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十一月 24, 2009

罪法师(第三十三章)

“你觉得怎么样?”成毓珺坐在飞驰的紫红色摩托后抱着米娅的腰,同时不得不经常用手拨开吹到脸上的米娅的头发,“完全按照你的要求制造的。”

“很棒啊!”米娅大喊着加大了马力。

突然间成毓珺觉得手机在兜里振动,马上掏出蓝牙耳机塞在耳中,“喂,啊……是你啊,好吧,我不一定有空,我一会儿再打给你。”挂了电话后他拍了拍米娅的肩让她在路边停下。

“谁啊?”

“一个朋友,以前的朋友。”成毓珺跨下车掏出手机,“她找我有点事。”

“哦,半年多没联系过你的朋友。”米娅凑近成毓珺挽住他的手,“那你准备去?”

“如果没有要紧的事艾莉森不会找我的,”成毓珺拨通了电话,“你和我一起去吧。”他拍拍米娅,“喂,是我,晚上六点半在中华见吧,我会带我朋友来,到时候见。”他挂了电话,低头亲亲米娅的面颊,“先回家吧,我们用正常的方法过去,那家餐厅不错的。”

“好吧,应该是重要的事情。”当成毓珺看到一个穿着嫩绿色西装外套的艾利斯坐在桌边向着他招手时说,他看了看手表,“提前十分钟而她还是比我们早,对了,你的衣服很漂亮。”他身边的米娅很少见地穿着黑色的西装短裙。“还不是为了配合你的西装。”米娅吐了吐舌头白了成毓珺一眼。“记住,我是下班后接了你来的。”“你根本就不上班。”

“Hi,艾莉森。”成毓珺拉开椅子让米娅坐下,随后自己坐在她身边,“米娅,我女朋友;艾莉森,以前的同学。”几人打了招呼后翻开菜单看了起来,“你的电脑坏了要我恢复资料还是你要装什么东西啊?”

“点个片皮鸭吧。”艾莉森微微皱了眉笑着说,“我并不是非要有事才会找你说话的呀。”

成毓珺扬了扬眉摆出一副“我了解了”的表情,“哦,那么我们是来叙旧的?”

“被你打败了,”艾莉森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们先点菜然后再说吧。”

点完菜之后成毓珺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看着一旁两个女孩讨论着提包的品牌正说得不亦乐乎,“恩,很高兴你们有共同语言,不过艾莉森你究竟找我有什么事?”

“呃……你知道我和我男朋友……”艾莉森摸了摸无名指上的钻石戒指。成毓珺注意到那颗钻石的颜色很特别,带着一种淡淡的粉红色。“最近我们搬到一起了,但是那房子里总是有些怪事发生,据说……”她压低了声音,“那是鬼屋……”

“听上去很有意思的故事。”米娅拿起筷子试图夹起一只虾仁,过了一会儿她撅着嘴放下筷子,“服务员,我要刀叉。”

“张嘴。”成毓珺笑着夹起一只虾仁送到米娅嘴里,“刚才到哪里了,鬼屋?”

“是啊,据说以前住在里面的一家子,男人因为公司破产杀了自己的儿子女儿还有老婆之后自杀了;反正自从我们搬进去之后就一直怪怪的,我们听到有人在房间里走动,晚上做噩梦,还有东西莫名其妙的被动过什么的。”

“我有若干个学位,不过似乎不包括怎么解决鬼屋的,如果你要在家里装满监视器什么的我到可以帮忙,怎么会想到找我的?”成毓珺拿面饼卷起一块片皮鸭递给米娅。

“你什么都懂的啊!所以就来找你了。”艾莉森放下筷子,“比如说你有没有什么科学解释?”

“你看她的戒指。”米娅拉过成毓珺凑到他耳边小声说。成毓珺打开青焰之眼凝神望去,果然那枚粉色的钻石戒指闪烁着刺眼的魔法火焰,同时也注意到一道道烟雾从戒指上伸出缠在艾莉森身上。

“你们是在他向你求婚当天搬进去的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还有这有什么关系?”艾莉森一脸疑惑地问。

“你的急性子啦,关系到没什么关系。”成毓珺又想说什么时艾莉森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手机说了几句之后放下,“他突然昏迷了,现在在医院。”

“小姐,结帐!”成毓珺扬了扬手,“你没开车来吧,我送你过去。”

几人坐上车,“米娅,你在后座换衣服吧。”

“为什么?”

“你的紫电在后面,除非你穿着西装短裙能开摩托去艾莉森家,否则就需要换衣服。艾莉森你把地址给米娅。”成毓珺从储物盒里拿出便条纸和笔递给艾莉森。

“哦。”米娅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随后脱下外套。艾莉森看了看两人,把地址写在便条纸上递给米娅。

“走了,你们路上小心哦。”米娅从车厢里拖出她的紫色摩托发动了。

“你也小心。”成毓珺笑着点了点头,从车窗探出头吻了吻米娅。

“走了。”米娅带上头盔放下目镜,驾着摩托带着一阵青烟和巨大的轰鸣驶远了。随后成毓珺发动了车也上路了,车里陷入了一片寂静。“你的女朋友很漂亮啊,也很有意思。”过了一会儿艾莉森打破了寂静,“半年多没有和你联系我还以为你到别的国家读什么学位了。有女朋友也不告诉我,不过没想到你最后找了这样一个女朋友,你们已经住一起了么?”

“一起住了几个月了,我买了栋房子。你觉得我会找一个比较像你的么?不过过去的事就是过去的了。”

“其实是我一直都说你应该找一个活泼点的。”艾莉森侧头看着成毓珺的脸,“你变了。”

“我猜那是好事吧。”成毓珺停下车,“到了。”

两人走进艾莉森的未婚夫的病房时成毓珺轻轻抽了口冷气,他的青焰之眼已经看到环绕在那人身上的黑色魔法烟雾,他听到艾莉森焦急地询问着医生,不过知道那些医生不可能回答出什么,他走到那人身边俯身看了看。缠绕在他身上的诅咒并不难消除,不过成毓珺并没有不让别人发现而解开的方法。“如果米娅在的话就好了。”成毓珺小声嘀咕着,随后开始后悔他连烟牙都没有带来。

“医生说他们不知道怎么回事。”艾莉森走过来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脸庞,“尼克,你说呢?”

“我有生物工程学位,不是医学,你还问我?”

“你总是那个能解决问题的人。”艾莉森的嗓音有些哽咽,“或许你看到症状能在网上找到些什么怪病,或许你知道,我知道你总是会尽力去解决问题的,不是么?”

“你没有说错,”成毓珺笑了笑,“你先坐下。”他拉过一张椅子,“我要去打几个电话,你先坐下握着他的手什么的。”成毓珺已经注意到艾莉森戴的戒指似乎有某种保护作用,那些黑烟根本无法靠近他。他走出房间掏出手机,“米娅,你到艾莉森家了么?”

“到了啊。”米娅一边说一边在房子周围洒着白色的香水,“这里都被变成邪居了你知不知道啊。”

“我猜到了,”成毓珺侧头看了看病房里坐在床边握这着她未婚夫手的艾莉森,“她老公也被诅咒了,我要你过来帮一下忙。”

“你自己不能解开么。”米娅收起药水,“我觉得做的人不是很强啊。”

“我能,但是任何招式都涉及到声光效果。”

“知道了,我马上过来,到时候见你。”米娅挂了电话,戴上头盔,“出来吧,我一来就发现你们了。”她掏出一个小瓶子,“焰。”瓶子在她手中爆裂而开,透明的酒红色火焰笼罩在她手上。几个穿着随意带着摩托头盔的人从空气的波纹中走出向着米娅扑来。

“不要命的家伙。”米娅摇了摇头,一掌击出直接打碎了最前一人的头盔,随后一个扫堂腿把第二个人的头盔踢成了两半,最后一挥手扫出一道火墙将其他几个人笼罩在火焰中,随后她挥了挥手熄灭了手上的火焰,“真菜。”她骑上摩托开走了。

“的确很菜。”一个穿着皮衣皮裤带着面具的人总半空中飘下,“不过米娅的力量倒是超过我的预期了。”

“你女朋友有办法?”艾莉森用力抓着成毓珺的手臂,直到手指都发白了。

“呃,你把我的手弄痛了。”成毓珺小心地挣脱开艾莉森,“她是个很好的医师,学过各种替代疗法,简单来说就是中医,蒙医等等,到时候看吧……”成毓珺侧过头看到米娅正走过来,马上迎了上去,“遇到麻烦了。”他凑到米娅耳边问。

“你怎么知道?”米娅把夹在手臂下的头盔交给成毓珺,“几个小喽喽,解决掉了。”

“看你走路的样子就知道了。”成毓珺亲亲她的面颊,“过来吧,我和艾莉森说你懂中医。”

“我不懂啊!”

“装一下就好了。”成毓珺拉着米娅走到床边,“来吧。”

米娅撇了撇嘴,掏出一瓶金色的药水撒了一点在手上随后抹在那人脸上,之后念念有词了一阵。成毓珺用青焰之眼看到她手上散发出的金光慢慢驱散了黑烟,当最后一道黑烟消散时那人睁开了双眼。

艾莉森一下子抱住了他,随后她松开手走到成毓珺和米娅面前,“谢谢,我知道你总有办法的。杰瑞米,这是尼克,我专门和你说起的很强的朋友,这是他女朋友米娅。”

“很荣幸见到你们。”杰瑞米点了点头,“这到底是怎么搞的?”

“恩……”成毓珺摸了摸下巴,“可能你们会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不过艾莉森你手上的戒指是怎么来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