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一月 19, 2009

罪法师(第二十九章)

等成毓珺回到旅馆的时候已是凌晨两点,电视还开着,罗丝玛丽正侧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打着瞌睡,“你回来了?”坐在她身边的莉莉笑了笑,“罗丝玛丽又给你叫了晚饭,还一定要在这里等你。”她指了指放在茶几上的盘子。

“多谢。”成毓珺把背包和一箱子书都放到自己房间,又脱下了人皮衣,换了衣服后才走到客厅端起盘子吃了起来,“你们不去睡?”

“我想知道你到底准备对我和罗丝玛丽做什么?”莉莉靠近了成毓珺一点,“你是真的不准备对我们做什么?还是你想要做的事情现在做不了?或者欺骗我们,让罗丝玛丽觉得你是好人本来就是你计划的一部分?”

成毓珺放下盘子,随后脱下头套和手套放在一旁,“恩,你刚认识我,所以不了解是肯定的,那么就让我直接了当告诉你,如果我真的要对你做什么,我会告诉你,如果我要杀你,我会面对着你,而我现在并没有这个打算。”他说完后又拿起盘子吃了起来。

“我要怎么才能相信你呢。”莉莉幽幽地叹了口气。

“相信不相信就不是我能办到的了。”成毓珺扫干净了盘里的东西,“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叫醒罗丝玛丽,随后你们可回房好好睡一觉,我要回房研究了。”成毓珺说完站起身走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倒了一杯红酒坐下,抽出腰间吹笛人的长笛细细端详了起来。“大师,我可以进来么?”门后传来罗丝玛丽的声音。“请进吧。”

“谢谢你带回来的衣服。”罗斯玛丽走进房间,“嗯……”她好奇地看着成毓珺手中的长笛,“你平安回来了。”

“是啊,我不是平安地坐在这里么。”成毓珺笑了笑把手中的长笛递给罗丝玛丽,“这长笛曾经属于一个的黑巫师——吹笛人,就是我今晚与之为战的人,当然,现在这笛子属于我了。”

罗丝玛丽满脸敬意地接过长笛,“罪法师大师,你不会是那种专门夺取其他法师力量的人吧?”她抚摸了一会儿手中的笛子,随后把它放在桌上。

“总比那种折磨女人或者孩子的好不是么?其实你一直在希望,如果我真的是邪恶的,也最好是那种专门夺取其他法师力量的人不是么?”成毓珺喝了口酒。

“呃……”罗丝玛丽低头摆弄着衣角,“是的。”

“罗丝玛丽,我看出你很信任我,当然莉莉是很不信任,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告诉你一些事让她更信任我,不过现在不行,而在这次集会之后我会好好安排你们,如果你们还有家人并想和他们团聚我会办到,如果没有的话我也会确保你们的生活和工作。”

“那么,之后我们还能常常见面?”罗丝玛丽微微一笑,“你真是个好人。”

“我不是,而我们之后也不会见面了,那样对你比较好。”成毓珺放下酒杯。

“真的么。”罗丝玛丽一脸失望地垂下眼帘。

“也不一定,也许还会保持某种联系,或许我会偶尔出现看看你生活的怎么样,不过罗丝玛丽,这个世界并不适合你。”

“知道了,晚安,罪法师先生。”罗丝玛丽点了点头,慢慢退出房间关上了门。

“那个女孩很伤心呢。”烟牙在成毓珺耳边嘶嘶着。

“所以我说,随便救人只会徒添麻烦。”电尾一边说一边用尾鞭翻着成毓珺带回的书,“这里的魔法都是关于如何夺取别人身体的,控制,吸取力量,大人你准备今晚看么。”

“恩,”成毓珺点了点头,“在吹笛人的灵魂和我的争斗的时候,我们的记忆互相交错,结果就是我得到了一些他的记忆,他得到了一些我的,现在他知道了我的身份和目的。”他拿出黑水晶在手上摆弄着,“不过还好,这个封印只有我能打开了。”他把水晶放回口袋里,然后拿起长笛,“而我知道怎么吹奏他的曲子了,不过还需要研究一下他的资料。”说着成毓珺翻开了一本书。

“大人,大人。”成毓珺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我醒了,罗丝玛丽。”他揉了揉眼睛。

“呃……”罗丝玛丽捂着嘴格格地笑起来,随后拿出手绢擦干净成毓珺嘴边淌下的口水,随后拿起他的面罩替他戴上,“有人找你,还有,我给你叫好早饭了。”她端过一盘鸡蛋和培根。

“谢谢,你没有不高兴么?”成毓珺接过盘子。

“我恢复的很快的。”罗丝玛丽笑了笑,“对了,骷髅男找你。”

“啊?”成毓珺差点被一块培根噎住,“他来了?”

“如果你转身看看就知道了。”骷髅男金属般的嗓音在房中响起,“你知道几点了么?集会已经开始了,他们应该已经在讨论你是不是被哪个人杀了。”他双手抱在胸前走到成毓珺身边,“还有,吹笛人也没……”骷髅男停下了,显然注意到了桌上的长笛,“看来正相反,并不是你被谁杀了,而是你杀了谁呢。”

“你看看这是什么骨头的。”成毓珺把长笛递给骷髅男,随后低头吃起了鸡蛋。

“仙鹤的腿骨啊。”骷髅男只是摸了摸那骨头就如此说,随后把长笛放回桌上,“很美丽的公主呢,那只仙鹤。”

成毓珺吃完早饭后站起身把长笛挂在腰带上,“我们走吧。”他伸手拍了拍罗丝玛丽的肩,“好好待着。”后者乖巧地点了点头。

“话说你们有没有注意到骷髅男和罪法师都没来啊?”狐狸一边用粗短的手指整理着他身边几个“货物”的衣服。

“吹笛人也还没来呢。”一个带着笑脸面具穿着燕尾服的人擦着手中的刺剑说,他身后的架子上放着一排锋利的宝剑,“弄不好被杀了?”

“他们两个被吹笛人杀了么?”巴特伊麦阿斯冷笑了声,“那个男人杀了人皮师吧,其实他和骷髅男倒是很好的一对,一个喜欢人皮一个喜欢人骨头。”他摆弄着衣服上的挂件,“我觉得可能的是骷髅男和罪法师斗到两败俱伤,至于吹笛人么……想杀他的人还少么?”

“他们来了。”一个穿着皮衣带着猫脸面具的窈窕女子凌空抽打了下皮鞭,“哦,”她做作地伸手捂着嘴,故意提高了嗓音,“你们看看罪法师腰上挂着什么?”其实不用她说别人就都已经注意到了一身黑袍的成毓珺腰间挂着的白色长笛。

“看来我们很清楚究竟谁死了,狐狸,你不问一下他是否会接过吹笛人的生意吧。”猫脸女子收起皮鞭,那鞭子居然是一条黑色的蛇,顺着她的手臂慢慢爬到了她肩上吐着信子。

“我并不会接下吹笛人的生意。”此时成毓珺已经走到了猫脸女子身后,“请问你是?”

“叫她黑猫就可以了。”骷髅男笑着说,“毒药女王,她配置的毒药据说比杰克法师的女儿米娅的更加神奇。这位是绅士,如果你要买带有机关的,藏着毒药的,加上诅咒的等等武器,找他就行了。”他指了指带着笑脸面具的男人,“当然还有其他法师,不过我不想一个个介绍过来了。”

“多谢。”成毓珺点了点头,他早就打开了青焰之眼,看到黑猫的身后有一只隐身的老虎,而绅士空着的手上其实握着一把带着蓝色寒冰的钩子。巴特伊麦阿斯,狐狸和骷髅男身边什么都没有,不过恰恰是这一点让他觉得反而不能对他们三人掉以轻心,如果不需要隐藏武器的保护那就说明他们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

“虽然能够干掉人皮师和吹笛人的罪法师先生未必需要武器的保护,不过我这里还是有些不错的东西的,你是不是要欣赏一下?”绅士倒转了手中的刺剑递给成毓珺,“四棱吸血刺剑,在别人身上造成伤口的同时能够治愈使用者。”那把剑的剑身极细,护手是一对蝙蝠的翅膀,而剑锋则是张开的蝙蝠口中吐出的舌头

成毓珺并没有接过剑,而是眯着眼看了看绅士身后的架子,“我想看看那把剑。”他指了指一把卷成一团的短鞭状的东西。

“好眼力。”绅士把那团东西从架子上拿了下来。那东西马上弹了开来,伸直了,却分明是把插在柔软的皮套中的极细的剑,皮套是红色的,而只有一掌之握的剑柄似乎是纯用红黑两色的皮条编成的,剑柄末端是个皮套,有一个扣环似乎可以调整皮套的大小松紧。绅士把剑递给成毓珺,后者接过剑把左手套入皮套拉紧了些,保证那剑能挂在他的手腕上而不落下,随后缓缓抽出剑。那其实并非是剑,而是一根大约五毫米粗的极其柔韧的金属丝,仅仅在尖端两寸有着锋利到几乎看不清边缘的剑刃,成毓珺伸出手指让剑在他手指上绕了几圈随后放开,剑身又嗖地伸直了。他朝空中丢出一枚金币,如挥鞭一样挥了挥剑,那枚金币被穿在剑上,而剑的锋刃没有被损伤分毫。

“只要掌握好力度绝对会成为一件利器,这是用火龙的舌骨磨成的。”绅士介绍着,“五个灵魂就够了。”

“恩。”成毓珺放下五颗黑水晶,随后把剑插回皮套中绕在自己左手前臂上,然后拉起袖子遮住了剑。绅士点了点头,“你果然知道怎么用剑,这样能够在别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刺穿他们的心脏或者脖子。”

“你这么一说别人都会有防备了。”黑猫接上了话,“不如你从我这里买点毒药回去,这样任何人只要被擦破一点皮就会立刻丧命。”

“恐怕不需要了。”成毓珺摇了摇头。

“我的女儿呢!我的女儿呢!”一个苍老而有力的声音由远而近。骷髅男侧头看了看,“呃,不妙。”

“怎么了?”成毓珺刚开口就被一个人拉住了衣领。那是一个高大强壮的老者,穿着红色的长袍,带着红色的魔鬼面具,“你就是那个杀了吹笛人的人么?我的女儿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