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十一月 04, 2009

罪法师(第十五章)

不出成毓珺所料,在牢房里关了三天之后人皮师就抢着要说出他的那些魔法秘密了,在之后的一个星期成毓珺记录了他所有的魔法成果。然后成毓珺干脆地杀掉了他,只是在杀死他之后剥下了他的皮,挖出了他的眼球作为收藏。

成毓珺起手挥出一道电鞭。米娅侧身躲过,手一挥一团红色烟雾飘向成毓珺。成毓珺正想后退粉红已经在他身后,周围笼罩着一团橘色烟雾。成毓珺向左一个侧翻,同时向着米娅丢出一个火球。米娅一张嘴吐出一团蓝色烟雾笼罩着火球,烟雾散去火焰已经消失了。成毓珺念出一道咒语,狂风骤起吹散了弥漫的烟雾,并把粉红吹到了一边。这时米娅已经赶到成毓珺面前,打了一个响指,一道银色的烟雾从他指尖弥散开来。成毓珺身影模糊了一下闪到了米娅身后,把短刀架在她脖子上,“你输了。”他凑到米娅耳边说。

“你才输了呢。”成毓珺抓着的米娅突然如水中倒影一样化为涟漪消散了,而米娅则出现在他身后伸手掐着他的脖子,她也凑到了成毓珺耳边说。

“不一定。”那个成毓珺突然瘪了下去,而手脚却宛若无骨似地反卷过来缠住了米娅。

“好了好了,我认输了啦。”

成毓珺的身影慢慢从空气中显现,脸上带着得意的微笑。他挥了挥手让那人皮松开米娅,随后把她拉了起来,“不错,今天五战二胜了。”他低头亲了亲米娅的额头。

“米娅在这几个星期进步很大啊。”在一旁观战的古德曼神父侧头对杰克法师说。

杰克法师点了点头,“要多谢毓珺了,居然把米娅学习的兴趣也提了起来,不过可怕的是他自己呢,烟牙没有参战都能比米娅强这么多。”

“他的学习能力很强,很努力,而且上次和人皮师一战最后耍小聪明应该吸到了不少法力。”古德曼牧师看了看杰克法师,“这还应该感谢你的法阵,根据他上次的描述,那种程度的咳血说明吸收了很强的力量。”

“是啊,”杰克法师点点头,“后来我想了想,人皮师就算再愤怒好了,丢出一个火球不是更方便,应该是自己觉得法力都被抽走了才不得不肉搏的吧。”

“古德曼神父,杰克法师,”成毓珺拉着米娅走了过来,“有什么事么?”

“没事,看看罢了。”杰克法师拍了拍成毓珺的肩,然后捏捏米娅的脸,“我走了,你们继续。”

“我还要去主持弥撒,也先走了。”古德曼神父朝他们点了点头,随后和杰克法师一起走出房间。

“唔,”成毓珺扬了扬眉毛,随后低头看着米娅,“不如我们去洗个澡,然后吃饭?”

“你的意思是一起洗吧。”米娅凑近成毓珺的脸缓缓地说。

烟牙和粉红悬停在他们身后,粉红的双手盘在胸前,“他们是不是过于亲密点了?”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醋意。

“啊,我也有点受不了他们两个了。”烟牙看着双唇贴在一起的两人轻声嘶嘶着。

两人洗澡花了一个小时,午饭后成毓珺到实验室打开了电脑,而米娅则坐在他身边调配着各种药材,成毓珺在捷克给他的移动硬盘里发现了很多关于机器和魔法结合以及现代炼金术的资料,正好有很多和他在成为法师之前的专业相关,所以现在他一有空开始研究硬盘上的资料。米娅的魔法则涉及到各种药粉和香水的使用,不同药粉不同份量的组合,加上魔法的激发就能造成各种超自然效果,而调配药材自然成为了重要的一环。

几天后成毓珺买回了一大堆金属处理工具随后都搬到了原来养着魂蛾的房间,柳青颜离开时带走了所有的魂蛾,然后榊圭吾清理了房间。成毓珺用了一天时间把房间弄成了工作间,随后在里面敲敲打打了起来,不断有切割和焊接金属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

“你在干什么啊?”米娅捂着耳朵走进房间,成毓珺关上焊枪脱下防护面罩,拿起工作台上一条黑色由制作精细的金属连接而成的鞭状物体,他拉过一边的手提电脑按了几个键,那金属鞭灵活地转动了起来。

“毓珺他又弄出了新玩具了。”烟牙绕着那金属鞭转着圈子。

“恩,在古德曼神父的书里提到过机械人彘,不过并不是很详细,这次杰克法师给我的硬盘里的资料很多,所以我想着试试看自己设计制造一个来。”成毓珺低头把一节关节装到金属鞭上。

“人彘?”烟牙飞到成毓珺面前晃着,“毓珺你不要我了么?”

“没有啊,你的虚体状态和控制能力是很有用的。”成毓珺笑了笑,然后侧头亲了亲蹭到他身边的米娅,“快要做好了,你看。”

工作台上躺着一条几米长的黑色金属鞭,鞭的横切面是菱形的,末端是一个稍大的尖峰,成毓珺按了几个键之后金属边的关节上弹出一对对节肢摆动了起来。“我采用了很复杂的设计,每一节都能分散开来变成甲虫型独立活动,而连在一起就是一条电蛇,可惜没法让它飞。”

“那这是什么?”米娅指了指一边一个较大的仿佛蜘蛛样的黑色机械。

“哦,电蛇只是机械人彘的尾部。”成毓珺拿起那蜘蛛,那东西正好能够安在他的上臂,“身体部分基本上是按照蜘蛛的外形制作的。”他放下机械蜘蛛,把电蛇接在上面,“好了,现在是关键的了。”他拉下一边的电闸,随着一阵电子音和关节转动的声音那东西站了起来,身上的灯闪着冷冷的蓝光。那机械举起了尾巴转动着,似乎在用尾尖的摄像头观察着四周,而同时它挪动着机械腿用蜘蛛头上的几对摄像头观察着另一面,虽然它的活动很灵活,不过整体来说似乎给人一种呆滞的感觉。

成毓珺双手放在键盘上,随着他十指飞速敲击一行行代码在屏幕上闪过。同时那机器抖动了起来,随后猛地跳了起来,落地后飞速地挥动着机械腿在地上转着圈子,随后爬上了天花板,伸出尾巴勾住一根电线荡了下来,随后爬回了工作台,这时它的动作似乎更流畅灵活了。而成毓珺面前的屏幕上闪出一行字符 “Running Successful!No Error.”

“接下来……”成毓珺解开衣服扣子拉开上衣,念出一句咒语,那机械挥舞着尾巴把尾尖刺入了成毓珺前胸。米娅捂住嘴尖叫了一声,不过站在原地没动。

并没有血从成毓珺胸前淌下,不过那尾端发出的抽吸声说明机械正吸吮着成毓珺的血。他的面色渐渐变得苍白,他伸手撑着工作台,“我名为成毓珺,请你记住这个名字,因为这是你主人的名字,请你记住我的血,因为我的血也既是你的血,我命名你为电尾,今后你将受我役使。”

“遵命,我的主人。”电尾发出低低沉的电子合成音,随后抽出了尾巴。

“成功了么?”米娅走过来掏出一块手绢压在成毓珺胸口。

“应该成功了吧。”烟牙飞到电尾上方端详着它的新同伴,“我出生的时候到这里就结束了。”

“如果我的内存里的资料没有错误的话还需要一个步骤。”电尾边说边用尾巴缠住身上的数据线和电源线,随后一扯扯掉了那些线,之后它活动了一下腿,抖了抖身子,挥了挥尾巴,抬起两只螯肢放到面前端详着,“断电之后依然能够行动说明成功了。从你存在我体内的资料来看你对我用了很独特的原创设计。”

“是啊是啊!”烟牙扑闪着双翅说,“毓珺的品味总是很奇怪。”

“其实我是在赞赏成毓珺的设计。”电尾边说边爬上了他的身体趴在他的肩上。

“叫我毓珺就可以了。”成毓珺拍了拍电尾,随后念了一句咒语治好了胸前的伤口。

“为了安全起见你应该首先检查我的尾巴有没有造成主要血管的破裂,骨骼的损伤,内脏的伤口,我刚才的一刺是非常有力的。”电尾发出嗡嗡的电子音。

“对啊,你应该好好检查一下。”米娅关切地抚摸着成毓珺的前胸,“你知道那个咒语只对表皮伤害有效。”

“没事,毕竟受伤的是我,刚才一刺插在胸骨上,没有穿透,所以最多也就是骨裂和肌肉损伤,别的没什么。”成毓珺揉了揉米娅的头,扣上扣子,坐到电脑前,“米娅你有什么适合夜行的衣服么?你应该杀过人吧?”

米娅跨坐到成毓珺的腿上,双手放在他的肩上,扭动着腰肢,“当然杀过人了,”她环抱这成毓珺,“这是你第一次要我和你一起出去行动呢,紧身皮衣可以么?”

“就把这当作约会好了。”成毓珺亲吻着米娅的脖子。电尾此时已经爬下了他的肩,爬到一边加入了粉红和烟牙,“我想在这种情况我应该回避?” 粉红和烟牙都点了点头。

深夜的小巷中,一个下水道盖突然升了起来,一个人穿着雨衣带着护目镜罩着面罩的人爬了出来,之后另一个同样打扮的人,然后又一个,总共有五人从下水道爬了出来,他们的装束都一模一样。

“你们迟到了。”几个人穿着皮衣带着墨镜的人走进了巷子,中间一人手里提着一个公文包。

“路上遇到一只猫。”一条尾巴从穿着雨衣的人雨衣下伸了出来摆了摆,“你们要的东西带来了,我们要的呢?”他解开雨衣,里面挂着一个个冰袋,从冰块的缝隙间隐隐能看到红色的似乎是器官的东西。

那人打开了公文包,那是一包旧币,他合上包。

“交易吧。”穿着雨衣的人说。突然一根黑色闪亮的尖刃从他的脸上穿了出来,打碎了护目镜和面罩,带出一蓬鲜血和脑浆,随后嗖地收了回去,那人倒在地上,面罩下的是一张老鼠的脸。

“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的交易了。”一个带着有骷髅纹身的人皮面具的人站在小巷尽头的墙沿,他的肩上趴着一只闪着蓝光的机械蜘蛛。

“死吧!死吧!死吧!”烟牙猛地从地上窜了出来钻进一个人体内,那人马上掐着自己的喉咙跪倒在地。

“快走。”几个穿着皮衣的人向着巷子的出口跑去,却见一个穿着紧身皮衣,带着橘红色墨镜身材婀娜的女子双手盘在胸前站在那里,一只精灵悬浮在她身边。那女子挥出一道闪亮黑色烟雾,几个人马上倒了下来。这时烟牙和电虫已经解决掉了其他人。“电尾你太不给我面子了,居然只让我杀了一个人啊!”烟牙不满地在成毓珺肩头盘旋着。

“我也不能随意穿过实体或者控制人,所以我们各有所长。”电尾平静地说。成毓珺跳下墙,扯下人皮面具走到米娅身边吻了吻她的脸颊,随后俯身翻开几个鼠人的雨衣,“肝,肾和心脏,看来地下器官交易的规模挺大的。”他拿起一个冰袋看了看,“这些老鼠医生的手艺还不错。”

“你准备拿这些器官怎么办?”米娅拎着装满钱的公文包走了过来,“带回家吃掉?”

“带回家。”成毓珺脱下几个鼠人的雨衣裹成一团。他注意到米娅似乎有点失望的神情,走过去托起她的下巴,“古德曼神父能够通过某种渠道把内脏捐给医院,不过我们回家之后可以再出来,你想去酒吧喝一杯么?”

“好啊!”米娅高兴地挽住成毓珺的手,“我们回家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