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十一月 17, 2009

罪法师(第二十七章)

第二天一早成毓珺和米娅在机场吻别之后就搭上了飞往欧洲的班机,在转机一次并坐了半天长途客车后成毓珺在一个破败的小镇提着两个行李箱下车了。

镇子不大,街上几乎见不到一个人,街边的店铺基本上都关着。这样的小镇并不少见,往往曾经因为矿场而建造,而繁荣,等矿脉被采集干净之后镇子就渐渐变成无人鬼镇了。

“现在干什么?”烟牙从成毓珺体内钻出来。

“去找个旅馆再说吧。”成毓珺打开了青焰之眼扫视着四周,映入眼帘的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小镇,而是在空中漂浮着的一团团鬼火,远方几处房子上冒出的阵阵不祥的青烟,还有地上闪亮的足迹,仿佛是法力高强的法师留下的。随后他看到一道燃烧着的人影远远走过来,在离他十几米远的地方停下了,正朝着他看。成毓珺看出来那人用了隐身术,如果不开启青焰之眼的话是看不到他的。那人看了成毓珺一会儿,随后走了过来,并解开了隐身术。

“看起来你并不惊讶?”那是个穿着西装带着银丝边眼镜的中年男子,长着一张平凡无奇的脸,一边说话一边把手中拿着的怀表打开,又合上。

“刚才就看到你了。”成毓珺微微一笑,“你是?”

“接待人,”那人笑了笑,“第一次来吧,当你到这个镇子上的时候我就感知到你带着的邀请信了,不管它曾经是哪个大师的,恭喜你得到了它。” 那人伸出手,“叫我威尔就可以了。”

成毓珺和他握了握手,“你怎么知道我第一次来?”

“如果不是的话你不会坐着长途汽车来,并且会带上面具。”威尔礼貌地笑着,“在这几天只有接待人和商品不需要带面具。”

“这样啊。”成毓珺从包里掏出人皮师的骷髅纹身面罩套在头上,“这样不会被发现么?”

“这里是死镇,没有人会来的,就算不相干的人经过我们也有办法让他们离开。”威尔定定地看了成毓珺的脸一会儿,脸上的神色由礼貌变为了敬畏,“我听闻人皮师失踪了,那么看来是您获得了他的法术?”

成毓珺抬起手,随着一道微光他手上的纹身慢慢显现,“是的,邀请信本来就是属于他的。”

“请问怎么称呼您,尊敬的大师。”威尔微微弯下腰恭敬地问。

成毓珺沉吟了一下,“就叫我罪法师吧。”他边说边戴上一副黑色的手套,那手套还是人皮的,不知用了什么药品让它变成了黑色,皮上用银丝绣着着银色的字符和魔法阵。

威尔举起双臂拍了拍手,两团银色的幽灵从地上升起飘到他们身边,提起了成毓珺的行李箱。“请让我带您去旅馆,人皮师大师过去来的时候总是会要一套两室的房间,一间他用一间用来放他的作品,当然包括活人。罪法师大人你是不是要住进我们为他保留的房间?”

“虽然还没有自己的作品,不过我想就用他的房间吧。”成毓珺点了点头。

威尔看出成毓珺并不想多说话,因此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把他带进了旅馆,成毓珺看到大厅和酒吧前站着几个带着各色面具的人,而那些人的视线也都集中到了成毓珺的脸上,那张犹如签名般的刺着骷髅和六芒星的面罩。一个穿着那种应该只在化妆舞会上才会出现的带着无数装饰的袍子,带着有羽毛装饰的面具的人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一杯香槟,“这位就是让人皮师消失的大师么?请称呼我为巴特伊麦阿斯。”他的嗓音清澈而又低沉,带着强烈的穿透力,仿佛从他的口中吐出的并不是一个个单词,而是一颗颗晶莹的宝石溅落在地。

“我叫罪法师。”成毓珺点了点头。

“很有趣的称呼。”面具后的人轻轻一笑,“我们正在讨论如何才能在人皮上封禁最强大的力量,不知道你放好行李之后会不会下来加入我们呢?”

“也许吧。”成毓珺走上楼,跟着威尔和幽灵穿过长廊在一扇门前停下。威尔打开门,先让成毓珺走进门,随后幽灵飘进了客厅把行李放在地上。

“如果需要什么东西,按铃就可以了,我们可以把饭送上来,当然,我们也能送上其他东西……”威尔露出一道意味深长的笑容。

“多谢。”成毓珺点了点头。威尔笑着走出房间,“对了,还有一件事,虽然大师们看起来都很和气,但是集会并没有开始,在集会前几天一个大师被另一个杀死是很平常的事。”说完后他就关上了门。

“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毓珺?”烟牙从成毓珺的胸前钻了出来,“叫你小心么?”

“或者也可以理解成告诉毓珺如果他想动手现在依旧可以。”电尾从成毓珺的背包里爬出来。

“从现在起你们应该称呼我大人,不要叫我毓珺了。”成毓珺边说边打开行李,抽出笔记本电脑放在桌上,接上电源打开电脑,随后抽出他的书和笔记本,之后拿出米娅给他配置的药水。他把药水倒进一个个拇指大的小瓶子,随后把瓶子捏在手中,手指一捻那瓶子就消失在指间。

“你要我干什么?”烟牙凑到成毓珺耳边嘶嘶道,“到处晃晃?”

“不用,黑法师的警觉性应该都很高,还是小心为好。”成毓珺抽出短刀看了看,试了试锋刃,随后插回刀鞘中。然后他站起身打开旅行包,抽出几张纹着法阵的人皮挂在墙上,又拿了一张挂在门上。之后他拿出一瓶药水倒在地上,画出一个巨大的六芒星,“好了,我们下去喝杯酒吧,电尾你看家。”他拉起头罩,把一枚蓝牙耳机塞在耳中,随后又戴好头罩。

“遵命。”电尾趴在桌上发出平静的电子音。

“你都准备好了?”烟牙在他头上绕着圈子。成毓珺点点头,“防御魔法用这些就够了,当然前提是想闯进房间的人还懂得礼貌。”他拉开门走了出去。

巴特伊麦阿斯已经不在酒吧那里了,现在坐在那里喝酒的只有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带着骷髅头骨的高个男人,他面前放着一杯苦艾酒。成毓珺在吧台另一边坐下,抬起手。

“要什么?”身材高大的黑人酒保走了过来。

“有什么要推荐的么?”

“第一次来?”酒保倒了一小杯殷红的液体放在成毓珺面前,“处女血,算是见面礼。”

“我猜这酒名并不是比喻而是字面的意思。”成毓珺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甜美而浓烈的酒香在他舌尖缭绕,扩散,弥漫,而在酒香下,血腥慢慢地穿过他的咽喉渗入他的心脏,让它猛烈地跳动着,撞击着他的肋骨。

“这里还有精灵蜜,毒液酒;当然如果你喜欢正常一点的我们也有。”酒保一边说一边擦着杯子。

“先来杯精灵密吧。”他侧头看看吧台另一端戴着骷髅的人,那人也朝这边看过来。

“罪法师,”成毓珺晃了晃手指,“这位先生的下一杯我请了。”

那人举起杯子点了点头,“叫我骷髅男就行了。”他的声音很沙哑,仿佛金属勺子在盘中的刮擦声,“你杀了人皮师?”

成毓珺拿起精灵蜜喝了一口。

“做得不错,”骷髅男喝了口酒,随后两人就都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喝着酒。

酒保看了看吧台两端的两人,“我讨厌不说话的客人。”他小声嘀咕着。

“你就是那个解决掉人皮师的人么?”过了十几分钟后一个油腻腻的嗓音打破了寂静,随后一只胖胖的手就搭在成毓珺肩上,“我叫狐狸,你怎么称呼?”成毓珺并没有搭话,只是冷冷地看着肩上的手,直到那人缩回手,“罪法师。”他冷冷地吐出三个字。

“很讽刺的名字呢。”带着狐狸面具的胖子打了个响指,两个娇美穿着暴露的女子走了过来,他伸手揽过她们,“你要么?人皮师每次都会买回去好几个。”成毓珺抬头看了看那两个面带恐惧的女子,“严格来说我并没有完全继承他的法术,不过……”他抬起手拂过其中一个女子裸露的手臂,感觉到她因恐惧而颤抖,“你有孩子么?”

“什么?我还是单身呢?”狐狸疑惑地说。

“用来卖的。”成毓珺摇了摇头。

“哦!”狐狸恍然大悟地说,“很不好意思啊,我没有,不过你可以找吹笛人,他要等大会开了才来呢。”狐狸举起一只手指放在唇边,小声说, “想要杀他的黑法师也有好几个呢。”

成毓珺站起身,伸手托起一个女子的下巴,“处女?”

“人皮师从来不问我这个的,”狐狸拍了拍一个女孩的面颊,“这个是。”

“多少钱?”成毓珺边说边掏出钱袋。

“你真的是第一次来啊。”狐狸冷笑着说,“我不收钱的,一个活的灵魂,平常人的就可以了,这两个女孩就是你的了。”

“这点我到没想到,”成毓珺摸了摸下巴,“女孩能先给我么?我明天就给你灵魂。”

狐狸侧头看了成毓珺一会儿,“请我杯处女血就行了。”

成毓珺丢了一颗宝石在吧台上,“你总收的吧,不用找了,多余的请别人吧。”他站起身,“你们跟我过来。”

那两个女子虽然满脸的恐惧,但是依旧跟着成毓珺上了楼。

“进房间,”成毓珺把两个女人带进房,“你们坐好,看电视,如果饿了就叫东西吃,不要打扰我,我也不会打扰你们。”成毓珺说完就走进另一间房间坐到电脑前,米娅正在线。

“帮我查一下吹笛人,狐狸,骷髅男和巴特伊麦阿斯的资料。”成毓珺打下一行字,“前两个人加急。”

“你准备去找谁的灵魂?”烟牙飞到他耳边嘶嘶着。

“先随便找一个人,如果能找到吹笛人就更好了。”成毓珺飞快地敲击着键盘,“电尾,你进当地的执法机关的网络,调出所有那些有意思的人。”

“在你的定义中‘有意思’的是什么意思?”

“那些我会去杀的人。”成毓珺按下回车键,随后关上电脑,“看来暂时找不到吹笛人,先把灵魂弄到再说。”他起身走到另一个房间,那两个女子满脸哀求地看着他。“放心,我不会对你们做什么的。”成毓珺拔出腰间的短刀割开手腕,在他们的床边画下一圈咒符,“这是保护咒语,如果有人来的话,当然我并不认为这种事会发生,躲在这个圈里。我今晚要出门。”他收起刀,“电尾,还是你看家。”说完后成毓珺开门走出了房间,留下房中的两个女子面面相觑。

“不是说人皮师喜欢在活人身上刺青然后剥他们的皮么?”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人说。

“那不是人皮师吧。”另一个女子疑惑地说,“你……想不想吃点东西?”

“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烟牙尖嘶着在成毓珺面前狂舞着。“真是。”成毓珺拿出一只卷烟点着了叼在嘴里吸着,烟牙马上钻到他体内吞下他吸进肺里的烟,“你今天准备对谁下手啊。”

成毓珺拿出手机看了看屏幕上的数据,“一个被列入证人保护计划的杀手,供出自己的朋友换来活命,其实本来不想动手,不过既然要灵魂的话也没办法了。”

“不多杀几个么?”烟牙嘶嘶着,“如果你要再买东西呢?”

“也许吧。”成毓珺走出镇子,挥了挥手,化为一团青焰消失了,只在原地留下焦黑的烧灼痕迹。随后一只皮靴踩在焦痕上搓动着,把那痕迹磨尽了,“罪法师么?真是讽刺的称号。”骷髅男冷笑了声,骑上一辆由白骨拼接而成的摩托,随着凄厉的惨叫和车后喷出的火焰他骑着摩托一骑绝尘。

“希望你能安息,虽然应该是不可能的。”成毓珺拿起一块晶莹剔透的水晶对着里面正用双手敲着晶壁青灰色灵魂说,他的脚边躺着一具尸体。他弯下腰捡起尸体旁的沙漠之鹰,“枪我就收下了。”他把枪插在腰间,把水晶放到兜里,随后坐上驾驶坐发动了车,“我要感谢你,居然住在车房里,方便很多了。” 他回头对躺在地上的尸体说。

当成毓珺从第五个人家里走出时看到骷髅男就在街对面坐在摩托车上,“罪法师啊,你知道么,如果普通的黑巫师缺少灵魂的话,他们会到最近的镇子杀上十几的人收集灵魂,而你却费了老大的劲开着房车几个小时去杀那么几个人。”骷髅男的嗓音在寂静的夜中分外刺耳。

“既然你会这么说,也跟了我这么久了吧,你又是干什么呢?在集会开始前把我干掉?”骷髅男猛地挥手,成毓珺一台手挥出一道火焰,焰光消散后几节烧焦的指骨落在地上。

骷髅男从风衣里掏出一个布袋丢在地上,“一万,这些灵魂你拿着用吧,如果你看见个人就要买下来的话五个灵魂远远不够。”

成毓珺捡起布袋,然后掏出一个沉甸甸袋子丢给骷髅男,“为什么帮我?”

“不是帮你,只是生意,生意。”骷髅男发动了摩托车开远了。成毓珺捡起那袋子打开看了看,拿出一颗黑水晶。“这些不止一万吧。”烟牙嘶嘶着。

“是啊,不止一万。”成毓珺喃喃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