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十一月 07, 2009

罪法师(第十八章)

“古德曼神父说凯瑟琳出去逛街了。”成毓珺放下手机,用手指敲打着方向盘。

“那就没关系了。”米娅拉开车门坐进车里,“一会儿她自己会找我们的吧。”

“毓珺你看上去很不安。”电尾爬到仪表盘上说。

成毓珺扶了扶眼镜,“我倾向于考虑最坏的结果。”他从挎包里抽出笔记本电脑打开,接上天线,“凯瑟琳的手机号多少?我要用三角定位找出来。电尾你帮忙也加入计算,我要侵入通讯网络。”他用网线和USB线把电尾和笔记本电脑接到了一起。

“收到。”电尾发出平静的电子音。

过了一会儿成毓珺指着电脑屏幕上地图中的一点,“是这里了,电影院。”他发动了汽车,“我们过去吧。”

两人赶到了电影院,成毓珺打开手机看着地图,“我猜的话应该是在两楼的放映厅。”他和米娅一起跑上了楼。

“她说不定在看电影呢,”米娅拉着他的手说,“把手机关机了也是有可能的啊。”

“恩,”成毓珺摸着下巴看了看墙上的电影时刻表,“问题是,现在没电影。”他看了看放映厅的入口,发现连检票的都没有,便直接走了进去。

“喂喂喂,你干什么啊。”米娅见叫不住他也只好一起跟了进去。

放映厅里一片阴暗,空无一人,成毓珺一边看着手机上的地图一边向前走着,同时搜索着一每一排座位下面,直到米娅拉了拉他的手臂。

“我闻到血腥味了,在前面。”米娅一脸担心地指了指放映厅前方的安全们,“那里传来的,你知道我鼻子很好。”成毓珺把米娅拉到身后,走过去推开了安全门。

“这里没人了啊,一个人都”烟牙从地板中飞了出来,大叫着,“好臭的血!好臭的血!”电尾从成毓珺的背包里爬了出来,身上的LED射灯照亮了地面,那里有一滩深棕色的血迹,还有一只粉红色的手机。米娅捂住了脸。成毓珺蹲在地上仔细看了看血迹,“放心,这不是人血。”他拣起手机交给米娅,“不过这应该是凯瑟琳的手机。”他直起身,脱下眼镜放在口袋里,随后心中默念,打开了青焰之眼,随后他看到了闪光,血迹的闪光,米娅的闪光,烟牙和电尾的闪光,还有一个个浅浅的,并正在慢慢消散的闪着光的鼠人脚印。

“是鼠人,米娅你通知古德曼神父。”成毓珺从包里掏出一副人皮手套戴上,“我现在就追上去。”他冷冷地说。

“喂,如果是鼠人的话你准备直接闯地下世界啊。”米娅侧头夹着手机伸手用力拉住成毓珺,“我和你一起去!”

成毓珺套上了骷髅人皮面罩,“如果要下去的话你也该穿上全套东西。”

“恩。”米娅点点头,从小背包里掏出一个白色的面罩戴在脸上,随后套上一副白纱手套,“走吧,我正好想去地下世界逛逛呢。”

成毓珺用青烟之眼跟随着鼠人的足迹,居然在电影院里找到了一条能够直接通入下水道的路,但两人进入下水道之后就失去了鼠人的踪迹。“没办法,这里太潮湿了,足迹的光芒消逝得很快。电虫,你用热成像注意敌人。烟牙,钻到墙里好好注意着。”

米娅拿出了一小瓶粉红色的药水,滴了两滴在手腕上抹匀了,随后又涂了点在耳后,一股清香马上从她身上弥漫开来。

“这香水不错,平时你怎么不用?”成毓珺走在前面,一边用电尾的尾尖转到拐角后观察。

“除非你想让你的智商平均减上二十。”她脱下面具拽过成毓珺撩起他的面罩猛然一吻。成毓珺只觉得一道温热从她的唇间流淌到自己喉中。

“行了。”米娅帮成毓珺带好面罩,然后带上面具,“一天之内你不用担心我的香水的毒性了。”

成毓珺点了点头,走在前面领着路,忽然他停下了。

“怎么了?”米娅小声问。

“又看到了一行足迹,不过不是鼠人的,看起来像是,”成毓珺顿了顿,“蜥蜴?”

“在地下居住的也不仅仅是鼠人,还有其他的。”

“恩,跟上去打听一下说不定也能找到鼠人的线索,当然前提是那东西会说话。”

“打扰一下。”烟牙飞了过来,“前面有一大群人。”

“敌人么?”成毓珺抽出腰间的短刀。

“放下刀吧,没什么危险,你们过去看看就知道了。”烟牙在他们头上盘旋着,“对了,电尾还是待在包里比较好。”

两人又往前走了几十米,拐过一个弯之后成毓珺看到了更多发光的新鲜足迹,又走了几步之后一个带着防毒面具的人从一条管道里爬了出来,转头看见了成毓珺他们,“哟,你的面具很别致啊!”他指着成毓珺说,随后向着管道伸出走去。成毓珺和米娅也装作熟门熟路地向着他走的方向跟过去,之后不久他们又遇到了一个大个子的蜥蜴人。几人又转过一个弯之后进入了一个大隧道,眼前的景象让成毓珺和米娅都愣住了。

“我很难想象自己居然不知道这个地方。”成毓珺喃喃道。巨大的隧道里虽然不能说热闹,不过对于地下世界来说应该算是聚集了很多人了,而且每一个人类都戴着各种奇怪的面具,而除了人之外还能看见鼠人,蜥蜴人,侏儒等难得一见的生物。

成毓珺走到一个鼠人的摊前,其实那只不过是铺在地上的一块油布和几个冰柜,不过冰柜里放着的都是各种器官。他拿起一个看了看。

“新鲜的人肝,上面贴着配型的,可以直接拿去移植。”鼠人晃着尾巴说,“或者你也可以拿回去做炒肝尖吃,五千块就行了。”

“恩。”成毓珺放下人肝,“哪天我需要的时候会来买的。”随后他走向下一个摊子,看了看满架子的蝙蝠。

“那只白色的很特别呢。”米娅拽了拽成毓珺的袖子,指着一只单独放在笼子的白蝙蝠说。

“白化的吸血蝙蝠。”摊主是个瘦小的缩在黑斗篷里的人类,带着个吸血鬼面具,“我们还有给小姐准备的比较可爱的东西,比如说,”他提起一个笼子,“抱仔的鼯鼠,五百块一窝都给你了。”

“改天再说吧。”米娅摆了摆手。

他们还看到了贩卖鲜血的,出售可疑骨头的,配置毒药的,订做真正能诅咒人的人偶的摊点,不过都没有看见有受伤的鼠人。

“恩……”成毓珺又走回了那个卖器官的鼠人哪里正想说话,米娅往前走了一步,“喂,我问你啊,你这些器官哪里来的?有小孩子的么?”

那鼠人愣愣地看了米娅一会儿,仿佛被迷住了一样,“如果你要小孩子的话我可以特别给你弄来,不过现在没有,断货很久了。”

“那么。你们这里有没有小孩子可以买啊?”

鼠人看了看米娅,又看了看成毓珺,“你们要男孩女孩?男孩的话有几个,女孩今天也断货了。”

“怎么会断货的。”陈毓珺问了一句。

“一个大老板订的货,半个小时前刚取货。”

“带我们去看看男孩吧,还有,那个大老板叫什么?”

“白鹫大人啊。”鼠人从兜里掏出一只老鼠放在地上,“你们跟着他走就行了。”

“喂,我们干嘛要去看啊?不是说女孩都被带走了么?”路上米娅小声问成毓珺。

“可以向他们打听白鹫……”成毓珺刚说了半句老鼠已经领着他们到了一扇铁栅栏前,自己钻了进去,消失在黑暗中,过了一会儿一个拿着火把的鼠人想着他们走来,成毓珺注意到他的一只手上缠着绷带。

“你们要看男孩么?”那老鼠在铁栏后眨着一双小眼睛尖声尖气地说。

“是啊。”米娅点点头。鼠人看了她一会儿,最后还是打开铁栏让两人进去了。“跟着我走。”鼠人把他们领进了一条向下的下水道,尽头是又一道铁栅栏,栅栏后可以看到几个面目清秀大概九,十岁的男孩蜷缩在墙边。

“全买下来多少钱?我都要了。”成毓珺眼睛都不眨地说。

“五万吧。”鼠人摩擦着爪子说,“老板出手很阔绰呢。”

成毓珺从包里拿出一个沉甸甸的袋子丢给鼠人,鼠人打开袋子看了看,然后掂了掂分量,“老板太大方了,这里不止五万了吧。”

“告诉我白鹫老板在哪里,就不用找我了。”成毓珺笑了笑,“孩子请直接送去这个地址,告诉那个人我们的样子,他会懂的。”成毓珺拿出一张便条纸写个了地址交给鼠人。

鼠人拿过便条看了看,然后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张名片交给成毓珺,“这是白鹫大人的名片。”

“喂,五万哎,直接把他干掉不就行了么?”从下水道上来之后米娅在成毓珺耳边嘀咕着。

“万一引来了别人就不好玩了,再说今天赶时间。”成毓珺拉下面罩,一脸冷漠地说,“而且知道他在哪里了,总有一天会把五万连本带利弄回来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