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十一月 06, 2009

罪法师(第十七章)

“好了。”米娅把一件红色的大衣放进衣柜,“我的东西都放好了。”她满意的回过头。成毓珺正躺在床上拿着一本厚厚的相册看着,相册封面里镶着一张金发女孩的照片,隐约能看出是小时候的米娅。米娅爬上床拽过相册娇嗲道,“我真人都在这里了,照片有什么好看的啊?”成毓珺伸手一把将她抱到怀里,“也是啊。”他用笔尖蹭了蹭米娅的鼻子,“现在呢?是叫外卖还是在这里的厨房做我们的第一顿饭?”

“恩。”米娅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得皱巴巴的纸摊开了,“家具,算是买好了,灯具也差不多了,电器也买好了,餐具什么的都有了,你的东西和我的东西也都搬过来了,冰箱里也放满了。”她捶捶成毓珺的胸口,“你自己那堆在地下室的东西还没搞定吧?”她爬下床,“我去做饭,你去理东西,”她看成毓珺似乎不乐意的样子低头亲了亲他,“早点理好你也能早点开始试验啊,想吃什么?牛排?”

“三分熟就可以了。”成毓珺磨磨蹭蹭地爬了起来。米娅走进了厨房而他则走下楼梯。“对了,我们是不是把通往地下室的门弄成密门啊?会很有趣的啊!”烟牙飞到他耳边说。而电尾则伸出尾巴勾着他的衣服把自己拉到了他肩上,“我觉得弄个带密码锁的金库门会很好的。”他嗡嗡地说。

“这些问题等我理好东西再说吧。”成毓珺看着满地的箱子叹了口气,“电尾,来帮忙。”电尾马上从他的肩上跳下来用螯肢举起一个小箱子。烟牙则飞到成毓珺头上盘旋着,“每到这个时候我就很高兴我是个虚体。”成毓珺摇了摇头,搬起一箱子药品放到一边的架子上。

一个多小时后当米娅走进地下室时成毓珺已经坐在了电脑前,米娅满意地看了看四周,“理得挺整齐么?可以吃饭了。”

“电尾很擅长整理东西。”成毓珺扶了扶眼镜站了起来,伸手指了指正趴在桌上身上接着电线的电尾。电尾得意地在空中舞动着尾鞭。

古德曼神父站在机场的安检出口外焦急地等待着,手里拿着一个银色的礼品盒。

“爸爸!爸爸!”金发的凯瑟琳从出口跑了出来一下子扑到古德曼神父身上圈住了他的脖子。古德曼神父抱着她转了个圈子,随后放下她。此时推着一车行李的欧文已经走到他面前,父子俩拥抱了一下。古德曼神父把礼物放到凯瑟琳手中,“给你的,我的小公主。”

“谢谢爸爸。”凯瑟琳并不忙打开礼物,只是满脸好奇地四下张望着,“爸爸你的学徒和米娅姐姐呢?”

“啊,他们应该在买打扫毓珺的新房子,或者在买家具,或者在做和那房子有关的事。”古德曼神父皱了皱眉头,似乎想起了他们可能做的事情,随后清了清嗓子,“先回家吧,我准备了烤羊腿。”

“其实我很想见见父亲的学徒。”欧文推着行李说,“父亲信里说他打败了人皮师,我们教会也追捕那个人很久了。”

“有机会见的。”古德曼神父拉着凯瑟琳的手走在前面,“成毓珺不算是喜欢见人的,不过米娅一定会拉着他过来的,但是你要对他客气点啊,虽然他的法术基本上都是教会不赞赏的甚至认定为邪恶的。”

“没事啦。”凯瑟琳晃着古德曼神父的手,“我和哥哥都会睁一眼闭一眼的,是吧哥哥。”

欧文并没有搭话,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对了,我们不去看看古德曼神父和他的儿子女儿啊。”米娅坐在电脑前边看Project Runway边侧头问,顺手拿起一杯西瓜汁喝了一口。

带着护目镜的成毓珺抬起头,“你认识那两个人么?”随后又低下头开始往电尾身上焊接什么东西。

“认识啊,欧文很和善,凯瑟琳很可爱,”米娅边说边吮吸着西瓜汁,“当然是在他们去梵蒂冈之前的事了。”她瞥了眼成毓珺,“放心啦,他们应该不会是那种很讨厌的认死道理的教徒。”

“今天很晚了,明天去吧。”成毓珺头也不抬地说。

“你又在干什么啊?”米娅好奇地探过头看了看躺在桌子上机壳打开露出复杂的关节和电路的电尾,“看上去好复杂,我情愿看内脏的。”她吐了吐舌头继续看电视了。

“毓珺正在修改我的设计,现在他应该正在把我的腹部改为类似于虾和蝎子结合的结构。”电尾平静地说。

“而且还能变形,放心平时你还是蜘蛛的样子的。”成毓珺抬起头看了看他的电脑屏幕,“这样你就更有用了。”

“喂喂喂,什么时候也把我增强一下呀!”烟牙飞下来罩住了成毓珺的头。

“知道了,等我想到怎么增强你再说。”成毓珺摸了摸下巴,“也许给你增加几种毒素?增强你的控制能力?”他低头又开始焊接起来,“弄完电尾就弄你好了。”

“好啊好啊好啊,你快点弄!”烟牙高兴地飞了起来。

米娅是被一阵“Girls Just Want to Have Fun”闹醒的,她拿起自己酒红色的手机放到耳边,“喂~”她迷迷糊糊地说,然后一下子坐了起来,“凯瑟琳啊,啊,好久不见了,我们一会儿来看你吧。”她看了看身边依旧呼呼大睡的成毓珺,“大概下午再过来。”她小声说,“毓珺还没醒,他昨天睡得很晚。到时候见咯。”她说完放下电话,钻到成毓珺怀里。“是谁啊?”成毓珺低头嗅闻着米娅的头发。“睡吧,醒了再说。”米娅喃喃着垂下了眼帘。

“给米娅打过电话了?”凯瑟琳走进厨房时在厨房煎三明治的古德曼神父正把煎锅里的面包倒进盘子,“你哥还在做早课么?”

“啊,她还在睡觉,说下午再和毓珺过来。”凯瑟琳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牛打开倒在麦片里拿调羹搅拌了起来,“哥哥一会儿会上来的。”她勺起一勺麦片塞到嘴里边嚼边说,“对了爸爸,毓珺是个怎么样的人啊?”

“恩。”古德曼神父在桌边坐下,喝了口咖啡,“孤独,安于寂寞,他成为我的学徒到现在从来没有任何他原来认识的人找过他,事实上从我第一次注意他——那是在他成为我的学徒前两个月到现在从来没有任何他认识的人找过他,他对此也无所谓。但其实他喜欢和人相处,只是不知道怎么处理人和人的关系,对于他来说如果最后的结果不好,那么还不如不开始。”古德曼神父顿了顿,切了块三明治塞。

“听上去是个很特别的人呢。”凯瑟琳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悲伤,“听上去很痛苦呢。”

“同时他还很好奇,有很强的求知欲,在我第一次问他想学什么的时候他说除了神祗信仰之外的所有。他有着自己的规则并且对他的标准很自傲,相信自己的判断而不会寄希望与其他。”

凯瑟琳淡淡地笑了笑,“孤独的人多数都很骄傲吧,但是他自己的判断真的那么准确么?”

古德曼神父喝了口咖啡,“他也是非黑即白的,当然他的善恶和天主教的有些不同,但是我看来他还是向善的,而且和我们很像,从我对他的了解看来如果他真的有判断错误的一天,他会惩罚自己的。”

“因为他也是非黑即白的么,”欧文走进厨房倒了一杯牛奶喝了一口,“老爸的口气好像对他很赞赏啊?”

“在看了我的信,知道他怎么救回米娅之后你不会赞赏么?”

凯瑟琳和欧文对视了一眼,“是很赞赏。”欧文坐了下来,“不过如果是其他的人他会这样去救么?”凯瑟琳接着说了下去,“这才是关键吧。”

“哈哈哈。”古德曼神父放下咖啡杯,“我相信他会的,这个孩子在分割感情和责任还有其他东西的时候干脆的很。”

凯瑟琳皱起双眉,“爸爸这是在褒奖还是贬低呢?”

“我想老爸的意思是,那个人为了完成自己的责任会不惜一切手段,而只要那个人他觉得值得去救就算再没有干系再讨厌也会去救。”欧文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真想见见他。”

“会见到的。”古德曼神父拿起一份报纸看了起来。

“对了,一会儿我要去逛街。”凯瑟琳几口吃完了麦片放下碗,“我洗碗。”

“放着晚上一起洗好了。”报纸后的古德曼神父说,“我和欧文一会儿要去收集安德鲁的线索,午饭你自己解决吧,和米娅他们不要玩得太疯了,如果我们七点之前没回来的话你就先让毓珺来接你到他家去。”

“知道了,爸爸。”凯瑟琳站起来亲了亲古德曼神父的脸颊,然后再亲了亲欧文,“那我出门了。”然后她蹦蹦跳跳地走出厨房,“再见了!”

阴暗潮湿的下水道并不仅仅是一个充满污水,老鼠和蟑螂的地方,庞大的管道系统的空间成为了很多无家可归者的避难所,而他们也建立起了自己的社会,有时候这个社会里还包括一些非人生物。这个社会有着自己的运行规则,自己的等级制度,自己的货币,当然也有自己的独特的生意,地下医院,器官黑市,赃物交易等。

“你觉得这批货怎么样?”一个鼠人捏着双手紧张地面对着眼前的彪形大汉,他身后是一道铁栅栏。昏暗的灯光映照出几个缩在墙边索索发抖的女孩,那几个女孩看上去都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衣着各有不同,看起来都来自不同的阶层,共同点是每个女孩都很苗条漂亮,清秀可人,但现在每个女孩的双眼都透着恐惧和绝望。那个彪型大汉凑近铁栅栏看了看,“货不错,不过不是说好七个的么?这里只有五个。”

“啊,我已经派人出去了,”那鼠人紧张地搓着小爪子,“今晚,今晚一定能找齐七个的,请你告诉白枭大人放心就行了。”

彪形大汉点了点头,“那就好。”

“几年没有回来果然大变样了呢。”凯瑟琳一边数着街边的新店一边嘀咕着,“我以前去的鞋店和服装店都没了呢。”她嘟着嘴看着新开的电器店和游戏店,突然眼睛一亮,想起了什么似地走进了一家电器店,过了一会儿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拿着一个塑料袋。她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恩,去看电影吧。”她随手拉住了一人满脸堆笑地说,“不好意思哦,请问你知道最近的电影院在哪里么?”

等米娅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床头柜已经放着一杯果汁和一盘切好码得整齐牛油果和熏鸡肉,上面点缀着几个小番茄。米娅笑着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随后披上睡袍,拿起杯子和盘子走出房间走进地下室。

“醒了啊。”成毓珺对米娅笑了笑,散发着电光的电尾趴在他的左臂上,显然改装已经完成了。现在电尾有着螳螂似的刀足,蜘蛛的头胸部和节肢,虾蛄的节状身体,尾部还有一只夹子,而在背上还有一条长长的电鞭。成毓珺挥了挥手,电尾从他手上跳了下来,盘起身体,又彻底变成类似蜘蛛的样子了。

“你怎么把它越弄越难看了啊?”米娅指着电尾说。

“我的身体结构主要是为了功能性,和观赏性无关。”电尾发出一阵嗡嗡声。

“恩。”米娅拍了拍电尾的头,“对了,早上凯瑟琳打电话给我,我们一会儿去看他吧。”

成毓珺扶了扶眼镜,看了米娅一会儿,扬了扬嘴角,“好吧,几时走?”

“等我吃完啦。”米娅拿起一枚番茄含在双唇中。

“呼,这电影好无聊。”在字幕升起的时候凯瑟琳长舒了口气,这可能是她有记忆到现在看的最无聊的电影了。她正想站起来时突然感觉到一阵不安,仿佛有线穿进了她的心脏轻轻牵拉着。她伸手摸了摸胸前的十字架,但指尖传来的冰凉反而让他更不安了。随后她听到到一阵轻细的笛声夹杂在那悠长绵软的结束曲中,她踏出一步想看看笛声是从哪里传来的,但本能让她缩回了腿。那笛声是邪恶的,凯瑟琳感觉得到,她知道走过去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然后她眼角的余光扫到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女孩走向放映厅前方的安全门。凯瑟琳知道那扇门除了紧急疏散时从来不用,她马上跑过了拉住了那女孩的手,“喂,别过去。”但那女孩仿佛被催眠了一样直愣愣地往前走,还用力甩开了凯瑟琳的手,然后走过去推开那扇安全门。门后马上伸出一只手把那女孩拉了进去。那手很小,和女孩子的手差不多大,不过却是灰色的,长着爪子和细密的绒毛。

在看到那只手的一瞬间恐惧让凯瑟琳想转身就跑,但是她不能,那一瞬间她向着那女孩跑了过去,她要救她。凯瑟琳抓住那女孩的手同时从挎包里抽出一把银匕首向着门口的黑影刺去,同时在心中向上帝祈祷着。随后她知道自己刺中了,那种先是柔软随后紧涩的感觉还有黑影突然发出的吱的一声尖叫,随后她感到手上和腿上一热,什么液体洒到了她身上,那应该是血。之后一只皱巴巴冰冷的爪子抓住了她握刀的手,她只觉得手臂一热,对方发出吱的一声缩回了手臂。凯瑟琳想趁机把那女孩拉回来,突然觉得一阵甜香扑鼻而来,只是一呼一吸间自己的身体就软了下来,随后她就失去了思考和行动的能力,陷入了黑暗中。

“这个女孩什么来头。”一个鼠人握着自己的手说,“圣女么?她的皮肤居然能把我烧伤。”

“反正漂亮就可以了。”另一个则捂着自己手腕上的伤口,那里插着一把银匕首,“现在我们凑齐七个了。”

“奇怪了。”米娅放下手机,“打不通啊。”她又敲了敲门,“古德曼神父,欧文,凯瑟琳,你们在家么?!”她回头看了看等在车里的成毓珺, “好像都不在家呢。”

“你知道么?我有不祥的预感呢!”烟牙从成毓珺胸前飞了出来看着皱着眉一言不发的他,“你不觉得啊?毓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