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一月 12, 2009

罪法师(第二十二章)

“你们还好么?”凯瑟琳一脸紧张地跑了过来,“我听到爆炸声。”

“不是叫你待在车上么?”成毓珺低头扭正手臂,“都没事,现在可以去看看你爸爸和哥哥弄得怎样了。”

“是啊,快走快走。”米娅迎上前抓着凯瑟琳的肩让她转过身确保不让她过多地注意一地尸体。

“恩,”成毓珺摆弄着左手跟在他们身后,“米娅你开车,我的手暂时不能用。”

“让我看看。”凯瑟琳凑到他身边拉过他的手。“小心点别碰到我的手套,今天已经损失了很多了。”

“知道了啦。”凯瑟琳嘟着嘴说。

“想不到你现在还会偷袭了。”欧文退后一步,朝着枪击的方向看了看。

“那是白鹫自做主张,”安德鲁神父皱了皱眉,“我叫他不用多管闲事的。”他回过头看着远方的山丘,“不过好像谁和他斗起来了,我感到除了他之外的另外两股气息。”

“那是毓珺和米娅。”古德曼神父清了清嗓子,“我想,我们这里也应该开始了吧?”他带上了一副白色的手套。

“安德鲁神父,我以教廷圣骑士的身份逮捕你。”欧文从背后抽出一柄银色的长剑。

“闲聊时间结束了么?”安德鲁神父微微一笑猛然抬起手向古德曼神父挥出一道白光。古德曼神父在身前画出一个十字,挡住了白光。而欧文已经对着安德鲁神父一剑砍下,安德鲁神父抬起手,用手掌挡住了剑把他推了出去。古德曼神父这时也向着安德鲁神父挥出一道白光,不过对方不避不挡任由那道白光击中他。

“你用了什么邪法。”

“这不是邪法,而是神的力量。”安德鲁猛一挥手,张开的力场把两人都推出十米远。

这三人的战斗远没有成毓珺他们来得花哨,毕竟他们的神力本来就不是用来看的,虽然欧文和古德曼神父暂时无法拿下安德鲁神父,但是后者要杀掉他们也不容易,三人来来回回斗了很久,身上都多了几道伤痕。

“不愧是你们父子。”安德鲁神父抹去手上的一道伤口,“换成别人早就败下阵来了。”古德曼神父和欧文的身上都笼罩着一层白光。欧文平举长剑,念出一句悼词,他身上的白光凝聚成了一对在背后的光翼,随后一阵白光从剑上闪耀而出只射安德鲁神父,这一剑穿胸而过。不过安德鲁神父只是后退了几步,“哈哈哈哈哈,你已经修炼到这个程度了么?”他双手抓住胸前衣服的破口猛然撕开上衣,他身上除了刚才欧文刺出的伤口之外在腹部还有一个半圆形伤口用线缝着,伤口下方的皮肤微微隆起,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那就让你们看看圣子的力量吧。”他扯掉缝线揭开皮肤。

“什么!”古德曼神父和欧文显然都被他们看到的东西震住了,在揭开的伤口上笼罩着一团白光,而在那直通腹腔露出内脏的伤口上,有一件绝对不属于安德鲁神父身体一部分的东西附着着,那是一个还未成型的胎儿,被包裹在从安德鲁神父的腹腔中增生出的血管中。

“让婴儿生长在体内,用他纯洁的灵魂给自己提供力量么?”古德曼神父的声音仿佛北极的寒风一样冰冷。

“这不是普通的婴儿,”安德鲁神父得意地说,“这是处女所怀的孩子,而借助他的力量。”他伸手沾了点伤口上的血,在腹部画了一个倒五芒星。

“不对!”古德曼神父忙向安德鲁神父冲去,而欧文也挥剑向他头上砍下,不过安德鲁神父身上突然散发出一阵红色的波浪,被那波浪扫到的古德曼神父和欧文身上立即燃起熊熊烈火。两人施法熄灭了火焰,却见安德鲁神父腹部的那个婴儿正迅速长大,变红,一堆尖角头他的头上慢慢长出,而他的背后也伸出一对小小的翅膀,慢慢张开。然后那婴儿睁开了双眼,那眼睛完全被无底的黑暗所笼罩,他转头望着古德曼神父和欧文。他们在和他眼神接触的一瞬间都觉得胸前一阵压抑,在那双眸子中感到了极端的邪恶。

“父亲,他用圣子作为献祭和载体,现在试图直接召唤恶魔,怎么办?”欧文焦灼地看着古德曼神父。

“我们两个对付不了他。”古德曼神父捏紧了拳头,“没想到他会用这种方法获取力量,我们需要十字封魔阵才行。”

“那需要四个人啊!”两人说话间一辆黑色的SUV呼啸而来,随着尖利刺耳的刹车声侧停在古德曼神父和欧文身后。成毓珺他们三人开门下车向着他们跑了过来。

“哇呕!”成毓珺看着安德鲁神父的样子张大了嘴,“这太惊人了,我正在想怎么邪气强到差不多像打开了地狱之门,原来真的打开了啊,这太酷了。”他身边的米娅和凯瑟琳同时白了成毓珺一眼,显然觉得眼前的景象可以用血腥或者可怕来形容,绝不是酷

古德曼神父看了看他们三人,“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如果恶魔真的生成的话不仅仅我们,这个城市都要遭殃,凯瑟琳和米娅来帮我们一起组成十字封魔。成毓珺,”他拍了拍成毓珺的肩,“在我们施法的时候,你负责牵制住他,小心点不要死了。”

“我最喜欢的就是行走在生死之间的弦上了。”成毓珺抬起手,“你们施法吧。”

古德曼神父,欧文,凯瑟琳,米娅分别站在安德鲁神父四面,白光在他们身上升起组成一个银白色的十字架,而安德鲁神父就处在十字架的中心。被圣洁的白光笼罩着的魔鬼发出凄厉的惨叫身,他的生长速度渐渐变缓了,身体缩小,魔鬼的特征也慢慢消失了。“你们不能阻止我!”安德鲁神父吼叫着,他的手化作一条长着荆棘的鞭子抽向凯瑟琳。不过荆棘鞭半途被成毓珺的电鞭缠住扯到了一旁。

“你!不!可!能!和!我!匹!敌!”安德鲁神父猛地一扯,成毓珺被拉得腾空而起。“不好意思了电尾,回家再给你做一条尾巴。”成毓珺左手一挥,电鞭的关节一下子分散开来,华为无数菱形利刃,在空中旋转着刺向安德鲁神父,随后是一连串爆炸,烟雾散去,安德鲁神父身上大部分的皮肉都已经烧焦或者被炸散了,白森森的骨头裸露在体外,不过被红光包裹着的腹部和里面的胎儿毫发无伤,他的眼球在眼眶中转动着,身上的皮肉则以可见的速度飞速生长。他抬起手射出一道火焰把成毓珺打飞了出去。成毓珺在地上打了个滚爬起来,脱下被烧得破烂的上衣,他左手手套上的法阵发出一阵红光,随后一个火球出现在他掌心,他把火球丢向安德鲁神父,随后后挥出一道闪电,之后用掌上的电尾向着安德鲁神父又射出好几道电流,虽然他的攻击能造成伤害,不过每次他都迅速恢复了。

同时安德鲁神父想着凯瑟琳丢出一道黑色的闪电,成毓珺猛地冲上前抬起手,他的手上也闪出一道黑色闪电,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成毓珺再次被弹飞出去,不过凯瑟琳毫发无伤。

“总是找小女孩下手算什么。”成毓珺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看了看被闪电烧焦的手套摇了摇头,“这是我的最后一幅了啊!”他从包里拿出一个头骨,那头骨上隐隐有些青色和红色的痕迹,头盖骨上的痕迹组成一个六芒星,他扯下头上的人皮面罩套在头骨上,随后用短刀割开自己的手腕,把血泼洒在套着人皮的头骨上,随后高举起头骨,“邪神啊!我用我的血作为祭品,请附身在这法器上,帮助我毁灭我的敌人吧!”一滴滴鲜血飘了起来化为血雾弥漫在头骨四周,渐渐聚成一个高大的骷髅人形。“去吧,毁灭我的敌人!”他伸手指向安德鲁神父,随后更多的血从他的手腕上喷涌而出,在学骷髅双手中凝聚成一把血巨镰,随后它冲向安德鲁神父挥动血镰和他战斗起来。

“好了,我可以准备下一个法术了。”成毓珺拿出一个玻璃瓶,“烟牙,电尾,我需要你们的力量。”烟牙钻进了那个瓶子里,成毓珺合上瓶子,随后它身上发出一阵光芒透过成毓珺的双眼钻入他体内,而烟牙则消散为一团瓶中的普通烟雾。他小心地把那瓶子放进一个内垫海绵的铁盒子放到包里,抬头看了看血骷髅,它的颜色已经浅了很多。“混蛋!”成毓珺骂了句,“电尾,该你了。”电尾跳到地上,之后一道刺眼的电光从它身上射出进入成毓珺体内,之后电尾也趴下不动了。成毓珺用血在胸前画了一个五芒星,随后拿出几瓶药洒在身上,“自然之精啊,我在此虔诚地请求你的力量,请让猎手在我身上重现,请赐予我驾驭巨狼的力量。”忽然间风声响起,并不是城市中的那种风,而是在森林中的清新之风,虽然他们身处城市,但是却有落叶凭空落下盘旋在成毓珺周围,忽然间天色暗了下去,一道凭空出现的月光笼罩着他,然后越来越多的落叶包裹住了成毓珺。

之后一切恢复原状,落叶散去,站在那里的已经不再是成毓珺,而是一个身材巨大,有着棕色皮肤,头带驯鹿头颅,穿着草裙,右手握持闪着凌冽光芒的长矛,左手握着一人高的用整块树干雕成的写着如尼文的盾牌的男人。那人挥了挥长矛,地面闪亮起来,之后一只带着头盖骨像马一样大的狼出现在光芒中,然后是第二只,当第三只冒出一半的时候那人踉跄了一下,咳嗽了几声,没能召唤出第三只。

这时随着安德鲁神父手中火焰凝聚成的弯刀一挥,成毓珺的血骷髅化为飞溅的血滴消散了,那套着人皮的头骨也落在地上,滚到了一边。

那猎手一挥长矛,两头狼马上扑向安德鲁神父撕咬起来,而他也向着安德鲁神父丢出一只只长矛,每丢出一只马上会有另一只出现在他手中,而他丢出的矛则化为一道道月光刺穿了安德鲁神父。虽然安德鲁神父腹部的胎儿一点点变小,不过他依旧用火焰弯刀斩断了两头巨狼,让他们化为月光消散了。男人正准备冲上去和他肉搏时突然安德鲁神父凄惨地叫了一声倒在地上,他腹部的胎儿已经完全恢复到了正常的样子,而随着恶魔力量的消失,刚才所有加诸在安德鲁神父身上伤害的作用都一下子显现了出来,他一下子化作了一滩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烂肉。

“总算好了啊……”猎手一下子跪倒在地,随后一道道光芒从他身上升起飞向天空,光芒散去后成毓珺回复了原样,只是脸色惨白。

地上的银色十字架也渐渐消散了,凯瑟琳满头大汗地跪倒在地,米娅向后退了几步靠在墙上,古德曼神父和欧文还能站着,看上去也气喘吁吁了。过了一会儿成毓珺站起身,走到奄奄一息的安德鲁神父身边低头看了看他腹部的胎儿,那团血肉被包裹在血管中,隐隐能看到他的心脏在胸中跳动,“你们还能救他的吧?古德曼神父?”

凯瑟琳走到他身边跪坐下,“我不知道你也这么尊重胎儿呢。”她伸出手放在安德鲁神父腹部,手上散发出一阵柔和的光芒。

“其实我支持堕胎。”成毓珺的话让凯瑟琳皱起了眉毛,“只是我觉得无论如和,决定的应该是他的母亲,而不是别人因为想要获得力量什么的,如果他的母亲希望他活下来,那么他就应该活下来,反之亦然。”

凯瑟琳定定地看着成毓珺,“你真是奇怪的人。”

“先不管我奇不奇怪了。”成毓珺拿出一个玻璃瓶,“你们能不能把这胎儿转移过来,还是为了让他活着我们必须让这个神父活着?”他指了指安德鲁神父。

“这个问题让你显得更奇怪了。”凯瑟琳噗哧笑了出来,“爸爸,哥哥,过来帮忙吧。”

“你最后一个魔法真是精彩啊。”米娅从背后抱住了成毓珺,后者回过头微笑着,随后两人的唇交缠在了一起。“不要看。”欧文笑着捂住了凯瑟琳的眼睛。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