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十一月 13, 2009

罪法师(第二十三章)

在古德曼神父施法的时候米娅把成毓珺拉到一旁,仔细地用夹板固定好了他折断的手臂,“真是的,每次都这么夸张。”米娅绑好绷带后翻过他的手看了看他的手腕。

“没事,割破的地方已经治愈了。”成毓珺低着头说。“恩。”米娅点点头放下他的手,“没事就好。”

“喏,给你,拿好了。”古德曼神父把瓶子递给成毓珺,一团白光包裹着一个小小的胚胎悬浮在瓶中,“现在问题是怎么找到那个女孩?”

成毓珺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安德鲁神父,“你们上车吧,我去问他就可以了。”等神父他们都走上车之后他在安德鲁神父身边单膝跪下,拔出短刀抵在他的脖子上,“安德鲁神父,你现在还能活下去,我可以打一个电话叫来救护车,随后他们会带你去医院治疗你,但是我相信你再也无法使用能力了,你的法术是要付出代价的,在你将那个婴儿植入体内的时候上帝就已经弃你而去,而当我们把胎儿移走的时候魔鬼也不再眷顾你,更不用说我使用的魔法对你造成的伤害了。你的下半生会始终躺在床上,靠呼吸器和点滴维持生命,我想这不是你所期望的生活吧?”成毓珺冷哼了声,“或者,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干净的了断,只要你告诉我那个女孩在哪里?”

“哈哈,”安德鲁神父吐了口血沫,“你不要以为现在你能够和他们并肩作战。我知道教廷,我了解那些圣骑士,只有你有一丝偏差,过去的战友就会变成敌人,而你现在就在边缘行走,你以为欧文在回梵蒂冈之后不会上报你的邪法么?你会被列入一个潜在危险的名单。他们会等着你越线,期待你越线,然后派出人追杀你,和那些人一起对你有什么好处?”

“为什么每个黑巫师都那么多废话。”成毓珺摇了摇头,“上次一个人也对我说了类似的一堆废话啊什么的,我只想说,你当然可以选择走你的路,但是别人有反应也是天经地义的,不要弄得好像别人背叛了你一样。”

“如果你越过那条线,你会引颈待死?”

“我当然不会,但是我也不会怪来追杀我的人。”成毓珺把刀尖微微刺入安德鲁神父的脖子,“好了,快说吧。”

“希望到了那一天你还能如此超脱。”安德鲁神父咧开嘴艰难地笑了笑,“那个女孩在……”他说了一个地址。

“安息吧。”成毓珺把刀插入他的脖子,结束了他的生命。之后他小声念了几句咒语,一道红光从刀柄上钻进了成毓珺的掌心,他拔出刀在安德鲁神父的长袍上擦干净了,插回刀鞘,之后站起身爬上车,“走吧,问到了。”

“把他杀了么?”欧文在后座问。

“恩。”成毓珺转过身伸出手,“我们终于见面了了,欧文。”

欧文微笑着和他握了握手,“多谢你的帮助,也多谢你救了我妹妹。”

“小事一桩。”成毓珺插上安全带,“走了。”他转动钥匙发动了SUV。

安德鲁神父对“圣女”还算不错,最后他们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房间里找到了她。那是个看上去比凯瑟琳还小的红发女孩,瓜子脸,精致面庞,有着一双温柔的棕色眼睛,当几人走进房间时她有些惊恐地站起身,“你们……你们是安德鲁神父的客人么?”

“别害怕,我们是来救你的。”凯瑟琳走到她身边温柔地安慰着她,“你叫什么名字?”

“格蕾丝。”那女孩眼中带着疑惑的神色,“是安德鲁神父把我从白鹫那里就出来的啊,他还帮我堕胎了呢,虽然我不知道怎么会有孩子的。”她自嘲地笑了笑,“他还说要送我去读书呢。”

古德曼神父,欧文,凯瑟琳,米娅和成毓珺互相看了看,“其实……”古德曼神父刚开口就被成毓珺打断了,“啊,是啊,送你去学校。”他扶了扶眼镜,“安德鲁神父突然有事离开了,他拜托我们照顾你。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古德曼神父,这是他的儿子欧文,女儿凯瑟琳。我叫成毓珺,这是我女朋友米娅。”

“哦。”格蕾丝点了点头,“那你们怎么办?带我去寄养的人家?”她笑了笑,“住这里一定很贵吧?”

“呃……”成毓珺转向古德曼神父,脸上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具体的事项我们还在考虑,不过还是让古德曼神父和你说吧。”随后他站起身走到古德曼神父身边,“你比较适合拯救迷途羔羊。”他小声说,“我借用下洗手间。”他走进洗手间反锁了门,从外衣下掏出那悬浮着胚胎的玻璃瓶。

“现在就销毁掉么?”烟牙在他脑中说,虽然躯体暂时分解了,但是烟牙的精神则寄存在他脑中,“很可惜的啊,那个女孩不想要,你可以保留下来啊,你也看到胎儿纯洁的灵魂的力量了吧,而且做成人彘不也很好么。”

“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你不是这么想的么?”烟牙轻声嘶嘶着,“真的不是么?成毓珺,我知道你想要这种力量,我知道你想实验。”

“的确。”成毓珺点点头,“但是这不是由我决定的。”他念出一段咒语,那个胚胎化为一团火焰落到了瓶底,火苗渐渐熄灭后在杯底留下一点黑色的碳渣。

“真可惜啊。”成毓珺和烟牙同时探了口气,随后他把杯子藏到外套下,然后掏出一只装着颗眼球的瓶子把眼球倒在掌心,随后念了句咒语,眼球消散在空气中,随后他走出洗手间,“你们谈得怎么样了。”

“啊,我暂时还住在这里。”格蕾丝脸上带着一丝歉意,“真不好意思。”

“等我联系好寄养家庭和学校之后我们会来接你的。”古德曼神父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一张名片,“如果你需要什么的话可以打这个电话,或者……”他拿出一只笔在名片上写下另一个号码,“你也可以打这个,这是成毓珺的电话,你和他比较没有代沟,而且你还可以通过他找米娅。”格蕾丝接过名片点了点头,成毓珺则白了古德曼神父一眼,随后拿出钱包抽出几张纸币,“给你的,零用钱,如果你想出去玩的话打电话给我,我或者米娅来接你。”

“谢谢你们。”格蕾丝甜甜地笑了笑。

“嗯,那么我们先走了。”几人站起身走出房间。

“留她一个人在宾馆好么?”几人上车后凯瑟琳有些担心的问。

“没事的,”成毓珺得意地笑笑,“我已经放了一只隐形眼球在她那里监视了。还有,那胎儿已经销毁了。”他举起装着灰烬的瓶子摇了摇。

“这样好么?撒谎?”凯瑟琳语气中有一丝埋怨。

“她几岁?十三?十四?她自己也并不想留着孩子,在她看来这个胎儿已经不存在了,而自己也脱离了苦海。我觉得现在我们这样处理没什么不对啊。”成毓珺开着车说。

“但是你说谎了。”凯瑟琳嘟着嘴说,“你还杀死了一个胎儿。”

成毓珺透过后视镜看着凯瑟琳,“是的,但是我还是觉得我是对的。”

凯瑟琳把头侧到一边,不说话了。

接下来几天风平浪静,期间成毓珺和米娅带着格蕾丝和凯瑟琳到处玩了一圈,之后古德曼神父替格蕾丝找到了一个不错的人家并联系好了一所学校,又过了几天欧文和凯瑟琳终于要动身去梵蒂冈了。

“希望以后能再见吧。”在机场成毓珺握了握欧文的手,随后揉揉凯瑟琳的头。

“又来~”凯瑟琳躲开他的手,“对了,这个送给你。”她脱下戴着的十字架递给成毓珺。

“呃……”成毓珺挠了挠头,似乎不想接过的样子,“我不信上帝的。”

凯瑟琳拉过他的手把十字架放在他掌心,“我是想给你个五芒星什么的,但是我只有这个,不要把它当作上帝的象征,就当作一点纪念吧。”

“好吧。”成毓珺淡淡一笑,把十字架塞近衬衫口袋。冷不防凯瑟琳猛地抱住了他,“呃……”成毓珺尴尬地笑笑,僵硬地拍了拍凯瑟琳的背。

“保重。”凯瑟琳在他耳边小声说,随后松开了怀抱。成毓珺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

“再见,我会想你们的。”凯瑟琳最后挥了挥手,随后走进了海关。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