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十一月 03, 2009

罪法师(第十四章)

在杰克法师家吃过午饭之后成毓珺和米娅被赶了出来,当然杰克法师的理由是“你们两个孩子出去玩吧。”不过他们两个也乐得出来,不管杰克法师怎么不在意和长辈面对面坐着大眼瞪小眼总是不舒服的。

两人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着,显然都觉得稍稍有些尴尬,成毓珺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米娅则抬头张望着,似乎突然对空中飘荡的云彩感兴趣了。终于米娅深深吸了口气,“毓珺,你不是真的想做我男朋友吧?”

“啊?”

“没关系的,如果你真的不想的话。”米娅低下头,略略有些失望的样子,“刚才爸爸在的时候你才这么说的吧?毓珺你应该还是更喜欢中国的女孩子吧?”

“完全不是。”成毓珺笑了起来,“其实我比较担心的是你不想做我的女朋友。”

“啊?为什么啊?”米娅拉着他的手抬头看着他,“为什么你这么觉得啊?”

“因为我救了你。”成毓珺拍拍她的头。

“你用的是什么逻辑啊?”米娅苦笑不得地说,“你救了我,我只有更愿意做你女朋友吧?”

“那么问题就是,你是因为喜欢我还是因为我救了你。”成毓珺举起了一只手指晃着,“这才是我担心的。”

“哦~!”米娅踮起脚在成毓珺脸颊上亲了口,“早说嘛!”她把头靠在成毓珺肩上,“我才不会因为谁救了我就随便做他的女朋友呢,睡一晚有可能,”她吐了吐舌头,“但是毓珺,就算没有人皮师的事我还是会把你当作男朋友的,所以你放心啦。”

成毓珺伸手环抱这米娅的腰,低下头,两人的唇交缠在一起,然后慢慢分开。

“好了,”成毓珺抬手看了看表,“我们去看电影怎么样?”

“好啊好啊。”米娅清脆的嗓音惊起了几只飞鸟。

等米娅和成毓珺回到教堂已经晚上八点多了,米娅手里还拿着一瓶啤酒。她一边抬腿踢掉高跟鞋一边大笑着,躲避着追在她后面呵她痒痒的成毓珺。古德曼神父皱着眉头从一扇门后探出头来,“拜托,有人在看书。”

“对不起,神父。”两人停下了打闹,“古德曼神父,我们买了烤鸡回来,你吃过晚饭了么?”成毓珺说着提起手里的纸袋晃着。

“吃过了,不过我想我可以吃点的。”古德曼神父的脸色缓和了下来,“看样子我假定你们应该确定了某种关系。”

成毓珺笑着把袋子递给古德曼神父,“恩,男女朋友的关系。”

“现在几点了?”米娅拉过成毓珺的手,“啊!Private Practic要开始了!我去看了。”她一路小跑跑去了客厅。“我和古德曼神父说几句话再过来。”成毓珺看着米娅的背影喊了句,随后回过头,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神父,你和杰克法师的伤病不是小伤,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念了句咒语就治好了我的手腕和身上所有其他的伤。我也查过书了,你和杰克法师身上的伤应该是强大的魔法,邪恶的诅咒,或者特别稀有的毒药才能够造成的吧?虽然我的法术并不是你教的,但是我是你的学徒,需要我帮忙么?”

“进来吧,”古德曼神父坐到桌后,打开纸袋拿出一只鸡腿啃了起来,等成毓珺也拉过一把椅子坐下,“你以为什么人需要我和杰克法师一起去?那是一群邪恶的巫师和堕落的骑士,”他撕了一块鸡肉嚼着,“到了那里之后才发现我们中了圈套,不过本来我们克已经转入了地下应该能够隐蔽地回来的,不过米娅出事后我们决定强行突围,”他举起绑着绷带的手,“那种情况下能够慢慢痊愈的都是小伤。”

“不好意思,我没有照顾好米娅。”

“你照顾得很好,”古德曼神父扬了扬嘴角,“否则杰克就不会让你随意进他的书房了,这是你用自己的命挣得的。”他向后靠在椅背上,“而且终于让米娅有了一段正式的关系,你是她的第一个男朋友。”

“哈哈。”成毓珺自嘲地耸耸肩,“我以为你对这方面不感兴趣。”

“恩,的确,”古德曼神父把骨头丢在一边,然后拿起一只鸡翅,“回到我们找的那些人,当中最弱的应该和人皮师差不多等级,当然只是单纯地说力量……”

“你的表情看上去有个但是。”

“……但是,”古德曼神父接着说了下去,“你应该明白法术类型繁多,粗分的话就有十几种,细分就数不清了,有时候力量并不代表一切,我相信你经过和人皮师一战之后应该有体会,差不过每一个使用力量的人都会有自己特别的能力,有时候如果找到弱点的话很容易就能解决,但如果遇到一些特别的无法解决的能力就会很麻烦。比如你毁掉人皮师所有的纹身,破解了他的血骷髅之后,其实他的法力依旧高过你,只要他规规矩矩丢火球最后你和米娅都会被杀掉,但是这个家伙居然因为愤怒掏出剥皮刀和你对打,论武术你是榊圭吾的手下败将,不过其实已经比大多数法师都厉害了。”

“恩,”成毓珺点了点头,“古德曼神父,你说得很对,不过又跑题了。”

“啊,那些人,我和杰克两个如果一对一的话倒是不怕的,不过你就算了,等你有能力帮忙的时候,我会叫你帮忙的。”古德曼神父边说边啃着鸡翅,“对了,你准备怎么对付那个人皮师?”

“其实我没想好,”成毓珺挠了挠头,皱起眉头,“其实我可以直接杀了他了,但是他也许知道很多秘密,比如什么特别的魔法阵什么的,我想问问他。”

“那些秘密应该都是邪恶的,而且我不觉得他会因为你问了就告诉你。”古德曼神父板起脸,“你真的想知道么?”

“知不知道和用不用是两回事,而且就从我和他接触的几次发现他非常健谈。”成毓珺笑了笑,“还有什么事?”

“没了,只是,不要走偏。”

“放心好了。”成毓珺站了起来,“我现在就去和那家伙谈谈。”他走出了房间,先到客厅俯下身亲了亲正在看电视的米娅,“我要去拷问一下人皮师,你慢慢看吧。”随后走到关着人皮师的房间推门进去,随后反锁上门。人皮师已经醒了,看着成毓珺的双眼中竟有一丝高兴的成分。成毓珺走到他面前拔出短刀切开了他融合在一起的嘴唇,“对不起,我没找到让你的嘴分开的咒语。”他这么说。

“哈哈哈哈,”人皮师笑了起来,切开的伤口外翻着,鲜红的就像是涂了唇膏的嘴唇,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滴,“你来干什么?”

“你知道什么法术,仪式,药材是在你的书和笔记里没有的都告诉我。”

“要是我不说呢。”人皮师抬头看着他,裂开嘴笑了,他的牙都被血染成了红色。

“那毓珺就会折磨你,割你的皮抽你的筋把你的骨头磨成灰!”烟牙飞到人皮师面前发出威胁的嘶嘶声。

“你可以试试看。”人皮师轻蔑地看着烟牙,“我在身上刺过很多纹身,而且不止一遍,你以为我会忍受不住疼痛么?你可以试试看你是你先把我折磨死还是我忍不住说出来。”他侧头吐出一口血,“或者,我们可以这样,你说个故事,我说个故事,怎么样?”

“你只是喜欢和我说话而已,因为我是那么像你。”成毓珺拉过椅子在他面前坐下,“今天你想说什么?”

“我注意到你那天拼了命救的米娅从来没来过这个房间啊……”

“她没必要过来……”成毓珺双眉微皱。

“……你也不想她过来,因为你不想她看见你对我做了什么,你也不想让她听到我对你说了什么,因为你喜欢她,你害怕她看到这些,听到这些之后会了解到你的另一面,那除了为她拼命之外的另一面,那喜爱折磨人,那享受杀人的一面,你怕她知道之后就不再爱你了……”人皮师又吐了口血,“……既然不能让她接受你的全部,那你们在一起也没什么意义啊。”

“你懂什么啊!你这个疯子!”烟牙嘶吼着,绕着人皮师急速地飞着,“毓珺!毓珺!让我杀了他吧!让我杀了他吧!”

“和米娅在一起很有意义,”成毓珺站了起来念出一句咒语,人皮师的上下唇又融合在了一起,“她能够随时提醒我不要变成你。”他扬起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你也许能够忍受拷打,不过你能忍受多久不说话呢?”打开门走了出去。烟牙最后飞到人皮师面前,“我劝你还是说了吧,毓珺说不定会让你死得爽快点。”随后跟着成毓珺飞了出去。随着铁门紧紧地合上,房中只剩下一脸恐惧的人皮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