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一月 01, 2009

罪法师(第十一章)

“吃早饭了毓珺。”米娅端着一个盛着蛋卷和培根的盘子走进实验室。

成毓珺抬起头脱下护目镜和口罩,“这是午饭吧?”他放下手术刀,“不过我的确饿了。”

“在干什么呢?”米娅把盘子放在桌上,“为什么你和我同一时间睡下去你总是起得比我早啊?”

“解剖飞蛙,”成毓珺指了指盘子里的被剖开的飞蛙,“我醒得早是因为我会做梦啊。”

“还不知道她的名字?”米娅拉了一张椅子坐下,翘起双腿搁在桌上,“或许我应该住回去住几天?”

成毓珺坐下拿起刀叉大口吃了起来,“不用啊,只要我们不睡在一起就行了。”

“我们不一起睡那我还住在这里干什么?”米娅笑了笑,站起身亲了亲成毓珺的脸,“我也住了两个星期了,也该回去了,该去打扫打扫房间了呢。”

“其实她的名字可以等的。”

“没事的。”米娅调皮地说,“我也想换换口味呢,不会吃醋吧。”

“唔!”成毓珺扬了扬眉毛,“不会,我送你回去?”

米娅伸手环抱着成毓珺的脖子,“我们好像没在车上试过。”

周末的酒吧里总是充满了人群和喧闹,四射的灯光,狂舞的人群,高涨的荷尔蒙,无数男女在这里狂欢,之后牵着手回到车上或者家里或者一个旅馆共度良宵。

“你真的今晚就要换口味么?”粉红坐在米娅的肩上凑在她耳边说,穿着黑色小背心和牛仔热裤的米娅正坐在吧台前喝着酒,“就算你似乎也没这么快的啊。”

“才不呢,我只是感受下气氛。”米娅撑着头,无聊地晃动着杯子,“很久没来了呢。”

“对我来说你搬过去就很奇怪了,而且居然是两个星期,”粉红晃着小腿。

“一个人么?”一个长得还算英俊的男孩坐到米娅的旁边,“要不要我帮你买杯酒?”

“走开,没兴趣。”米娅皱了皱眉头。

“你看上去很孤独。”男孩凑了过来。

“走开。”米娅打了个响指,一道只有法师才能看见的烟雾从她指尖飘出弥漫在那男孩周围。男孩脸上露出困惑表情,随后站起身走了。米娅和粉红都没注到角落里一个手上满是刺青的人放下了杯子。

“这样直接了当的赶走男生对于你来说也很少见呢。”粉红飞到米娅面前,“米娅啊米娅,你做了很多第一次做的事情。”

“表八卦了。”米娅伸手把粉红压到杯子里,不过嘴角却微微翘了起来,随后站起身。

“回家了啊?又是第一次呢!”粉红飞起来拉着她的头发晃着。米娅一甩头发把她甩到肩上,伸出手指拍了拍她的脑袋,“回家我给你做蜂蜜甜饼吃。”她走出了酒吧。

“好啊好啊。”粉红开心地拍着手。一人一精灵说笑着拐进了一条幽静的小街,随后一道黑影出现在她身后。米娅突然觉得有异,回过头,只见一道闪电迎面而来。她手一挥拨开闪电,而粉红已经带着一团粉色的烟雾像子弹一样冲向那道黑影。对方抬起闪耀着六芒星的手,随着一道闪光粉红被打飞了出去,随后他向着米娅丢出了什么东西。那东西漂浮在半空,竟是一张人皮向着米娅扑面而来。米娅只是愣了一愣那面皮就已经贴到了她脸上,她倒在地上挣扎着想要把面皮撕下来。这时那男子走了过来,一道电光闪过,米娅停止了挣扎。

“你!”粉红又冲了过来。这次男子丢出一张皮,那是一只人手,直接抓住了粉红。

“我早就想找你了呢,法师杰克的女儿米娅,”那人蹲下,伸出布满纹身的手抚摸着她的脸庞,“居然能在酒吧遇到你,我的运气真好。”他把粉红装到口袋里,随后抱起米娅,路灯照亮了他的脸庞,那脸上刺着一张骷髅的脸。

“喂喂喂你真的不打电话给米娅么?”烟牙一边悬浮在成毓珺面前一边说,“她很有趣的啊,粉红也很有意思,而且她还会和我一起抽大麻呢。”它在成毓珺面前扑闪着翅膀,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我会打的,只要过了中午十二点。”成毓珺边说边低头剪开解剖台上的鹿角兔的肚子,“那个时候她差不多该醒了。”突然一阵敲门声让他抬起头,“烟牙。”

其实不用他说,烟牙已经嗖地穿过了天花板。

“毓珺你快过来!”随着烟牙焦急地嘶嘶声,毓珺已经看到了它所看到的,粉红倒在教堂门前,身上似乎绑着什么东西。他立即跑上楼拉开教堂大门把粉红捧了起来,随后一边走下楼梯一边解开她身上绑着的东西,那是一卷打结的皮。成毓珺的直觉让他觉得这是人皮,他解开结,展开皮卷。皮上还沾着血,触感和柔软程度还有切口的样子让成毓珺觉得似乎没有离开人体多久,而同时也确定这是活剥下来的,现在他只希望这不是米娅的皮肤。人皮上刺着一行字:

用上古邪物之印换米娅

——人皮师

“快去,救她。”粉红微微睁开双眼,说了一句话之后就再次陷入了沉睡。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烟牙扑闪着翅膀上下乱窜。

“安静!”成毓珺猛地一拳打在墙上,随着咔嚓声和一阵剧痛,他知道自己应该打断了什么。他侧头看着悬停在半空一动不动的烟牙,“对不起,你去找到所有有关这个人皮师的资料,我去打个电话。”他说着掏出手机。

“遵命。”烟牙一扭尾巴飞到桌边开始看起书来。

在古德曼神父和杰克法师离开的时候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成毓珺一边在冰箱内壁上冷敷着自己的手一边拨通电话。

“喂,杰克法师么?很抱歉,米娅昨天一个人的时候被人带走了,等你回来之后请随意取走我的性命,或者我可以买机票过来送命,但是现在我需要帮助救回米娅。”

电话的那一头沉默了一会儿,“先不说你的命了,是谁干的。”

“那人自称人皮师,呃,他让粉红送回来一张……皮,说要用上古邪物之印换米娅。”

“这不是你的错,如果你和米娅在一起的话现在已经死了。你马上开车去我家,不要挂电话……”

成毓珺带上蓝牙耳机,随后把电话放在兜里,之后用夹板固定住了刚才折断的指骨,拿出一个背包放进了他的书,一套刀具,几个卷轴,几瓶药,然后把一瓶飞蛙也塞了进去,背起包,“烟牙,走了。”

“来了。”烟牙马上跟了上来,“你的手怎么样了。”

“疼痛能让我保持清醒。”成毓珺看了看手,因为包扎得匆忙他甚至来不及摆正指骨,现在看起来明显歪了点,而且红肿得很厉害。他一边上楼一边咬着牙把指骨弄正,然后把夹板绑紧了一点。

“人皮师是一个很强大的黑法师,”在开车去米娅家的路上杰克法师大致描述了一下人皮师的情况,“当然也很疯狂,他在身上刺了很多魔法阵,这样能让他快速施法,同时他也喜欢直接在活人身上刺魔法阵然后剥皮,根据他的说法这样能够增加法阵的力量,他不太亲手杀人,只是把那些剥过皮的人丢在一边,基本上那些人最后会死于失血过多或者伤口感染。”

“他一直在收集各种魔法阵,据说他的背上和胸前还没有纹身,那是为了最宝贵的魔法阵而保留的,其中就有‘上古邪物之印’,我持有其中一个,你现在只要知道那是非常强大而且极其危险的东西就行了,如果真的把那给他他马上就会用你和米娅实验的。”

“我现在不能回来,否则会威胁到古德曼神父和我的生命,在我家里有一些东西能够增强你的力量,不过每一样都很危险,你有死的觉悟么?”

“如果不能救回米娅的话,也是死吧。”成毓珺一边开车一边笑回答,“我到你家了。”

“下车,打开手机的扬声器,把手机凑近门。”成毓这么做了,只听到杰克法师念了几句咒语,门打开了。

“去地下室,到我的书房,就是那扇锁着的门的时候再把手机凑近门,”成毓珺根据他的指示走进地下室进了他的书房。

“左手书架上面数下第四拍右手数过去第六本书,拿出来。”成毓珺这么做了,随着齿轮转动的咯吱声书架旋开了,露出一个三面放着架子的储物室,架子上放满了各种大小不同的圆筒,有些是石雕或者玉石,有些是青铜,还有一些是黑铁的。

“每一个圆筒都代表着一个魔法阵,圆筒里的羊皮纸上记载着用法,而筒上刻着的就是魔法阵。”

“上古邪物之印不在这里吧?”

“我爱米娅,但是那东西太邪恶了,所以是的,不在这里,不过这个房间里的魔法阵足够对付人皮师了,如果是我用的话。”

“哪几个比较有用?”成毓珺一边查看着筒中的羊皮纸边问,“还有,这些东西要怎么用?”

“你可以照着筒上的花纹画,人皮师可能直接把魔法阵刺到身上,你看着办吧。”电话那头顿了一顿,“算了,你还是等我回来吧,或者我有一个朋友的电话你可以打,他应该能在两天内……”

“我们不一定有那么多时间。”成毓珺打断了杰克法师的话,他看到了书房一角的壁炉,突然想起前不久看过的Hell Boy II,心中一动,走过去开始生火,“喂,直接把魔法阵烫在身上有用么?”

电话那头静了下来,“有用,不过……”

“告诉我哪些魔法阵最适合就行了。”成毓珺干脆地说。

“好吧,你把右边架子上的……”成毓珺跟随着杰克法师的指示把一个个圆筒拿了下来,抽出羊皮纸,然后把筒丢进燃烧的壁炉中,最后他说了一句 “请放心吧”挂了电话,随后拿起火钳夹起一个圆筒。

“你知道你是个疯子吧?”烟牙飞到成毓珺面前。

“我知道。”成毓珺那圆筒放在掌心转动着,随着刺鼻的烟雾和滋滋声一个焦黑的魔法阵出现在他掌中。

“你没事吧?”烟牙关切地看着。成毓珺紧咬着牙,额头上的汗滴了下来落在圆筒上,随着一声爆响蒸发了。“没事。”他抬起手,掌心的魔法阵发出一阵红光,一个火球应声悬浮在他的掌心。“不错,”他握紧拳头捏灭了火球,把火钳夹着的圆筒放到水中冷却,然后夹起另一个圆筒,印在自己前臂上,烟雾腾起,在房间中弥漫开来。半个小时后成毓珺脚边的水盆中已经浸着好几个大大小小的圆筒。他的手心手背,上肢肩膀上都已经烙上了魔法阵。他擦了擦额头的汗,从衣袋里掏出一包大麻,拿出卷烟纸卷了,点燃放在杯子里,“给你的,烟牙。”然后卷了一只叼在嘴里点上,深吸了一口。

“你有吗啡的吧?就算没有也有海洛因的吧?”烟牙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说。

“我从来没有使用过海洛因,而且也不知道多大剂量算是安全的。”成毓珺吸了口烟,拿起一个小巧的黑玉圆筒,“这个可能需要你帮忙了,一般在这个部位剧痛会引起昏迷或者休克什么的,到时候控制我,把我叫醒。”他用火钳夹着圆筒在火焰上炙烤着,同时拿过一瓶威士忌喝了一大口,提起火钳,张开嘴,拿过一个铁环撑住嘴,从铁环中伸出舌头,用另一只手拉住舌尖,把圆筒放了上去。他的身体猛地抽紧,颤抖着。烟牙则钻进了他的脑袋里随时准备控制他,然后火钳被丢在了地上,成毓珺头向后瘫倒在椅子上,喘着气。烟牙飞了出来,“你真的是个疯子啊。”成毓珺白了它一眼,,从嘴里掏出已经被咬成椭圆形的铁环丢在一边,站起身穿上衣服,把几个圆筒塞到包里,背起包,然后从口袋里掏出粉红,伸出手指捅了桶。粉红摇了摇耳朵,费力地睁开双眼。

“带我们去找米娅。”烟牙凑近了粉红说,“别问毓珺,他暂时说不了话。”

“好的,”粉红点了点头。

开车一个小时后成毓珺在郊外一处废弃的厂房停下车。“我去看看。”烟牙刚准备飞出去,厂房的门缓缓打开了。成毓珺摇了摇头,走下车,烟牙悬浮在他肩上。带着骷髅纹身的人皮师站在厂房中间,一双冰冷的蓝瞳静静地看着成毓珺,嘴角带着一丝轻蔑的微笑,“我以为能看到杰克法师本人呢。”

“如果他本人能来的话你已经死了。”烟牙接过了话茬。成毓珺走进厂房,看到一个看上去像是米娅的金发女子躺在地上,左手上臂的一圈皮肤被剥掉了,露出下面鲜红的肌肉。女子脸上带着一个人皮面罩,看不清长什么样。

“我怎么知道这是米娅。”烟牙嘶嘶地说。

“你准备让你宠物替你说所有的话么?”人皮师皱了皱眉。成毓珺点点头。“对不起,不过我天生就是哑巴。”烟牙这么说。

“好吧。”人皮师一摊手,“你是她的精灵带来的吧,她的精灵不用看脸就知道是她了吧。”

“说不定那个人皮面具是什么混淆咒语呢,我要看脸才能确定。”烟牙坚定地说。

“你是个聪明人呢。”人皮师走到躺着的女人身边解开面罩,那人的确是米娅,“其实只要我一声咒语这个面罩就会收紧,然后她就会窒息而死。” 人皮师把面罩丢在地上,“不过你看起来挺聪明的,而且不是杰克,所以就算了,不用这个面罩来威胁你了,把上古邪物之印给我吧。”

成毓珺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玻璃瓶子放在地上一推,那个瓶子向着人皮师滚去,因为瓶子滚得很慢,人皮师向前走了几步,正准备用脚踩住瓶子。说是迟那时快,那瓶子一下子爆炸了,从中飞出几道黑影扑向人皮师,而成毓珺则冲向躺在地上的米娅。不过人皮师也不是泛泛之辈,几只手飞到了空中抓住从瓶中飞出的飞蛙,两手一对扯住飞蛙的翅膀把它们撕成了两半。不过只听成毓珺打了个响指,那些飞蛙一个个炸开了,绿色的气体弥漫在空中,被波及到的手一只只掉在地上。这时成毓珺已经到了米娅身边抱起她,拍打着她的脸想把她弄醒。

“不错啊。”人皮师从绿雾中走了出来,“居然能让我的手都失去作用,飞蛙的体内是浓酸来腐蚀刺青么?”他抬起手,电流在他的指尖流淌,“我自己的皮肤是防酸的,而且,”他挥了挥手,一具具人皮像吹胀的气球一样站立起来,慢慢地走近成毓珺和米娅。

成毓珺放下米娅,脱下身上的衣服盖在她身上,同时露出他赤裸上身上烙着的魔法阵,他抬起手,一只火球腾空而起。

“我猜谈判破裂了?”人皮师笑着说。成毓珺并不搭话,只是丢出一个火球。人皮师闪身躲过,向着冲向他的成毓珺挥出一道闪电。成毓珺腾空而起,一挥手向人皮师丢出一把飞刀,不过在人皮师的皮肤上弹开了。后者则又挥出一道闪电,半空中的成毓珺无法躲避,被打飞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而烟牙则钻进了一张人皮里,那人皮颤抖了一会儿,随后扑向一张正向米娅走去的人皮,两张皮缠斗在一起,随着撕拉一声一张把另一张撕开了,然后烟牙控制的人皮又冲向了另一张。

这边厢成毓珺依旧在和人皮师缠斗,不过显然他实力不如人皮师,虽然身上的烙印让他能够丢出火球,控制狂风,防护袭来的魔法,不过几招之后他还是被打倒在地上。

“看起来你的宠物做得比你好啊,几乎让我的人皮偶全军覆没呢。”此时厂房中已经只剩两张人皮缠斗在一起了。成毓珺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肩上的两个魔法阵猛然一闪,一道强光把人皮师打飞了出去。不过显然这个法术需要很大的力量,成毓珺试图站起来,却踉跄着摔倒在地,吐出一口鲜血。这时头上流着血的人皮师走了过来一脚踢在他肚子上,“叫你偷袭我!”随后又是一脚,“啊!”他惨叫了一声,退后几步,小腿上流着血。成毓珺手上握着一把短刀,手背上的魔法阵闪亮着。

“在刀上用破魔么,”人皮师舔了舔嘴角的血,“不玩了,我要杀了你。”一团电流在他手中汇聚起来。忽然一团紫色的烟雾罩住了他的头,烟雾的源头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过来的米娅。人皮师退后几步,抖去烟雾,一挥手电球向着米娅飞去。忽然半道里一张人皮飞了出来,随着一阵爆裂声人皮化为了一团火焰。烟牙则飞到成毓珺的身边,“怎么样啊?你的人皮偶全军覆没了。”烟牙一边说一边得意地扭动着。

“你们的死期也到了。”人皮师掏出一副人皮手套带上,“你们也没什么花样了吧?”他抬起手,手套上的魔法阵闪烁着不祥的黑色光芒,随着刺耳的轰鸣,黑色的闪电在他掌中聚集起来。

成毓珺猛然张开嘴,舌上的黑色烙印闪出一阵紫色的光芒,随后他浑身的烙印都闪亮起来,那些光芒化为一道紫色的闪电劈向人皮师,错愕的人皮师马上抬起手抵挡。黑色和紫色的闪电互相交缠着,飞溅的力量甚至撕裂了水泥地面,这一次是成毓珺占上风,闪电熄灭之后人皮师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脸上露出似乎被吓到的表情,他手上的手套已经完全化为灰烬了,而一双手也被烧出了一道道黑印,大多数魔法阵已经被毁坏了。

“你究竟干了什么!”人皮师看着自己的手怒吼了起来,“你究竟干了什么!我的手!我的手啊!”他张开双臂伸向空中,“邪恶啊,我用我的血呼唤你,请赐予我力量吧!”他脸上的纹身——那骷髅,那魔法阵突然都裂了开来,血顺着裂口流淌下来,随后一滴滴飘了起来化为血雾弥漫在他四周,渐渐聚成一个高大的骷髅人形。

成毓珺吃力地拖着身体爬到背包旁拿出放在里面的几个圆筒,他左手掌心的魔法阵闪出一阵红光,随后拿起圆筒压在自己小腹上,随着一阵阵青烟一个法阵出现在他的皮肤上。然后他拿起一个较大的圆筒,在左手上烧红了,正准备印在胸前,人皮师走了过来。血色骷髅一挥手把他打了出去,随后拿起那个红热的圆筒。

“这是你的杀手锏么?”人皮师狂笑着把那金属筒压在胸前滚动着,留下一个焦黑的魔法阵,“虽然这是留给上古邪物之印的,不过反正我可以换皮。”他喘着气说,“我很佩服你,这好像比纹身更疼,等我杀了你我会用你手臂上的皮换去我手上的,你应该感到荣耀,这是对你的肯定!”他丢下圆筒,“让我看看这魔法的力量吧!”

成毓珺冷笑了声,他小腹的魔法阵亮了起来,同时亮起来的还有人皮师胸前的烙印,同时人皮师周围的血色骷髅忽然变暗了,渐渐开始消散,而成毓珺却终于有力气站起来了。

“这是!”人皮师惊讶地看着胸前的烙印,然后抬头看着成毓珺,“你是故意的!这是法力转移之印!”他惊恐地发现血色骷髅已经完全消散了,化为一滴滴细碎的血液滴落在地。“我不想杀你了,我要把你绑在床上在你身上刺满纹身然后活剥你的皮!然后让你躺在那里慢慢死去!”他一边说一边抽出一把刀捅进胸前,随后把手指伸进伤口用力一撕,随着一声吼叫他扯下了一块皮肤,成毓珺身上的魔法阵马上熄灭了。“我们继续。”人皮师把手上的皮丢到地上,举起剥皮刀向着成毓珺冲了过来,成毓珺只是侧过身躲过刀,伸手抓住了他拿刀的手腕掰到他背后同时脚下一拌把人皮师绊倒在地,然后把全身的重量压到了人皮师手上,随着两声脆响和人皮师的惨叫,成毓珺把他的手扭断了。

烟牙飞到了人皮师身边,“如果你继续用魔法的话我未必会赢呢,不过看来纹身一旦被破坏你也不过如此,但是肉搏的话我是不会输给你的。”这时随着又一声脆响成毓珺掰断了他的另一条手臂,“对了,在杰克法师的指导下我找到了一点有意思的东西。”在成毓珺拿起一个四指长的玉筒时烟牙这么说,“比如这个法阵,印在你头顶的话你就会完全失去施法能力。”成毓珺把那玉筒压在人皮师的头上,在滋滋声和惨叫之后成毓珺站了起来,从背包里找出一条绳子捆住人皮师的腿,绳子的另一头则把他两条软软的手臂绑在了一起,最后拍拍人皮师的头,“以防万一。”烟牙如此说。

“毓珺!”米娅一下子扑了过来单手抱住成毓珺,“你来救我了。”她吸了吸鼻子,两行泪水划过她的脸庞。

“我当然会来救你。”烟牙飞到成毓珺耳边,“不好意思,舌头烫了不能说话。”

“那就不要说了,”米娅抬头想吻成毓珺,却被他侧头闪开,亲在了他脸颊上。

“也不适合接吻。”烟牙这么说的时候成毓珺苦笑了下。

米娅怜爱地吻了吻他的额头,“真是的,把自己弄成这样。”她伸出手轻轻地抚过成毓珺身上的烙印,“很难治好的啊。”她踢了踢躺着的人皮师, “为什么不杀了他?”

“你知道的,我的主人喜欢研究和折磨人,”这次是烟牙自己的话了,“而且显然他还喜欢折磨自己。”成毓珺笑着摇了摇头,突然剧烈咳嗽起来,一阵阵血沫随着咳嗽喷了出来。

“毓珺你怎么了?!”米娅扶着他关切地问。成毓珺突然倒在地上,鲜血从他的眼睛,鼻孔,嘴角和耳中涌出。

“毓珺!毓珺!你怎么了!不要死!不要死啊!”米娅抱着成毓珺尖叫,“不要死啊!”

那是成毓珺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