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一月 26, 2009

罪法师(第三十五章)

“你确定没事么?”在检查过三遍之后米娅依旧不挠不休地往成毓珺身上浇着圣水,“只要有一个夺驱怪的单体留下之后就会很麻烦的。”

“没事的,所有进到我身体里的都被我烧成灰了。”成毓珺用浴巾擦干身体后穿上衣服,“一会儿你去吧,我还要研究夺命客。”

“怎么和她说?我们和一个黑巫师大战了一场?”米娅整理着成毓珺的衣领。

“随便编点东西就可以了,比如说找到肯吃进的人,或者找到捣乱的人了。”

“但是她相信的是你,我估计你说什么她都不会问,不过我说就不一定了。对了,你喜欢她吧?”米娅拍了拍成毓珺的面颊。

“那是以前的事了,而且她认识的是尼克,并不是我。”

“就算她不认识成毓珺,你还是应该去,因为她相信那个尼克。”

“好吧好吧。”成毓珺无奈地摇摇头,“走吧。”

“……所以,事情就这样解决了。”成毓珺挠了挠头,“很不好意思你的订婚戒指没了。”

“没事,谢谢你。”艾莉森和成毓珺握了握手,又和米娅握了握,“也谢谢你。”

“我们也没损失。”杰瑞米自嘲地笑笑,“很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我和艾莉森的婚礼你们一定要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喝一杯。”

“喝一杯可以,不过未必是在婚礼。”成毓珺扶了扶眼镜,“我在各地乱飞做研究工作,所以给你准备了这个。”他拿出一个礼品盒递给艾莉森, “我们走吧。”他朝杰瑞米点了点头。

“你准备了什么啊?”走出房间后米娅拉着成毓珺问。

“放心,给你准备了更好的。”成毓珺怀抱着米娅的腰,低下头,两人的唇贴在一起。

“这红酒很有名,”杰瑞米端详着手中的红酒,“我记得你说过他喜欢喝酒。”

“而且,是我出生那年的。”艾莉森托着腮痴痴地说,“他和米娅看起来挺不错,不是么?”

从艾莉森那里回来之后成毓珺马上埋头解剖起尸体来,虽然那枚戒指只是小插曲,不过夺命客的身体对于他来说恰恰是最好的研究材料之一。

“你来看,米娅。”带着那枚粉红色钻石戒指的米娅走进实验室时成毓珺刚打开了夺命客的胸腔,“带上口罩和护目镜。”

“恶心吧啦的有什么看头啊。”虽然这么说米娅还是皱着眉头带上了护目镜和口罩走到解剖台边,“咦?人的心脏不是这个样子的吧。”

躺在打开的胸腔中的是一颗周围环绕着刻着奇怪符号的球型金属框的心脏,金属框散发着迷蒙的蓝光,而即使灵魂已经被抽走,躯体内的血液都被放光了,那颗心脏依旧在金属框中跳跃着。成毓珺拿起剪刀剪断了连接着心脏的血管,随后把金属框连同心脏一起拿了出来捧在手心,那颗心脏悬浮在金属框中,依旧跳动着,空气替代了血液被吸进心脏再压出来,从血管的开头喷出一滴滴血沫,那是最后残留在心房中的血。

“好吧,这的确值得一看。”米娅点了点头,“这就算做法师也不是每天能看到的。”成毓珺念出一段咒语,组成金属框的环一个个交叠起来最后化为一个厚厚的金属环躺在成毓珺掌上,而心脏也同时停止了跳动。他把心脏丢进烧杯,金属环放到水里洗干净之后用纱巾擦干了放在一旁,“很不错啊,作为我的最新收藏。”

“好了么?”米娅伸手戳了戳那心脏。

“没有。”成毓珺边说边拿手术刀在夺命客头上环形切了一圈,随后撕下头皮。

“你不介意的话我能去吐一下么?等等……这是……”米娅皱着眉凑近那露出的头盖骨看了看,“这不是骨头。”

“这家伙不愧是有名的‘战斗专家’,做的防御不是盖的。”成毓珺拿起纱布擦干净头盖骨上的血迹,露出组成头盖骨的银色金属,以及蚀刻着的保护咒文,“应该是钛合金的,而上面刻着的咒语保证他不会受到别人的精神控制魔法以及夺驱怪的控制,这也就是为什么……”他指了指放在地上的金属筒中一团血肉模糊的触手壮物体,“他能够在体内安全地养夺驱怪。”

“这人是有真本事的啊。”米娅点了点头,“的确是要我们两个才能对付的家伙。”

成毓珺点了点头,虽然和夺命客的交手比起前两次和黑巫师对战都要短,似乎也要容易,但是他感到那种真正游走在生死间的感觉比前两次更加强烈,更不用说自己出手前米娅已经差不多耗尽了她的血焰,“他魔法,他携带的物品,”他指指放在一边台上的丝带,铠甲和皮衣,“完全都是为了夺人性命而存在,幸好我们两个也很擅长战斗。”他低头蹭了蹭米娅的额头,“你现在好点了么,还好平时抽了你的血作为应急血库。”

“输了一袋之后好多了。”米娅抬起手晃了晃,那粉红的钻石闪烁着在空气中留下淡淡的残影,“巨灵之戒,你想许什么愿?”

成毓珺脱下手套丢在一旁,随后脱下护目镜和口罩,随后张开嘴轻轻地叼下米娅的护目镜,扯掉她的口罩,随后抱着她。两人靠的那么近,互相呼吸着对法的气息,“恩……不是说向巨灵许愿都是很危险的么?”成毓珺舔着米娅的脖子低吟。他并没有说错,巨灵并非阿拉丁的神灯中那种有求必应的老好人,首先大多数巨灵一年只能实现一个愿望,他们受制于魔法的束缚必须回应要求,但是他们尽一切力量曲解愿望作为报复,而且他们的能力是有限的,真正强大的法师需要许愿来做到的事情他们多半也做不到。

“所以我才来问你啊。”米娅咯咯笑着缩回脖子,“正经点啦。”

“我没有要许的愿望,因为我觉得只要有你就够了。”成毓珺正色说。

“这样啊……”米娅愣了一会儿,随后环抱着成毓珺的脖子凑近他,轻轻地咬着他的嘴唇,伸出粉舌挑逗着他的舌头,最后两人的唇贴在一起交缠着,最后缓缓分开,一丝闪亮的唾液在两人的唇间拉长,随后消散。“那么我也没什么需要的,”米娅学着成毓珺的样子抚摸着下巴,“或者我可以弄一款LV的包,上次限量版的没有订到。”

“我可以给你偷来。”成毓珺托起米娅的手看着她修长白皙的手指还有那枚戒指,“至少这戒指很好看,不过戴着别人的订婚戒指会很奇怪吧?”他抬头看着米娅,“想戴我准备的么?”

“我期待着呢。”米娅甜甜一笑,“对了,晚饭我准备了生蚝哦。”

“我很期待。”成毓珺侧过头扬起嘴角,“对了……我有肉人彘的主意了。”

“我去做饭了。”米娅转身欲走,又转了回来,“对了。”她点点成毓珺的鼻子,“不准把你自己改造成夺命客的样子,你比他强多了。”

成毓珺笑着点了点头。

“部长,有些东西你需要看一下。”一位穿着灰色西装带着眼镜的高大男子走进一间宽敞整齐并打扫得一尘不染,所有东西都分门别类放得整整齐齐的办公室,手里拿着一张光盘,“这是昨晚二十一点零七分一个在K街上的摄像头拍摄到的,我们认为是‘边缘科技’的东西。”

“给我。”坐在办公桌后的是一个带着眼镜的光头黑人男子,穿着线条笔挺,仿佛是金属切割成的黑色西服,一脸严肃,他的双眼白色部分看起来略显多了些,使他的眼神总带着一丝凶气,他的声音异常低沉,让人觉得他的发声器官长在胸腹而不是嘴。他伸出手拿过光盘,打开光驱放了进去。屏幕上几乎是马上就显示出了一段模糊的影像,不过虽然模糊还是很看到一只巨大火红色的机械动物扑向一个人,后者闪开之后被另一个人抓住脖子压在墙上。黑人男子一言不发地看完录像后退出光盘交还给那个高大男子,“备案记录。”

“然后呢?”

“市医院的事情有头绪了么?没有的话就快去调查。”

“知道了。”那人走出办公室关上了门。黑人男子抬起左手拉扯着右手的皮肤,就像脱手套一样把皮拉了下来,露出包裹在透明柔软的塑胶材质中的银色机械手臂。他活动了一下手指,随后套上了塑胶皮肤,掏出手机。

“喂,是我,你们最近有没有在公共区域进行过机器人的实验?好的,多谢。”他把手机放回衣袋里,随后拿过鼠标点了点,屏幕上显示出备案信息。他飞快地敲打着键盘,把优先级从低改成了中,随后又把分类从“边缘科技”改成了“不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