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一月 29, 2009

罪法师(第三十八章)

两人把安妮送回家后又聊了一会儿才告辞。米娅蹦蹦跳跳地在前面走着,哼着歌,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你怎么都不说话啊,毓珺,不高兴么?能够帮到安妮的忙又让她不乱杀人不是很好么。”

“我只是在想那个死者的家属怎么办?”成毓珺用指节摩擦着额头,“就不管了么?从这个角度来想我并不觉得很高兴。”

米娅也拉长了脸,“那你准备怎么办?”

成毓珺掏出手机,“古德曼神父,能帮我个忙么?最近那起食人凶杀案我解决了,当然,警方是找不到凶手的。这个不提了,我想匿名捐一笔钱给受害者的家人,你能搞定的吧?多谢。”他把电话放回兜里,“现在行了。”他笑着说。

“你这个家伙,还自称罪法师呢。”米娅笑着打趣道,“明明就是滥好人。”

“下班了么?布莱恩医生。”一位护士经过一位披着白大褂带着眼镜长得颇为英俊的黑发男子时笑着问,“我正好也下班了,我们一起去喝一杯么?”那个护士边说边用手指摆弄着垂在耳边的发梢,那个护士有着明显的混血儿特征,清秀可人有着黄种人特点的脸庞和黑色的头发,不过双眸却是深蓝色的。

“不去了。”布莱恩微扬嘴角,“还有些文案要写,不好意思啊佐伊,明天有空的时候一起吃午饭吧。”

“好啊,”佐伊忙不迭地点头,“那明天见,拜拜了布莱恩。”佐伊走了几步后又转身,“别忘了哦,布莱恩,拜拜。”她摆了摆手。布莱恩也抬手挥了挥,随后走进更衣室走到自己的储物柜前,他打开柜子,在柜门里贴着一张他和一个黑发女孩的合影,那女孩怀抱着他的脖子甜甜地微笑着,两人的脸庞看起来有几分相似,男子伸出手轻轻抚摸着照片上女孩的脸。“你知道佐伊想和你上床吧。”突如其来的嗓音把他吓得一颤,布莱恩回过头见一个胡子拉碴,一头花发在脑后扎成马尾,瘦骨嶙峋的中年男子站在他身后。

“罗根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在我身后突然出现。”布莱恩脱下白大褂,仔细叠好放进储物柜,同时拿出一个文件夹夹在胳膊下,“你怎么来了?我记得你上个星期就被开除了。”

“院长替我找了份工作,带医学院的实习生。”罗根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我讨厌学生,什么都不懂的家伙。”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那样十二岁的时候就在活人身上试过气管切开术的。”布莱恩摘下眼镜插在衣袋里。

“谁叫那个花生过敏的蠢货吃巧克力棒的,不过你不也很早就拿到执照了么?我的博士生?”

“我猜你又没饭钱了?”布莱恩苦笑着说,“走吧,我请你,我的导师。”

“耶!”罗根做出一个胜利的手势,“我们去哪里吃?我知道一家不错的中餐馆。”

两人推门走出更衣室迎面就遇到了两个穿着黑西装的人,一个高大的带着眼镜的男子,另一位是个留着俐落短发的瘦高女子。“你们好,我是特别探员安吉拉。”那个女子亮了亮警徽,“这位是特别探员约翰,我们想询问一下最近的尸体失踪和医护人员被杀案件。”

“哦,天哪。”罗根仰头长叹,“你们能请我们吃饭么?这样可以边吃边说,而且轻松的气氛下更容易让人想起东西来。”

“可以,我们去医院的餐厅吧。”安吉拉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恨医院的餐厅。”罗根一脸无奈地走在前面,“对了,布莱恩你还是要请我的,负责我明天的三餐吧。”

“知道了,罗根。”

成毓珺右手拿着一条鱼伸进水族箱逗弄着他养的怪物,左手握着龙舌刺剑,当那东西伸展开触手的一瞬间他放开了鱼,同时左手一刺一挑,水花飞溅,剑尖上已经串着一条蠕动的触手,成毓珺用镊子把触手夹下来放到培养皿中,收起剑。拿起手术刀切下薄薄的一片放在载玻片上随后放到显微镜下观察着。电尾则伸出一根数据线接在显微镜上,“根据我的观测生长速度很可观。”烟牙从天花板上飞了下来,“毓珺担心的才不是生长速度呢,而是控制才对吧!”电尾晃了晃尾鞭,“根据目前收集的数据来看四个人彘的确是极限了,而且体型像火轮这样的并不常见。”躺在客厅地板上睡大觉的火轮的一只耳朵竖起来转了转,随后又垂了下去。

“毓珺我回来了!”米娅从楼山走了下来,把两个裹着保鲜膜的盘子放在桌上,“安妮做的汉堡肉饼和普罗旺斯蔬菜杂烩。”

“她怎么样了?”成毓珺脱下手套,伸手拿过盘子撕去保鲜膜,直接就用手拿了一块肉饼咬了一口,“怎么每次你去送吃的东西总是带回一堆吃的东西来,恩~”他陶醉地闭上眼睛,缓缓地咀嚼着,“天哪,这真好吃。”

“她做多了么,所以就让我带点回来了。”米娅侧坐在椅子扶手上,“她向你问好,还问我你怎么没去。”米娅摆弄着成毓珺的头发,“你怕我吃醋啊?不会的啦,被魅妖吸引是纯生理的反应,我觉得很正常啊,如果你不被吸引我到会担心你会不会是性冷淡。”

这时成毓珺已经拿起了第二块肉饼,“不错的冷笑话,鉴于她的事情解决了,而且最近在研究肉人彘很忙,再说你和她比较谈得来吧?”

“这也是,对了,”米娅从兜里拿出一个玻璃瓶放在桌上,“她送给我的,分你一半研究吧。”

成毓珺拿起瓶子,这瓶子是个香水瓶,并不大,里面有大约半瓶澄清透明的油状物体。他打开瓶盖,只觉得一股让人头晕目眩的香气铺面而来,“安妮的?”成毓珺合上瓶盖。

“是啊,对我的香水很有帮助的,还有她邀请我们去她的烧烤聚会。”

“聚会?”成毓珺伸出手指挠了挠头,“她认识的人就只有我们两个吧?还是她也邀请了送外卖的?”

“就我们三个啦,其实主要是安妮觉得做太多烧烤一个人吃的话邻居会觉得奇怪的,不准不去哦。”她捏了捏成毓珺的脸。

成毓珺并不说话,只是拿起第三块肉饼同时点着头。

“好无聊啊。”一位留着一头短发的护士放下iPod Touch,拿下耳机伸了个懒腰。Touch的屏幕上显示一副手术讲解图图,看起来这个护士正在复习什么。护士看了看面前的电脑屏幕,站起来拿着桌上的杯子。她注意到墙边的饮水机里已经没有水了,于是走出值班室沿着走廊一直走到护士休息室开始煮咖啡,这时她听到了轻轻的,有些拖沓的脚步声,听上去像那些撑着助行器的病人。“是哪个病人么?”护士探出休息室看了看,走廊中空无一人,“奇怪。”她走出休息室隐隐听到那脚步声是楼下传来的,“楼下没有病房啊,病人迷路了么?”护士皱着眉跑下楼,走到一半却停了下来,瞪大了双眼伸手捂住了嘴。

从她站的地方能够看见一个面色青灰的高大青年僵硬地在过道中走过,他身体前倾着似乎被什么拽着一样,拖着两条似乎不会弯曲的双腿摇摇晃晃地,每次都在自己几乎要倒下的时候才踏出一步支撑住身体。

护士知道这个病人,这个病人因为车祸被送进来,但是方向盘已经压断了他的肋骨,压碎了他的心脏,他在现场就已经死了。而现在这个人,明显还死着,却在行走。这让护士马上想起了警察正在调查的各大医院尸体失踪事件,而在其中一起里有一个值班的医生死了。她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向后退着上楼,突然觉得自己撞到了一样柔软的东西,颤抖着缓缓回过头。

“啊……”一声惨叫被闷在了她的胸腔,因为一只冰冷的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把她举了起来。护士伸手试图掰开压迫着她气管的手,双腿在半空中乱蹬着,随后她不动了,手脚都无力地垂了下来,右手的食指指尖一片殷红仿佛涂着指甲油,一片带着血的指甲落在楼梯上。

第二天,医院里弥漫着悲伤和压抑的气息。佩妮是个很受病人欢迎的护士,她对所有的人都很和善细心,而且她的医学学位也快要完成了,她的去世对所有人都是不小的影响。虽然尸体已经被移走了,不过拉起的警戒线还是时时刻刻提醒着众人这里发生了一起凶杀案。

“行了行了,”布莱恩轻轻地拍着靠在他胸前哭泣的佐伊的背,“好了,我相信他们很快就会找到凶手的。”

“不管怎么样你还是要负责我的三餐的。”罗根在一旁不耐烦地说。

“罗根,当自己的朋友去世时感到悲伤是一种人类正常的反应。”布莱恩恼火地看着罗根,“并不能因为你没有人类感情就否定别人悲伤的权利。”

“我相信无聊也是一种人类的感情,并且是我现在正在体会的,而就算全医院的人都把眼珠子都哭出来佩妮也不可能活过来的。”罗根撇着嘴说。

“法医有什么发现么?”安吉拉翻着卷宗。约翰把一叠报告拍在桌上,“死者是被掐住喉咙窒息而死的,而且根据瘀伤分析是单手,说明凶手力量很大。”

“断落的指甲表示死者反抗过,在指缝里有能够用来比对DNA的残留么?”安吉拉翻看着验尸报告。

“正在做,不过法师发现了一点奇怪的东西关于死者指甲下的皮肉的。”约翰指着报告上的一行说。

“什么?”安吉拉抬起头,“他们确定么?”

约翰点着头,不过却是一脸苦相,“他们非常确定那些皮肉是在人死后抓下来的。”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找的凶手是一具失踪的尸体。”安吉拉瞪大了双眼,“约翰,这是不可能的。”

“安吉拉,我们一起查了多少奇怪的案子了?我相信会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的,来,我们去询问一下证人吧。”他拍拍安吉拉的肩,“走吧。”

“毓珺,你看到新闻了么?医院尸体失踪,一名护士被害。”快中午的时候披着睡衣长发散乱的米娅挥舞着一份报纸大呼小叫地跑下地下室。

“我正在看验尸报告呢。”成毓珺把目光从屏幕上移开抬头看着米娅,“我准备好早饭了哦。”

“吃完了甜心。”米娅吻了下成毓珺的额头,“你已经在查了啊?有什么结论?”

“有人控制尸体杀了那个护士。”成毓珺得意地说,“今晚我们去那医院转一圈吧。”

“恩,”米娅点点头,“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要去安妮的烧烤聚会。”

“啊!”成毓珺努努嘴,“是啊!怎么能忘了呢!我在想什么啊!烧烤聚会,和那比起来尸体和尸体又算什么?!”

“死样。”米娅用力一拍他的背,“快去换衣服,我们烧烤聚会之后再去医院好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