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月 29, 2009

罪法师(第八章)

从谷霄兰那里离开之后成毓珺就径自回旅馆了,他把买回来的东西整理一下后就又翻开书,开始找感兴趣的东西看了起来,过了半小时之后他在描述人彘的一页停了下来,并不是因为那一页的内容,而是因为配图和文字的格式。

贴在羊皮书页上的是一张A4的打印纸,而纸上的内容也明显是打印出来,一边的配图没有普通的魔法仪式中常见的五芒星,没有奇怪的动物内脏,也没有咒语,而是烧杯,过滤器和酒精灯,这些东西在一本充满潦草的字迹和涂鸦般的草图的魔法书中实在是太特别的了。成毓珺又翻了一页,看到了一副详细的解剖图,接下去几页是详细的生理分析,他匆匆翻过,随后看到一张电路图,又翻了一页之后是一页打印出来的代码。成毓珺嘴角微扬,又回翻到这些东西的开头仔细读了起来。同时拿出一本黑封面的笔记本做起笔记来。

不知过了多久,总之成毓珺买来的白狼蛛已经彻底吸干了一只老鼠,而买来的蛇则已经吞下了半盒子鸡蛋,吐出的蛋壳堆得高高的,此时正安安静静地盘在桌上。突然一阵激烈的敲门声打破了寂静,成毓珺皱着眉抬起头,“请问是哪位?”

“米娅!”门后传来米娅的叫声,不过似乎过于大声了一点。

成毓珺摇摇头站了起来,随后被扑过来的米娅一把抱住脖子。“米娅你在干什么?”成毓珺一边下意识地侧头躲过米娅凑上来的红唇一边挣开她的手,刚才那一抱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而米娅呼吸中的酒精味也实在太刺鼻了。

米娅一把拽过他的手腕就走,“跟我来,欢迎仪式?”

“欢迎什么?”米娅的力气大得惊人,把成毓珺拉得一个踉跄,只好快步跟上。

“当然是欢迎你成为我们的一员。”米娅拉着他走出旅馆,随后在街上七拐八弯,最后走进一幢看起来很破旧的房子。一进门成毓珺就被扑鼻而来的烟味呛到了,不住咳嗽起来。他注意到房间里有那么十几个人,都是十八九岁到二十五六的,很多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他和米娅进来。

“来,润润嗓子。”米娅递给他一个杯子。成毓珺顺手接过也没自己看就喝了一口,只觉得仿佛有人把匕首插进了自己的喉咙然后像刮果酱那样转了一圈,他呛了一口,咳嗽着,不过咳出的却是一阵阵烟雾。

“啊啊啊啊啊!”米娅大笑着,尖利的嗓音在成毓珺耳中激起阵阵回音。她走到一张桌边拿起一张干叶子撒上一把细碎的草药,随后抖抖索索地卷了起来,因为手不稳的关系还洒出来很多,随后伸出舌头用舌尖细细地舔着烟卷。她嘴角的妖娆和如火的眼神,还有还在粗大烟卷上摩挲的舌尖让成毓珺想到了什么,他觉得身体燥热了起来。

“一定是酒的关系。”成毓珺摇摇头。而米娅已经把烟卷叼在嘴里,她点着了烟,深深吸了一口,把烟塞在成毓珺嘴里。成毓珺觉得留下来会后悔的,不过刚才喝下的一杯东西似乎已经在他的脑中爆炸并把脑浆炸成了果冻,他现在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能咬着烟卷,深深一吸。那烟并不像烟雾,而仿佛是什么固体的东西直接滚过他的舌头坠入他的肺部,随后成毓珺就看见各色的火花在眼前绽放开来,他环视着房间,看到很多人已经脱光了衣服交缠在一起,粗重的呼吸和婉转的呻吟在屋里回荡,成毓珺听到了这一切,不过又似乎没听到,只是一杯接一杯地灌下米娅递过来的东西喝下去,一根根地抽着米娅卷的烟。最后他们已经不用酒杯了,米娅让他躺在沙发上,跨坐在他身上,低下头亲吻着成毓珺,把酒送到他嘴里。两人的舌尖在空气中交缠着,两人互相呼吸着对方吐出的烟圈。成毓珺的手拂过米娅光滑的大腿,摩挲着那丝滑的肌肤,以及那肌肤下悸动着的火焰,他的手慢慢上升,伸进她的皮裙,从指尖传来蕾丝的触感,他没有更进一步,只是慢慢地,轻轻地滑过那蕾丝的边缘,感受着肌肤的温热。米娅伸出手撕开成毓珺的衬衣,同时在他的胸前留下几道血痕,她伏下身,湿润的舌尖划过成毓珺的胸前。成毓珺只觉在她舔过的地方仿佛燃烧了起来,皮肤下有什么东西乱窜着,似乎要寻找一个出口。米娅脱去自己的上衣丢在一边。成毓珺注意到一点亮光在她的胸前晃动,那是一个银环。他有些粗暴地拉过米娅,随后轻轻地啮咬着她的肉体,伸手摆弄着那个银环。米娅则伸手解开他的皮带,解放了他的身体,而他也伸手掳去了米娅身上阻隔在他们之间的最后一样东西,随后米娅坐到他身上,就像驾驭着一匹烈马一样,两人奔驰着,就如同身处草原上的野马,突然间支撑着两人的沙发不堪重负地塌了。他们滚到地上,这次成毓珺在上方了,他抱起米娅,亲吻着她的前胸,而米娅则在他的肩上留下一个个牙印,在他背上留下一道道抓痕。两人的汗水像雨点一样飞溅着,木地板随着他们的动作咯吱做响。最后随着几声沉重的低吼和米娅的尖叫,两人瘫软在地板上。

“啊啊啊!”第二天成毓珺在浑身酸痛和脑袋似乎要炸开的感觉中醒来,他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旅馆的床上,再看看身边,果然米娅已经不在了。

“喝口蜂蜜茶吧,对头疼有好处。”榊圭吾把一杯茶放在床头柜上。

“我怎么回来的。”成毓珺喝了口茶,觉得喉咙里的火焰似乎被扑灭了。

“米娅的精灵粉红来找我,我把你们抬回来的。”榊圭吾面无表情地说。

“杰克法师知道的话会杀了我么?”成毓珺揉了揉额头。

榊圭吾摇了摇头,“他习惯了。”他把一套衣服丢在床上,“干净的。”

“谢了。”成毓珺爬了起来,“你去参加过这种聚会么?”

“来拉我的是个男的,然后被我打断前臂。”榊圭吾难得地笑了笑,“不过你和米娅似乎挺享受头痛聚会的?你们弄塌了一个沙发。”

“那东西本来就不牢!”成毓珺捂住头,刚才他稍微提高了一点嗓音就觉得头疼欲裂,“头痛这一点这聚会到名符其实。”

“快点穿,要走了。”榊圭吾拉出行李箱开始整理东西,“你的我已经帮你理好了。”

“多谢了。”成毓珺走下床一边数着手上的抓痕一边走进浴室。

等成毓珺打点好一切提着包下楼时注意到很多人都带着一种诡异笑容看着他,等看到柳青颜揶揄的表情和古德曼神父看着他时那“你有罪”的无可奈何的眼神时他估计到那“压塌沙发”的事情大概没几个人不知道了。

“毓珺你很行啊!”柳青颜一边捂着嘴笑一边拍了拍他的肩。

“告诉我,还有人不知道么?”成毓珺低头用衣角擦着眼镜,借此避开那聚集在他身上的视线。

“晓彤不知道,不过我保证等她大一点了我会告诉她的。”柳青颜调皮地说。

几个人回到家之后生活又回复了正常,成毓珺每日白天和榊圭吾互搏学习武术,晚上则尝试各种仪式和法术,有时候会和榊圭吾一起外出行动。除了对于法师来说比较正常的仪式之外他还买了很多化学仪器,药品,成堆的电子元件在地下室捣鼓。

一个多月后的一个清晨,成毓珺走到他练武的大厅中时发现气氛和平时有些不同,柳青颜的琴,榊圭吾练功用的悬挂着的丝带都已经收起来了。榊圭吾穿着一套西装,而柳青颜穿着宝蓝色的连衣裙。柳青颜看见成毓珺,招了招手,“毓珺,你过来。”等成毓珺走近后她抱住了他,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亲。成毓珺只觉得这一抱一亲极其温暖亲切,不过心中却是一坠,“柳青颜师傅要回国了么?”

“是啊,师傅大寿,而且我在这里已经打扰很久了。”柳青颜笑了笑,“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再见呢。”她握住成毓珺的手,“自己保重。”

“嗯,这些时间里多谢柳青颜师傅的教导。”虽然名义上是古德曼神父的学徒,不过成毓珺其实一直受着柳青颜的指导,对他来说柳青颜更像是师傅,现在他们要走了他也很是不舍。

“如果回国的话,来找我吧。”柳青颜把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塞到成毓珺手中,捏了捏他的脸,“古德曼,走吧。”

“恩,”古德曼神父点了点头,“我送你们去吧。”

几人到了机场后柳青颜最后拥抱了下成毓珺,而榊圭吾则只是点点头说了句再见,之后两人就飘然而去了。

“接下来你就要自己摸索了。”古德曼神父看着他们的背影说。

“我知道。”成毓珺长叹了口气,随后深深吸了一口,只觉得一股淡淡的花香沁入心肺,仿佛柳青颜还在怀抱着他。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