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月 25, 2009

罪法师(第四章)

两个小时后两人从解剖室走了出来,榊圭吾推着那个装着两人骨肉的木桶,成毓珺则推着放着那两人内脏和两桶血的小推车,两人走到一扇不锈钢门前。

“把内脏放进去。”榊圭吾这么说。

成毓珺上前拉开门,一股冷气铺面而来,原来是个巨大的冷柜,他把器官等放进两边的架子中,之后走出来关上门,“剩下的怎么办?”

榊圭吾只是推着车走在前面,一直到走廊的尽头,他推开一扇沉重的黑木门。随着门嘶哑的咯吱声,成毓珺仿佛看到无数细碎的黑影在门后闪动,门完全打开之后借着走廊的光线他看到地上散落着很多人的骨头,还有无数蠕动的黑色毛虫,它们嗫咬着尸骨和腐肉,蓝色的萤光骷髅花纹在毛虫扭动的身体两侧闪烁,房间的四壁和天花板上覆盖着一层深蓝色的蛾子,每一只都有成毓珺半只手掌大,它们身上的花纹在灯光中闪烁,仿佛燃烧的鬼火。让成毓珺感到奇怪的是房间中没有一丝血腥或腐败的气味,反而弥漫着一股清冷的香气。榊圭吾把木桶推进房间,倒出两具尸体,随后退了出来,关上门。

“那是依靠尸体而生的蛾子么?我从来不知道有这个品种。”成毓珺一脸兴奋的样子。

“魂蛾。”榊圭吾依旧面若冰霜。

两人放好了东西,冲洗过之后穿好了衣服,回到房间时古德曼神父正坐在桌前看报喝咖啡,“都弄好了么?”他抬起头看了看两人,“毓珺你动手的?”他皱起眉头。

“我也不是第一次杀人。”成毓珺耸耸肩坐了下来,“你说过的,不要杀错就可以了吧。”

“无论如何,杀人是一种罪,就算杀的人是罪人,你也会受到影响。”古德曼神父严肃地说,“不要觉得无所谓,我见识过的,最理性的,最冷血的,任何人都会背负着杀人之罪,慢慢地你会感觉到那些死者的分量的,所以,不要轻忽。”

“如果事实如此的话,那我很乐意背负这种罪。”成毓珺冷冷地笑了笑,“好了,讨论过哲学问题了,可以开始我的修行了么?”

古德曼神父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那表情就仿佛是慈祥的老爷爷遇到顽皮不听话的孙子,他把桌上一本厚厚的黑封皮的书推到成毓珺的面前,“给你的。”

成毓珺拿起书,发现那书的封皮是某种有鳞动物的皮,“蛇还是蜥蜴?”他凑近封面眯起眼仔细看了看,“鳞片很大,是龙的?”

“幼龙。”古德曼神父回答。

成毓珺翻开书,那书页也是皮质的,上面贴着几张泛黄的纸张,上面的文字是潦草的手写体,还有一些草图和标注,似乎是魔法阵和仪式的说明。他又翻了几页,每一页都是各种大小材质不同的纸张或者树叶树皮或者各种皮革拼成的。

“没有目录前言什么的么?”成毓珺挠了挠头。

“难道你以为会有法师专门写出《初级魔法》然后找出版商出版么?这不是小说。”古德曼神父喝了口咖啡,“你手头这本是我的导师和我从其他的法师那里收集的研究材料集合而成的,你会注意到不同的笔迹和行文,这书可能不够系统,不过足够你研究一阵子了。”

“恩。”成毓珺一边看一边抚摸着下巴上的胡子茬,“的确是需要‘研究’啊。”

“有什么不懂的问我就可以了啊。”柳青颜一边绣着什么一边说。

“哦,对了,今天和圭吾去办事的时候,我注意到他在树林里好像也能看得很清楚,那是怎么弄的?”

“膳食和气功,不过你要到他那个程度的话要有一阵子。”柳青颜抬起头,“不过我记得有个仪式可以借自然的的力量,或者我很乐意帮你换眼睛。”

“换眼就不必了。”成毓珺低头翻了翻书,“唔?是这个么?‘青焰之眼’,让你永久性地开眼?”他扬了扬眉毛,“开眼?”

“让你能够看到部分隐藏之物,比如小妖精什么的,当然也能增强你的视力。”古德曼神父的目光从报纸上移开转到了成毓珺的书页上,“我不知道这本书里有这个仪式呢。”

“拜托,你不看的么?”成毓珺抬起头。

古德曼神父放下了报纸,“我又不学,看什么。”

“仪式需要在森林中进行,材料包括了六颗人的眼球作为献给精灵的祭品,进行仪式的人需要用自己的血画下魔法阵还要有足够的法力?”成毓珺摸了摸下巴,“眼球我有,足够的法力算是什么?”

“修炼积累的力量。”古德曼神父拿起报纸又开始看起来,“你现在几乎没有法力的,不如从冥想开始,或者找一点容易的法术,点个蜡烛什么的。”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柳青颜放下正在绣的东西站了起来,“他已经杀过六个人了,古德曼,你称那为罪,我却知道每杀一个人,那人的一部分就属于你了,带走那些力量在他身上积累起来,或许已经足够了。圭吾,拿我的袍子过来。”柳青颜拉起成毓珺的手,“我们去森林里试试看好了,带上书和你收集的眼珠。”

成毓珺忙不迭地站了起来,把书夹在胳膊下面,打开冰箱门拿出放着眼珠的玻璃罐。

“晚上很冷,我这把老骨头就不去了,柳青颜你看好他。”

“放心吧。”柳青颜让榊圭吾给她披上银色的绒毛袍子,然后拉着成毓珺出门了。

“就在这里吧。”他们又来到了刚才的公园,找了一块较大的空地,柳青颜拍了拍成毓珺的肩,“先画法阵吧,小心不要画错,弄错的后果是很严重的,还有不要怕疼哦。”

“哈。”成毓珺掏出匕首在左手手指上割开一条口子,随后在林地中画起法阵来,巨大的六芒星外套着两个由连笔的字母组成的圆环,因为是第一次画,而且要保证准确所以画了半个小时,中途不得不让柳青颜针刺穴位防止血液凝结。画完之后成毓珺后退了一步把手指含在嘴里吮吸着,柳青颜低下头细细检查过法阵后赞赏地拍拍成毓珺,“不错嘛,开始吧。”

成毓珺把六颗眼球分别放在六芒星的六角,随后站到了法阵中央,按照书中的说法放松身体,心无杂念,仔细倾听森林的声音,他这样站了大约十分钟,深夜的森林很冷,风吹过他的脸庞和手指,慢慢带走他的热量,而同时手指上的伤口带来的刺痛却让他无法完全平静,直到最后寒冷似乎终于让他的手指失去了知觉,而就在那一瞬间地上的血红色法阵闪亮了起来,同时成毓珺觉得有什冰冷的东西刺入了他的身体,仿佛是一把剑刺穿了他不过并不疼痛,随后他就觉得自己的力量慢慢从身体中被抽走,他的手脚仿佛被灌了铅,意志慢慢松动,眼皮也越来越重。他闭上眼睛前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他倒下了。

成毓珺只觉得一阵温暖,他感到仿佛躺在柔软的床上,心中弥漫着喜悦和安详,他隐隐闻到一股淡淡的甜香,那甜香一下子就驱走了他的疲劳和疼痛。他舒展了一下身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柳青颜微笑的脸庞,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躺在她的怀抱里,马上挣扎着想站起来。

“别乱动。”柳青颜温柔地抚摸着成毓珺的额头,“你的力量果然还不够呢,刚才力竭昏过去了。”

成毓珺叹了口气,“看来我还是应该从冥想练起?”

“恩,不过今天来都来了怎么能让你空手而归呢。”柳青颜笑了笑,随后低下头把自己的双唇印在成毓珺的唇上。成毓珺尚来不及反应,只觉得一阵温香铺面而来,随后唇上一阵温软,之后火热的玉舌已经叩开了他的牙探进了他的嘴里,他也只好伸舌相迎。随着两人舌头的交缠成毓珺只觉得一股清流从柳青颜的舌尖涌出,他吸了一口,只觉得宛如琼浆玉液,自己的心房马上充满了力量。他伸手抱住柳青颜贪婪地吮吸着。两人就这样拥抱着,仿佛过了很久,终于柳青颜抬起头,脸上依旧带着从容的微笑,成毓珺恋恋不舍地收回手,满脸潮红。他用手背摸了摸嘴,然后侧头看看一边站着一言不发的榊圭吾,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呃,这是某种给我力量的方法么?”

“当然了,否则你以为是什么。”柳青颜拍了拍成毓珺的头,“现在再去试一下,在仪式的时候不要总想着我哦。”她调皮地撅起嘴说。

成毓珺站了起来再次走到法阵中央,这次没过多久法阵就亮了起来,随后那六颗眼球一颗颗漂浮起来,随后消失在空气中,随后突然间成毓珺的双眼化为了两团火焰。

“啊!”他惨叫了起来,弯下腰捂住了双眼。

“不要乱动,待在里面,仪式还没有结束!”柳青颜关切地向前走了两步,在法阵外停下了。成毓珺应该是听到了她的话,虽然已经跪倒在法阵中,不过却紧捏着拳头,咬紧牙关忍住不动,只有那颤抖的身体和喉咙中发出的闷哼显示出他处于何种痛苦之中。

过了一会儿,成毓珺脸上的火焰渐渐熄灭了,他的眼睛完好无损的留在眼眶中,而地上的法阵已经消失了。

“这种感觉那书上可没说。”成毓珺大口喘着气,伸手擦掉了头上豆大的汗珠。他抬起头四下张望着,四周的景色似乎变了,本来应该是漆黑一片的森林现在笼罩着青绿色的光芒,每一种植物都散发着淡淡的光晕,花朵最亮,然后是叶,其次是枝干,最后是果实。而每一只飞鸟,每一只虫子也各有他们特别的光彩,他侧头看了看柳青颜和榊圭吾,他们也散发着特别的荧光,柳青颜是瑰紫色的,榊圭吾则是冰蓝色的,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那光是在靓蓝和深紫之间变化不定。

“好看挺好看的,不过一天到晚看着这些光会头晕的吧。”成毓珺心中这么想,忽然那些光晕消失了,眼前的景象恢复了原状。

“有意思。”成毓珺笑了笑。

“怎么,有效果么?”柳青颜走到他身边低头关切地问。

成毓珺点点头站了起来,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眼睛周围,“以后操作仪式的时候应该更小心点,”

“恩。”柳青颜挽住他的手臂,“好了,我们回家吧。”

“今晚你就住在教堂吧。”在车上柳青颜这么说。

“啊?”成毓珺看了看表,“还是送我回去吧。”

“你要回家?家里有人等着你么。”柳青颜把手指放到唇上微笑着说。成毓珺只觉得她双眼中的光芒仿佛一个漩涡要把自己吸进去,便错开了眼神,“家里有床。”

“教堂里有很多床呢。”柳青颜娥眉微蹙。

“还有电脑,我想上网了。”成毓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忽然他注意到路边人行道上一个穿着黑西装住着拐杖的驼背老者,那人身后跟着一个高大的浑身包裹着火焰的巨人。

“那个是墨菲斯法师,”柳青颜凑到成毓珺耳边呢喃着,“你现在能看到他身后的守护神了吧。”她说话时呼出的热气让成毓珺觉得耳朵痒痒的,不过他努力忽视这种感觉,“很壮观,我什么时候能有那样的守护神?还有你有守护神么?”

“我的流派不用那种东西的,不过我有这个。”柳青颜抬起手,不知什么时候一只魂蛾已经伏在了她手背上,静静地趴着,那蛾子身上的花纹在昏黄的光线中闪烁着,仿佛是一件奇异的饰品。

“平时这蛾子都藏在哪里的?袖子里么?”成毓珺回过头感兴趣地看着蛾子,伸手想去摸,却被柳青颜伸手拨开了。

“有毒的。”柳青颜手一转,那魂蛾已经不知所终了,“现在你踏入这个世界了,如果要长命的话就要小心谨慎,特别是不要乱碰奇怪的东西。”

“知道了。”成毓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啊,到了。”不知不觉间已经开到了他家楼下。

“好梦哦。”柳青颜在车窗后笑着挥手。榊圭吾只是朝他点了点头。成毓珺也挥了挥手,目送着SUV开远,随后上楼了。

在走廊里成毓珺和一个留着一头漂白的长发,涂着黑色眼影和唇彩,穿着皮衣皮裙,腿上裹着黑色的网纹袜,脚踏皮靴的妖娆女子擦肩而过。成毓珺回头多看了一眼,却见到一个长着尖耳朵和粉色头发的小脑袋从那一头长发里探出来。那东西看到成毓珺惊讶的表情后马上缩了回去,然后那女子转过身来,朝他笑了笑,“有什么事么?”成毓珺注意到那粉红头发的小精灵站在她肩上,背后长着一对透明的蜻蜓翅膀。她拉着女子的头发朝眨巴着一双翠绿的复眼朝成毓珺做着鬼脸。

“呃,不好意思,没事。”成毓珺挠了挠头,“只是,第一次看见。”

“哈哈。”那女子爽朗地笑了起来,“我叫米娅,这是粉红。”她指了指肩上的精灵。

“好名字。”成毓珺笑了笑,“可以叫我尼克。”

“那么,再见了。”米娅点了点头。

“再见。”成毓珺挥了挥手,随后看着米娅走进电梯,而她肩上的精灵则始终看着他。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