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十一月 28, 2009

罪法师(第三十七章)

虽然在现场有警察值守,不过凭借着米娅的昏睡香水两人还是方便地进入了发生血案的旅馆房间。

“其实我们应该潜入警察局的,尸骸和物证都被转移到警局了吧,现在这里只剩下这滩血迹了。”虽然这么说成毓珺还是心中默念打开了青焰之眼扫视着四壁,“米娅你能发现什么么?”

“虽然我鼻子很好,不过毕竟不是狗狗,这里血腥味太浓了什么都闻不到。”米娅拿出一瓶香水涂在鼻下。

“恩……”成毓珺沉吟着走到门边,“有魔法的残余在闪亮,可能是静音咒,说明了为什么所有人都说这房间很安静。”他扶了扶眼镜,“可以确定是我们的范畴了,接下去的问题就是是谁或者什么干的?”

“你能直接召唤他的灵魂么?”米娅拿着放大镜装模作样地检查着房间。

“这方面不是我的领域,我只擅长从活人体内抽取灵魂。”成毓珺走到布满血迹的床边,“这里也有魔法的气息,还很浓。”他凑近床单吸了吸鼻子,“奇怪,很香。”

“什么?”米娅也走过来低下头,“真的很香!”她直起身侧着头,用食指支着下巴转着眼珠想了一会儿,“我有个想法,不过可能性不大。”

“什么想法?”成毓珺抬起头看着米娅。

“香味,少见的美丽妓女,食人,我觉得可能是魅妖。”

“魅妖?”成毓珺用食指的指节摩擦着眉心,“啊,想起来了,那种只有女性所以必须靠其他种族的男性才能繁殖,天生异常美丽,带着一定的法力,擅长媚术,在交配后会吃掉配偶的那种生灵么?”

“恩,”米娅点着头,“还有两点你忘了,在交配过程中她们能吸取对方的力量和灵魂,所以我估计你召唤不到那人的灵魂了;另外就是因为她们很难受孕,并且经过女巫狩猎的波及和黑巫师的奴役后应该是濒危的生灵了。”

“每个法师都有自己的数字,有的说全世界只有一百个,有的说只有十个,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没有多少人见过她们了。”成毓珺扶了扶眼镜, “现在怎么办?去地下世界打听还是去红灯区询问每一个‘工作女孩’?”

“先走吧,那个警卫快要醒了。”米娅拉着成毓珺就往外走,“对了,找到她之后你准备拿她怎么办?”

“先找到再说吧。”成毓珺低声说。

披着白色睡袍的安妮从浴室中走出来,用毛巾擦着头发,她打开冰箱拿出一盒巧克力冰激凌,然后俯身拉开洗碗机拿出一只勺子。她走到客厅在沙发上躺下,把毛巾丢在茶几上,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找了一个正在放The Big Bang Theory的频道,随后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拿勺子挖着冰激凌吃了起来,等一集结束后她放下空的冰激凌盒子,又拿起遥控器转换起频道来。她把手放在小腹上,感觉着其中已经孕育起来的生命。

她们一族一旦受孕就能感觉到,而只有感觉到受孕她才会下手杀掉对方。受孕之后的几个月中她们始终能清晰地感觉到婴儿在体内成长,能分享他们的一切情感。魅妖的孕育过程比人类要短上很多,但同需要摄取更多能量,其中有些并不是在超市中能买到的,对于她来说吃掉交配的男性是保证自己和婴儿健康所必需的,上一次她受孕的时候,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就是因为没有摄入足够的营养而失去了那个女儿,而之后她尝试到现在才第二次受孕。

这次一定要成功,安妮抚摸着小腹,脸上带着安详幸福的微笑,才一天里她已经能感觉到腹部微微鼓起了。当然一茶几的冰激凌,巧克力,各种零食的包装袋也证明她吃下去了多少。

安妮拿过一本日记打开记了起来,自从自己能够独自旅行后她就一直在世界各地游走,试图找到除了自己和母亲之外其他的族人,但是幸运之神并没有眷顾她。在母亲被黑巫师杀死之后在整个世界上似乎就真的只有她一个魅妖了。

魅妖的寿命比人类长得多,同时也并不像人类那样会衰老,这让她有很多机会能够学到在现带社会生活所需要的学识和技能,比如现在她的工作是室内装潢设计。这份工作提供了她生活所需,但是孕育一个孩子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安妮走到厨房打开冰箱,里面除了一盒鸡蛋之外已经什么都没了。她叹了口气,拿出煎锅,打开火倒上油,开始煎荷包蛋。

这时电视中的新闻使她柳眉微蹙,她的案件已经满城皆知了,这也大大增加了她再去捕获“食物”的难度。她知道至少还需要吃掉两个人才行,看来必要的时候只有冒险一下了,安妮暗暗下定决心,就算到时候直接闯到别人家里也要保证孩子出生。

她想起母亲曾经说过的话,“魅妖一族是很难繁衍的生物,太多的魅妖因为想要一个孩子而死,但是一个人的孤独又让我们想要一个孩子。”

“就算是魅妖好了,要让我这么找啊。”成毓珺挠着头说,他飞快地点着鼠标,“有目击者称昨晚见到那个男人是在ShowGirl,不过没有人能仔细画出那女士的样子,我估计是魔法,不过幻术应该不能迷惑摄像头。”成毓珺按下回车键,“从ShowGirl到那家旅馆一路上所有摄像头的资料都弄到了,看来只好慢慢看了。”

“就算知道她长什么样,如果她不在资料中的话还是没办法找到她的。”电尾在旁边补充。

“或者你可以用你上次找白枭那个魔法啊。”米娅在旁边说,“我们去警察局弄一块那人的骨头回来,现场那块床单上有魅妖的香汗,这样就能找到了吧?”

“恩,”成毓珺站起身拿起外套,“我们再走一趟吧。”

“真是的,有了你之后我的身材一下子差了好多呢?”安妮拍着自己的肚子低头小声埋怨着,“而且好容易饿。”她审视着贴在冰箱门上的外卖菜单,“今天是叫中餐还是日本菜呢?”

“你的法术找人还真方便。”米娅透过车窗看着安妮从一栋房子里走出来从送货员手中拿过一个大袋子,“打赌么?那是中餐。”

“那当然是中餐,赌里面有没有凉拌金针才有意思。”成毓珺带上手套,“那人走了,我们去吧。”

“等等。”米娅拉住成毓珺的手,“你准备怎么办?杀了她带回家解剖研究?”

“呃……”

“活捉她带回去解剖研究?”

“呃……”

“你要知道她很可能是魅妖一族中唯一的一个了,而且她应该已经怀孕了,你真的准备杀了她么?”

“她杀了一个无辜的人……”

“那个家伙有妻子和两个女儿,还在召妓……”

“没错,他是个丈夫以及父亲,我想这是重点……”

“但是魅妖她们杀人是不得已的,老虎吃羚羊算罪么?”米娅提高了嗓音,“你也杀过人的啊!”

“但是他们都该死,还有虎类和羚羊不生活在一起区域,你说猎豹比较适合。”成毓珺侧头看着紧绷着脸的米娅,“你怎么了?米娅?”

“我只是觉得她很可怜啊,世界上有这么多人,但是只有几个魅妖了,而且又不是她们想杀人的,只是在孕育孩子的时候必须而已,我只是觉得她们很可怜,真的……而且那个女生看上去真的很漂亮啊!”米娅撅起嘴唇可怜巴巴地看着成毓珺,“你真的准备杀了她么?”

“我们先和她谈谈吧。”成毓珺伸手摸摸米娅的头,“我不杀她,好么。”

“嗯。”米娅点点头,“我去敲门。”她推开车门走上人行道向安妮的房子走去。

“其实难道不是我去敲门比较好么?考虑到魅妖的喜好。”成毓珺跟在米娅后面,同时朝烟牙和电尾挥了挥手,“你们去后门。”

安妮刚吃了一口鸡蛋生煎就皱着眉放下了碗筷,作为魅妖的她对于魔法波动非常敏感,好几次这种第六感帮助她逃过了黑巫师的追杀,现在她清楚地感到的空气中法师激起的涟漪,前门两道强大的,后门两道微弱的。她站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匕首插在口袋里,随后拿出一把小巧的.22插在后腰,这时门廊那里转来一阵敲门声。安妮慢慢地走过去,透过门上的猫眼她看到一个一头金发的女孩,她肩上坐着的粉发精灵正向着猫眼招手。女孩身后站着一个应该是华裔的男子,双手插在口袋里。

因为有个女生的关系让她稍稍放心了点,安妮把门开了一条缝,不过安全链还是挂着,“你们有什么事么?”

米娅和成毓珺看到安妮脸庞的一瞬间都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在神话中有一种美丽到能让看到的失明甚至死亡的生物,而当米娅他们看到安妮时立即把她和那种生物联系了起来。她那无风飘荡散发着甜蜜香气的栗色长发,那散发着柔和光晕仿佛珍珠贝般的肌肤,那鲜艳欲滴能够让玫瑰都羞于开放的双唇,还有那双深黑的,闪着星光仿佛包含着整个宇宙的双眼,这一切都夺去了米娅他们思考的能力。

“呃……”米娅困惑地摇摇头,“啊!哦……我们想和你谈谈,你是魅妖吧?”

安妮猛地合上门,不过成毓珺已经伸手撑住门,右手一挥安全链静静地化为红热的溶液滴落在地。他推开门冲进了房间,此时他听到了后门猛然打开的声音,烟牙的嘶吼和电尾的电流撕破空气的噼啪声。“她从后门走了!”成毓珺穿过房间跑向后门,同时带上了骷髅头罩。“不要杀她!”米娅跟在他身后。“知道了,不过先要和她谈谈。”他冲出房间,“电尾,上来。”电尾跳到了他左臂上。而此时安妮已经跑得远远的了。“烟牙你不能控制她么?”成毓珺变跑边问飞到他身边的烟牙。“那个女孩的控制能力比我高多了,而且对我免疫。”烟牙没好气地嘶嘶着。这时安妮已经跑上了街,横穿过一条十字路口,丝毫没有注意到一辆卡车向她驶来。

“小心!”成毓珺大叫起来。卡车发出刺耳的刹车声停了下来,不过安妮已经消失了,没有一点痕迹留下。

“闪走了么。”成毓珺放心地长出口气,“没出车祸就好。”

“但是你现在准备再怎么找她啊?”米娅把车停在他身边。成毓珺开门上车,“她的魔法又不是不留一点痕迹的,”他系上安全带,“开车吧,左转。”他的青焰之眼已经捕捉到了一丝飘散在空气中的几乎看不到的烟雾,“她真漂亮啊……”

“恩,是啊……”米娅点着头转动了方向盘。

“那两个人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安妮躲在一条小巷里喘着气,她捂着肚子,蹦跑和传送并不适合已经怀孕的她。刚才那两个法师都很强,这点她完全能从他们造成的波纹感觉出来,特别是那个中国人——不仅仅是强大,那种杀了很多人的气息直到现在还使她感到阵阵凉意,正是这种气息使她决定逃跑。“妈的!”安妮发现自己身边连手机和皮夹都没有,“现在就去勾引个人来么?”她喘着气自言自语着,忽然惊恐得抬起头,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过来了,就像是打水漂的石头,跳跃着激起一阵阵涟漪。

一道青焰在巷子一头燃起,成毓珺从火焰中走了出来。安妮正想跑米娅已经开着SUV停在了巷子另一头。“等等,我们只是想……”成毓珺刚开口安妮已经利索地攀着下水道几下就窜上了楼顶。“谈谈。”成毓珺无奈地摇摇头,又嗖地化作一团青焰。

安妮攀上楼后飞奔着穿过楼顶,跳过五米的距离在另一栋楼顶着陆,在地上打了个滚,“啊!”她一脸痛苦地捂着肚子,“这个小混蛋,乖一点啊。”随后她绝望地抬起头,一道青色的火焰照亮了她惨白的脸庞。火焰散去后成毓珺站在那里。安妮拔出枪,一连串的枪响后几颗子弹落在成毓珺脚下。

“我建议你不要用枪,子弹对我没用的。”成毓珺指了指挥舞尾鞭的电尾,“也不要跑了,对你和你的孩子都没好处。”这时一道粉色的烟雾慢慢汇集在成毓珺身边,烟雾散去正是米娅,“你没事吧。”她一脸关切地走向安妮。

“你们不追我就不会有事了!”安妮抽出匕首,“你们想干什么?把我关在笼子里服侍客人?抽我的血做魔法材料?还是直接杀掉我?最后一条我可以自己做!”她把刀尖抵在脖子上。

“我们只是想谈谈。”成毓珺无奈地耸耸肩,“你没必要跑啊。”

“你满身的杀气,我为什么不跑!”

“呃……”米娅回头看看成毓珺,“他是杀过很多人啦,但是只杀坏人,我叫米娅,他叫成毓珺,你应该知道的吧?”

“什么叫应该知道?我应该认识你们么?”安妮皱着眉说,“还有你们到底想谈什么?”

“哇,难得遇到不认识的人感觉很好吧?”成毓珺笑了笑,“你杀了一个人,据我所知,而那个人并不应该死。”

“但是我必须要吃人才能孕育孩子。”

“这我知道,”成毓珺不耐烦地打断了安妮,“我们不是来抓你做奴隶的,也不是研究的,至于杀不杀你,我也不想讨论什么食物链之类的,你说得对,你必须杀人,这点我不否认,我自己也经常杀呢。我们只是想找你谈谈,制定一些规则,你杀是一个悲伤的妻子的丈夫,并且有两个孩子。”

“你要我干什么,认错?”安妮疑惑地问,“还有,制定什么规则,我在这里住还要按你的规则行事么?”

“如果你想活着就需要。”成毓珺严肃地点头,“我觉得你倒是没有必要认错,我想说的是,我有我自己的规则,就是只杀恶人,我知道你需要吃人,如果你也遵守这个规则,我可以帮助你,还可以提供一些保护,考虑到你现在明显不能进行剧烈运动,如果不行的话,”他扬起嘴角,“试试看逃走吧?如果你行的话。”

安妮咬着嘴唇看着面前的两人,他们身上有一种奇怪的特质,特别是那个男人,他是那种危险但却恪守规则的人,只要在他的规则内那怎么都好说话,但是如果破坏规则的话他也不会有任何犹豫,现在自己正站在那条线上。从今晚的遭遇来看,虽然不懂为什么,但是这个男人有追踪自己的办法,而且却对可以杀了自己,而现在她还活着,同时她的直觉也告诉她这个男人是真诚的,他没有恶意,但是还有些事她需要确定,“提供帮助和保护?你是指……告诉我哪些人能杀?还是送货上门?你又能提供什么保护?”

“我可以送货上门,”成毓珺扶了扶眼镜,“至于保护,在这个城并没有什么危险的黑巫师,法师的话有那么几个恰好我都认识,如果你肯听我的我可以保证那些人都不会打扰你,而如果城里来了什么新玩家的话我也会尽力保证你的安全。”

“别人要杀我你会帮我么?”安妮看着成毓珺坚定地点了点头,“你知道么?你在自找麻烦呢。”

“这家伙就喜欢自找麻烦。”米娅笑着用胳膊肘抵了下成毓珺,“怎么样?”她问安妮。

“如果我不接受呢?”

“我给你一天的时间离开这里,否则……”成毓珺意味深长地一顿,“对不起,其实我想说从理性的角度来看这是个对你很划算的规则。”

“是啊,”安妮轻轻抚摸着腹部,“所以我接受。我叫安妮。”

“好可爱的名字!”米娅马上走了过去扶起安妮,“你没事吧,要不要检查一下?到我家去坐坐吧。”

“拉住我的手。”成毓珺走过来伸出手,随着一阵青焰他们三人已经坐在了SUV上,“都系上安全带。”成毓珺发动了车,“我先送你回家吧,还可以顺便把你的门修好。”

一路上成毓珺始终一言不发,米娅和安妮却聊得很开心。米娅几乎是把成毓珺的生平说了一遍,还顺便介绍了所有她认识的法师,大多数时候安妮只是静静地听着。

“其实我一直不太了解法师,因为花了太多时间不让他们抓到了。”安妮自嘲地笑笑,“成毓珺,你为什么要帮我?”

“叫我毓珺就可以了。因为米娅不想你死啊。”

“还有呢?”安妮一脸调皮地凑到前座。

“你是濒危动物。”

“还有呢?”安妮不屈不挠地追问。

“你怀孕了,杀你不太符合我的习惯。”

“恩,”安妮点点头,“没了么?”

米娅掰了掰后视镜,让安妮的脸能更好地被映在镜面上,“还有就是你看看镜子吧,”她做了个鬼脸,“你这张脸我都动心了,安满意了吧。”她酸溜溜地说。

“满意了。”安妮心满意足地靠在座椅上望着窗外,“我有很久没有交朋友了。”她的声音细不可闻,不过米娅和成毓珺都听到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