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一月 22, 2009

罪法师(第三十一章)

当米娅,罗丝玛丽和莉莉在机场见面时双方都吃了一惊,不过成毓珺解释清楚一切后米娅马上表示两人可以住在他们的地方直到古德曼神父安排好两人的一切。

“那么,现在就是说再见的时候了。”在机场海关外成毓珺笑着对罗丝玛丽和莉莉说,“在意大利你们会始终受到梵蒂冈教廷圣武士的保护,重新开始一个新的生活。”他和莉莉握了握手,随后转向罗丝玛丽。后者则一下子扑过来紧紧抱住他。成毓珺抬起双手向后仰着头苦笑着,“罗丝玛丽,我必须告诉你我不喜欢拥抱。”

“恩。”罗斯玛丽脸红着松开手,亲了亲成毓珺的面颊,然后退了一步,“谢谢你们,成毓珺,米娅,还有古德曼神父。”

“路上小心吧。”成毓珺点了点头,随后目送着两人走进海关,“终于可以开始研究了。”他长舒了口气,然后皱起眉头,因为罗丝玛丽又从海关跑了出来。

“签证出问题了?”成毓珺才问了一句罗斯玛丽就已经跑到他面前,把一个信封塞在他手中,“哦,还有。”她把一根手编的手链放在成毓珺掌中, “我自己编的,当然没有魔法什么的,不喜欢就丢掉吧。”她吐了吐舌头,“再见了,罪法师先生,这个称号真的很适合你。”随后她又跑进了海关。

“恩。”成毓珺仔细看了看手链,那是条用蓝色和白色的丝编程的手链,窜着几颗虎眼石,他把手链放回口袋然后拆开了信。

“是什么啊?”米娅好奇地凑过来看,成毓珺手里拿着的是一张粉红色的手工制卡片,上面画着一个带骷髅面具的法师,画工非常稚嫩,“这是你呢?”米娅笑着指了指那法师,“谢谢你,罪法师。”她抬头看了看皱着眉的成毓珺,“你看你看,罗斯玛丽和莉莉的签名哦,我觉得Wizard of Sin这个称号还可以啊,你干嘛这么愁眉苦脸的啊?”

“我只是觉得我所做的当不起她这么感谢我。”成毓珺把卡片放回信封中,“我们回家吧。”他低头亲了亲米娅的额头,“古德曼神父,如果还有什么事再来找我吧。”

“恩,”古德曼神父点了点头,“你的报告很有用,我们保持联系。”

成毓珺和米娅回到家之后相视一笑,米娅踮起脚怀抱住成毓珺的脖子,凑近了他缓缓说,“好了,那两个女生走了,我们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了。”

“你准备怎么放松?”成毓珺低头轻轻啮咬着米娅的粉唇。

“连续四十八小时的做爱怎么样。”

成毓珺一把抱起她走向卧室,“你知道那在生理上是不可能的。”他边说边亲吻着她的酥胸,随后把她丢在床上,脱去自己的衬衣,“不过我倒想试试看。”

第二天米娅醒来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她迷蒙地睁开双眼,见床头柜上放着一杯酒和一盘水果沙拉,她爬起身用毯子裹住自己,拿起杯子喝了口水,随后拿起叉子叉了片猕猴桃送进嘴里,随后她拿起盘子,披散着头发走下阶梯。成毓珺正在地下室中,他周围放着一大堆箱子,而他正坐在一个箱子上查看着另一个打开的箱子中的东西。那似乎是几张人皮,不过有些特别的是人皮的嘴还能一动一动的,似乎在说话。“在干什么?”米娅坐到他腿上亲了亲他额头。

“终于从人皮师的日记里找到他老巢了,这些是今天送来的,基本上把他的房子全搬过来了。另外一些是吹笛人的,”他指了指几个小箱子,“那家伙有好几栋不错的豪宅,我和古德曼神父讨论了一下之后决定把最大的一栋改造成孤儿院,当然要先把那房子都仔细检查一遍,其他的房子再说,这几天他的东西也会陆陆续续运过来。”成毓珺看了看四周满地的东西,“如果我们不买第二栋房子的话就需要扩大地下室了,我倾向于向下扩大一层,你说呢?”

“那就往下一层咯,不过上面要让几个房间给我。”米娅勾着成毓珺的脖子说,“整个下面都给你好了。”

“恩,”成毓珺点了点头,“你看这个,应该是人皮师的最高水准了,”他拿起一张嘴唇依旧在动的人皮,“把人的记忆,思维,灵魂完全封存在一张皮上,这个人还活着,她还在说话,不过因为没有气管和声带所以发不出声音,没有眼睛所以看不见,没有内耳所以听不到。”

“真可怜,毓珺,你给他们一个好死吧。”米娅轻轻地抚摸着人皮说。

“恩,我正准备呢。”成毓珺点点头,“对了,刚才格蕾丝打电话来,似乎是什么学校事务,你去处理一下?”

“好。”米娅站起身拍拍成毓珺的头,“那你就慢慢理吧,我走了。”

人皮师和吹笛人的东西对于成毓珺有很大的帮助,古德曼神父给他的书虽然包罗万象,对于任何一种魔法几乎都有涉猎,但是说明并不算详细,也不能说精深。人皮师和吹笛人的就不同了,虽然仅仅是蓬勃世界中的一叶,但他们在各自的领域中都毫无疑问是最好的之一,通过对于他们的资料的研究成毓珺学到了很多。

当然同时也认识到了他们的魔法有多么黑暗,那一行行文献简直就是蘸着人血在人皮上写出来的,当然对于人皮师来说这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吹笛人则通过占据孩子的身体,吞噬他们的灵魂增强自己的力量,他在控制动物方面也是一个大师。成毓珺拿起他的长笛在手中转了几圈,后来在集会中使用了强大的保护仪式他已经吞噬了吹笛人的灵魂,那是种奇妙而可怕的经历,随着他的学识一起获得的还有他血淋淋的记忆,连同着每一个他吞噬的孩子的记忆。他把走出地下室,走进后院,拿出长笛吹了几声,手指灵巧如同已经吹了几十年一样,他的周围马上停满了麻雀。

“不错。”成毓珺把长笛转了几圈,随后插回腰间,又走回地下室研究起资料来。

“对了,这是不是表示你的研究又要中断了?”烟牙飞到成毓珺头上,“不过没关系,只要你给我烟就好。”

“什么研究?”成毓珺顺手拿出一只烟点燃了放到杯子里。

“你的代步工具。”电尾正用摄像头扫描文献,“在那之前是肉人彘。”

“啊!”成毓珺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似地站了起来把手中的资料放下,然后挠了挠头,“这些资料显然要延后肉人彘的研究了,不过代步工具么……” 他摸着下巴,“以后旅行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多,似乎还是应该把那个做好,我记得在古德曼神父给我的书里有……”他走到桌边拿起书翻了几页,“啊,这里,机械人彘。”他拿着书坐了下来,同时打开了电脑敲打起键盘来。

“毓珺,我回来了,我们有客人!”成毓珺一直工作到听到米娅的声音从楼上传来,随后她咚咚咚地跑下楼,“吃过饭了么?没吃的话我带了。你怎么还没把东西理好!”她看到满地的箱子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

“对不起啊?”成毓珺挠着头站起来,“一工作起来就忘了,谁来了。”

米娅无奈地拍拍成毓珺的头,“格蕾丝住的那家人有事要出远门,所以她过来住几天。喏,给你带回来了牛排和薯条,我和格蕾丝在外面吃过了。” 她把一个纸盒子放在桌上,“你上来和格蕾丝打个招呼?”

成毓珺和米娅一起走上楼,格蕾丝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你好,毓珺哥哥。”她侧头向成毓珺招了招手。

“恩。”格蕾丝甜甜一笑。“毓珺哥哥你还在做研究工作么?”

成毓珺点了点头,“我继续去工作了,你继续吧,把这里当作家就可以了。”

“你也不和格蕾丝聊几句。”米娅跟着他走下楼小声埋怨着,“弄什么啊你在?”

“和她聊天的话还是你比较好,”成毓珺吻了吻米娅的耳垂,“你来看我弄的东西。”他把米娅拉到电脑前。屏幕上显示着一副画了一半某种机械的设计图,另一面屏幕上显示着三张网页,“这是法拉利的概念摩托,还有Icare概念摩托,恩,这个Can-Am Y型三轮摩托倒是有卖的。我正在自己设计一辆,上次在机会看到一个叫骷髅男的骑着摩托很帅,等我弄好之后我们能一起出去兜风。”

米娅侧头瞟了成毓珺一眼,亲了亲他的面颊,“慢慢弄吧,不过先把晚饭吃了。”说完她就上楼了。成毓珺拉过桌上的盒子打开扯下拿起用玻璃胶固定在盒顶的塑料刀叉切起牛排来,切了两下后他把塑料刀丢到垃圾桶里,抽出短刀切下一块牛排送入嘴里大嚼起来。

“你的进展很慢。”电尾浏览着网络,“我记得你制造我的时候没用多久就画好了设计草图。”

“你是电子人彘,我是电子电器工程师,发现关联了么?”成毓珺拿起几根薯条塞进嘴里,“我应该再修一个机械工程的学位的。”

“或者你可以买一辆车然后改装一下。”烟牙飞到他面前,“我要烟!”

“为什么你不能像电尾那样充电和上网就能满足呢?”成毓珺站起身放了几块香料在熏炉里点燃了,“电尾,你把变形金刚真人电影下载下来。”

“不要告诉我你试图设计能够变形的机械人彘,那在物理上以现代的科技是不可能的。”电尾头上的灯闪烁着。

“用魔法就行了。”成毓珺几口吞下了牛排和薯条,“现在只要弄出能看的设计图。”他摸着下巴,拿着笔在电子画板上涂写,过了一会儿他不耐烦地把笔丢在一旁拿起车钥匙,“我还是先买一辆摩托车回来拆开研究再说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