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十一月 30, 2009

罪法师(第三十九章)

“啊,你们来了,快进来快进来。”安妮笑着拉开门把成毓珺和米娅让进,才几天工夫她的腹部已经明显隆起了,“你也终于肯过来了啊。”她笑着拉住成毓珺的手臂,“难道你还怕我吃了你啊?”

“是啊,”成毓珺提起手里的塑料袋,“芙蓉蛋,麻婆豆腐,凉拌金针菇和拍黄瓜,而且是六人分的。”

“我还带了冰激凌和草莓哦!”米娅举起两个袋子晃着,“做饭后甜点。”

“冰激凌和草莓放冰箱里吧,我都准备好吃的了,放好就过来后院吧。”安妮对米娅说,同时拉着成毓珺的手穿过房子走到后院。

“你也稍微夸张了点吧。”成毓珺一看到她准备的东西就止不住笑了起来,“你知道这点东西够多少人吃么?”他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在椅子上,因为桌上已经没地方放了。

当中插着撑开的巨大遮阳伞的六人野餐圆桌上堆满了一大盘一大盘堆得如同小山一样的烤香肠,烤鸡翅,烤羊排和牛排,还有一大盆子绿牡蛎和一大盆土豆沙拉,而一边的烤架上还在烤鸡腿,蔬菜蘑菇串和对虾,一阵阵喷香浓郁的油烟随着食物的滋滋声腾起。安妮站在烤架前用夹子翻着菜。成毓珺侧着头静静地看着满脸含笑的安妮,后者的脸上充满着一种充实的幸福和安详,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完全不同,那种超凡的魅力已经消失了,剩下的只有一个母亲。“你知道么?”安妮回过头来,“你们来之前我已经吃掉一只烤鸡了啊。”她低下头,“不知道生完之后这身材还能不能恢复。”

“就算不能也不要紧不是么。”成毓珺走到安妮身边,“去尝尝我带来的中餐吧,我来烤。”他拿过烤夹。

“你怎么知道的?”安妮走到桌边坐下打开塑料袋拿出芙蓉蛋大口吃了起来,“你现在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个可怕的法师。”

“不是很好么。”米娅在安妮身边坐下拿起一只鸡翅啃起来,同时抬头看着成毓珺。他哼着歌翻着对虾,同时拿起一串蘑菇吹了几口气然后狼吞虎咽起来,“恩!”成毓珺回过头,“你用的什么佐料,这么好吃。”

“这是母爱的力量。”安妮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你带来的也很好吃,哪家店?”她夹起一筷子金针菇塞到嘴里大嚼着。

“一家小店,哪天我带你去。”成毓珺把对虾,鸡腿和蔬菜串夹到盘中端到桌上,花了一番功夫才把盘子放妥当,之后在米娅身边坐下。他刚坐下安妮就蹭到了他身边,和米娅把他夹在中间,“你好像总是努力避开我啊,这么怕我?在见面那天没发现啊?”

成毓珺只是往自己盘里夹了一堆吃的,拿叉子插起一根香肠咬了一口,看看米娅,又看看安妮,两人都头眨巴着妙目看着她,安妮眼中透着疑问和探究,米娅则是幸灾乐祸。“嗯,不可否认你的确很吸引人,非常漂亮。”他几口吃掉了香肠,又插起一块牛排,“厨艺也很好,事实上你刚才烤东西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我母后,我记得每次我回国的时候她都会烧水笋烧肉,那道菜要烧很久,她就会一直站在锅前翻炒,那表情和你刚才的样子很像。”

米娅伸手揉着成毓珺的后背。安妮静静地看着他,伸手握着他的手。

“记得那天送你回来,我检查你的脉搏时你问我孩子情况好不好,那种焦急的表情每次我生病的时候我妈也有,也因此,我尽量避免见到你。”成毓珺啃着牛排,“实际上和你在一起很高兴,你是哪种讨人喜欢的人,或者严格来说,生物;只是我不想每次回家后想起我母后。”

“那么,如果你想她了,欢迎来找我哦。”安妮握紧了他的手,然后松开了,“快吃吧,菜都凉了。”

“恩,”成毓珺低头大块朵颐起来,“米娅你什么时候能做出这么好吃的东西啊。”

“你去死啦。”米娅扭着成毓珺的耳朵娇声说。

“对了,米娅说你们晚上有事,什么事啊?”安妮吮着手指问。

“恩,应该是有赶尸的要去解决。”米娅点点头,“你对这方面有研究么?”

“没有,我的控制仅限于活人。你们要啤酒么?”安妮拿起两瓶还带着水珠的啤酒递给他们,“不过实际上控制尸体并不难。”

“嗯,”成毓珺仰头灌了一大口啤酒,“如果知道方法,施行准确的话不算是太难的事情,比操纵木偶还容易些,我觉得应该是个新手干的?”

“为什么啊?”

“老手不会弄出这么大的反应,也不会在现场留下两个受害者。我觉得他的控制一定需要很多准备和很长时间用来施法,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人没有控制受害人一起消失;或者就是他杀人之后发慌了,不过无论如何看起来都不像老手。”

“那很好啊,应该很容易解决了,说不定弄完之后还能回来喝一杯呢。”米娅拿起一颗草莓蘸着冰激凌送到嘴里。

“那两个探员真是无聊。”罗根用力地切着盘中的牛排,餐刀在盘子上划出一阵阵刺耳的声音,“他们以为问一个同样的问题一百遍会得到什么不同的答案么?”

“对了,今晚我值班,所以你的晚饭只能在这里吃了。”布莱恩并没有怎么动面前的蔬菜色拉,只是翻着一本医学期刊。

“还因为我搅了你和佐伊的午餐生气么?”罗格叹了口气,“当然在女人脆弱的时候乘虚而入是我喜欢的战术,不过你都已经决定在刚刚发生过谋杀的地方值班了今晚应该不能陪着佐伊握着她的手安慰她了,所以一顿午饭又怎么样呢?”

布莱恩白了一眼罗根,又低头看起杂志。

“行了行了,我会把便携DVD播放机拿来,我新买了Bionic Woman的DVD,陪你值班看吧。”罗根举起叉子指着布莱恩,“明天的三餐还是你负责!”

布莱恩依旧不搭话。

“你要见你弟弟的要求又被驳回了?”罗根放下叉子问。

布莱恩终于抬起头,“问过安吉拉和约翰,他们也都说不行,甚至都没有听到过那个研究机构。”

“不要急,当事情能解决的时候总会被解决的。”罗根拿起叉子伸向布莱恩的蔬菜沙拉,“对了,你能去拿份起司蛋糕么?”

“安吉拉,你看看这个!”约翰急匆匆地走进安吉拉的办公室把手中的文件夹放在她面前。

安吉拉的办公室并不大,不过布置得很整齐精致,每一个空间都用得恰到好处。她带上一副方框眼镜那起文件夹看了看,“这不可能!”她把文件拍在桌上。

“恩,三具失踪的尸体抢劫了一家银行,逃跑的时候发生枪战,当然子弹是打不死他们的,不过后来我们在案发现场大约五公里远的地方找到了他们的遗体。”约翰边说边摆弄着安吉拉桌上笔筒里的笔,“这大概是我们办过的案子里到目前为止最奇怪的一件了?”

“已经超过那个人头移植的了,那个至少是活人。”安吉拉叹了口气,“现在怎么调查?正常的方式没用的吧?”

“我们去找部长吧。”

安吉拉站了起来,“现在只有去找他了。”

“你说他还会出现在这里么?”米娅蹑手蹑脚地跟在成毓珺身后小声说,“他已经弄出事了,不会再来这里了吧?”

“不一定的,他在今天的银行抢劫里损失了三具尸体,而且他说不定会想得和你一样,觉得别人都以为他不会来这里了。”成毓珺已经打开了青焰之眼搜索着魔法的痕迹,“我讨厌这种地方。”

“我以为你喜欢医学的。”

“我喜欢医学,只是不喜欢医院,而且这里就算是晚上也还是有很多病人,护士,医生什么的,很不方便行动。”成毓珺靠着墙踮着脚走,“而且现在还有巡逻的警察,要是被发现的话我们就会被当作偷尸体的了。”

这句话没说错,成毓珺现在带着骷髅人皮面具,肩上趴着电尾,米娅穿着紧身夜行衣带着白色的面具,如果被任何人看到的话绝对是他们更像罪犯一点。

“你看,她怎么把这人一下子丢出去的!”罗根拿着一杯威士忌拍着大腿说,“这女人真火辣。”

“罗根,我不介意你在我办公室喝酒看碟,但是能不能安静一点,我在写东西。”布莱恩抬起头扶了扶眼镜。

“又一份即将被退回来的申请书么?”罗根拿起一个空杯子倒了半杯威士忌,“来,喝点吧。”布莱恩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其实你应该知道你的方法完全没用吧,你应该学学我,用点特别的办法。”

“你被开除了,没有丢掉执照是幸运的。”布莱恩放下杯子。

“我还以为为了见你的弟弟你能付出一切的呢。”罗根杨扬眉毛,“当我没说好了。”

布莱恩猛地站了起来,“罗根你知道为了我弟弟……”他话还没说完就停下了,惊讶地看着门外。罗根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也回过头。

一具尸体慢吞吞地拖着躯体从门口走过。

“你看到那个了对吧。”罗根回过头一脸兴奋地说,“那真的是具尸体吧。”

“轻点,你想死么?”布莱恩拉住罗根,后者似乎正准备跟着那尸体,“忘了佩妮的事了?”

“我们两个人呢。”罗根甩开布莱恩的手跟了上去。布莱恩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只好跟在他后面。

“那两个人胆子还真大呢。”隐藏在阴影中的成毓珺扬了扬嘴角。

“我们也跟上去。”米娅拉拉他的胳膊。

“当然了。”

那具尸体似乎没有注意到身后多了两个明显的跟踪者和两个不怎么明显的,只是慢吞吞地走下楼,有好几次他都几乎要倒在地上,不过最后都摇摇摆摆地站稳了。那具尸体最后走出大楼走进停车场,爬上了一辆灰色的厢式货车。

“现在我们可以回去了么?”布莱恩掏出手机,“我来报警。”

“报什么警啊!上车!”罗根跑向自己的旧车,“快过来。”

两人刚坐进车里就听到一阵汽车加速的声音,一辆黑色SUV从他们车边掠过追上了开走的货车。

“看来今晚狩猎的不只是我们。”罗根发动了汽车,同时伸手抢过布莱恩的手机。

“我要报警的!”

“跟他们说什么?我们看到一具尸体爬上了一辆车?那要被关起来的就是我们了,不过是精神病院。”

“那两个不要命的医生居然追上来了。”成毓珺看着后视镜说。

“甩掉他们。”米娅掏出一瓶橘色的药水,“我可以把他们的车轮烧掉。”

“不用了,”成毓珺摇摇头,“我觉得会很有意思的,不如我们试试看能不能在他们追上我们之前解决?”

“那样的确很有意思。”米娅收起瓶子。

前方的货车开上了高速公路,开了二十几分钟之后拐下了一条小道又开了十几分钟后拐进了一家农场停下了,几具尸体从车厢里爬了出来拍成一排面对着成毓珺他们的SUV。

“原来被发现了啊。”米娅吐了吐舌头。

“当然被发现了,他在高速上开那么慢就是为了让我们能跟上,然后一网打尽。”成毓珺打开车门,“看看谁比较快?”

“当然了!”米娅跳下车丢出一个药瓶,娇叱一声,“炎爆!”巨大的火球腾起照亮了夜空,所有的尸体都被包裹在了火焰中。

“败给你了。”成毓珺摇摇头,“那明明就是个菜鸟,连让尸体动作流畅都办不到就出来现,你居然用炎爆,希望他还活着吧。”

成毓珺和米娅两人都并不怎么在乎炎爆的火焰,径直走了过去穿过火焰,只见一人倒在地上一脸惊恐手脚并用地后退,似乎被他们两个吓到了, “你,你们是什么人?”

“和你一样的人啊,当然你比我们弱多了。”成毓珺冷冷地说。

“我,”男子口不择言地说,“我,我什么也没做啊,我,我没做什么。不对,不对,我是死者之王,所有的死者都要听我使唤!所有的死者!我有力量,力量!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杀你们的,我真的不想杀你们的,我只是想试试看我的力量,我只是想弄点钱。我是万能的,万能的!我……”成毓珺一脚把他踢昏了过去,“我没兴趣听疯子说话,特别是你这种管中窥豹的家伙。”

“天哪,那两个家伙是什么人,Heroes里的人物么?”远处坐在车里的罗根兴奋地拍着布莱恩的肩,“我们跟对了吧。”后者若有所思地望着农场中发生的一切,似乎想到了什么。

“真的只是初学者的水准。”成毓珺翻看着从那人房里找到的日记,“恩,典型的妄想狂,无病呻吟。”他皱起眉,不过还是把日记塞进口袋,“回家看吧。”

“把他烧死了。”米娅走到成毓珺身边拍去手上的灰,“走吧。”

“不高兴?”成毓珺回过头看着米娅。

“没啦。”虽然这么说不过米娅看起来的确有点失望的样子,“只是绕着这么个圈子对付一个不入流的家伙太无聊了。”

“我也觉得,但是米娅,我们并不是为了有趣才来的,也不是因为这个人有多大的力量才来的,我们过来是因为他运用他的力量杀了人,而且警察无法解决,我们是为了死者而来的。”他摸摸米娅的头,嘴角扬了起来,“走,我们去安妮家喝酒。”他回过头,“不过,看起来你们还有事?”

布莱恩缓缓走过来,火光映照在他脸上,折射出他眼中的疑惑,但同时还有坚定,“我需要你们帮忙,我想知道我弟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你们肯帮的话。”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