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十一月 18, 2009

罪法师(第二十八章)

成毓珺回到旅馆走进自己的套房时听到了电视的声音,他走到两个女子的房门前敲了敲,“还没睡么,我能进来么?”过了一会里面传出颤抖的声音,“请进吧。”成毓珺推门进去,见两个女子正缩在被窝里,都睁大着眼睛看着他,仿佛他会突然扑上去吃了她们一样。

“睡吧。”成毓珺笑了笑,“做个好梦。”

“你弄到灵魂了么?”女子中年纪较大的那个开口了,“你准备对我们做什么?”

成毓珺点了点头,“我暂时还没有想好怎么做,不过你们不用担心。”那女子冷笑了声,“这听上去并不能让我们放心。”

“……那”另一个女子怯怯地开口了,“我们叫了晚餐,还有些留给你的,你出去一晚上饿了吧。”她伸手指了指一旁的桌子,眼中带着一丝讨好的神色。

“不要天真了,你以为这样他会对你好一点么?这些黑巫师一个个都……”那年长的女子还想说什么,看着成毓珺的骷髅面罩又停下了。

成毓珺走到桌边拿起盘子,他把面罩拉起一半,坐在桌上,拿起刀叉吃了起来,“虽然冷了,不过味道还可以。”他舔了舔叉子,“我不会对你们做什么,你们只需要待在房间里就行了,当然你们可以不相信我,不过让我们在事情真的发生时再担心吧。”他站起身端着盘子向门口走去,“你们睡吧。”

“谢谢。”那女子的声音让他回过头,“你谢我,一个黑巫师?”

“你没有在我身上纹身,没有凌辱折磨我,而且我觉得你是个好人。”女子的脸上竟带着淡淡的笑意。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你们待在房间里,如果你对每个黑巫师都这么说我就不要混了。”成毓珺说完后走出门,呯地一声重重关上门。

“你看,他生气了。”年长的女子埋怨地说,随后被突如其来的开门声吓得一颤。

“对了,你们叫什么名字?”成毓珺探头进来说。

“我叫罗丝玛丽,她叫莉莉。”那个年青女子说。

“晚安,罗斯玛丽,莉莉。”成毓珺点了点头,合上门。

“说起来你到底准备拿她们怎么办?”烟牙冒了出来,“还有,难道你准备买下每一个见到的人么?”

成毓珺坐下挥舞着刀叉狼吞虎咽,等把盘子扫清后他放下盘子和刀叉,“不会,但是能救两个就两个吧。”他叹了口气,“我们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收集情报。”他打开电脑,屏幕一角显示着有一封新邮件,成毓珺轻点鼠标打开了那封信。

“巴特伊麦阿斯的信息很少,根据情报他只参加了两次集会,应该是精通诅咒的法师;骷髅男的能力在于他能够从一块骨头知道一个人的一切,他算是个老手了;狐狸并不算个高强的法师,但是除了像别的巫师提供女人之外没有做过其他事情……”成毓珺皱起眉,“只做这些也足够上我的名单了,”他拿出笔记本写下狐狸的资料,“吹笛人,拐骗孩子,收集灵魂,用他们做施法材料,因为诱拐了几个法师的孩子所以始终被追杀,据说他有不死之身……”成毓珺摸了摸下巴,“不死之身么?很有意思。”

“你准备杀他么?”电尾头上的灯闪烁着,“说实话这种法师的能力应该会超过你。”

“先让我找到他吧。”成毓珺敲了几下键盘,“今天喝酒的时候打听了一下过去几次集会的时间和地点,你搜索一下在那几次时候附近地区的儿童失踪案,假设他会在来集会前补充货源。”

“你知道收集那些资料要绕过多少防火墙闯进多少网络么?”电尾头上的灯快速闪烁着,“保守估计我需要五个小时。”

“那很好,我可以好好睡一觉。”成毓珺躺到了床上,“等都弄好了之后叫醒我。”他把手枪和刀放在枕边随后沉沉睡去。

“弄好了么?”成毓珺被电尾发出的蜂鸣声弄醒后马上爬了起来坐到电脑前,“把最近这里附近的儿童失踪数据打出来,标在地图上。”屏幕上立即显示出一张地图,杂乱无章地标记着一些地名和时间。“我还是想知道几个黑巫师都找不到的人你准备怎么找。”

“恩……”成毓珺摸了摸下巴,“他们当中应该没有哪个有工程学位,让我先试试看最简单的推测好了,我列一个方程计算到这些点距离最短的地方吧,然后电尾你负责计算。”

“你呢?”

成毓珺点了只烟放在杯子里让烟牙吸,自己则走出房间。

“早上好。”裹着浴巾的罗斯玛丽从浴室走出来,拿着一块毛巾擦着湿漉漉的褐发。成毓珺注意到她的肩上和上臂有几道红印,看上去是鞭子抽的。 “要咖啡么?”成毓珺倒了杯咖啡。罗斯玛丽看了看他,走过来拿起杯子,“有糖和牛奶么?你在干什么啊~?”成毓珺伸出手念了几句咒语,罗斯玛丽身上的鞭痕立即消失了,“我猜你们没什么衣服?今晚我会带点回来的。”成毓珺把杯子从罗斯玛丽手上拿过,“要喝的话自己倒吧。”他喝了口咖啡,“你们自己叫早餐吧,我一会儿要出门,怎么了?”成毓珺注意到罗斯玛丽正皱着眉看着他。

“我至少能知道狐狸在想什么,你真是奇怪啊!”罗斯玛丽哭笑不得地说。不过成毓珺此时已经把杯子放在茶几上开门出去了。

“我偏喝。”罗斯玛丽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马上皱着眉吐到了水池里,“这是什么咖啡啊!苦死了!”

成毓珺下楼后看到有些黑巫师正坐着吃早餐,自己也找了个空桌子坐下,点了一份蛋卷和培根,过了会儿早餐来了,他正拿起刀叉准备吃的时候穿着黑风衣带着骷髅头骨的骷髅男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来杯黑咖啡。”骷髅男挥了挥手指,“记在罪法师账上。”

成毓珺白了骷髅男一眼,“那些灵魂都是怎么来的?”

“嗯。”骷髅男把一份报纸放到他面前,指了指头条:死囚牢囚犯集体死亡,原因不明。

“那地方很远吧。”成毓珺把一块鸡蛋送进嘴里。

“你应该考虑除了精灵之火和开车之外其他的方法。”骷髅男接过侍应端来的咖啡喝了一口,“比如,我就用摩托,当然是魔法增强的摩托。”

“不管怎样多谢你的帮忙。”成毓珺几口扫光了盘子里的东西,“狐狸,”他朝在另一张桌边坐着,面前的盘子里堆满了香肠的狐狸挥了挥手,走过去把一块水晶放在他面前,“一个灵魂,多谢了。”

“没事没事。”狐狸看也不看就把水晶放到口袋里。

打点完一切后成毓珺走出镇子,又化为一道青色的火焰消失了,等他再次走进房间时已经是下午了,罗丝玛丽和莉莉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起来放松了很多啊。”成毓珺把手里的旅行箱放在茶几上,“给你们弄了点衣服来,我过一会儿还要出门。”他说完就走进自己房间了。罗斯玛丽马上打开箱子翻出衣服一件件看了起来,莉莉则一脸狐疑地看着合上的房门。

“电尾你算好了么?”成毓珺坐到电脑前时注意到屏幕上的地图中已经画出了几个红色的区域,“这些么?”

“早就算好了,在那之后我从网上又收集了一些数据用别的算法综合改进了一下,这些区域是吹笛人最有可能出现的。”

“很好。”成毓珺拿起背包,“电尾还是你看家。”

“大人,在对付吹笛人的时候你可能需要我。”

“这里更需要你。”成毓珺拍了拍电尾的头,拔出枪检查了一下,随后插到腰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说不定能回来吃晚饭呢。”

“又有多少事是一切顺利的呢?”烟牙悬浮在他耳边说。

“看起来的确很不顺利啊。”坐在车里的成毓珺看了看表,指针已经指向了七点,此时已经月明星稀了。副驾驶座上放着一个麦当劳外卖的纸袋,成毓珺拿起可乐喝了一口,划掉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的地图上的一块红色区域,“最后一块区域都没有线索。”他揉了揉额头,“明天就是集会了,不如在集会之后跟踪他?”他随手翻着放在膝上的书,“试试看这个方法吧,虽然会让人察觉到。”他从包里拿出一瓶淡蓝色的药水,打开瓶塞,随后拔出刀割开自己的手腕,滴了几滴血在瓶中摇匀了,随后把瓶子放在副驾驶座上,打了个响指,一蓬青色的火苗在液面上燃起,一股蓝色烟雾静静升起,冒出车窗。成毓珺则向后靠在座位上闭上双眼,发出阵阵均匀的呼吸声。不过在他脑中却是另一副光景了,那药水燃烧而出的烟雾仿佛一道光柱直冲云霄,随后如同巨幕一样铺散而下笼罩着整个小城,渗透进每一间房子的每一个缝隙,除了一个地方,在镇边一个工厂的停车场里听着几辆集装箱车,这是很平常的景象,但在成毓珺脑中有一辆集装箱车仿佛被罩在玻璃罩一般,没有一丝烟雾能够钻入。

“那里了。”成毓珺睁开双眼发动了汽车。“早点用这方法不就好了。”烟牙嘶嘶着。“这法术比起其他探知法术最大的缺点就是会让别人发觉,而这是我最不希望的。”成毓珺猛踩油门,车轮飞转带起一片砂石。

“哦,我就知道不应该用那个法术。”成毓珺停下车时苦着脸说了句,现在那集装箱周围已经围着一群孩子,每一个孩子都神色冷漠,双眼中带着冷冷的蓝光。清扬的笛声飘荡在夜空中,成毓珺的青焰之眼分明看到一个身材不算高大的人坐在车中吹着笛子,而那笛声仿佛是一道道银丝一样穿入那一个个孩子的耳中。

成毓珺打开车门,一挥手一个火球在掌中出现,不过一个孩子马上跑过来抱住了他的腰,接着几个孩子拉住了他的手臂。“这就是为什么我讨厌孩子。”他猛然化作一道青焰消散,随后出现在集装箱车上把手中的火球按在车顶,随着巨大的爆炸整个集装箱的顶棚被炸开了,他直接跳进了车里,不过吹笛人却已经不见了,更多的孩子却向他扑了过来,在他们抱住成毓珺之前他又化作一道青焰闪现在五十米开外,“青焰之眼看不到他,”成毓珺啐了一口从口袋里拿出一瓶银色的药粉捏碎了瓶子一挥手,“显!”接着一个银色的轮廓初现在他身边,成毓珺丢出一个瓶子在那轮廓上撞碎了,弥漫出一股橘色气体,“附!”那气体立即包裹住了那人形轮廓。“燃!”一蓬火光冲天而起,接着突然熄灭了,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站在灰烬中,他有着儿童一般的躯体,但他的脸却仿佛是七十岁的长者,手中握着一只带着羽毛垂饰的长笛,他把长笛放在唇边,纤长的手指按动间奏出一曲忧伤缠绵的曲子。成毓珺正准备施法,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动了,他的青焰之眼看到那悠扬的笛声如蛛网一般缠住了自己,他吐出几个简短而有力的音节,之后身上的衣服马上燃烧了起来,化为灰烬,露出满身闪着红光的纹身,不过这火焰并没有帮助他摆脱控制,成毓珺反而看见自己的手伸向腰间的短刀,拔出刀慢慢挪向自己的脖子,“烟牙。”他挣扎着吐出两个音节。烟牙马上从他体内钻了出来,分成三道烟雾钻进三个孩子体内,那几个孩子马上扑过来拉住了成毓珺拿刀的手,其中一个从成毓珺腰间拿出一瓶粉色的药水倒入他的口中,成毓珺顿时觉得控制一松,马上咬破舌尖,“解!”那些缠绕着他的银丝立即断开了。显然吹笛人因为惊讶于他能脱离束缚而略有犹疑,笛声一顿,同时失去了对孩子的控制,说时迟那时快成毓珺已经向他丢出一道闪电,随后冲了上去一手夺过他的长笛一手掐住他的脖子提了起来,“你的法术都很有一套呢,不过没有孩子当挡箭牌的话就你那小身材我一用力就能掐死你!”成毓珺一字一顿地说。

“你就是干掉人皮师的那人吧?我记得他的脸,”吹笛人笑了笑,“刚才那几招是法师杰克的女儿米娅的绝技,你并不是个黑巫师吧?”

“说不定我杀了米娅就像杀了人皮师一样,然后夺取了她的能力呢?”成毓珺冷笑了声。

“每一道她的药水的调配工序中都需要特别的魔法,有的药水需要她的血液或者她那只精灵身上的鱗粉,绝不仅仅是杀死她夺取力量那么简单的。” 吹笛人边说边转着眼珠,似乎在思考脱身的方法。

“那么就是我像你控制孩子一样控制了她。”成毓珺一边说一边慢慢捏紧他的脖子,“死吧。”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不死之身。”从成毓珺身后传来的稚嫩童音让他回过头,惊讶地看着一个孩子冷笑着抬起手在空中画出个闪亮的五芒星,之后就觉得手里捏着的那人仿佛迅速地膨胀起来,之后他的视觉和听觉就被刺眼的闪光和巨大的轰鸣声夺去了,在那一瞬间他只来得及念出一个咒语。

爆炸的火焰散去后那孩子看着一地飞溅的血肉扬起嘴角,“第四个。”在他说话的时候他的脸庞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衰老着,仅仅是十几秒的时间他的脸上就爬满了皱纹,他捡起地上的笛子吹了几声,那些一脸疑惑站在原地的孩子脸上马上就浮上了一层冷漠,一个个如行尸走肉一样围到他身边。

随着一阵青色的火焰,满身是血的成毓珺出现在他房中的五芒星阵中央。

“啊!”罗斯玛丽尖叫着跑过来,“你怎么了!”她伸手想要扶起成毓珺,却被他拨开了。

“别碰我。”成毓珺挣扎着站起身,撕去身上已经完全破烂的人皮,随后脱下面罩和手套。他整个上半身都布满了触目惊心的伤痕,有几处皮肉外翻已经露出了白骨,“如果想帮忙的话就帮我拿条毛巾。”他说着走进自己的房间从包里摸出一瓶金色的液体倒在伤口上,随着伤口冒出的气泡和刺耳的滋滋声,伤口处马上长出了新鲜的皮肉,而他身上的纹身也恢复如初,“真要感谢米娅特别多配的药水。”成毓珺赞叹道,侧头发现莉莉正站在门口看着他,“不用担心。”

“我没有担心,只是想确定你不会死,否则狐狸会把我们抓回去的。”莉莉说,这时罗丝玛丽拿着毛巾走了过来。

“还是不用担心。”成毓珺笑了笑接过毛巾擦去身上的血。

“根据你的伤势来看,吹笛人比你强很多?”电尾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还有,我并没有看到烟牙和你一起回来。”

“只不过中计了而已,没有召回咒的话恐怕就挂了。烟牙留在那里了,以防我要回去”成毓珺边说边从手臂上拔出一块块碎骨丢在桌上,“嗯?”他举起手,指间夹着的是一颗带血的牙齿。

“我来帮你吧。”罗丝玛丽伸出手掰过他的脸颊,在他面颊上也嵌着几颗牙,她小心翼翼地把那些牙拔了出来,“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她用毛巾把成毓珺脸上的血迹擦干,“你长得还挺帅的么。”

“行了行了。”成毓珺拿出一瓶紫色药水滴在破损的头套和手套上,随着一阵烟雾那两件东西就恢复如新了。他带上头套和手套,随后从包里抽出一张人皮衣套上,再穿上衬衣,又抽出几张人皮,他把其中一张人皮摊开在床上,用短刀割开手腕在人皮上画上一个六芒星,之后是一圈符号,随后他拿出六瓶药,在六芒星的六角各割开一个口子把药粉倒进去。随后拿出一瓶透明如清水的药水洒在皮上,那些魔法阵马上就消失无踪了。

“好了。”成毓珺把人皮放进包里,单肩背起包,“电尾……”

“我看家,知道了。”电尾头上的灯闪了闪。

“你……”罗丝玛丽拉住成毓珺的手,“你小心点。”

成毓珺点了点头,“他想不到我会出现了。”随后一挥手化作一道青焰消失了。

当一道青色的火焰在他面前燃起时笑容从手中拿着一杯红酒啜饮的吹笛人脸上消失了,“难得遇到你这样阴魂不散的人。”

“我也很难得遇到你这样不死的人。”成毓珺抬手一挥,几张人皮马上像吹涨了的气球一样站立起来扑向吹笛人,后者马上举起了长笛,几个孩子扑向人皮和他们扭打了起来,成毓珺则化作一道青焰,随后出现在吹笛人身后挥出一道闪电。吹笛人抬起手,一个孩子跳到他面前迫使成毓珺不得不把闪电射向空中。随后几个孩子拉住了成毓珺,后者不得不再次化为青焰摆脱,这次他闪现在孩子的包围圈外。

“看来你并没有控制好人皮师的人皮呢。”吹笛人放下长笛,一脚踩在一张被三个孩子压在地上的人皮上,“连我的孩子都能打倒他们。”

“那是我的孩子。”成毓珺念出一道咒语,几张人皮马上抓住了吹笛人,而他踩着的人皮上显现出一个血红的六芒星阵,他自己就在阵中。

“这!”吹笛人刚想跳出法阵,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力量跪倒在地,“快把我拉出来!”他对旁边压着这张人皮的三个孩子大吼着。

“这是不可能的。”三道烟雾从那三个孩子身上冒出来,汇聚在一起渐渐成型,正是烟牙,“你以为你踩上来只是偶然么?”它得意地盘旋着。吹笛人惊恐地看着自己的手,发现自己的灵魂似乎已经渐渐离开了身体,“你不能杀了我!我死了这些孩子都会死!”他绝望的吼叫就如同狼嚎一样。

“你不会死的。”成毓珺张开嘴,吹笛人的灵魂一瞬间离开了他的躯体钻进他嘴里,而那个孩子则倒在地上,脸庞渐渐恢复成孩子的样子。

“结束了。”成毓珺摇了摇头,突然剧烈颤抖起来,“不要,不要,不要!”他用力敲打着自己的头,“啊!”他一下子瘫倒在地抱着头打滚,“从我的脑子里出去!”他最后大吼了一声,随后静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接着成毓珺笑了起来,站起身,“你太愚蠢了,你应该直接杀了我的,相反你想要吞噬我的灵魂?你知道我夺取了多少人的身体了么?现在我拥有了你,拥有了人皮师,对了,我还可以利用你夺取米娅的力量。哈哈哈哈哈!”他抬起双手,“这是多么有力的躯体啊,你们的力量都是我的了,都是我吹笛人的了!啊!”他突然惨叫了一声倒在地上,“不要,不要!这是我的!这是我的!这是我的!”

“这不是你的。”他的嗓音突然平静了下来,随后成毓珺用颤抖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水晶放在地上,脱下手套咬破手指在水晶周围画了一颗五芒星和一圈咒语,“我不是你的,你给我出去!”他猛地呕吐了起来,一只灰色的,老朽的灵魂被他吐了出来,直接吐进了那块水晶。

“不要!你的身体是我的!我的!”吹笛人的灵魂嘶叫着,在水晶中挣扎着,成毓珺沾着血在水晶上画了一个符号,随后拿出一小瓶黑色的药水倒在水晶上,“封!”水晶一瞬间化为了黑色,而灵魂的嚎叫也消失了。

“真是惊险啊。”烟牙飞到精疲力竭的成毓珺耳边说。

“是啊,以后还是不要直接吞噬灵魂比较好。”成毓珺把黑水晶放回口袋,站起身。在他封住吹笛人的一瞬间所有的孩子都昏迷了,道在地上。他走到一个孩子身边探了探鼻息,随后摸了摸脉搏,“看起来没什么事。”他拖着疲惫的身体捡起一张张人皮,然后是吹笛人的笛子。那笛子是一根细长的骨头,并不是人的,应该是某种有着细长脚杆的鸟类的,上面挂着一块玉石和一簇羽毛。成毓珺把长笛插在腰间,随后翻找出吹笛人的书和笔记放到车里,最后发动了汽车,同时拿出手机拨通了警察局的电话。

“喂,我想报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