今天就算了吧。”安妮微微一笑,“毓珺?”

“来了。”成毓珺拿着两个杯子走到安妮身边,“你的热巧克力。”随后他拿着咖啡杯坐到米娅身边,“我叫成毓珺,或者你可以叫我尼克,这是我女朋友米娅,我朋友安妮。”

“你们都是……”布莱恩做着手势,似乎在寻找合适的词汇。

“魔法师。”罗根接上了茬,“今晚见过这么多事情后你还不能接受这个词么?”

“是罗根你告诉我所有的事情都有解释的。”布莱恩抿了口咖啡。

“魔法就是解释之一。”成毓珺和罗根异口同声地说,他们对视了一眼,“当然,如果你需要更详细的解释的话我估计这里的魔法师也解释不了。” 罗根把鸡骨头丢在一旁又拿起一只鸡翅。

“我相信会有解释,不过现在我只要使用就行了。”成毓珺淡淡地笑着放下咖啡杯,“好了,布莱恩你前面说的关于你弟弟的什么事?”

“恩,我的弟弟理查德比我小十岁,他是一个……神童,我自己在二十岁就拿到了执照,而他总是能让我看起来像个傻瓜,”布莱恩笑笑,“我很讨厌和他在一起,因为他太聪明了,他在十一岁的时候就获得了去麻省理工学习的资格,他过去之后获得了一个在政府机构研究的机会,他们说那是一个绝密项目。他参加项目之后开始几个月我还能收到他的信,之后他说不允许通信了,之后我就失去了他的消息。我通过官方途径递交过几份申请探望他的报告,都没有得到批准,他们说要到研究项目结束才能恢复联系。”

“那么,多久了?”安妮问。

“一年了。”

“你耐心真好。”米娅拿起一包薯片咯吱咯吱地嚼着,“换成我的话早就冲进去了。”

“你要我们做什么呢?布莱恩医生?”成毓珺拿起一根香肠咬了一口,“恩,安妮你做的香肠冷了还这么好吃。”

“多谢夸奖。”安妮笑着点点头。

“我只是想知道他现在好不好,开不开心。”

“不过不开心呢?”

“那我要想办法让他脱离那研究。”布莱恩拿起杯子喝了口茶,“你能帮忙么?用个法术什么的看看他。”

成毓珺摩挲着下巴上的胡子茬,“直接了当地说吧,我不喜欢和政府打交道,特别是这种听上去就很可疑的项目……”

“我可以付给你钱,五万,十万,二十万!”布莱恩急忙这么说。

成毓珺,米娅和安妮六目相对,随后都放声大笑起来。

“你这个傻瓜,他们看起来像是在乎几十万的人么?”罗根不耐烦地说,“他们要钱还不容易么?”

“那你们要怎么才肯帮忙?”布莱恩抬头看着成毓珺。

“安妮你有喝龙舌兰用的那种小杯子么?”成毓珺低头朝米娅使了个眼色。安妮拿来三个杯子放在茶几上,米娅掏出一小瓶淡紫色的药水在每个杯子里都倒了些,成毓珺拿起杯子,“喝了吧。”说着一抬头一饮而尽。

虽然有些疑惑,不过布莱恩和罗根还是拿起杯子喝下了药水,只觉得那液体的感觉仿佛淡淡的轻烟,入口之后并没有流下咽喉,反而消散在口中,随着慢慢升腾而起的幽香两人都觉得一股倦意袭来,眼皮越来越沉,随后就倒下了。

成毓珺睡着了,直接倒在米娅怀里。米娅捧起他的面颊在他唇上深深一吻,之后他就醒了过来。

“性别倒转的睡美人么?”安妮打趣道,“失忆药水么?”

成毓珺抱起布莱恩,“是啊,我现在把他们送回去,明天一早他们只会记得在医院喝多了之后睡了。”

“布莱恩医生,布莱恩医生。”布莱恩只觉得耳边一个嫩嫩的声音在叫自己,他睁开双眼见佐伊正站在他身边,他回头看了看。罗根躺在躺椅上仰天睡着,一张嘴张得大大的。布莱恩揉了揉额头,“什么事啊?佐伊?”

“你的一个病人说头疼,昨天刚做完手术的那个,你要不要去看一下?”佐伊把病历放在桌上,顺手收起两个酒杯和一个空威士忌瓶,“很少看到布莱恩医生喝酒。”

“帮我保密。”布莱恩觉些尴尬地站起来揉了揉额头,“我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

“酒精是会有这种作用的啦,”佐伊笑着说,“对了,那个偷尸体的凶手被找到了。”

“被逮捕了么?”

“没有,烧死在一场大火里了,警方还发现了烧焦的被偷走的尸体。”佐伊恨恨地说,“他活该。”

布莱恩点了点,“是啊。呃,我去看病人了。”他拿起病例走出办公室。

安妮是被空气中充溢着的香气唤醒的,她爬起身披上睡袍走出房间走进厨房,见成毓珺正站在灶前煎鸡蛋。昨天成毓珺送完布莱恩和罗根回来后已经很晚了,就和米娅在安妮家住下了。

“想不到你还会做饭。”成毓珺回头见安妮慵懒地靠在门框上,蓬乱的头发披散下来,粉色的睡袍松松地披着,露出白得炫目的脖颈和,她粉唇欲张非张,妙目似睡未睡的样子,加上晨光照在她面庞上,抹上一层淡淡的金色,却有一种特别迷人的魅力。成毓珺错开眼神端起一边的盘子,“早啊,试试看?”盘中是切成两半的几块三明治,“在你家叨扰,如果成天还要你做饭就太过意不去了。”安妮接过盘子在餐桌旁坐下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马上睁大了眼睛,“你做得还不赖呢,我看看,”她仔细嚼了几口,“鸡蛋,番茄,牛油果,培根,还有蘑菇。”成毓珺点点头,“觉得不错吧。”他把煎锅里的鸡蛋倒在盘里,又开始煎蘑菇。 “不错是不错,不过你知道我的现在的胃口的哦?”“知道知道,我会做很多很多,绝对够你吃的。”成毓珺翻炒着锅里的蘑菇。

安妮几口吃完了盘里的三明治,随后倒了杯牛奶喝了一口,撑着下巴看着忙前忙后的成毓珺,“真希望你们能经常来啊,陪我说说话也好。”

“米娅已经几乎天天来了吧?我会尽量多来的,如果不耽搁研究的话。”成毓珺把材料一层层放在面包片上,最后放上面包,拿刀沿对角线切开,随后把做好的三明治端到桌上,“其实你愿意的话可以住过来,我主要是离不开我的实验室。”

“你说的哦,等我肚子再大点我就住过来。”安妮咬了一大口三明治随后含糊地说,“对了,你不准备帮那个人么?”

“他自己都能等一年,我也不用管。”成毓珺伸手夹起一块烤焦的培根放进嘴里。

“对啊,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等了一年。”安妮放下杯子,嘴唇上沾着一层白胡子似的牛奶。

“他是那种好人,是相信政府不会滥用权力,会相信新闻发布会说的东西的人,他相信做你该做的事情,应该发生的事情自然会发生,科学定律是这样的,但现实不是。他的智力导致他花太多时间在学习上了而没有学到生活的真谛。”成毓珺又做了一叠三明治放在盘子里,“呃……”他看着安妮,比了比嘴唇。

安妮擦去嘴唇上的牛奶,“那你呢?”

“我是个阴谋论者,并且相信人性本恶。”成毓珺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啤酒打开了,随后坐下喝了起来。

“一大早就喝啤酒不好的哦。”安妮哭笑不得地伸手捏捏成毓珺的脸,“如果我的上一个孩子没有流产的话,应该不比你小多少。”

“你究竟几岁啊?”

“这是秘密,而且问女生年龄是不礼貌的哦。”安妮撑着下巴说,“对了,你是不准备帮那个人了?”

“实际上我已经查过了,不过是出于个人兴趣。”成毓珺得意地说,“我送那两个医生回去的时候在布莱恩桌上找到一张申请表,知道了那个项目的名称和代号,随后用了几个咒语,那些咒语是记载在一个被米娅的夫妻击败的黑巫师的移动硬盘上的,上面存了很多能在电脑上像程序一样运行的法术。”他举起手指,“我侵入他们的服务器后搜索了一下资料,那个叫理查德的孩子已经不在麻省理工了,他被转移到了一个特别的研究机构,而且最奇怪的是那个机构并不在美国,而是在这里。”

“要找的东西一直在鼻子底下么?真讽刺,那你现在准备干什么?”

“去看看咯,应该会有意思的。”成毓珺喝了口酒,带着泡沫的液体从他嘴角淌下。安妮笑着伸出手指替他抹干净,“你呀,还是喜欢管闲事。”

“你们都起得好早哦。”米娅揉着眼睛走进厨房,“啊,好香,毓珺你做了三明治么?”

“恩,你吃吧,我出门了。”成毓珺站起身,“你陪安妮说说话,我今天只是去探查一下。”他亲亲米娅的面颊,“再见。”米娅踮起脚吻了吻成毓珺的唇,“不准在我不在的时候行动哦。”

“知道了。”成毓珺抬起手挥了挥,随后背起背包出门了。

要找到那研究机构对于成毓珺来说并不难,一个小时后骑着火轮的他在一处私家医院对面的一条小巷停下了,当然火轮已经被他施法,看起来就像普通的摩托一样。“私人医院么?有意思。”成毓珺看着高大的铁门和门口的守卫,“不过他们究竟看不看病人啊。”成毓珺脱下头盔抚摸着下巴,“不知道我装成伤员行不行,不过那样好掉面子,烟牙,你去看看。”烟牙嗖地一下从他胸前窜出钻入地下,过了一会儿它就钻了回来,“不知道怎么搞的被什么东西挡住了,进不去啊!讨厌!”

“怎么会。”成毓珺打开青焰之眼朝那栋建筑看了看,果然在建筑外包裹着一层蓝色的球星屏障,“我没有见过这种屏障,难道里面有法师?”电尾从成毓珺的包里伸出尾鞭晃了晃,“我是和烟牙不同的尸体,我无法通过的屏蔽它能够进入,这次可能反过来了,我去试试看?”成毓珺点了点头,从包里掏出一台 OQO掌上电脑。电尾的尾鞭马上分解出了十几只小虫飞快地爬向那栋楼。“像上次一样入侵监视系统。”成毓珺拉出键盘,同时从包里拿出移动硬盘接在电脑上,并带上了蓝牙耳机,“在接触到屏障的时候要小心。”

“哼,我都过不去的屏障他怎么坑能过去。”烟牙在成毓珺耳边嘶嘶着。

“接触屏障了。”耳机中传来分离出去的甲虫的声音,那电子音的频率比起电尾平时的要高些,“分析中……”同时在电脑屏幕上显示出一行行数据和一个波形,“分析完毕,是电磁波。”同时在屏幕上显示出了频率范围。

“恩,这种频率的电磁波的确能够挡住烟牙,还能挡住很多魔法探测,不过我估计他们设置是为了屏蔽电子通讯,”成毓珺看着分析结果,“而电尾是实体的,所以能很轻松地进入,这个机构越来越有意思了。”这时电尾的分体甲虫已经附着到了监视系统的数据线上开始传送数据。“特别的防火墙,有点麻烦。”他从电尾身上拉出两条数据线接在电脑上,“电尾你加入解码运算,弄不好要用魔法呢。”成毓珺咬了咬嘴唇,“再不解开里面的就要发现了,我当时应该话更多时间在黑客技术上的。”他挠了挠头,“好吧,魔法。”他按下回车键,以零和一的形式储存在移动硬盘中的一个程序启动了,带着魔法力量的数据被转化成电磁波发到空中,随后被电尾的分体甲虫接收,进入那研究机构的监视系统和内网直接瓦解了防火墙。“一开始用魔法就可以了。”电尾说。“这魔法不会被懂电脑的人发觉,但是法师却能侦测出来,所以我不喜欢用,啊,监视器的数据,研究文献都传过来了,让我们看看都有些什么吧,说不定马上就能找到那个小男孩了,虽然我其实很讨厌小孩子。”他按了几下键盘,随后看着屏幕上显示出的图像,看了一会儿他就掏出了手机,“米娅,你去把布莱恩找来,在安妮家见。”他挂了电话又敲打起键盘来,“我已经在因特网上建立起一条数据通道,电尾你把这研究机构里所有的数据,还有监视器画面都传到我的服务器上,还有注意你的分身不要被发现了。”

“知道了毓珺。”电尾头上的灯快速闪烁着。

“烟牙和火轮你们也留在这里,万一出社么岔子的话互相支援,保证你们三个都能回来。”

“了解,交给我吧。”烟牙在空中盘旋着。火轮只是懒懒地喷出一股蒸汽,“恩。”成毓珺把电脑和移动硬盘收到包里跨下摩托走到街上拦了一辆出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