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十一月 10, 2009

罪法师(第二十一章)

“米娅你和凯瑟琳去看电视吧。”晚饭后成毓珺撩起袖子开始收拾餐桌,“我来洗碗。”

“我来把。”凯瑟琳从他手上抢过盘子。

“你是客人啊。”

“你们救了我啊。”凯瑟琳把盘子放进水槽,拧开笼头,“你去忙你的好了。”

成毓珺耸了耸肩走下了地下室,看了看电脑,“恩,知道合金的成分了,我应该用相同的材料做你的外壳,不过重量会增加一些。”他走到房间的一角打开熔炉,之后又走到工作台边摆弄起药材,“也应该增强一下烟牙了,”他拿起一个量杯往里面倒了几种药水,然后拿起一把烟草放进去,又用镊子从一个暗黄色的小瓶子里夹出一块银色的金属丢进量杯,随着刺耳的轰鸣瓶子里的东西燃烧了起来,一阵阵白色的烟雾随着青蓝色的火焰腾起,“烟牙,你来试试看。”

烟牙飞了下来大吸了一口烟雾,随后蹿上天花板,“啊呼!这个好劲啊!”随后它又飞了下来,贪婪地吞进一口口烟雾。

成毓珺笑着摇了摇头,在桌前坐下翻开书看了起来。

“米娅叫我来和你说晚安。”凯瑟琳再次下楼时已经换上了一套月白色的睡裙,“今晚她和我睡在一起。你还不睡么?”

“很晚了么?”成毓珺抬起头放下火钳和锤子,脱下保护面罩看了看表,他正在打造电尾的甲壳。

“十二点了啊。”

“你去睡吧,女孩子不好好睡的话明天会有黑眼圈的哦。”

“恩。”凯瑟琳微笑着点了点头,“你也早点休息吧。”

成毓珺点了点头,然后又带上防护面罩,拿起锤子敲打起来。

等把最后一块甲壳装在电尾身上后他抬手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四点了,他敲打了几下键盘,“在甲壳内部也刻上了魔法阵,防护能力加强了很很多,重量增加了百分之三十,不过我增强了你体内的发电装置,所以不会影响你的行动,而且你的电击也增强了。”电尾摆了摆尾鞭,“有一点你忘了说了,因为质量增加,尾鞭的力度也提高了,不过我的重量增加之后对你的行动会有影响吧?”

“这没关系。”成毓珺坐到桌前拿起石臼开始研磨草药,然后从一个装着萤火虫的瓶子里倒出几只萤火虫丢进石臼捣了起来,等都捣匀了之后他把石臼里的东西倒进一个杯子放到酒精灯上烤干水分,然后倒进一个小瓶子。洗干净石臼后他又拿了几样草药放进石臼。他陆陆续续配置了十几种药粉药水都装进了小瓶子,之后拿起书翻开了起来,时不时地在笔记本上写下些什么,同时操做电脑构建着什么东西的三维模型。突然他好像想起什么似地走进储藏室翻箱倒柜起来,过了一会他搬出一个金属箱子,随后又拿出两个小箱子。他打开大箱子,拿出里面的东西,那是一把步枪的零件。成毓珺熟练地把枪组装起来,举到眼前看了看。

“我不知道你还有这种东西呢。”烟牙飞到成毓珺耳边说。

“只是收藏的用的。”成毓珺放下步枪,又打开小箱子,那是一把左轮和一把半自动手枪,“当然,没有注册在我名下。”他拿起手枪装上弹夹, “现在可能派得上用场,不过我要在子弹里加点料。”他退出弹夹把子弹一颗颗取出来放在桌上,坐下拿起工具加工起来。

凯瑟琳睁开双眼时米娅还把头蒙在被子里,她轻手轻脚地爬起来,洗漱之后开始满房子找成毓珺,最后在地下室的楼梯前停了下来。每次要走下去总是让凯瑟琳感到很害怕,那里散发出的黑暗力量实在是太过明显了,她可以理解一个善良的人也可以使用邪恶的道具,但是无法控制自己恐惧的感觉。她犹豫了一下,咬了咬嘴唇,最后还是走了下去。

地下室里静悄悄的,成毓珺趴在桌上睡着了,桌边放着一只火盆,几块半透明的凝脂状的香料静静地燃烧着,紫色透明的火苗闪动着,烟牙腾空在火焰上,像一条蛇一样盘着身体,把头埋在翅下,似乎也睡着了,电尾趴在桌子另一边,头部的两个蓝灯偶尔闪上一闪。

“真是,这样会着凉的。”凯瑟琳小声嘀咕着,开始在房间里搜索起毯子来,不过除了大张的人皮之外似乎没有能当作毯子用的东西。

“你最好不要碰那东西。”突然响起的声音把凯瑟琳吓了一跳,不知什么时候成毓珺已经醒了,正笑着看着凯瑟琳,“你已经烧掉了我最好的一副手套之一。”他伸了个懒腰,带上眼镜,“我准备一会儿去找白鹫算账,你来么?”

“你准备怎么找?”凯瑟琳脸上露出好奇的神色,“他应该躲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吧。”

成毓珺笑着拿起一颗白鹫的子弹,“我知道一个特别的咒语,如果运气好的话应该能找到他。”

凯瑟琳做好早餐之后叫醒了米娅,三人吃过早饭之后成毓珺走下了地下室,“凯瑟琳还是不要看比较好。”他的话让凯瑟琳嘟着嘴等在了楼上。

成毓珺走到地下室的大厅中央,拔出短刀切开自己的手掌,用滴下的鲜血在地上画出一个五芒星,“现在让我找出那个白鹫吧。”他在五芒星周围画上一圈字符,随后从笼子里抓出一条明黄色的幼蟒。蟒蛇温顺地盘在手上,抬起头朝着他的脸吐着信子。成毓珺拿起从他伤口中取出的子弹,那些子弹还带着干枯的血迹。他走到五芒星中央,抬起放着子弹的手掌,地上的五芒星和符号一瞬间闪起一阵浅蓝色的光芒,“敌人的凶器,带着我的血。”他侧了侧手掌,任由子弹滚落,那些子弹并没有落到地上,只是悬浮在半空,闪着光。“我的血,作为献祭。”他抬起手掌,血液一滴滴落下,在半空中就消失了,奇怪的是血滴落在地上的声音却在地下室回荡。“请赐予这蛇寻找我的敌人的能力!”他伸手抓住幼蟒的脖子,挥刀从正中刺穿了蛇头。五芒星一瞬间发出耀眼的红色光芒,光芒散去后地上的符号已经消失了,子弹掉落在地上。成毓珺拔出蛇头里的短刀,把蛇放在地上,随后那蛇也渐渐消失了。只有成毓珺看得到那隐形的蛇,它并没有死,它昂起头,吐了吐信子,爬上楼,血顺着它头上的伤口一滴滴滴落在地上,一开始连米娅和凯瑟琳都能看到那凭空出现的血迹,然后马上就挥发消散了,只有成毓珺看得到一滴滴闪着蓝光的血迹。成毓珺跟着蛇走上楼替它打开门,“好了,上车,我们跟着它就行了。”

安德鲁神父一早就静静地站在古德曼神父的房子门前,他披着宽大的黑色长袍,银色的十字架倒挂在胸前。

“我以为你不会降格到绑架别人的女儿那种等级的。”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古德曼神父慢慢走到安德鲁神父身边,而欧文则走到他另一边,形成包夹之势。

“我没有,我只是知道在这里应该能遇到你们。”安德鲁神父平静地说,“所以,我想让你我都省去一点时间,同时让你们看看我的神迹。”

“神迹?”欧文板着脸冷冷地说,“一个走上邪恶之路的人有什么资格说神迹?”

“关于我走上的路是不是邪恶的我不想和你们讨论,在我看来你们这些圣骑士不去追杀那些独裁者,甚至不再追杀极端穆斯林分子反而满世界找‘异端’本身就是邪恶的。不过神迹并不会因为我改变了道路而改变,这次我在白鹫那里找到非常宝贵的东西了。”

“在白鹫那里最宝贵恐怕就是未成年的少女吧。”古德曼神父皱起双眉,“安德鲁,你用了什么邪法。”

“我找到了圣子。”安德鲁神父露出一种狂热的表情。

“圣子?”古德曼神父和欧文对视了一下。

“处女所怀的孩子啊,为了得到那个胚胎费了很大的力气呢。”

“那个女孩呢?”

“放心,我当然不可能杀了圣母。”

说话的三人都没有注意到,当然也不可能注意到在千米之外的山丘上一个白发男子正透过瞄准镜看着他们其中的一个。“可能他还要和古德曼叙旧把,先帮他把那个圣骑士干掉好了。”白鹫正想扣下扳机时枪栓的响声让他停下了。

“放下枪。”带着骷髅头套的成毓珺站在他身后举着枪。白鹫瞟了他一眼,继续扣下了扳机。

两声枪响几乎同时响起,不过白鹫打偏了,子弹在欧文脸上划出一道血痕,成毓珺的那枪则击中了白鹫的后脑勺,不过白鹫只是晃了晃脑袋,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他摸了摸后脑勺,“你打掉我一块头发……”随着一连串枪响成毓珺把一弹夹的子弹倾泻在白鹫的脸上和胸口,不过除了在他衣服上留下几个洞之外并没有伤到他分毫。而白鹫则拔出了双枪。

米娅猛地从口中喷出一阵橘色的气体笼罩住白鹫,“焰!”她娇喝一声,白鹫被笼罩在瞬间腾起的火焰中。“这下好,我的衣服和头发都没了。”他的身影从火海中显现。米娅丢出几个装着红色液体的玻璃瓶,“爆!”巨大的爆炸声响起,白鹫被冲击波扫了出去,在空中翻了几个筋斗落在地上,忽然听到一阵刺耳的破空之声,马上在地上打了个滚,一条闪着刺眼电光的黑色金属鞭打在他刚才的地方,地上的绿草被烧得焦黑一片,泥土和砂石飞溅。

白鹫向着成毓珺举起枪。后者举起左手,电尾身上闪出一阵电光,几声金属交击之后子弹落在地上。“加强了你的人彘么?”白鹫苦笑着说。成毓珺并不搭话,只是用手在空中画了一个闪亮的符号,双眼中青光一闪。“啊!”白鹫惨叫着捂住自己的双眼,他的眼球燃烧了起来。成毓珺又捏起一把药粉放到嘴边一吹,随后念出一道咒语,那药粉化为一群细小的飞虫飞向白鹫,嗡嗡地钻进了他的双耳,后者马上失去平衡似地跌倒在地。成毓珺一挥手,电尾的尾鞭马上缠住了他。白鹫在闪亮的电光中颤抖着惨叫起来。

忽然白鹫伸手抓住尾鞭用力一拉,把成毓珺拉了过来,随后猛然一拳打向他前胸。成毓珺伸手一挡,整个人飞了出去,“电尾,你还好么?”他落地后问。“腹部的三节关节损坏,根据我的计算你的手应该也断了吧。”电尾平静的声音从他的蓝牙耳机中传来。“是啊,没想到他的拳头比子弹还厉害。”成毓珺咒骂着站起身。此时烟牙已经张牙舞爪地飞向白鹫和他斗在了一起,白鹫伤不了烟牙,不过只要不让烟牙上身他也不会受伤。米娅冲上前朝他洒出一股紫烟,“睡!” 白鹫踉跄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倒下。米娅又洒出一道黑雾,“死!”

“对我没用的!”白鹫扑向米娅,却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住了。他侧头一看,成毓珺已经在地上画了一个闪光的法阵,此时他正用短刀割开自己的手腕,只见他把血涂在刀刃上随后猛然一挥,飞溅的血花在空中凝成一道红光射向白鹫。白鹫一闪身,红光在他胸前留下一道十五公分长的伤口。这时成毓珺一张嘴,舌上的刺着的符号闪出一道紫光,随后他吐出一道紫色的闪电。这道闪电击穿了白鹫的肩膀,在他身上留下一个边缘焦黑的透明窟窿,不过成毓珺也脱力倒在地上。

“今天一定要干掉你!”白鹫跑上前掐住成毓珺的脖子把他举了起来,“这身体可是全新的,居然被你弄出两道伤口。”

“不止!”成毓珺咬破舌尖吐出一口血到白鹫脸上,然后丢出一张人皮面罩,那东西一下子罩住了白鹫的脸。白鹫丢下成毓珺撕扯着脸上的人皮,成毓珺挥了挥手,四只人手腾空而起或挥拳或抓扯向白鹫袭去。白鹫挣扎了一会儿,举起枪对着自己的脸扣动了扳机,几声枪响后被打得破烂的面罩落在地上,随后他举枪射下了人手。看了看气喘吁吁的成毓珺和指间夹着几个小瓶子的米娅。他咳了几声,随后张开手看了看,“不如我们今天到此为止?”他叹了口气皱起眉,“我不应该说这句话的。”

“这让我们知道你快不行了。”成毓珺挥起电鞭向着他冲去。机枪激起的烟尘让他停下了脚步,几辆黑色的SUV快速驶来围住了他们,车门打开,几个手持机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人跃下车举起枪指着成毓珺和米娅。

“看起来还赶得及。”白鹫接过一个人递给他的袍子披上,“那么,再见了。”他跨上车关上门。没有人注意到烟牙已经化为两道烟雾钻进了两个人的身体。两人举起枪向着其他人扫射起来,顿时一片大乱,米娅趁机吐出一团团火球,成毓珺则电鞭挥舞切下了几个人的头颅。不过白鹫已经发动了SUV开了出去。

成毓珺从袋中掏出一条犹如红热的铁丝搬发着光的东西,“沙罗曼蛇,喷吐你的火焰吧。”那东西马上化为一道火光射向SUV,随着巨大的爆炸 SUV被一团火球笼罩了起来。

“干掉了么?”米娅一边跑过来检查这成毓珺的伤势。

成毓珺摇了摇头,“又被他跑掉了。”他抬手指了指一辆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已经开出老远的摩托车。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