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一月 08, 2009

罪法师(第十九章)

“啊!还有!”米娅到了车上才想起来,“就算那鼠人手上有伤也可能是别人弄的啊?你怎么确定就是他带走了凯瑟琳?”

成毓珺得意地笑了笑,抬起手,一件闪亮的东西晃荡着,是镶满宝石的十字架,“刚才给那老鼠地址的时候电尾从他衣袖里勾出来的,不是每个女孩子都会带着这么贵重的十字架吧。”

米娅接过十字架放在掌心看了看,然后塞到口袋里,“等我们找到凯瑟琳之后要还给他。”她轻声说。

“放心,我们会找到她的。”成毓珺发动了车,拿起名片看了看上面的地址,打开了GPS,“我去过这块地方,很多高楼,但是人很少,而且每幢楼的安保设施都很不错。”

“你去干什么的啊?”米娅好奇地问。

“设计其中一幢的电子系统,当然也包括安全系统。”成毓珺猛地一打方向盘,SUV的侧轮腾空,轮胎发出一阵尖嘶猛地转了个弯。米娅一下子被震到了成毓珺怀里,她红着脸爬了起来,“你故意的是吧!”

“系好安全带啦。”成毓珺伸手摸了摸米娅的头,然后猛踩刹车超过了前面的两辆车,“你联系上了古德曼神父了么?”

“没呢,”米娅系上了安全带,拿出手机看了看,“手机关机了。”

“可能正在追踪他们要找的人吧。”

“啊~啊~啊~啊~啊~”女孩的呻吟中夹杂着床的摇晃声和铁链的摩擦声,她的双手被手铐铐在床架上,手腕已经磨伤了,鲜血顺着雪白的手臂流淌下来,一滴滴的滴落在床单上,洇出一朵朵血花。她的拳头紧紧地捏着,指节都发白了,“啊!”她惨叫了一声,一丝血从她紧咬的嘴边滴下。女孩侧过脸,努力把头深深地埋到枕头里。

一个一头白发高大强壮的中年男子双手抓着女孩的胸部身体迅速而有力地起伏着,女孩的双腿架在他肩上,一双玉足在他背后无力地摇晃着。那女孩子身材瘦小,脸上稚气未脱,看起来绝对不会超过十五岁。过了大约十五分钟后女孩的呻吟渐渐轻了下来,似乎已经失去了喊叫的力量。男人后退了一点,随后抱起她让她面朝下跪躺在床上,女孩的手拖着手铐划过床架发出刺耳的声音,她的手被交叉在身前。她无力地把头靠在手上,喘着气。男子拉过她的身体,然后女孩又发出了一声惨叫,床再次摇了起来,现在女孩几乎发不出声音了,只是无力地轻吟着,又过了十几分钟,女孩的呻吟声又响了起来,随后静了下来。

白发男人爬下床拿起一块浴巾缠在腰上,侧头看了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毫无声息的女孩。床单上已经血迹斑斑了,有些来自女孩已经被磨得能看到骨头的手腕,而另一些则来自她的身下。

“来人,把她带下去弄干净了,伤口也包扎一下。”男人吼了一声,两个彪型大汉开门走了进来。

“对了,给她打上海洛因,不要打多了结果弄得像上次一样,还好有人买下了遗体。”白发男子套上浴袍,“还有,不准毛手毛脚,否则我崩了你们。”他走进了浴室关上门,过了一会儿里面传出流淌的水声。

“不要害怕。”凯瑟琳柔声安慰着身边瑟瑟发抖的女孩,不过她自己也是忐忑不安,在电影院里被迷倒了之后再次醒过来时她已经被关到了这里,和她一起的还有另外六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子,现在都被关在了一面是厚厚的玻璃墙的牢房里。她能透过玻璃看到对面牢房里的女孩,每个女孩身上都只罩着一件很大的白汗衫,她们看上去都精神恍惚,看起来像是被灌了什么药,有几个人手腕或者脚踝上都打着绷带。凯瑟琳几乎不用想就能猜到这些人经历过什么,而自己接下去可能也要经历这些,虽然有些害怕,但她已经决定了要坦然面对所有主让她经历的折磨,因为这是一种考验。她侧头看了看身边的女孩们,开始祈祷起来,并不是为自己,而是为这些女孩祈祷。

这时她看见两个大汉架着一个女孩走了过来,打开对面的玻璃墙把女孩放了进去,随后一个人拿出针筒扎入女孩的臂弯,那女孩看上去已经半死不活了,一点挣扎都没有。大汉弄完之后把女孩丢在牢房里,随后走出来关上门。

那白发男子已经穿上了亚麻布的长裤和白衬衫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一杯香槟,另一只手夹着只雪茄。他走到玻璃墙前眯着眼大量货物似地打量着凯瑟琳她们几个女孩。“这批货不错么。”他喝了口香槟,抬手指了指凯瑟琳,“这个特别不错,留到最后,你们服侍好了。”他回头叮嘱着身后的大汉。

“让我第一个吧。”凯瑟琳站起身说,此话一出牢房里所有的女孩都抬起头看着她。

白发男子并没有搭话,只是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而凯瑟琳并没有退缩,那双祖母绿的眸子仿佛真的是同名宝石镶嵌而成一般,美丽,清澈,却无比坚硬。男子笑了笑,“牺牲自己么?我喜欢你。”他抽了口雪茄,对着凯瑟琳吐出一个烟圈。那蓝色的烟雾旋转着飘向凯瑟琳,撞在玻璃上消散了。“我喜欢你,所以就如你所愿吧,今天晚上就是你了。”他说着离开了。

凯瑟琳缓缓地靠墙坐下,一个女孩凑了过来,“谢谢你。”她挽着凯瑟琳的手臂说。

“没事。”凯瑟琳微笑着伸手理了理那女孩的头发,“如果是今晚的话……”她侧头向上看了看,仿佛自己的目光能看透一切似地远望着,“希望他们能够来。”随后她低下头开始祈祷。几个女孩都凑了过来,“我叫杰西。”挽住她手臂的女孩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啊?”

“凯瑟琳。”

“我记得你!在电影院里你想拉住我。”一个女孩指着凯瑟琳说,“你可以叫我妮可。”

几个女孩凑在一起嘀咕着,不一会儿就都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对了,你刚才说希望他们能来,你说的是谁啊?”杰西拉了拉凯瑟琳的袖子问。

“我的爸爸和哥哥。”凯瑟琳说完后侧头想了想,“不,现在来的大概是我爸爸的学徒和他女朋友。”

“你觉得他们会来?”妮可带着一丝怀疑的语气。

“我相信他们会来。”凯瑟琳平静地微笑着回答。

这时成毓珺已经把车停到白鹫的大楼旁的室内停车场里,透过车窗就能看到对面的办公楼。

“我查到了。”他侧过手提电脑让米娅能够看到显示的内容,“White Buliding娱乐公司,是白鹫的公司,恩,提供专业的视频音频设施,当然,这是对外介绍。”

“对内呢?”

“专门提供高级应召女郎的公司。”成毓珺扶了扶眼镜,“这些资料很难查到的,侵入几个邮箱才弄到的。他们最高档的服务是未成年的女孩子,好像白鹫自己就有这种爱好,我估计现在她应该就在那楼里。”

“问题是具体位置呢?”米娅扁着嘴说,“你能从网上侵入他们的系统么?”

“那里的安保系统和网络是物理隔离的。”成毓珺揉着下巴,“这就轮到电尾出动了。”

“遵命。”电尾挥了挥尾鞭,那上面最前面的几节脱落了下来,随后每一节都伸出节肢像甲虫一样爬了起来,而最前面较大的尾尖则又接回了尾鞭顶端。

“这是干什么啊?”米娅好奇地看着那些爬出去的金属甲虫。

“它们当中只要有一只能够找到大楼周围的摄像头并爬到数据线上,我就能侵入安全系统了。”成毓珺得意地笑了笑,“不过也有更快的方法,烟牙。”

“终于想到我了啊!”烟牙从车顶上钻了下来,“要我干什么?”

“进入他们的空调系统,找凯瑟琳。”

“听上去很有意思,”烟牙一甩尾巴飞了出去,“我肯定会先找到那女孩的。”

“找到后不要轻举妄动,等我指示。”成毓珺嘱咐着。

等烟牙飞远之后米娅转过身,“我们现在干什么?就等着?就算我们知道她在哪儿要闯进去也不容易吧?”

“嗯……”成毓珺沉吟了一会儿,“你能调配出不被烟雾探测器探测到的香水吧?”

“可以啊。”米娅眨着双眼说,“你有主意了对么?”

成毓珺点了点头。

“要配多少啊?”米娅边在后座摆弄着一堆装着各色药水和药粉的瓶子边问。

“五百人?”成毓珺边说边摸着下巴,“那楼里可能没那么多人,不过多弄一些比较保险。”

此时电尾分裂出去的五只甲虫都已经爬进了那幢大楼周围的花圃,成毓珺借着它们身上的微型摄像头在电脑上那个观察着它们周围的一切,“找到摄像头了。”他手指在触摸板上轻点,控制着那甲虫爬到了摄像头上,随后找到了数据线,甲虫伸出一对锋利的刀片割开封皮,随后咬了上去,这时另外四只甲虫也都找到了摄像头爬了上去。

在甲虫接上数据线的一刻成毓珺已经开始破解安保系统了,他一边在键盘上敲击着一边在心中默念着,“烟牙,你找到了么?我可是马上就要破解他们的系统了。”

“你知道这里有多少房间么!我还要一个个看!”烟牙气急败坏的嘶嘶声直接出现在成毓珺脑中,“而且这是你突破的,不是电尾突破的,所以不算!”

“好好,不算就不算。”成毓珺笑着摇了摇头,“你都看到了点什么?”

“男欢女爱啊!你要看么?”

“现在没空。”成毓珺伸手点了下触摸板,他的电脑屏幕一下子被分成了几十个小格子,每个格子都显示着一台摄像机所照到的画面,“很好。”他眯起眼睛开始观察起屏幕上显示的内容。

“喂,我的药配好了。”五分钟之后米娅爬到了前座,手上拿着一个盛着鲜红色液体的瓶子,“你还没找到么?”

“这楼里有几百个摄像头呢。”成毓珺拖下眼镜揉了揉眼睛,然后把眼镜戴上,继续盯着那不断刷新的屏幕,“恩?”他伸手按了下空格,随后点了几下触摸板,那几十个小画面中的八个放大了排列在屏幕中,每一个都显示着一间关着女孩子的牢房。“这是她吧?”成毓珺又点了点触摸板,一个画面放大占满了屏幕,那是一间关着七个女孩的牢房,留着金色长发的凯瑟琳就在其中,她双手放在胸前,闭着双眼,似乎在祈祷。

“就是她。”米娅点了点头,“现在怎么办?”

“烟牙你去……”成毓珺看了看屏幕,“十楼东侧靠左的走廊左侧第三个房间,和凯瑟琳接触,不要被人发现。”

“明白了!”烟牙的嘶嘶声直接传入成毓珺的大脑。

“然后。”成毓珺打开大楼的设计文件,同时从包里掏出一副刺着刺青的人皮手套带上,随后拿出又一副人皮手套念了两句咒语,那手套马上仿佛活了一般飘上半空,成毓珺伸手做了几个手势,空中漂浮的人皮手套也做了一样的手势。“行了。”他控制着飞手拿起米娅手中的药瓶,“米娅,撒点隐身粉。”

米娅从一个药瓶中倒了点仿佛是镜子的碎屑一样闪亮的药粉,洒在瓶子和飞手上,那两样东西马上消失了,只能隐隐看到仿佛空气扭曲似的轮廓。

成毓珺控制着飞手举着瓶子飞到了楼顶,直接把药水倒进了通风管,随后指挥着那手飞了回来。

“好了,”他脱下手套,随后拿出另一副人皮手套套上,双手压着指节发出一阵关节的响声,他从包里掏出一只iPhone交到米娅手中,“这上面会显示摄像头拍到的东西,我利用iPhone里的感应器和GPS让他能够自动显示你走到的地方前后的摄像头画面。”

“哦。”米娅接过iPhone,“那你呢?”

“我有电尾。”成毓珺边说边发动了SUV,“出动了。”SUV的轮胎发出一阵尖啸,随后打了个弯快速开下停车场通道。

“凯瑟琳。”正在祈祷的凯瑟琳忽然觉得身上一冷,随后一个嘶嘶的,仿佛吐着信子的蛇一样的声音在她脑中响起,“不要露出惊慌的表情,不要说话,只要在脑中想就可以了。”

凯瑟琳转着眼珠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什么异样,“你是谁?”

“上帝啊!”

“是恶魔吧?化身成蛇吸引夏娃咬苹果的恶魔。”凯瑟琳微微笑了笑。

“好吧,你真不好玩。”那声音中透着一丝失望,“我是成毓珺的人彘烟牙,我们是来救你的。”

“你们准备怎么做,这里有很多被抓来的女孩子,很容易就会有人受伤的。”

“这点你不用担心,”烟牙嘶嘶地说,“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喂,哥们,你看上去面色不太好啊。”一个门卫对身边的同事说,后者看上去昏昏欲睡的样子,不过刚说出这句话他就觉得自己的眼皮也打起架来,他深吸了口气想提起精神,不过觉得更困了,随后他就昏倒在地上。

一起昏倒的还有门口的另外几个保安,几个从电梯中走出的客人,一位艳丽的女郎看着自己的男伴倒在地上,大声呼救,不过没有人来帮忙,大厅里所有的男人都已经倒下了,随后她看见一辆黑色的SUV直接撞碎了玻璃门开进了大厅,侧滑到了电梯前,车门打开走下一个带着面具的金发女子和一个带着骷髅面罩,左手带着一个奇怪的,仿佛是黑色铠甲似的东西的人走下车。

“你是……做那种工作的么?”虽然米娅没有说清是什么工作,但是提问者和被问的人都知道是指什么。那女郎点了点头。“如果是自愿的那应该考虑换工作了,如果不是的那也该考虑换工作了。”

“简单的说法就是,逃吧。”电梯门随着叮的一声打开了,男子走了进去,那女人也跟了进去。

女郎拿出手机按下三个键,犹豫了一会儿,并没有按下拨号键,而是跑出了楼。

凯瑟琳看着几个看守倒在地上,而几乎在同时牢房的玻璃门都打开了。

“走吧!”烟牙腾空而起飞在前面,凯瑟琳跟着它站起来,“快走吧!”她招呼着身边的女孩,“我们去电梯!”

几个女孩子都跑在前面了,但凯瑟琳没有,她走到了对面的牢房拉起一个看来走不动的女孩,“来,我们一起走吧。”

看到第一个保镖打呵欠的时候白鹫还没有觉得怎么,不过第二个的时候他已经觉得不对头了,当一个保镖昏倒的时候白鹫已经戴上了防毒面具,拿出两把银色的带着象牙柄的手枪。

“快,我们就要到了。”凯瑟琳扶着一个女孩已经快走到了电梯口,一个带着防毒面具的保安抓住了她。突然一道黑色的电光闪过凯瑟琳面前,随后她就看到那个保镖向后飞去,身上喷出一道血花,“你进电梯,剩下的交给我吧。”从电梯里走出一个带着骷髅人皮面具的人抓住凯瑟琳的肩把她推了进去。这时几个保镖已经赶了过来举起了枪,电尾猛然挥动了起来,几声枪响后那人毫发无伤,几颗变形的子弹落在地上。然后米娅向前走了一步挥出一道橘色的雾气笼罩住了几人,随后打了一个响指,雾气猛然燃烧起来把那几个保镖包裹在火海中。

“我想你们应该停下了。”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在成毓珺和米娅身后响起。两人回过头见白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电梯里,手上的枪抵着凯瑟琳的太阳穴。

“从电梯上面么?”成毓珺冷冷地说。白鹫并不搭话,只是举了枪,枪响之后成毓珺在米娅的尖叫声中跪倒在地,几节电尾的尾鞭断落在地上,断口冒着火花。

“结束了。”白鹫冷冷地说。

“不要。”凯瑟琳猛然抓住他握枪的手,米娅则挡在了成毓珺身前。

枪声并没有响起,刚才断落在地的鞭尾猛然跳了起来,随着嚓的一声枪管断成了两半,不过白鹫也痛苦地丢下了枪,凯瑟琳抓着的地方已经冒出了水泡。

白鹫猛一挥手把凯瑟琳打出了电梯,成毓珺冲上前抱住了她。她脸上被打出一道青肿,嘴角挂着一道血丝。

“后会有期。”这是电梯门关上前白鹫说的最后一句话。

“凯瑟琳交给你了。”成毓珺放下凯瑟琳走进了另一架电梯。

成毓珺的手机显示电梯停在了顶楼,他走出电梯后睁开了青焰之眼,跟随着白鹫的足迹走上安全梯,“混蛋!”他推了推被锁起来的门,伸出左手把电尾抵在门上,随着一道电光和一声闷响安全门被撞开了,成毓珺走到了楼顶天台,猛然刮来的强风几乎让他睁不开眼睛,他眯着眼抬起头,此时白鹫已经站在了直升机的舷梯上。他看见白鹫又举起了枪,忙抬起左手一挡。子弹的冲力直接把他推到在地,而左臂上也再次直接感受到了子弹进入身体的痛楚。白鹫的子弹直接射穿了电尾的甲壳。

成毓珺念出一句咒语,一个火球在他掌中出现,不过他看着起飞的直升机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把火球丢出去。只是目送着白鹫坐在直升机上飞远。

“可恶!”成毓珺低头看了看身上的伤口,白鹫的子弹并不是普通的,显然带有魔法,如果不是电尾的甲壳减弱了子弹的力量第一枪就能把自己打对穿了,“不过。”他抬起手,人皮手套上刚才和凯瑟琳接触的地方已经化为了焦炭,而手掌上也显现出一片红色的烫伤的痕迹,“那个女孩果然是圣女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