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十一月 14, 2009

罪法师(第二十四章)

成毓珺和米娅始终站在电子公告板前,直到那上面显示出凯瑟琳他们的航班起飞。

“你也会想凯瑟琳的吧?”米娅抬头看着成毓珺笑笑。

“恩。”成毓珺摸着下巴沉吟道,“漂亮,会做饭做家务,有时候挺可爱的,不过祈祷,让人觉得可怕的道德观,还有每次我说个什么笑话就会瞪着我好像我犯了什么七宗罪一样。”他笑笑,“也许会想她的吧。”

“你想他了么?”欧文低头问正透过舷窗向外看的凯瑟琳。

“恩。”凯瑟琳点了点头,“他不信神,他的行事方法很冒险,他用的魔法基本上都被教会定为邪恶的,而且他很喜欢摸我的头捏我脸,好像我像小孩子一样,但是他很有原则,有强烈的善恶准则,而且为了对他来说重要的事情不惜生命,所以我挺喜欢的他的。”她转过头伸手握住欧文的手臂,“我们不要向教廷仔细报告他用的魔法好么?”

“你也学会撒谎了么?”欧文看着她祖母绿般清澈的双眼微笑着。

“不说不算撒谎啊。”凯瑟琳吐了吐舌头。

欧文点点头,“父亲看中的人,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的。”

“咦?这是什么?”凯瑟琳微蹙双眉从随身带的小包里拽出一条细细的银白色链子,链子尽头是一个银白色的铂金十字架,上面镶嵌着和她眸子颜色相配的祖母绿。凯瑟琳拿起十字架仔细端详了下,笑着带上,同时小声嘀咕着,“他什么时候放到我包里的?”

“很配你的眼睛。”欧文侧头看了看十字架后说。

“我们现在干什么?”成毓珺看看身边的米娅,“直接回家?把格蕾丝接出来兜风?或者去哪家西餐厅弄顿烛光晚餐?”

“恩。”米娅转了转眼珠,“其实我想去下水道那个集市看看。”

“我也想再去。”成毓珺掏出车钥匙,“走吧。”

两人再次带着面具走下下水道走进那个地下集市,这次这里比他们上次来的时候更热闹了些,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摊贩。成毓珺抬头四下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上次那个贩卖人体器官的鼠人。

“有点失望吧,是不是想从他那里弄个胚胎来。”烟牙在他耳边嘶嘶地冷笑着。

“毓珺毓珺你过来!”米娅拉着成毓珺跑到一个摊前,“这东西好可爱!”她抬手指着一只趴在架子上的鼯鼠。那长着一对圆溜溜的大眼睛,背上有黑白相间条纹的小东西身上还爬着两只小鼯鼠。“我想要那个!”米娅拉着成毓珺的手说。

“想要就买啊,你买东西不用经过我同意。”成毓珺一边说一边逗弄着身边的一条金毛。

“但是要养在你家哎。”米娅理所当然地说。

“在你家养什么也不用经过我同意啊。”成毓珺笑笑。

“哦,”米娅掏出钱袋,“那一窝鼯鼠多少钱啊?”

带着绒毛兔头套的摊主挥了挥手,那鼯鼠便跳到了他前臂上,“一千块就归你了,或者等价的金币。”他拿起一个木头雕成的小哨子挂到鼯鼠的项圈上,“开始一个星期叫它的话要用这个哨子,等和你熟了就不用了。”他吹了声口哨,随后指了指米娅,那鼯鼠一下子跳上了米娅的肩,探头嗅她的脸。

“去去去!”粉红用力把鼯鼠的头推到一边,“不要嗅来嗅去的。”

“它的食谱。”摊主把一张羊皮纸放到米娅掌心,米娅则把一把金币放到桌上。

“呃……那只猫怎么回事?”成毓珺抬手指着一只关在笼子里的毛色深蓝闪着银光的小猫,那猫的头上似乎有点奇怪,除了通常的一对耳朵之外在耳朵前后还各有一对耳朵。那猫似乎能听懂他的话似地转过头,那双杏仁状的墨绿色双眼定定地看着他。

“六耳俄罗斯蓝猫。”摊主从打开笼子抱出那只猫放在桌上。猫优雅地迈出几步,向着成毓珺探出前爪。成毓珺伸出手和它握了握手。

“它喜欢你。”摊主笑了笑,“我从莫斯科高价买回来的,最纯种的,不是后来和亚洲的猫混血的那种。”

“这耳朵是怎么回事?”成毓珺伸手挠着猫的耳朵根,让那猫舒服地舒展着身子眯起眼睛。

“喂,表告诉我你要养猫哦!”米娅凑到桌边看着猫,“这猫是很特别的样子,不过我养着鼯鼠哎!”

“不要紧,蓝猫能和其他宠物相处的很好的,你看。”摊主指了指猫,它正伸长了脖子和从米娅肩上探出身子的鼯鼠大眼瞪小眼地对视着,“鼯鼠都不怕它。”摊主由转向成毓珺,“这耳朵应该是某种变异,其实只是多了两对外耳,让它的听觉稍微灵敏了一点,不过不会影响它的生活,你可以看看 flickr,一个照片网站,上面有个人贴了很多六耳蓝猫的照片。”

“我知道flickr,”成毓珺抱起猫,学了声猫叫,那猫也喵地合了声,“我也知道六耳蓝猫。”

“那你还问?”摊主疑惑地说。

“想听听你说的和我知道的有什么不同。这猫多少钱?”成毓珺边说边打开包。

“大价钱了,一万,不能还价的。”

成毓珺把一个钱袋丢在桌上,“袋子不用还给我了。”他挠着猫的下巴说,“这猫叫什么名字。”

摊主拿起钱袋掂了掂分量,随后打开拿出一枚金币咬了口,“你真爽快。这猫还没名字,你自己起吧。”

成毓珺此时已经只顾着逗弄怀里的猫了,米娅不得不拉着他逛集市,而成毓珺只对一个做人偶的和一个制造金属义肢的感兴趣,在米娅买了一堆药材之后两人就上车回家了。在路上那只猫始终躺在成毓珺腿上呼呼大睡。米娅则始终逗弄着鼯鼠。“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喜欢猫呢。”

“从小就想养猫,但是我父母都怕动物。我记得有一次一只猫跳进我家天井,在窗台上走,它很漂亮,是只纯白色的猫,而且一点都不怕我。我的爸妈把它装在袋子里丢到了很远的地方。过了一天它就会来了,这次爸妈把它丢到更远的地方,当然,它没有再回来过。”成毓珺抚摸着在他腿上蜷成球状的猫,“到家了。”他停下车,“你先下去把鼯鼠和猫放好,然后我们去买菜吧?”

“恩。”米娅笑了笑,抱起猫下了车,过了一会儿又爬上车,“走吧,对了要替小花买坚果。”

“小花?你的鼯鼠?”成毓珺皱起眉头看着米娅,“恩,我也要给猫买点猫粮什么的。”他摸了摸下巴,“一会儿也要给它起个名字。”

“叫小蓝好了。”

“你这起的什么名字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