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十一月 27, 2009

罪法师(第三十六章)

每周末晚在ShowGirl外总能看到很多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流莺,当然这是正常的,ShowGirl最显著的标志就是在它的门廊上方旋转的玛丽莲梦露在七年之痒中的经典姿势雕像——纱裙飘舞的那个场景,ShowGirl可以说是这里最好的脱衣舞酒吧之一,当然也是流莺最容易接到客人的地方。

今晚在ShowGirl门口等着的流莺中有一位特别引人注目,她留着一头栗色的长发,天生丽质的脸上没有任何化妆,但已经把周围其他人都比下去了,她上身穿着短小的月白色短袖衬衫,衬衣下摆系在一起,下身穿着牛仔热裤,露出婀娜的腰肢和修长雪白的大腿,她不时用那双温柔似水的眼睛扫视着走过的男子。

“小姐,一起去喝一杯么?”一个看上去喝得微醺,身材高大的男子走到那女子身边搂着她的肩大着舌头说。

那女子上下打量了下那个男人,似乎在掂量他的分量,随后露出一丝魅得能让人骨头酥掉的微笑,“你的身体看上去很壮啊~”她娇声问。

“当然了,我是健美教练!”男子抬起手做了一个展示二头肌的动作,“怎么样?和我去喝一杯?”

“不如我们省掉那些东西,直接去开个房间。”女子伸出玉指点了点他的胸膛,“我叫安妮,你呢?”

“爱德华,叫我埃迪就行了。”男人伸出手捏了捏安妮的脸,伸手搂着她的腰,“我们走吧。”

“好了,我们来吧,安妮你在干什么呢?”才走进房间男子已经把西服丢在一旁,解开领带。

“来了~”安妮锁上了门,嘴唇微微动了动,双眼中闪过一丝蓝光,随后他转过扭摆着腰肢走向埃迪,同时脱下了自己的衬衣。她的肌肤如雪一样洁白,象牙一般光洁,随后她凑近了张着嘴几乎要流口水的埃迪,慢慢地,一颗颗地解开他的纽扣,随后猛然扯下他的衣服,抚摸着他结实的胸膛,“哇,好久没有你这么强壮的客户了。”埃迪低下头把自己的鼻尖埋进安妮的长发嗅闻着那淡淡的,仿佛椰子一样甘甜的香气,同时静静地享受着安妮柔软无骨的双手滑过自己的身体,仔细地抚摸自己的每一块肌肉。他伸手托起安妮充满弹性的臀部把她抱了起来放在床上,随后自己也爬上床,双手握住那高耸的玉女峰,伸出舌头贪婪地舔着那粉红色的峰尖,随后滑过她的乳沟,向上舔舐着安妮的玉颈,耳垂,脸庞,还有那玫瑰花瓣般的双唇,随后他俯身又一路舔下来,舌尖在安妮的脐间转了一圈。这时安妮伸手退下了热裤,露出金色的丁字裤,“我来解你的吧。”她伸手抽掉埃迪的皮带丢到身后,然后退下他的裤子,露出下面高耸的帐篷,“安妮扬了扬眉毛,吹了声口哨,“好大,我喜欢。”“是么,那就好。”埃迪贪婪地舔着她的大腿,双手抓住她的腿用力一拉。安妮向后倒在床上,埃迪则提起她的腿舔着,他那肥大的舌头拭过她修长的小腿,秀气的玉足,扫过一根根玉趾,而此时安妮已经轻扭腰肢,长腿微扬,缓缓退下了丁字裤。埃迪也马上退下了裤子,他的雄性标志高耸着,仿佛木雕一般笔直坚硬,“要带套么?”

“何必多此一举呢。”安妮娇笑着用腿环绕着埃迪的腰,双手环绕着他的脖子像章鱼一样缠到了他健壮的身躯上,张开嘴咬着他肩部的大块肌肉,同时她下身往前一帖。埃迪顿时觉得自己进入了一片梦境般的新天地,他几乎不用做什么动作,只需要支撑自己的重量,而安妮则波浪般地在他身下起伏着,她细腻的肌肤,柔软的身体就像潮汐冲击沙滩一样一阵阵地拍打着他的身体。安妮轻轻地喘息着,一阵阵火热的馨香扫过埃迪的面庞,细密的汗珠从她的身上渗出,在灯光下闪烁着,使她的肌肤带上一层珍珠的光泽。埃迪把自己的头埋在安妮双乳中,饥渴地吮吸着蜜汁般的汗珠。他感到安妮的动嘴渐渐粗野了起来,她的双腿夹得更紧了,而在她肩膀和胸前游移的樱桃小嘴的啮咬也更用力了,那两排贝齿还有在他背上抓划的指甲留下一道道火辣辣的痛感,不过现在这一切只能让埃迪更兴奋,他现在大脑中一片空白,当然了,他的血液都流到了身体中的另外一个部分,现在能在他脑中的只有眼前美艳不可方物的躯体,充溢在他鼻腔中的香气,他口中的甜蜜,钻入双耳的呻吟,还有现在贴在自己身上的躯体。

两人的呼吸都变得更加粗重急促了,旅馆破旧的床在他们身下发出不堪重负的凄惨咯吱声。安妮的动作也越来越狂野了起来,现在两然都直起身,她如观音坐莲一般盘坐在埃迪身上,身体剧烈地上下起伏着,她的指甲已经在埃迪背上留下数不清的血印,随后她双臂一挺,随着一身闷响已经把埃迪压在床上,她的手指深深陷入了他的肩膀,几道血滴从她的指尖渗出沾染在床单上,不过埃迪混若不觉,只是随着安妮的上下起伏喘着气,发出满足的嘶吼。“你很不错呢,第一个能支持这么久的。”安妮额头抵着埃迪的额头,一双深不见底如夜空的媚眼透出挑逗和满足,她用坚挺的鼻尖蹭着埃迪的鼻子。

“你……”埃迪喘着粗气,目光涣散而空洞,“你太棒了,啊!啊!啊!”随着嚎叫他的身体剧烈抽动起来,“啊!”一瞬间仿佛有礼花在他眼前释放,那一瞬间他什么都听不到了,只有那流淌在身体中,最后冲上大脑仿佛电流一般的强烈刺激,那种带着微微痛楚,但却十分享受能够让人上瘾的感觉,高潮后埃迪仿佛恢复了一些思考能力,“安妮你太棒了,真的太棒了……”他喘着气,嗓音嘶哑地精疲力竭地长处一口气,随后他觉得有什么不对了,安妮依旧紧紧缠着他上下起伏着,更重要的是自己还在不由自主地抽搐着,喷射着,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快感了,而是纯粹的疲劳,肿胀,以及疼痛,仿佛自己的血液都将冲破皮肤从那里喷出的肿胀和疼痛。而且,现在埃迪觉得安妮抱得太紧了,她的双腿像铁圈一样夹着自己的腰,夹紧碾轧着,似乎要把自己体内的东西都挤出来,她的手环绕着自己的背部,胸脯贴着胸膛,正把自己的肺部的空气一点点榨出来。“安妮,安妮,够了,够了……”埃迪虚弱地呻吟着,“安妮……”

“怎么够了呢?我们还没完呢。”安妮在他耳边娇滴滴地呢喃着,随后调皮地用牙咬住埃迪的下嘴唇拉起来,“没完呢。”她猛然一甩头。“啊!” 埃迪只觉得下嘴唇一阵火热,随后就是几乎能让他中风痛楚。安妮嘴里正叼着他的一块嘴唇,鲜血染红了她的嘴唇,让她的脸庞愈发妖艳动人了。安妮微笑着伸出粉舌把那块肉卷入嘴里咽了下去。“安妮!你疯了!放开我安妮!”埃迪试图挣脱开安妮的怀抱,不过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此时除了他下身依旧不断在搏动的部分之外他一点都动不了了。而安妮则不紧不慢地慢慢把自己的贝齿嵌入他的肩,一甩头撕扯下一块肉咽了下去。“救命啊!救命!”埃迪大叫着,旅馆的墙和房门都很薄,外面应该能听到。

“奇怪,今天这间房间怎么这么安静?我看到一个男人带着个小鸟进去的啊?”旅馆的人走过房外时疑惑地说。

“救命!救命!啊!”埃迪大叫着,他觉得腰间的双腿越夹越紧,越夹越紧,最后只听到咔嚓一声,他再也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腿了。“真是的,又没掌握好力气。”安妮懊恼地看了看身下瘫软的身体和已经垂下的东西,“把腰椎夹断了。”随后她又摆上一副笑脸,“没关系,应该也够了。”她张开嘴一口咬住了张大嘴叫着救命的埃迪的下巴,如同撕扯猎物脖子的食肉动物一样甩着头,随着几声脆响埃迪的惨叫停下了。安妮用手按住他的脸,转头用力一扯把整个下颚扯了下来,然后拿起下颚仿佛啃排骨一样扯下了舌头抬头咽了下去,又低下头扯开埃迪的脖子,咕嘟咕嘟地喝了几口血,之后她举起手,随着一声闷响插进了埃迪胸口,然后把另一只手伸进了那开口,双手一分拉开了埃迪的胸膛,她把头埋入胸腔张开嘴咬住心脏扯了出来,然后几口就把那颗心脏吞了下去。

第二天中午当打扫房间的清洁工打开房间后发出一声吵醒了所有在其他房间还在梦乡中的客人的惨叫后晕倒在地。

“太惨了。”一个留着络腮胡子,有着一双冰冷的蓝色眼睛的警官看着房间中的景象说。

血迹已经染红了整张床单,并淌下来染红了床边的地毯。床上散落着的东西应该曾经是一个完整的人,不过现在只有散乱破碎的骨头,一些依旧残留在骨头上的破布样的皮肉和一堆内脏了。

“法医说心,肝和脑子都没有了。”一旁一个清癯的黑发警官走过来,“当然这不是最让人不舒服的地方,法医说差不多所有的骨头上都有应该是人留下的啮咬痕迹。”

留着胡自己的警官皱起双眉,“食人么?至少烧熟了再说吧。”他摇了摇头。

“食人妓女凶手么?”在地下室中的成毓珺一边看着屏幕上的案件资料一边抚摸着下巴,“挺有意思的,我们应该去调查一下吧,米娅?”

“不管你的肉人彘了么?”米娅随意地弹着怀里的吉它。

成毓珺转过头,实验室里多了一个水族箱,而现在一条青灰色的蛇不似蛇,鱼不似鱼,仿佛仅仅是几条肉缠绕在一起组成的东西正挥舞着拖在身后的触手缓缓游动着,它身上没有类似眼睛的东西,头部是一张由短短的触手组成海葵状的东西。一条鱼从它前方游过,它马上伸长了触手,同时从触手尖端射出一道道闪亮的细丝,那鱼一接触到细丝就麻痹了。它用触手把鱼卷到嘴边,同时张开了筒状的布满一圈圈利齿的嘴把鱼吞了下去。

“应该不会占用多少时间的。”成毓珺按了几下键盘,把资料传到手机上,“准备一下,我们出门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