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十一月 16, 2009

罪法师(第二十六章)

成毓珺从墙边的架子上拿下一个头骨,那个头骨明显经过某种处理,整个头骨已经变成了半透明的黑色,头顶镶嵌着银色的六芒星和咒语。成毓珺托起头骨面对着自己,张开嘴对着头骨哈了口气。一道道绿色的烟雾从他口中弥漫而出丝丝缕缕了地钻进头骨,然后那头骨漂浮了起来,一团绿色的火焰在头骨中燃烧着,透过眼窝可以看见两点焰芯闪着光,仿佛燃烧着的双眼,那骷髅在空中转了几圈。成毓珺又念了几句咒语之后骷髅落在他掌心,慢慢缩小,最后只有一颗杏仁大小了。成毓珺从腰带上解下一根精致的手编腕带,上面已经挂着两个小小的黑色骷髅了,他把这个骷髅穿了上去随后把腕带挂回腰间。“恩……”成毓珺抚摸着下巴,“然后干什么呢?”“再找一个人吃他的灵魂?”电尾在墙角静静地趴着。

“暂时找不到应该杀的人了。”成毓珺耸耸肩,拿起一件手术袍披上,随后带上橡胶手套,“做些研究吧。”他走进一间房间从玻璃箱子里抓出一只飞蛙。之后走到另一间房间,用大头针把飞蛙的四肢固定在台上,之后拿起手术刀切开飞蛙的肚子,用手术钳拉开剖开的伤口,飞蛙暗红色的心脏依旧在胸腔中疾速跳动着。成毓珺伸出手指画了个符号,那符号闪亮着飘到飞蛙的心脏上,随后他用剪刀剪下那心脏放在玻璃杯里,那颗心脏还是在跳动着。

“看看这次的魔法能保持多久。”成毓珺把钉在飞蛙四肢的大头针拔掉,然后缝合了它身上的口子,之后抬起手悬在飞蛙上方,手指微颤间飞蛙翻了个身爬了起来,他一挥手,飞蛙跳了起来,扑闪着翅膀飞上空中。成毓珺指挥着它飞了几圈,随后那飞蛙摔落在地上。成毓珺皱着眉走了过去,手指又动了动,那飞蛙挣扎着想爬起来,不过最后还是一动不动了。“没有仔细处理过的尸体,加上你没有画任何法阵进行任何仪式,你能够控制到这个程度已经很好了。”电尾平静地说。“小说里都不用这么麻烦的。”成毓珺捡起死飞蛙丢到一个放着某种蓝色脂状液体的大瓶子里。“所以那些是小说啊。”电尾头上的灯闪了闪,“有个人在你的博客上留言想叫你修改一下他的模板。”成毓珺看了看还在瓶里跳动的飞蛙心脏,“帮我留言,让他查字典弄明白‘不接工作’是什么意思。”他打开笔记本写下几行字,然后看了看表,之后又站起身抓来一只飞蛙放到桌上解剖起来。

“毓珺,我回来了!”当米娅的声音在门廊响起时墙上的挂钟指针已经指向十二点了。之后随着高跟鞋蹬蹬蹬的声音由远到近,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的米娅走进手术室,“喏,”她把塑料袋放在桌上,亲了成毓珺一口,“凉拌金针菇,五香牛肉,鸡蛋生煎,肉丸粉丝煲。”

成毓珺揽住米娅的腰亲了亲她的额头,“我差不多弄好了,那上去吃吧,你也饿了吧。”他说着脱下橡胶手套和手术服丢在桌上,看了看杯中的心脏,虽然依旧在跳动着不过已经越来越缓慢了。他拿起笔在笔记本上记下了时间,之后拎起塑料袋和米娅一起上楼了。

“看来你又有很大的进步啊。”几个星期后当古德曼神父走进成毓珺的地下室时成毓珺身体周围正环绕着五个颜色各异的骷髅头骨。包裹着一层紫色电光的电尾趴在他左手臂上,而他的右手掌心中则燃烧着一蓬青色的火焰,“不过你用了什么样的法术来获得这种力量的?”

“你不会想知道的。”成毓珺摇了摇头,收起火焰和骷髅头骨,随后挥了挥手,电尾从他手上爬到了地上。

“古德曼神父你好。”带着白色面具的米娅从一间房里探出头,手中拿着一瓶紫色的药水。

“嗯,”古德曼神父点了点头,“很久没看到你们了,而且最近因为能找到的坏家伙都被你们两个解决得差不多了所以居然无聊到待在教堂里听别人忏悔了,所以过来看看。”

“神父你还有别的事吧?”成毓珺边说边拉过一把椅子,“请坐。”然后自己在电脑桌后坐下。

古德曼神父从衣袋中掏出一封封蜡已经打开的信,“恩,想让你看看这个。”

成毓珺接过信封,把封蜡放到鼻下闻了闻,“血,多半是人血吧?”他抽出信封中的信,那是一张蜡黄色的皮肤,他揉了揉那张皮,“恩,不是人皮,小羊皮吧,和你的名片一样。”他读起信来,“金粉写的,不错啊。恩……”成毓珺皱起双眉,“这是……”他慢慢读完了信,“你上次提起过的怎么都找不到的黑巫师的集会,难道我手里拿着的就是集会的通知么?”

古德曼神父点了点头,“我想你然后想问的就是我怎么得到的。人皮师在这里行动的时候租的房子,这信直接寄过来了。”

“看来他们有自己的邮件列表啊。”成毓珺放下信,“那么你准备怎么做?召集所有的‘白巫师’可能再加上梵蒂冈的圣武士去扫荡他们?”

“事实上和几个熟人沟通过之后我们都认为在不知底细的情况下去是很危险的,所以我希望你以黑巫师的身份去参加这个集会,收集一些情报,并保证你能参加下一次的集会。”

地下室静了下来,过了会成毓珺开口了,“恩,我只要带着人皮师的面皮进去他们一点都不会怀疑的。或者,我可以自我介绍:你们好,我是古德曼神父的学徒,人如其名他是个好人。”

一旁的米娅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古德曼神父也笑着摇了摇头,“实际上根据我们的情报所得,每个参加集会的黑巫师都会带着面罩,就像这里的地下集市一样,很多黑巫师都有不愿被人发现的身份,如果让人看到了脸的话会很麻烦的。而黑巫师平时为了夺取别人的力量很乐意互相残杀,但是在这一天他们会保持和平。”他抬手指了指成毓珺,“你只要带上人皮师的头套,没人会知道你的。而且这信并没有注明给谁,我也知道如果一个黑巫师杀了另一个的话,根据他们的法则,有权继承死者的一切,当然包括这封信。”

成毓珺扶了扶眼镜,“听上去很有意思,找我的原因是我的法术基本上都是很适合黑巫师的吧?”

“在我认识的人当中,是的。”古德曼神父点了点头,“因为很危险的关系,所以你不愿意也没有什么关系,不过你愿意的话也只能一个人去。”

“什么!”米娅刚想说什么,成毓珺拉住了她的手,“这是自然的,米娅不能去。”他回头看了看米娅,“你比我早出道很多,你和粉红的样子知道的人太多了,去的话反而增加危险。”米娅侧头想了想,随后撅着嘴老大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那么,你什么时候动身?”古德曼神父站起身走到桌边,伸出手。

“等我准备好了就动身。”成毓珺站起身和古德曼神父握了握,“祝我好运吧。”

“好运。”古德曼神父用力握紧手掌摇了摇。

等古德曼神父走之后米娅走到成毓珺身边挽住他的手臂摇了摇,“喂,你准备怎么准备啊?”成毓珺低头看了看米娅,只见她微蹙的娥眉间堆满了担心,微垂的嘴角带着数不尽的忧愁,“你知道那集会上都有些什么人么?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啊,他们知道的黑暗秘密普通人仅仅是听到就会发疯的啊!”成毓珺微微一笑,低下头吻了下米娅的额头,“别担心,我也是杀人不眨眼的啊,而且我干掉了人皮师不是么。”成毓珺的手抚过米娅的面颊托起她的下巴,“那应该是个比较平和的集会,至少对于黑巫师来说,不过我还是需要你给我配几种药,说不定有用,好么。”他凑在米娅耳边呢喃着。

“恩,”米娅点了点头,“虽然不能和你一起去,不过我保证你要我配什么药我都会努力配出来的,然后我可以教你我施法的手势和密语。”

“恩,”成毓珺在一张纸上写下了几行字,“这些吧。”他把纸交给米娅,随后吻了吻她的红唇,“我也要开始准备了。”

“恩,”米娅看了看那张纸,随后走进自己的实验室。

“不过,你准备怎么准备。”电尾爬到桌上挥舞着电鞭。烟牙飞到他耳边嘶嘶着,“是不是马上把那肉人彘做出来?”

成毓珺抬起手用食指挠了挠额头,“肉人彘还没有准备好,现在做出来弄不好只会拖后腿,吃灵魂的话现在没有合适的人抓了……”

“而且你吃得也多了。”电尾平静地说。

成毓珺从一个架子上取下一捆金丝走到桌边,摊开一张羊皮纸,抽出短刀把纸上的魔法阵刻印在掌心中,随后把细细的银丝埋在伤口中,他念出一句咒语,掌中的伤口慢慢愈合。他抬起手,他的皮肤下闪现出一阵红光,仿佛那嵌进去的银丝都突然红热起来。之后一团金色的液体状的光团出现在他掌心。“很好,”成毓珺笑笑,随后摊开另一张羊皮纸,拿起刀在自己手背上刻画起来,殷红的鲜血顺着刀刃淌下,一滴滴地落在铺在桌上的纱布上,然后他放下刀,拿起金丝。

米娅用小刀割破自己左手食指,让血滴在瓶中,一瞬间瓶中本来粉色的液体化为了紫色,随后她念了几句咒语,往瓶中吹了口气,那液体化作了瑰紫色。她拿起瓶子闻了闻,“好了。”她把瓶子放在托盘里,那里面已经放着十几瓶各色液体。她端起盘子走出自己的实验室走进成毓珺的房间,“毓珺,弄好了。”

“正好,来帮我忙吧。”成毓珺放下纹身工具,他的胸前和手臂上已经刺满了各种魔法阵,“背后我够不到,帮我纹?”

米娅把托盘放到桌上,拿起纹身工具,“这次纹身多了很多啊?”

“不止纹身。”成毓珺抬起手,他皮肤下闪出一阵金属红热的光芒,“我把金丝构成的魔法阵埋在皮肤下面了,目前来看很有用。”

“我不喜欢这个纹身。”米娅点了点他肩上的一个纹身。

“没关系,纹身要去掉很容易。”成毓珺苦笑了下,“只是每次都要亲自纹上,等纹好之后今晚该做的准备就都弄好了,我准备明天动身。”

“这么快?”米娅担心地抱住成毓珺。

“恩,提前过去准备一下也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