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一月 15, 2009

罪法师(第二十五章)

“谁啊?”一个左脸颊上刺着狼头,带着黑色头巾的人把薯片放到一旁从沙发上爬起来,走到门边透过猫眼看了看,“我不需要推销圣经的。”他喊了句,然后又走回屋坐在沙发上,刚拿起薯片门铃又响了,“妈的。”他把薯片丢到一边站起身气势汹汹地走到门边打开门,“你小子要我揍你……”突然门前穿着黑西装带着眼镜的成毓珺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同时把他推进房间,然后锁上门。那男子一个踉跄倒在地上正想骂,突然惊恐地发现自己张不开嘴了,他伸手胡乱地摸了下发现原来是嘴的地方现在只是一片平滑的皮肤。

成毓珺踢了那人一脚,随后从衣袋里拿出一个针筒,“不要这么紧张,反正你应该不会再需要你的嘴了。”他俯身俐落地把针插进他脖子,之后那人就慢慢地合上了双眼。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盏无影灯下,躺在冰冷的铁床上,什么东西插在他的喉咙里,他伸手想要把管子拔出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锁住了。

“不要挣扎了。”一个戴着护目镜和口罩,套着白大褂的人走到他身边,裹着橡胶手套的手中拿着一把手术刀,“没有人会管你的,对差不多所有人来说这个世界没有你会更好。”他说着把刀刺入他的手臂,切开皮肤,随后用夹子扩大并固定住伤口。

男人扭动着挣扎着,他摇着头,甩动着插在脸上的管子。

“不要乱动,否则我不小心弄断你的神经就不好了。”成毓珺骤起眉头,同时用管子吸去伤口流出来的血,然后他看见了一条白色的神经,“很好,找到了。”他拉过一台仪器,把一根极细的金属针插在神经上,“电尾,开始吧。”

“了解。”电尾身上的灯亮了亮,然后那个男人的手动了起来。

“恩。”成毓珺沉吟了下,“看起来还不错,我再找几根神经试试看吧。”他又拿起手术刀在男人身上别的地方切了起来。那人闷沉的呻吟又响了起来,在房中回荡。

过了半天后成毓珺走出房间。推着一辆手推车,电尾趴在他肩上,“不好意思,没想到这个人对于电流的忍受能力这么低。”

“没事的。”成毓珺扛起手推车上的尸袋走进另一间房间,把尸体塞进焚化炉,“有了自己的房子之后就是方便啊。”他打开焚化炉透过观察窗看着那尸体在火焰中燃烧,碳化。

“喵~”成毓珺觉得有个毛茸茸的东西蹭了蹭他的腿,低头一看正是他的六耳蓝猫正抬头看着他,嘴里还叼着什么东西。猫退后一步,把嘴里的东西放在地上,然后又喵了一声。那是一只已经死去的蛙类,长得很奇怪,和普通的蛙不同的是它嘴里有一排尖利的牙齿,趾上也有利爪,最奇特的就是它的前肢很长,趾间还有一层薄膜。

成毓珺捡起死去的飞蛙,挠了挠猫的下巴,“你很厉害啊蓝影,飞蛙都能抓到了。”他走到另一个放着巨大的水族箱的房间,打开房间一角的冰箱把飞蛙的尸体放进去,然后拿出一个沙丁鱼罐头打开了把鱼倒进地上的一个食盘里。蓝影马上凑过来吃鱼,成毓珺则轻轻地抚摸着蓝影背上细密的短毛。

“毓珺,”一头红发的米娅走进房间,小花静静地趴在她的前臂,“今天晚上你能帮我看着小花它们么?我要去看演唱会。”

“不带我去么?”成毓珺故意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米娅笑着亲了亲他的面颊,“重金属摇滚,你不会喜欢的。”她像拍小猫小狗一样拍了拍成毓珺的头顶,“我回来的时候到你喜欢的那家中餐馆给你带外卖回来?”

成毓珺低头抓过米娅手上的小花放在肩上,“记得买凉拌金针菇就行了。”

“恩恩。”米娅又亲了亲成毓珺的脸,“对了,你这几天在干什么啊?这是你弄死的地几个人了?”

“我在为第三个人彘做准备。”成毓珺扶了扶眼镜。

“啊!你又要做一个!”烟牙飞了出来在成毓珺面前晃着。

“你和电尾各有各的好处,不过这次准备做个肉人彘。肉人彘可以辅助我施法,需要血液的时候能够割它不用割我,必要的时候它自己还能施法,总之有很多用处。”他翻开书看了看,“这几天对于人体的研究,还有养的这些东西。”他指了指水族箱里的墨绿色的飞蛙,血红色的恶魔章鱼,黑色的夺躯怪还有各种其他的生物,“都是必要的准备。”

“哦,知道了。”米娅看了看手表,“啊,我该走了!”她又亲了亲成毓珺,“不要做出太恶心的东西哦。”然后她一路小跑上楼了。

烟牙和电尾对视了一下,然后打量了一下对方,又同时转过身看了看水族箱里奇形怪状的东西,“不要太恶心,这是不可能的吧?”烟牙嘶嘶道,电尾点了点头,地上的蓝影也喵地应了一声。

“恩……”成毓珺挠了挠头,走到楼上把鼯鼠放到笼子里,然后往食盘里放了些坚果,之后喵喵叫了两声,蓝影循着他的声音跑上楼。成毓珺到了一点猫粮在食盆里放在地上,随后摸着蓝影的背凑在它耳边小声说,“晚上我要做点事情,不要随便进地下室哦。”蓝影似懂非懂地喵了一声,低下头吃起猫粮。

成毓珺走进地下室,“恩,让我试试那个我一直想实验的仪式吧。”他从一间房间里拖出一个大旅行袋到地下室的大厅中打开,拽出里面昏迷着的人,把包丢到一旁,随后他抽出短刀切开自己的手腕,“如果有个肉人彘就不用每次都割自己了。”他熟练地在地上画了一个巨大的血红五芒星,昏迷的人就处在五芒星中央。他用咒语愈合了手腕的伤口,随后拿出五瓶不同的药粉洒在五芒星的五角,自己站到了五芒星外。

成毓珺低沉的声音开始在地下室的四壁回荡,如同海浪拍打着礁石搬连绵不断,五芒星随着他的吟诵闪耀着诡异的红光,那五角的药粉闪烁着各色光芒漂浮起来,环绕在五芒星周围形成一个光圈。这时那人睁开了双眼醒了过来,“你想对我干什么!”他看到地上的五芒星和周围的光环之后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 “你……”他刚想站起来时他的身上散发出一阵青色的光芒,随后他发出一阵窒息的干咳倒在地上,抽搐着,一团青色的人形从他体内浮起,男人扭动着,伸出双手似乎把浮现而出的人形拽回来。

成毓珺提高了他的嗓音,男人的身体一下子就像一张弓一样拱了起来,身体腾空,头和脚只在地上。那团青色的人形也一点点,慢慢地离开那人的身体。当那团青色完全离开男人身体时那躯体就如同断线的木偶一样瘫倒在地,灰暗的双眼中已经失去了生命的神采。

成毓珺停止吟诵,长大了嘴,那团青色的人性化为一团光芒涌入他的嘴中。随后光环和地上的五芒星都消失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有一具尸体静静地躺在房间中央。

“觉得怎么样?直接吸收灵魂的力量?”烟牙飞到成毓珺耳边。

成毓珺没有搭话,只是抬起手掌,一团青色的火焰在他掌心燃起,“不错。”他的双眸中闪烁着火焰的蓝光,被映照成青色的脸庞上挂着一抹冷笑。成毓珺捏起拳头熄灭了火焰,“恩,不过这种术就算米娅也不会赞成的吧。”他扛起那具尸体搬到放着焚化炉的房间丢进炉子。“不用把他的内脏什么都挖出来么?”烟牙跟在他后面问。“我都吃了他的灵魂了,留个全尸也没什么的,而且我不确定这样死去的人的器官有什么价值。”

“对我来说有就可以了。”烟牙钻进了焚化炉,“烧出来的烟可真是美味啊。”

成毓珺耸耸肩,“很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