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十月 23, 2009

回忆吃(六)

恩啊……继续按照时间的顺序来说吧……免得越说越乱了(被当过语文老师的妈妈臭骂:已经很乱了!)然后就上初中了,每天拿着饭票去食堂吃饭一开始对我来说是一件很新奇的事情,连那蓝色的塑料小片作的饭票都觉得很好玩(毕竟我除了妈妈单位的食堂之外这是第一次在食堂吃饭),所以一开始就每天乐呵呵的去食堂吃饭,不过吃到后来就不好玩了,我们学校食堂的东西虽然不能说难吃,但也不是什么美味(印象当中红烧肉丸和油炸猪排还可以,其他的就不敢恭维了)而且我们学校的食堂很小,人又很多,排队的时间足够你去校外吃上一顿然后回来,而且,那个时候我们学校的饭票居然可以在外面的小店里当做流通货币使用,所以就常常跑出去吃了。恩啊……先说说除了主食之外的小吃吧……貌似这个倒不是很多,在我们学校外面方圆十分钟的路程内只有卖香酥鸡的一家,不过如果愿意走上15分钟到可以找到很多,下文再慢慢赘述。说起香酥鸡,其实我一直没弄清楚那是不是真的鸡肉,其实我也不在乎,因为在我看来那种肉条油炸了之后洒上椒盐和辣椒粉之后其实主要吃的也就是椒盐和辣椒粉的味道加上油炸的口感,能够让肚子里热腾腾的就好了,所以无论它是香酥鸡还是香酥猪或者是香酥某些流浪小动物,我也无所谓(只要不吃坏肚子就行了)。然后七拐八拐走大约15分钟就能找到一个小摊云集的地方,买各种东西的都有,我最夸张的一次就是在书店买了一本《陈梦家诗集》被服务员夸有艺术气质,然后一出门就在小摊前面坐下和朋友一起喝下了一碗豆腐花(多放香菜多放辣)一碗凉粉(一样)一碗小馄饨(还是一样)和臭豆腐若干,吃得满嘴香菜味道,嘴唇都被辣油染得红红的,我朋友一擦嘴,来了一句话:“看《陈梦家诗集》吃臭豆腐,就是所谓的雅俗共赏啊……”让我绝倒……不过所有的小食里最喜欢的还是臭豆腐和凉粉。我一直觉得臭豆腐一点都不臭,在油炸之前的那种味道只能说是一种怪味,不能说是臭,油炸完了就是香碰碰得了。加上辣酱用牙签穿着吃,外脆里愣,鲜美无比,不过吃的时候要小心,一不小心热腾腾的臭豆腐就能从你嘴里烫下一块皮来。现在我每次回过也总会叫妈妈炸臭豆腐给我吃,每次她一叫我马上就会乐颠颠的跑过去,端着那个大碗,看着碗里的金黄色小方块还有那红艳艳的辣油,仿佛是一种莫大的快乐。至于凉粉,应该说是我从小喜欢吃果冻养成的习惯,记得以前小学那里有一家买凉粉的(怎么又说回小学了……默……)那凉粉的量很少,不像现在一买就是一盒饭盒子那么多,那里仅仅是一小碗,但是那凉粉极嫩,真得就像果冻一样,而且佐料也很鲜美,不知道有什么秘方没有。后来外面买到的两分和那个比起来就显得老了,而且佐料的味道也总是不能充分渗进去,所以虽然还是喜欢,但也吃得少了,因为一吃起来就会想到以前那绝美的凉粉。然后中午和同学吃饭的话常常去的是两家牛肉拉面店,那两家店当中只隔着一道墙,拉面的味道和牛肉浇头也是不分上下,所以我们去的时候常常是看哪家店人少一点就去哪家(实际上也是大约看看,因为人都差不多多)。两家店的拉面有两种,一种是一般的,一种是小宽面,买的时候要吩咐了,然后就坐着边看师傅拉面边等面。面上来都是很大的碗,里面是咖喱浓汤(貌似正宗的牛肉拉面应该是清汤的……不过我喜欢咖喱汤)上面放着几片牛肉,一把香菜。那面条很筋道,汤也很好喝,牛肉也不错,每次总能让我和同学吃的鼻子冒汗,后来去吃的人越来越多,都能占几桌子了。后来两家店开始打价格大战,打到最后一块钱就可以吃三两面,然后我就常常用原来的价格吃四两面加上双份浇头。后来终于有一天,一家店把另一家吞并了,然后价格慢慢地恢复了,面越来越难吃了,终于有一天,我们吃到了坏掉的牛肉,然后我们就再也不去了。牛肉拉面,现在每次吃到这个,总是能让我想到恶性竞争,以及消费者权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