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一月 05, 2009

罪法师(第十六章)

一架从意大利飞出的飞机的头等舱内,一个留着一头波浪金发,穿着白色连衣裙,大概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坐在座位上晃着双腿拿着一本时尚杂志看。“哥哥,这次我们回去待多久啊?”她放下书抬头问身边的人。这女孩有着一双祖母绿色的双瞳,脸庞就仿佛希腊石雕一样白皙,精致而美丽。她一边说一边伸手摆弄着胸前镶嵌着蓝宝石的金色十字架。

“待到我办完事。”她身旁的是一个大概二十多岁的金发男子,有着和女孩一模一样的绿色双瞳,穿着一身白色西装,银色领带上的领夹是一个白银十字架。

“如果能待久点就好了,我好久没见到父亲了。”女孩一脸神往地说,“父亲有一个学徒了你知不知道?”

“只能说是精神导师。”男子微微一笑,“如果不是这次正好顺路的话我就不带你了。”

“如果不是这次正好顺路我才不和你出来呢。”女孩针锋相对地说。

带着护目镜和口罩的成毓珺低头拿着骨锯锯下了鹿角兔的角,随后把角交到在一边等着的米娅手里,“喏,你不想弄死它的话和我说就可以了,不用偷偷把它放生。”他抱起应该是被麻醉了的兔子放回笼子,“真是的,你杀人都无所谓的还不想杀兔子。”

“鹿角兔比人可爱多了啊。”米娅拿着鹿角晃了晃,“恩,这两根应该能让我做很多拟声药水了。”

“对不起,打扰一下。”古德曼神父敲了敲门走进了实验室。

“什么事?古德曼神父。”成毓珺脱下了护目镜和口罩,随后脱下橡胶手套丢在一旁,拿出一只烟点燃了丢给烟牙。

古德曼神父清了清嗓子,“其实是想请你和米娅搬出去一段时间,你的东西能够放在这里,不过希望不要在这里做各种实验了。”

“你可以住到我家啊。”米娅拉着成毓珺的手说,“而且可以在我爸的实验室做实验。”

“住没关系,我有自己的地方,米娅也可以住过来。”成毓珺扬了扬眉毛,“其实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

“我的儿子和女儿明天回来。”

“你有儿子和女儿!”成毓珺惊讶地叫了起来。

“怎么?你不知道么?”古德曼神父双眉微皱。

“你没说过啊。”

“你也没问啊。”

“恩,我今天就搬出去,不过不能住我能理解,不能做实验?”成毓珺向着桌上的电尾挥了挥手,“去理东西。”电尾马上挥舞起尾巴和螯肢开始收拾瓶瓶罐罐。

“我自己是个神父,而我的女儿和儿子和我走上一样的路。”古德曼神父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自豪,“实际上做得比我更好,欧文是梵蒂冈的圣骑士,凯瑟琳现在是圣女的学徒。”

“所以我估计现在是她放假的时候所以哥哥带着妹妹来看你。”成毓珺虽然话这么说,却带着一丝“应该有特别的原因吧?”的疑问语气。

“欧文是追踪一个堕落的牧师,顺便就把凯瑟琳带来看看我,实际上我也要帮忙,当然可能需要你帮忙,当然这不是重点……”古德曼神父加重了语气,“重点是对于他们两个人对于其他种类的魔法的忍受能力比我差很多,如果你在这里解剖什么飞蛙蝙蝠的话……还有凯瑟琳只有十四岁,如果撞见你和米娅做……你们做的事情……”

“行了行了,”成毓珺笑着打断了古德曼神父,“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和米娅今天就走。”他揽着米娅的腰低头咬了咬她的耳垂,“正好你可以去看看我买的房子,看看应该怎么装修。”

“你买房子了?”这次古德曼神父和米娅都惊讶地叫了起来。

“原来我没说过么?”成毓珺挠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

“什么时候买的啊?”米娅用力晃着成毓珺的手。

“烟牙刚做好之后那次,军火商,然后就买了房子了。”成毓珺拍拍米娅的头,“那时候你还不是我女朋友,否则我肯定会找你商量的。”

“哦,原谅你。”米娅靠在他肩上撒着娇,“那快去啦,我要看你的房子。”

“啊!”成毓珺抬起手伸出食指,“我想起来了,如果要住进去的话我们还要去买张床。”

“那更好,我们可以一起去选。”

“呃,”古德曼神父清了清嗓子,“我想都说清楚了,我不用被包括在这种对话中。”说着他走了出去。

成毓珺买的房子坐落在海边,是三层楼并有游泳池的别墅,房前房后都有一大片绿地,并且根据烟牙的话“是不是每个法师都有一个地下室?”这别墅有很大的地下室,里面还有金库和冷柜,据说房子原来的主人是个惧怕世界大战及核冬天的妄想狂所以才修了地下室,不过现在整栋房子里只有一张成毓珺和米娅刚买回来的巨大的带顶棚帷帐的四柱床以及两个和床一套的床头柜。两人躺在床上,成毓珺正拿起一颗草莓喂着躺在他前胸的米娅,“我说,我们什么时候去把古德曼神父那里的东西搬过来?还有,你可以把你的衣服也都搬来吧?”

“恩。”米娅伸出舌头舔着成毓珺的脸颊,“在这之前我们先去买些别的家具吧。”她爬了起来,“这床不错,不过我们是不是应该买个更软的席梦思?”

“我同意。”成毓珺一边说一边坐起身穿起衣服。

“多谢你了,神父。”昏暗的房间内,一个躺在床上的高大白发男子活动着自己的右手,那手臂的颜色明显比起他的肤色深很多,同时在接近肘关节的地方有一道明显的痕迹,那痕迹很像烫伤,不过更好像有什么东西融化之后又凝结起来的样子,“不愧是梵蒂冈的牧师。”他捏紧了拳头,“实在是太惊人了。”

“多谢夸奖。”一个穿着黑色袍子的,清癯斯文的银发老者坐在床边,胸前倒挂着一个十字架,“我要的情报呢?”

男子抬起手,一个贴墙站着的黑衣人走了过来,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男子伸手拿过信封,“古德曼神父的资料,他有一个学徒,不过那个孩子学魔法四个月都不到,所以没有什么有用的资料。如果安德鲁神父需要的话我可以派人再去调查。”

“四个月的学徒还不需要担心。”安德鲁神父冷冷地说,“古德曼父子才是需要担心的。”

“要不要我的手下去把那个圣女之徒抓来。”白发男子问。

“不需要,那个女孩连四个月的学徒都比不上。我也不屑用绑架和威胁。”安德鲁神父边说边抚摸着胸前的十字架。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