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十月 21, 2009

罪法师(序)

“你到底要什么?!”被皮带固定在铁床上浑身赤裸的金发男人大吼着,他的脸上有一块青肿,左眼里一片殷红,“我可以给你钱,我不会报警的!”

“我已经有钱了,”一个穿着手术服,戴着护目镜和口罩的人站在一旁一边慢条斯理戴上塑胶手套一边说,“你收来的保护费就都归我了。”他戴好了手套,拿起铁床上方悬着的花洒,拧开了一边的开关。

“啊!”男人叫了起来。

“不要像个孩子一样,只是加了消毒剂的热水而已,而且我调整好了温度,不会造成烫伤的。”那人一边冲洗男人一边用刷子用力刷着。

“你,你是哪个帮派的?我们有约定的!”男人一边吐掉喷到嘴里的药水一边问。

那人把水关了,拿起了一个针筒,“这不是关于帮派的,而是关于你睡过的那几个女孩子的。”他把针筒扎进了男人的手臂,“我相信你还有话想说,不过我不想听,还有,这不是麻醉剂,是肌肉放松剂。”他放下针筒,拿起手术刀,“也就是说,我所切下的每一刀你都会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他手起刀落,直接切进了那男人的下体。

几个小时之后他似乎是干完了,铁床上剩下一具没有皮肤,开膛破肚,手脚上的肌肉也都被移除的尸体。那人手边的操作台上放着几个烧杯,一个里放着两颗眼珠,另一个里放着几十颗还连带着牙肉的牙齿,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里面放着一颗心脏。那人拿起两张应该是那个人手上的皮肤似的东西,像戴手套一样把手伸进去比了比,随后褪下来把那两块皮肤丢到了男人的肚子里。他拿起一个巨大的黑色垃圾袋开始把男人的皮肤,肌肉,内脏丢进去。大约半个小时后他清理完了,又拿起花洒开始冲洗血迹。

一个小时后,一处人迹罕至的海滩边出现一道拿着好几个黑色垃圾袋的人影,他走到海边把垃圾袋丢下,随后看着海浪把那些袋子卷走,然后转身离开了。

他没有看到,等他走后一个人从海中走出,手里拿着他刚刚丢弃的垃圾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