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十月 31, 2009

罪法师(第十章)

“你在干什么啊?”烟牙绕着成毓珺上下盘旋着,发出嘶嘶的声音。后者正透过显微镜观察着载玻片,同时拿笔记着什么。他戴着护目镜,左手的烫伤显然还没有痊愈,依旧缠着绷带。

“研究。”成毓珺滴了一滴血在载玻片上。

“我记得你是个法师不是个科学家啊?”烟牙凑近看着显微镜,“这黑黑的一条一条的是什么啊?”

“根据那个收了我五百块的人的说法,是夺驱怪的单体。”他指了指桌子上的一个金属罐,“现在看来那人没说错。”

“既然都确定了你还在干什么啊?”烟牙在他耳边嘶嘶地吐着信子,“我要烟啦!”

成毓珺揉了揉额头,从口袋里拿出一只卷好的烟点着了放在一个烧杯里。烟牙马上飞了过去张开嘴吞噬着升腾而起的烟雾,“烟草真是人类最伟大的发现,啊不对,还有大麻,海洛因!”

“恩。”成毓珺点了点头,很高兴他现在能够自己种大麻和罂粟,而且几天前从杀掉的一个毒贩那里找到很多四号白粉。

“毓珺,收拾一下,我们要出去。”古德曼神父敲了敲门走了进来,手上拎着一个黑色的皮包。

“出门?我要整理行李么?”成毓珺抬起头,脱下护目镜。

“不用,是我要出门,不过走之前要带你去个地方。”

成毓珺脱下实验袍挂在门后,随后拿起一件外套披上,跟着古德曼神父走上楼梯,烟牙则跟在他身后,“去哪里啊?”

“我和杰克法师要去欧洲走一圈,一直在找的一个黑巫师在斯德哥尔摩出现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一周之后我们会回来。”古德曼神父走出教堂走到 SUV后把车后盖打开把皮包放了进去,“你开车。”

“啊?”成毓珺坐到驾驶座上,“不过,去哪里?”他掏出手机打开GPS。

“我会指路的,去杰克法师家。”古德曼神父坐到副驾驶座上,“如果事情不顺利可能要很久,所以我带你去他家,这样如果有事的话你可以去找米娅。往前开,在路口左转。”他指了指路,“当然杰克也希望你时不时注意一下米娅,不过不要弄塌他们家的沙发什么的。”

“知道了。”

“什么沙发?”烟牙从成毓珺的身体里探出头来好奇地问。

“不要问,否则晚上不给你烟了。”成毓珺扳着脸冷冷地说。烟牙马上闭上嘴嗖地一下钻回成毓珺体内。

半个多小时后成毓珺开进了一处僻静社区,在一幢三层楼的别墅前停下,别墅前的铁门缓缓向两侧打开,成毓珺开车拐了进去。

“嗨!古德曼!”杰克法师开门迎了出来,他穿着一套皮衣,打扮得像个飞车党似的,肩上背着一个旅行包,他握了握古德曼神父的手,随后又拍了拍成毓珺的肩,“好了,我们走吧,小子你开车。”

“啊?”成毓珺还来不及问出“去哪里?”就被米娅的拥抱打断了,他费力地挣脱出来。而烟牙和米娅的粉红则都飞到了半空大眼对小眼地端详着对方。

“烟牙,粉红。粉红,烟牙。”成毓珺简单介绍了一下,“我们去哪里?”

“机场。”杰克把包丢进SUV后面,“还有半个小时就登机了,你和米娅可以在回来的路上叙旧。”说着他钻进车厢。

“好吧。”成毓珺耸耸肩坐到驾驶座上。烟牙飞到了车厢顶部呈八字形盘旋着,嘶嘶地吐着信子,“请大家坐稳了系好安全带,我们就要出发了。”

“我喜欢这人彘。”杰克抬头看着烟牙,“不错啊小子,已经有这种人彘了。”

“多谢夸奖,不过灵卵还没有孵化。”

“米娅的灵卵花了一年时间。”杰克怜爱地摸了摸米娅的头。

“爸~”米娅脸红地侧过头,借着车窗的倒影整理着头发。

二十分钟后他们到了机场,急急忙忙地托运了行李,领了登机牌,随后在米娅去洗手间的时候杰克把成毓珺拉到了一边,脱下墨镜。成毓珺注意到他的左眼是冰蓝色的,而右眼则是一片灰白。

“呃,杰克法师,有什么事么?”他觉得杰克的眼神似乎不善,突然想起了那“压垮沙发”的事,不禁觉得那眼中有一丝寒意。

“目前为止你看上去还好。”杰克法师缓缓地说,“那些酒,那些烟,以及之后的事情我都知道,也无所谓,我年轻的时候也做过。我是第一次把米娅单独留在家里,这次和古德曼去办事弄不好要很久,而且即使你们有事也不一定能回来,所以你要照顾好她。”

“杰克法师,米娅的法力应该比我强吧?”

“你学了多久?”杰克指了指成毓珺缠着绷带的手,“两个月多?没有多少人在制造人彘的时候弄出这么厉害的烫伤的,你为了增强人彘的力量用了大电流和很多危险的药材并且把气体加热到几百度,然后在最后的仪式里长时间把手暴露在那种温度里,而因此,你也获得了没有多少人在两个月的时候能弄出来的人彘。”

“多谢夸奖。”烟牙从成毓珺的肩头冒了出来。

“没多久你就会超过米娅了。”杰克笑了笑,“我有很多有趣的魔法资料,也有很多致命的魔法,”他那灰白的眼珠忽然变红,仿佛燃烧了起来,一个金色的六芒星渐渐闪耀起来。成毓珺本能地感觉到那右眼中的火焰能毫不费力地把自己化为灰烬。杰克带上了墨镜,笑了笑,“照顾好米娅,你就只会看到那些有趣的。”

“你放心吧。”成毓珺点了点头。

“爸~你该登机了!”这时米娅跑了过来。

“嗯,”杰克低头亲了亲米娅的额头,最后用力拍了拍成毓珺的肩。

“杀人不要太多了。”古德曼神父叮嘱着成毓珺。

“好了好了,你们快去吧。”成毓珺不耐烦地皱起眉头。

“我们现在干什么呢?”等他们终于离开后米娅挽住成毓珺的手臂贴到了他身上,“我准备了红酒和牡蛎,我们可以点上蜡烛在床上享用晚餐,”她凑到成毓珺耳边低声呢喃着,“我的床很牢的。”

成毓珺抬起裹着绷带的手,“这手可不能支撑重量。”

“你用不着用手,我可以在上面。”米娅轻轻地咬着成毓珺的耳垂。

“啊啊啊啊啊!”一个女性嘶哑的惨叫回荡在房间里,纹身机的针在她平摊光滑的小腹上快速进出着,留下一道红色的刺青,血珠慢慢地渗出,随后被丝巾擦去,渐渐地一个五芒星在她的小腹呈现。

纹身的是一个瘦高光着上身的白人,他没有留头发,脸上的刺青组成了一个骷髅图案,而头顶的刺青则是一个环绕着各色奇特字符的六芒星,他抬起手,低头端详着被绑在床上的女子小腹上的五芒星,满意地点了点头,放下纹身机,他的双手也布满了各种图案和符号。随后他拿起笔在五芒星周围写了一圈,又拿起纹身机,惨叫声再次回荡在房间里。

在房间的一角躺着一个女人,她身上的皮服红白夹杂,而整张脸看上去也如同骷髅,不过那仅仅因为她的脸皮已经被割掉了,其实红色的部分的皮肤都已经被割去了,肌肉组织直接暴露在空气中。女子似乎还在缓慢地呼吸,不过已经气若游丝。几十只苍蝇环绕着她嗡嗡地盘旋,白色的蛆在她化脓的伤口中蠕动。房间的墙上钉满了一块块刺着各种魔法阵的人皮,有些一眼就能看出是从什么部位剥下的,比如手,脸,小腹,有些则看不出是哪个部位的。

惨叫声停下了,男人放下纹身机,拿起了一把刀刺入那个纹身旁的皮肤。

“啊!”女子尖叫起来。那个男人把手指伸进割开的口子,拉起皮肤,同时挪动刀子,绕着纹身割着,一边割一边用手把皮和肉撕开,撕开,最后刀子绕着纹身割了一圈,随着男人用力一扯,女子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男子放下刀,展开刚才撕下的皮看了看,随后把皮浸入地上的一个盆里,之后又拿起笔在女子的胸前画了起来。

“求求你,不要杀了我。”女子有气无力地说,“求求你。”

“我不会杀了你的。”男人笑了笑,“我只要纹身就行了,如果你没有疼死,没有失血而死,没有因为伤口感染而死,没有饿死,那么在我离开城市的时候我会帮你叫救护车的。”说着他拿起纹身机。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子又惨叫了起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