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十一月 20, 2009

罪法师(第三十章)

“对不起先生,你是?”成毓珺有些迷惑地说,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在集会时黑巫师们会保持和平他早就施放几个可怕的魔法了。

“这位是红魔。”骷髅男在一旁介绍,“我猜大师的女儿应该也被吹笛人拐走了,而现在吹笛人被你杀死了,责任自然到了你这里。不过大师,你要记住在集会时要保证和平。”

红魔看了看周围围上来的其他人,放开了成毓珺的袖子,“不好意思,我的女儿并不是你拐走的,我只想要她回来,你要我出多少?”

“作为一个法师总是有很多秘密,”成毓珺理了理衣领,“红魔大师,借一步说话?”

最后成毓珺带着红魔到了旅馆他自己的房间,“罗丝玛丽,莉莉,你们待在自己的房间不要出来。”他这么说过后把红魔引进了自己的房间,“电尾,进警察局的网络,把昨天他们找到的孩子的资料都调出来。”

“警察局!”红魔吼了声,“我女儿和警察局有什么关系!”

“我不准备把他们当货物卖,最妥当的方法就是打电话叫警察来处理了不是么?”成毓珺坐到电脑前,“还是你觉得我把你女儿当作货物卖更好一点?”

“呃……”红魔犹豫了会,“你的处理方法不能说不妥当,不过如果你把她当作货物的话我现在就和她团聚了。”

“恩,警方提供的名册,你看看吧。”成毓珺敲了敲键盘,一页页附有相片的孩子的资料在屏幕上扫过。

“就是她!”红魔伸手指着一个红发小女孩,“我的瑞贝卡啊。”他拉住成毓珺的手,“跟我走,我们去接她。”

“呃,红魔大师,你应该意识到我们真的要去接人的话……带着面具并不太好吧?而且我相信你需要有很多必要的文件证明你和瑞贝卡的父女关系才行,怎么了?”他注意到红魔看着他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看到稀有动物的感觉。

“你知道你我都是黑巫师吧,你杀了人皮师和吹笛人。而我不想吹嘘,不过杀的法师应该比你多。你觉得我们要从警局带走一个女孩很麻烦么?”

“也是啊。”成毓珺自嘲地笑了笑,“那么我们走吧。”

“我来看看你们谈得怎样了。”骷髅男推门走了进来。

“目前的计划是进行一场冲击警察局的行动。”成毓珺指了指电脑屏幕,“有兴趣参加么?”

“既然你们很谈得来我就不参加了。”骷髅男耸了耸肩,“对了,红魔大师,我们这里年轻并且,肯定非常善于战斗的罪法师非常不善于旅行,目前为止据我所知他唯二了解的旅行方式是精灵之火和开车,所以如果我是你的话会用法拉利。”然后他走了出去。

“他说的是真的么?”红魔双手叉着腰问。

“如果你有法拉利的话最好还是开出来比较好。”成毓珺无奈地点了点头。

两人坐着红魔的法拉利没用多久就把他女儿接了回来,看起来因为和女儿团聚的关系红魔的心情很好,话也多了很多,“罪法师,你知道么?你一点都不像个黑巫师,如果是狐狸杀了吹笛人的话,当然狐狸不会做这种事的,他从来不冒险,他会把那些孩子都当作商品,而你……仅仅是打电话报警这点就能让我知道你很多事了。”他笑了笑,“罪法师,一个黑巫师之所以成为黑巫师并不是因为他使用的方法,而是因为他做的事,而你并非一个真正的黑巫师。”

“那你准备怎么办?告诉那些人说‘这不是个黑巫师’么?”

“我老了,已经不管这些事了,而且我还有了个女儿。”红魔回头看了看躺在后座静静睡着的孩子,“当你看着自己的女儿时,你会变的,所以我也已经不是个真正的黑巫师了。”他瞄了成毓珺一眼,“所以罪法师,现在你说不定能打得过我呢?你准备怎么办?是用龙舌剑偷袭,然后放出五色骷髅,同时用黑雷?但是你不会的,不是么?在有瑞贝卡的情况下不会的。”

成毓珺看了红魔一会儿,笑了笑,“这辆法拉利不错,对于车你有什么推荐的么?”

“那要看你喜欢什么了。”红魔拍了拍方向盘,“我比较喜欢跑车,不过骷髅男的骷髅机车也很不错,对了最近法拉利出了辆概念摩托你应该看看,如果感兴趣的话。”

“我想我会弄辆摩托车的。”成毓珺摸着下巴想象了一下自己骑着摩托车的样子,“也许吧……”

红魔把法拉利在镇外停下,“小子,你去吧,我回家了。”

成毓珺下车后伸手在兜里掏了会,伸出手,他的掌心躺着一只银色的白鸽挂坠,“红魔大师,这小玩意儿就物归原主吧。”

红魔睁大了双眼,“你怎么知道的!还有,怎么找到的?”

“我在吹笛人那里发现一个精美的首饰盒,里面放满了类似的‘战利品’,不过这一件确带有特殊的魔法,我猜是你特别为瑞贝卡做的?”他把那挂件放到副驾驶座上,“红魔大师,你果然已经不是黑巫师了。”

红魔冷哼了声,从袖中拿出一个鲜红的锦囊丢给成毓珺,“在你想要找我的时候,它会告诉你去哪里找我的。”说着他的车化为一道火焰冲上天空。

成毓珺打开那锦囊,里面空无一物,“我猜我现在还不想找他。”他把锦囊放回兜里,慢慢踱回镇子。他的青焰之眼远远就看到有一股邪恶的火焰在镇中燃烧,马上向着那方向走去。

那是黑巫师集会的中心,簇拥的带着各种面具各种穿着的人群中心站着一头巨大浑身燃烧着火焰的恶魔。而站在恶魔身前的是一个带着黄金面具,留着银白色山羊胡的老者,他正在画一个六芒星阵。

“看起来红魔顺利找到他女儿了?”骷髅男似乎总能发现成毓珺的到来,他走到成毓珺身边,“这位是魔鬼契约者,”他指了指阵中的老者,“你看到他身后的魔鬼了么?”

成毓珺点了点头,这头魔鬼散发出的几乎能把人吹走的强大邪气分明告诉在场的所有人不要于这位老者为敌,就在两人说话间那老者已经又召唤出了一只小魔鬼,他直接把那魔鬼交给了一个带着银色面罩的巫师。

“这位就是罪法师么?”一个柔和的女声在两人身后响起,成毓珺回过头看到一个穿着贵妇服装的木雕人偶,那人偶有着精致的脸庞和一双黑水晶的眸子,胸前挂着一块心型红宝石。

“我看到了木偶,那么人偶师又在哪里?”

“你看不到人偶师本人的。”骷髅男朝那人偶点了点头,“对于他来说最忌讳的就是被人看到,说实话到现在我连人偶师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魔鬼契约者又在炫耀力量了么?”一个带着灰色面具的人走了过来,他手中握着一根带着水晶骷髅杖头的手杖,向着成毓珺伸出一只干枯焦黑,基本上只剩下骨头的手,“可以称呼我为死灵师,罪法师先生。”成毓珺和他握了握手,“这个集会上遇到的人比我想象的好交往呢。”

“也仅此为止了。”巴特伊麦阿斯独特的嗓音在他们身边响起,“你已经基本上把还愿意说说话的人都认识了,接下去大多数人都是不喜欢交往的。”他拿出一把扇子作势扇了两下,“力量么?通过仪式和魔鬼缔结契约算什么力量,不用说他的多数仪式都需要纯洁的儿童或者女子作为祭品,最少也要献上动物内脏,在我看来他只不过是个很好的生意人而已。”他轻蔑地说。

“那么在巴特伊麦阿斯眼中怎样才算是力量强大呢?”成毓珺好奇地问。

“当然是使用咒语,”巴特伊麦阿斯淡淡地说,“最强大的法师能够在谈笑间让一切灰飞烟灭,只需要吐出几个词语就可以控制一个人的所有,那些只会做交易的人根本无法理解语言中所蕴含的力量,每一种古老的,即将消逝的语言都有着自己的故事,自己的能力,而掌握这一切的人实际上就掌握了整个人类文明的缩影。”

“对于精通咒语和诅咒的你来说那的确是最强大的体现。”人偶师捂着嘴笑了笑,“对于我来说,控制别人的身体,玩弄一个人的思想,让他们完全俯首称臣才是更有意思的,你呢?罪法师?”

“我么?”成毓珺抚摸了下腰间的长笛,“我不知道什么才代表最强大的力量,我只是很想了解各种魔法罢了。”成毓珺看着魔鬼契约人,“比如说,我现在就很想学到他的能力。”

“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的。”骷髅男冷笑着说,“对我们来说,一个学到我们技术的人就是将来刺在背后的匕首,除非他们真的需要一个学徒帮助他们杀人。据我所知魔鬼契约人并不需要,所以你唯一获得他能力的方式就是杀了他,恐怕现在你还办不到。”

成毓珺点了点头,他跟着骷髅男等人在集会上逛了一会儿,虽然他已经努力克制不要买太多东西,不过一圈下来他的手上拿了一堆东西,甚至骷髅男也不得不替他分担一些包,“在你请我喝酒的那一刻我就应该知道你是个购物狂,你手指的指节很粗大强壮,这养的手很有力量,不过也很容易让金钱溜走。”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袋子,“不过你没有必要买下猫木乃伊吧?那东西你完全可以自己做。”

“是啊,只有一个问题,我喜欢猫。”成毓珺看了看手表,“晚饭我请吧。”

“好啊,正好我知道一个不错的地方,你对于人肉没什么反感的吧?”

“我做法师的第一天就开始吃人肉了。”成毓珺笑了声,想起柳青颜和榊圭吾,不说话了。

骷髅男带着他来到一处大棚,棚里放着些简易的桌椅,在大棚中央放着一圈炉灶,一个带着野猪头套挺着啤酒肚的人熟练地挥舞锅铲,而一旁一个带着灰兔头套的高个子熟练地拿刀肢解着人体,不时响起的惨叫告诉成毓珺那些食品还都活着。他看了看几个坐着吃饭的人,“来这里的人比我想象的少呢。”

“并不是每个黑法师都欣赏人体的美味的,记得我第一次带巴特伊麦阿斯来的时候他吐了一面罩。”骷髅男走到炉灶前,“你吃人肉是从精神的角度理解的,还是人体的角度?”

“两者都有。”成毓珺说话的时候带野兔头罩的人把一锅沸腾的热水倒在一个人背上,那人惨叫了一声昏了过去,随后野兔头拿着一把铁梳子从那人的背上挂下一丝丝肉来,直到骨头,他把挂下的肉撒上佐料拌了拌,分成两份放在生菜叶子上递给骷髅男和成毓珺,“骷髅啊,多谢你又带来个顾客了。”

骷髅男没有搭话,只是卷起生菜放到嘴里。成毓珺也这么照做了,只觉得人肉的绵软,佐料的辛辣和生菜的清脆融合在一起,虽然未必比的上榊圭吾的收益,却也别有一番风味。

“没有菜单么?”

“人厨子知道你想吃什么,只管吃就行了。”骷髅男拍拍成毓珺的肩拉着他坐下,不一会儿一个兔女郎端来两杯澄清透明的液体,四只眼球悬浮在杯中。骷髅男拿起杯子,“干了!”然后一饮而尽。成毓珺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发觉这酒入口甘醇可口,而那眼珠不知道怎么弄的,居然如鸡蛋黄一样顺滑,只在喉咙口转了一圈就下去了。等他放下杯子兔女郎又端来一盆串在铁串上的烤腰子还有一盘烧得酥烂的人手,成毓珺拿起一串腰子嚼了起来,而骷髅男则拿起一只手啃了起来,“不试试看这个人手么?”

“我不喜欢鸡爪。”

没等两人吃完兔女郎又端来一个盘子,这次是个一脸惊恐的人头,头盖骨已经被卸去了。兔女郎用长勺把一勺浮着香料冒着烟的热油浇在露出的人脑上,一阵滋滋声和热气散去后她把两把银勺放在桌上,“请慢用。”她甜甜地说。成毓珺勺了一片人脑送入口中,那脑片外层香脆可口,里面鲜香嫩滑,“这人做菜风格很豪爽,味道也很不错呢。”

“是啊,不过不如柳……”骷髅男把刚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他抬头见成毓珺那双眼正透过面罩望着自己,四目相对间已经心下了然。

“在这里还是不提那个名字好。”成毓珺又勺起一片脑子送进嘴里,他回头看了看人厨子,“不知到下一道菜会是什么?”

成毓珺和骷髅男又品尝了爆炒人肝,还有里面塞着蘑菇外面抹了孜然和迷迭香之后细细烤熟的人心之后才回到旅馆,骷髅男还拿着一份外卖的香酥肋条。

街下去几天成毓珺一直在集会上收集各种情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最后一天,成毓珺下楼时发现旅馆里已经冷冷清清,少了很多人。

“怎么了?”他走到坐在吧台前喝着清咖的骷髅男身边,“集会还没结束吧?”

“在集会开始后才到这里,在结束前离开是很多人的习惯了,难道你想等到最后一刻然后和谁动手或者等着别人向你动手?”骷髅男把杯子放在桌上,“我一会儿也走了,下次集会再见吧。”

“当然,下次再见。”成毓珺点了点头,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会儿之后决定上楼整理行李动身离开。

半天之后,穿着如正常人一般的成毓珺,罗丝玛丽和莉莉都已经安稳地坐在飞机的头等舱中了,成毓珺拿着香槟,同时在笔记本电脑上打着报告。而两位女子都是第一次坐飞机,显然对一切都很感兴趣。

“既然你们跟着狐狸四处旅行,又没有用什么特别的法术,也没有做过飞机的话……”成毓珺喝了口香槟,“狐狸本人应该在欧洲吧。”他在报告中记下这些,探头看了看罗丝玛丽面前的液晶屏幕,“别看这部电影,这很无聊,”他伸出手点了点屏幕,“这部很不错。”他又看看正在看杂志的莉莉,随后低下头继续写起报告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