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十一月 09, 2009

罪法师(第二十章)

“电尾,你还好么?”成毓珺抬起手,检查着电尾甲壳上的弹孔。

“比较严重。”电尾的电子音没有任何起伏,“目前主体已经无法活动了,尾部依旧能使用,硬盘没有受损。”

“毓珺!”这时米娅和凯瑟琳也跑上了楼顶,“你没事吧?白鹫呢?”米娅拉住他问。

成毓珺指了指远方的直升机。

“你能打下来吧?”米娅边说边查看着他身上的伤口。

“能啊,不过……”

“如果直升机坠落的话可能会砸到楼下的人或者撞到旁边的楼吧。”凯瑟琳接过话茬,她半个身子躲在米娅身后怯怯地说,看起来有点害怕成毓珺。

成毓珺扯下人皮面罩,脱下手套,之后带上眼镜,“我们快走吧,弄出这种动静估计过一会儿警察就会来了。”

几人跑下楼上了车,因为成毓珺受伤了所以米娅开的车,成毓珺和凯瑟琳坐在后座。

“嗯……”凯瑟琳手里拿着一块纱布看着身边的成毓珺,抿着嘴,似乎在犹豫着什么,“你干什么~”成毓珺突然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凯瑟琳往后一缩,然后捂着脸惊讶地看着成毓珺,“你怎么……?”

“你的信仰很有力,不过好像不太准确。”成毓珺捏起烧焦的手套晃了晃,“邪恶的是手套,不是我本人。”

“这样啊。”凯瑟琳松了口气的样子把纱布按在成毓珺的伤口上,“你中了好几枪,要不要去医院。”她担心地皱起双眉,“你又在干什么啊!”她尖叫起来。成毓珺正把食指和拇指探进肩上的一个伤口,随后抠出一颗子弹。凯瑟琳马上伸手捂住伤口。“啊!”成毓珺惨叫了声,“轻点,痛的啊。”

“装!”凯瑟琳鼓着腮帮子,“挖子弹都不痛我这么轻就疼了?”

“咔咔。”成毓珺吐了吐舌头,然后拿纱布擦干净子弹,凑近了仔细看着,“果然不是普通的子弹。”那子弹某种黑色金属制成的,上面镶嵌着银色的花纹和符号,“硬度很高,而且这应该是破魔的咒语。”成毓珺把子弹放进衣袋,“回去再仔细研究。”然后又开始挖其他伤口里的子弹,“对了,你是回教堂还是去我家坐坐?”

“如果说你们联系不上爸爸和哥哥的话,应该在追踪安德鲁神父,”凯瑟琳侧头想了想,“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去你家好了。”

回到家之后米娅带着凯瑟琳参观屋子,成毓珺则走进地下室处理伤口,在确定没有主要内脏,骨头和主要血管损伤之后直接用咒语治疗了皮肤同时封闭了伤口,正当他穿上衬衣的时候米娅拉着凯瑟琳走了下来。

“这里黑暗的气息很重。”凯瑟琳环视着四壁,“有很多邪恶的物品。”她转身看着成毓珺,“不过你的确不邪恶,你身上的伤呢?”

“把皮肤治愈了,不用管了。”成毓珺扣上纽扣,然后拿起包从里面倒出电尾,“要修好电尾就麻烦多了。”他揉了揉额头。

“走,我们去看电视吧。”米娅拉过凯瑟琳,“他要弄好久呢。”

成毓珺把子弹上的图形扫描进电脑之后把它放进一台仪器分析成分,然后走到工作台边。满身伤痕的电尾躺在台面上。“对不起电尾,马上就修好你。”电尾头部的灯闪了闪,“我的职责就是保护你,这次让你受伤了所以道歉的应该是我。”它平静地说。

“不如我说点更有建设性的吧!?”烟牙在他们头顶旋转着说,“那个白头发的用的什么子弹,用那种材料做电尾的甲壳就行了。”

“恩,不错的建议。”成毓珺带上护目镜和橡胶手套之后拉过桌上的放大镜,拿起焊笔,“先让我弄好电子系统,然后再考虑怎么让电尾更强,还有你。”他低头检查起电尾的线路,“我还在考虑去弄把枪来,那个白鹫真的把我惹火了。”

在投入工作的时候时间往往不知不觉就过去了,直到有人下楼的声音才让成毓珺抬起头,凯瑟琳正站在阶梯上,似乎在踌躇要不要走下来。成毓珺脱下护目镜笑了笑,“我猜到了吃饭时间了?”

“恩。”凯瑟琳点了点头,“米娅让我下来叫你。请问你在干什么啊?”

“对我说话不用加上请什么的。”成毓珺站起身,“正在修理电尾,如果古德曼神父需要帮助的话可以用的上。”

“米娅说你总是考虑最坏的情况,所以才会这么快找到我,现在你还是在考虑最坏的情况么?”凯瑟琳终于走下阶梯,不过眼神还是不时飘到墙上挂着的人皮什么的,看上去有点局促不安,“对了,我还没有正式谢过你呢。”她直视成毓珺微笑着说。

“对我来说不用这么‘正式’的。”成毓珺拍拍凯瑟琳的头,“走吧,去吃饭。”

“我不是小孩子~”凯瑟琳皱着眉躲开。

“啊,但就像小妹妹一样,我一直想要个妹妹呢。”成毓珺笑着走上楼。凯瑟琳撇了撇嘴,跟着他一起上楼,“你们中国人都是独子吧?不过既然你来了这里你爸妈应该也能来,可以再生一个啊。”

“是啊,问题是载他们来的飞机坠毁了。”成毓珺微扬嘴角,露出一抹落寂的微笑。

“真的很对不起。”凯瑟琳瞅了瞅成毓珺,小心翼翼地说。

“没事的,不过古德曼神父和米娅都知道啊,他们没有告诉你么?”成毓珺侧头看看凯瑟琳,后者一脸无辜地摇了摇头。

两人走进厨房时米娅已经布置好了餐桌。“哇,炸鸡翅!”成毓珺直接拿起一只鸡翅啃了起来,然后在桌边坐下,接过米娅端给他的一盘沙拉。

“你们都不祈祷的么?”凯瑟琳坐下后嗔怪道。

“唔,”成毓珺放下鸡翅,“我可以保持安静,请便吧。”

凯瑟琳哭笑不得地瞟了成毓珺一眼,闭上双眼开始祈祷:“感谢主赐予我们食物,感谢主救了那些女孩,感谢主救我于苦难之中,感谢主今天成毓珺和米娅来救我们。”说完悼词后她睁开双眼,看到成毓珺撑着头一副思考者的样子,“怎么了?”

“你感谢上帝赐予食物也就算了,不要为我做的事情感谢主啊。”成毓珺又拿起鸡翅啃了起来。

“你是个无神论者?”

“不,我相信有神,我只是不相信神。”成毓珺又拿起一只鸡翅啃了起来。

“哦。”凯瑟琳点了点头,开始吃起沙拉。成毓珺却惊讶地扬了扬眉毛,“就哦?我以为你会努力说服我呢。”凯瑟琳笑了笑,“为什么?我们都会互相尊重对方的选择不是么?我并没有骄傲到认为所有的人都应该和我有一样的信仰,你呢?”

“我想,我还是可以接受你的说法的。”成毓珺笑笑,插起一叉子沙拉送进嘴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