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十一月 21, 2009

新坑——范特西世界战记

十月的雩都正是由秋转冬的时候,走在石街上的有些行人已经穿上了厚衣服,人们都在猜测着今年的第一场雪会在什么时候下,今天又挂着一阵阵冷风,吹得地上的落叶四处飘散,在地上滑出刷刷的脆响,路边的小食店里挤满了人,大多期望能喝上一碗热汤或者一杯温酒暖暖身子,而放在店外的那些桌子旁则几乎一个人都没有,毕竟没多少人愿意坐在冷风里吃饭的,除了几个例外。

那几人的打扮一看就知道不是本地人,或者说根本不是上中下三界的,而恐怕是来自很远的很远的西方的人,其中一个穿着程亮包裹着全身的甲胄,背后背着剑和盾,虽然在雩都中也有穿厚甲带剑盾的武者,不过式样上差太多了,穿甲的武者有着在这里很少见的金色短发和蓝色的眼睛,他那看起来像个桶似的头盔放在桌上,武者的面前放着一大盘熟牛肉,他正用手抓肉津津有味地吃着。他身边坐着一个穿着皂色长袍的人,即使是吃饭的时候他也没有放下自己的兜帽,他手里拿着一根长木杖,在木杖的头上镶嵌着一块闪着电光的水晶。而坐在武者另一旁的则是一个背着长弓和箭袋留着红色长发的女子,正费力地使着筷子想要夹起碗里的面,努力了一会儿后她似乎终于有些熟悉筷子的用法了,开始慢慢吃了起来。

“丽莎你真厉害,我永远都学不会用两根木杆吃饭。”穿甲的武者钦佩地看着红发女子,“不过这里的牛肉做得真好吃,比城堡里的厨子做得好多了。”

“是啊,”戴着兜帽的人附和道,“东方出名的除了这里的仙人之外还有他们的美食,而且无论是鬼界还是仙界的菜肴都很好吃。”

“不知道为什么下面被叫做鬼界啊?来蒙特?”丽莎边说边看着街上来往的人群,“还有,你们不觉得这几天街上很热闹么?”

丽莎说得没错,现在夜色降至,街上挂着的各色彩灯也都点了起来,那些彩灯形式各异,色彩缤纷,有些是展翅的蝴蝶有些是绽开的荷花,还有些是腾空的飞龙,煞是好看。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看起来也都很高兴的样子,有很多年轻人和孩子手里都拿着小号的灯笼,很多人都拿着吃的边走边嚼,每个人都喜气洋洋,忽然一道银焰腾空而且,在空中迸发成五彩火焰,在街上另一角则响起了噼噼啪啪的鞭炮声。

“也许是过节吧?”带着兜帽的人说,这时酒保端着一盘鱼和一壶酒走了过来放在他们桌上。

“等一下,我们没有点这个。”来蒙特说话的咬字和声调有些奇怪,毕竟说的并不是他常用的语言。

“这是我们送的,你们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酒保似乎很奇怪他们不知道的样子。

三人互相看了看对方,然后摇了摇头,他们一路从西方过来是为了完成查理的骑士试炼,虽然艰难不过最后也挺过来了,几人在雩都待了才五天,自然不可能知道当地人的每一个节日。

“哦,我都忘了你们是西方来的了。”那酒保看了看店里是不是有人招呼,见没人便坐了下来,“今天是大日子呢,有金主出钱,每家店都会免钱招待客人的。”

“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几人看上去都很感兴趣的样子。

“你们看这个灯笼。”酒保指了指挂在店门前的灯笼,灯笼四面上贴着四个字,不过三人中只有来蒙特能看懂汉字,“是锦,花,龙,云?”他眯着眼睛看了会儿说。

“花龙云锦啦,是花龙云锦,”酒保笑着纠正,这时正好有一个看上去四岁的小女孩由大人抱着经过,嘴里哼着什么,“花开花落化作水中日月,龙腾破天杀尽人间妖魔,云起潮生笑看沧海桑田,锦绣山河更胜天上宫阙。”

“花龙云锦是什么?一个很厉害的人么?”查理问。

“才不是,当然,我们的确有那样长的名字,不过花龙云锦其实是守护我们这里的四大家族。”酒保说,“花家,龙家,云家,锦家这四家同气连枝,一起守护着我们上界最广阔的地域,我们雩都处在四家的领地中间,所以每次花龙云锦的长老换人的时候都会选在这里,今天长老就要从花家的花不败传给龙家的龙懿骏,所以才会这么热闹。”

“恩,也就是说花龙云锦相当于我们那里的领主或者国王么?”丽莎说。

酒保摇了摇头,“什么国王,领主,那是中下界才有的说法,我们这里才没有那些东西,每个家族只负责我们的安全而不用管其他的事情,而我们也可以自由地做生意而不用受各种管束。”

“那些家族也需要用钱的吧?”来蒙特显然对于这里的风土人情很好奇,“还有,长老是怎么挑选的?”

“家族都有自己的生意,而且我们每年都会进贡,虽然给多少是自由的,不过大家都会多给点。至于长老的话,其实很简单,花龙云锦这样轮下来。”

“这里看上去很安全啊,有什么需要保护的么?实际上我很奇怪为什么中下两界的人不会来这里?”查理问。

“我们这里和中下两界是没法比的,你不要以为我们这里只有风景如画,物产丰富,”酒保叹了口气,“中下界也有中下界的好处啊,你们多待几天就知道了。”正说着来蒙特突然站了起来,脱下兜帽拿起了木杖,“查理,丽莎,你们感觉到了么?”

查理并没有开口,只是套上了头盔,带上盾牌随后拔出了长剑,丽莎则拿下了背着的长弓。他们注意到人群并没有太多的惊慌,只是秩序井然地四散开来,而在那地方,空气扭曲了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奋力地撕扯着,想要挣脱出来。“你们不要管这件事,”酒保拉住来蒙特,“而且,你们也管不了。”说话间几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尖牙利齿的东西已经撕从空气中显现而出,查理并没有理会酒保的阻止,大吼一声向着那几个怪物冲了过去,猛地挥舞盾牌将一个撞倒在地,随后挥剑猛地砍下了另一个的胳膊,这时丽莎已经射出连珠三箭将一个怪物射倒带地,而来蒙特杖尖射出的闪电则击倒了最后一个怪物。就在查理想要庆祝胜利的时候一个三人多高有着紫色皮肤,头上长着独角的怪物从扭曲的空气中冲了出来一下子把查理撞飞了出去,随后伸手把丽莎抓了起来。“丽莎!”来蒙特想要救她却苦于自己的魔法会伤到她,就当那怪物想要将丽莎活活捏死时忽然斜刺里冲出一个穿着银甲的武者一刀将抓着丽莎的手砍了下来,而另一个银甲武者则从怪物背后闪现,一刀砍下了怪物的头,“补天纱!”他喊道。一个穿着锦袍的女子抖出一块几乎透明的白纱,那纱在半空中化作了完全的透明,随后那扭曲的空气就平复了下来,“没有人受伤吧?”女子走到倒在地上的查理身边关切地问,“你还好么?”

“我没事。”查理艰难地站起身,“丽莎没事吧。”

丽莎面色苍白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我,我没事,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啊?!”

“没事就好,那我们先走了。”这么说完之后那两男一女就离开了。

“刚才那个就是为什么中下两界没有来上仙界,这种突然出现的妖魔异兽对于我们上界的人来说是家常便饭了,而各大家族的义务就是保护我们。” 酒保招呼着查理他们三人坐下给他们倒上酒,“来,喝杯酒压压惊。”

“刚才那三个人是花龙云锦家的么?”丽莎抿了口酒后问。

“两个银甲的是龙家的,白衣的是锦家的,不过那几个只是普通的护卫,他们家真正的高手可是都像仙人一样的啊,你们看,我们这里被别人叫做上仙界,一是因为宛如仙境,二则是因为这里家族里的人都有着中下界比不上的本事,三界之中,上仙为最,但是你看看他们每天需要对付的东西,这些异兽只会在上界出现,刚才那还不算厉害的,如果是厉害的异兽的话需要四家的人才能对付呢。”酒保又打开了话匣子,“中界被称为人界,那里固然不如上仙,不过也不似下界那样土地贫瘠生活艰苦,所以被称为凡人之界,那里有很多小国家,不过每个国家都没有什么军队,而是豢养能力高强的武者,当然那些人的能力是比不上我们仙界的,而下界么……” 酒保顿了顿,“那里的武者没什么能力,但是各国都有庞大的军队,国与国之间兵戈不断,民不聊生,所以被我们称作下鬼界,这就是下鬼,中人,上仙的由来,知道了吧。”

“原来如此啊……”来蒙特长叹一声,“东方真是奇怪的地方。”

而这时,在雩都最高的建筑,完全由千年铁木所造的天上楼中,龙家的族长龙懿骏接过了由花家的花不败递给他的代表着花龙云锦长老的金纱锦袍。龙懿骏是个有着一头蓝发,眼中闪烁着电光的英俊男子,他朝着虽然已经年近一百五十但却依旧风采不减当年的花不败笑了笑,“为什么我觉得你还能继续做下去呢?”

“四十年已到,该你了,现在我担心的只有我在家生产的女儿呢。”花不败嘴角微扬,“希望这次是个男孩,我想抱孙子了呢。”

百花谷,又被称为千红万艳,是花家的本家坐落的地方,此时在谷中镜花宫里众人正屏息凝气等待着一个消息。

这一代的族长,拥有着镜花水月能力的话水月即将诞下她的第一个孩子,当然花家的其他人都已经有了子嗣,不过族长的孩子一般来说总是更会有天分,也更有可能继承花家,说起来,龙家和云家的族长都已经有孩子了,龙家是龙梓轩龙枫岚两人,而云家则是云游与云幽,这两对一对是姐弟一对是兄妹,因此所有的人都期望水月小姐能够有一个孩子。

忽然一女仆急急忙忙地从花水月的房里跑了出来, “母子平安,是个男孩!”她这么说。

“让我看看他。”即使是生产的折磨依旧掩饰不住花水月的国色,她微笑着接过女仆抱来的裹在襁褓里的男婴,仆人已经替他洗过澡打理干净了,虽然刚出生的小孩子脸都挤成一团不太好看,不过还是能看出他有着一双大眼睛,“说不定会是个俊俏的孩子呢。”花水月亲了亲男婴的脸,那男婴睁开漆黑的双眸看着自己的母亲,不哭不闹,反而绽开了一丝笑容。

“好乖哦,这么小就会笑了。”女仆笑着伸出手指逗弄男婴,“叫什么名字呢?水月小姐?”

“恩?”花水月感觉到什么似地抬起头,却见一只蝴蝶落在床边的蝴蝶花上,那蝴蝶是淡蓝色的,薄薄的蝶翼是半透明的,鱗粉反射着奇异的光芒,仿佛那蝶翼是由手艺最巧匠人用蓝宝石削出的一般。它落在浅绿色的蝴蝶花上,花和蝶都互相将对方映衬得更动人了。“好奇怪,这么冷的天这蝴蝶是从哪里来的?”女仆觉得有些奇怪地看着着那蝴蝶,忽然一朵开尽的蝴蝶花落下,那蝴蝶绕着打着旋的花翻飞着,似乎是想要拖住那落下的花,看起来就像是一篮一绿两只蝴蝶在空中交缠飞落,最后那蝴蝶花终于落在地上,而蝴蝶则扑闪着双翼飞了过来,落在花水月肩上。

花水月看了看蝴蝶,又看了看怀里的男婴,“这一辈,是用无字吧?”女仆点了点头,“好,就用无影吧。”花水月这么说,“花无影。”

德文是费雷罗南侧坐落在群山和森林中的一个小镇,镇子并不大,人口也只有几百,差不多每个人都认识每个人,本来这个镇子也和别的小镇没什么两样,不过自从一对夫妻来到这里定居之后就开始真正繁荣起来了,那对夫妻丈夫是个熟练的盔甲和武器匠人,能够打造出最精致的全身甲,最坚固的盾和最锋利的剑,而且除了铠甲和武器之外他还擅长最精致的手工——他能够制造钟表,而妻子则是个美丽的精灵法师,能够在铠甲和武器上附上强力的魔法,很多骑士,贵族,还有那些出得起钱的雇佣兵来到这个镇子要这对夫妻制作装备,当然同时也带来了其他的商机,镇子里的人开始很好奇为什么这对夫妻会来这个镇子定居,凭借他们的手艺和法术他们完全可以成为宫廷法师和皇家匠师,有人曾经问过他们,不过那个名叫杜凯的丈夫总是说在山里找到的矿石,森林里的木柴和流过小镇的河流能够让他炼出最好的钢铁,而那个美丽的精灵妻子则说喜欢这里的风景多于皇宫,很多人不相信这样的回答,不过最后人们也就不问了,毕竟他们两人让这个镇子繁荣了起来,而且两人都非常和善,也乐于帮助镇子里的其他人。

今天那对夫妻的三层房子里并没有响起平时常有的敲打声,而镇子里最好的医师瓦伦缇娜也被请了过去,男主人焦急地在房间外转着圈子,听着屋里传出的声音,过了会儿那声音停下了,随后绿发绿瞳的瓦伦缇娜打开了房门,怀里抱着一个孩子,“是个男孩呢,杜凯。”

那个孩子似乎并没有继承多少母亲的特征,没有尖尖的耳朵,也没有蓝宝石般的双眼,而更像他的父亲,特别是那双仿佛是流淌的黄金般的瞳仁。杜凯将男孩高高举起,男孩看起来并害怕,反而十分兴奋。他抱着男孩走进卧室,美丽的精灵女子看上去有些虚弱,不过依旧非常动人,她朝着杜凯笑了笑, “让我看看我的孩子。”杜凯把孩子放在精灵女子怀里,“我们该给他起什么名字?纱丽尔。”

“跟着你的父亲吧?”精灵女子吻了吻婴儿的额头。

“理查德?”杜凯摇了摇头,“不行,跟着你父亲的名字吧?”

“艾瑞文?”纱丽尔看了看孩子金色的双瞳,“那就听你的,就叫艾瑞文吧。”

也就在这天,在费雷罗和奥斯帝国边境对峙的奥斯军队突然间撤退了,费雷罗军方对对方这一特别的行动感到非常疑惑,直到五个月后传来了火凤将军爱克斯菲尔产下一个男孩的消息他们才终于知道为什么,同时也知道了这个男孩的名字:亚历山大-布雷德-威尔奥克-温斯顿奥尔诺,奥斯国最大的两个家族威尔奥克和温斯顿奥尔诺的结晶。不过让费雷罗军方送了一口气的是火凤将军不会再带领着军队到边境来了。

这一切对于生活在德文的杜凯和纱丽尔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他们还是住在这个镇子上,杜凯依旧打造兵器铠甲,纱丽尔依旧附魔,不过现在他们多了一件事,那就是带孩子。

花水月的一个丫鬟说花无影是她见过的最好带的孩子,人们常常会说婴儿很乖,或者看起来很聪明,但是哭闹总是会有一些的,但是花无影是那种真正从出生就很懂事的孩子,他完全就没有哭过,开心的时候会笑,不开心的时候会抿着嘴唇,微微皱起眉头,但是从来不会哭闹,刚开始的时候花水月很是担心花无影是不是将来不会说话,不过花影很早就会说话了,和他的母亲,被称为天赋英才的花水月差不多同样大就学会说话了。在无影两岁的时候他有了一个妹妹,花无垠,这个女孩出生的时候就有着银色的头发和仿佛是冰晶凝结而成的双眼,他们这些大家族的后代人往往出生的时候就和常人有些不同,而那就代表了他们的能力,因此人们都觉得无垠将来必然会成为一个法术高强的人。而无影虽然聪明乖巧却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虽然花水月疼他疼得不得了,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个孩子将来会有什么能力。

但是他受人喜爱是一定的,虽然除了不哭不闹之外从来没显示出他在道法咒符上的天赋,但无影继承了父亲的聪慧和母亲的容颜,花家曾经只传女不传男,后来即使家族中能力极强的男子如果要成为族长的话必须扮成女装,这个习俗在锦家也有,而在龙家则是传男不传女,直到有个极有天赋小姐女扮男装接下了族长,虽然经过几代之后并不再需要男扮女装了,不过花家的男孩当作女生养也不是稀奇的事,花水月把无影打扮成女孩试过,女装的无影几乎能比得上幼时的花水月,甚至把无垠都比下去了。

在花无影四岁的时候,锦家的本家终于有了一个女儿,锦晓芙,之后又有了锦晓菡,自此花龙云锦四家都有了再下一代。

人们都说神农家的医术是最好的,至少在人界是这样,而这一代神农家的小姐神农襄更被称作是有着能和仙界匹敌的医术,更被大家称赞的是这位小姐除了药到病除,妙手回春之外心地还异常善良,往往不收药费,还经常掏钱接济别人,而且这个小姐貌若天仙,那些上门求亲的人几乎吧门槛都踩平了,最后她嫁给鲲家的少爷时人们都说这是天造之和,鲲家是靠海为家的大家族,能够驯服海中最大的鲲鱼,而这一代的少爷鲲鹏更是武艺惊人,在瀛国和炘国大战的时候曾经连挑对方二十员大奖。襄小姐在嫁人变成鲲夫人之后依旧坐堂行医,只不过地方改在了鲲家,上门求医的人依旧络绎不绝,鲲夫人有喜之后也依旧大着肚子看病人,直到有天开膛切肠的时候突绝腹中阵痛,依旧坚持着将病人的肚子缝上才让人扶进房生产,幸好母子平安。

就在同一年,鬼界依旧进行着那永不停歇的征战,这一年周国内乱,大将军荆陵一家几被杀尽,只有荆陵的独子被手下死命救出,投奔了隐居山林中的谋士欧阳。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