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十月 28, 2009

罪法师(第七章)

当天晚上成毓珺噩梦不断,而那梦中女孩始终没有告诉他她的名字,两人也再没有温存过。成毓珺不知道自己对于哪一个比较遗憾。第二天一早依旧是柳青颜把他叫醒的,不过等他睁开双眼时发现古德曼神父也在房间里。

“古德曼神父你来干什么?”成毓珺揉着眼睛坐起身。

“昨天让你们陪我逛了一天,今天准备放你和圭吾自由活动。”柳青颜伸手梳理着成毓珺的乱发。

“而且我要去看个朋友,所以先来和你说一声。”古德曼神父在床沿坐下。

“呃……这样啊……”成毓珺挠了挠头,“对了?如果我要买东西的话怎么办?”

“我记得你应该有钱吧?”古德曼神父皱起眉头。

“啊,我是有钱。”成毓珺本来就继承了一笔不大不小的遗产,加上原来两份报酬不低的工作的工资积蓄和从杀掉的四个人那里拿来的黑钱,让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不过昨天看柳青颜师傅买东西似乎不是用钱的啊?”昨天他陪着柳青颜疯狂购物的时候他见她用过银币,金条,魂蛾沙,刺绣等等,当然也有人一看到她的笑容就把东西免费给她的,不过从来没有用过正常的纸币。

“的确,所以我和柳青颜替你准备了这个,当然你要付钱给我们的。”古德曼神父拿出一个木盒子打开,里面码着十小瓶圣水,然后又把一个小黑布袋放在床上。成毓珺拿过布包打开一开,里面装满了金币。

“给你的。”柳青颜从衣袖里掏出两袋东西,“魂蛾沙和魂蛾粉。”

“谢谢了。”成毓珺接过两个袋子,随后起床洗漱,穿好了衣服之后掏出银行卡挥了挥,“多少钱?我去ATM取。”

为了融入法师集会的气氛成毓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了一件带着兜帽的黑色长袍穿上,随后才开始兴致勃勃地穿梭在集会中,不一会他就已经把鼻梁上的眼镜换成了铜边的圆形夹鼻眼镜,还买了一个带着各种奇怪镜片的皮眼罩,手中提着一个装着白色狼蛛的笼子,衣袖里放着几个蛇卵,口袋里则揣着一个装着飞蛙卵的玻璃瓶。

“小哥要看看我们的武器么?”成毓珺听到招呼声,侧头一看发现一个武器摊,便走了过去。他注意到招呼他的是个应该十五六岁的印第安男孩,身材高大,赤红的脸上涂着油彩,粗大的麻花辫垂在脑后。

“有什么好东西么?”成毓珺走到摊前。

“那要看你需要什么东西。”印第安男孩拿起一把小刀递给成毓珺,“我们岩火-流水的武器配合不同的人有不同哦你的力量。”

成毓珺接过那小刀,那是一把有着白色骨柄的锋利匕首,刀身上有着隐隐的流水一般的花纹,“恩,似乎不错。”成毓珺点点头,虽然他有了一把从古德曼神父的地下室拿来的匕首,不过那毕竟是别人的。他把刀在手上转了一圈,觉得轻了点便放下了刀,抬头一瞥发现那男孩的目光中竟有一丝赞许。

“他是故意拿不适合我的刀试我的么?”成毓珺笑了笑,扫视了一遍放在桌上的刀,随后拿起了一把鹿角柄的短刀。这把刀的刀身细长笔直,有一种短剑的感觉,不过只有一边完全开刃,另一边只有刀尖有刃。他拿刀比划了一下,觉得无论是打斗还是用来剥皮什么的都应该很顺手,而且刀柄握起来很舒服,重量也正合适。

“就要这把了。”

“眼力不错啊,”印第安男孩点了点头,“这把刀很适合你。”他边说边拿出一条皮带和带扣的皮刀鞘,“一个金币就都是你的了。”

成毓珺拿出一个金币放到印第安男孩掌心,然后看到桌子一侧放着的卷在皮套中的一套刀具,不知怎么的心中一动,抬手指了指,“那个给我看看?”

男孩皱起眉拿过那个包摊开,里面是一套各色刀具,成毓珺一扫就认出剥皮刀,切骨锯等几种解剖需要的刀,还有一些制作特别的刀他不知道作用,不过相信也是解剖动物用的。他抽出一把刀看了看,鹿角柄,花纹钢,刀刃上闪着冷冽的寒光。

“一个客人订做的,不过那个人死了所以才放出来卖的,要的话十五个金币便宜给你。”男孩说。

“你有盒子么?装起来吧。”成毓珺放下十五个金币,然后拿起放着刀的木盒离开了。

“那个男人,”一个身高大概两米的中年印第安人走到了男孩身后,“把那套刀买走了么?”

“是的,爸爸。”男孩点点头。

“只有做过那种事的人才能感觉到啊。”中年印第安人摸了摸腰间挂着的猎刀,“希望不要用到你。”

又逛了大约半小时后成毓珺手上已经拎满了包,特别是当发现有些人也收纸币的时候买的东西就更多了。“不如回去把东西放好再来?”成毓珺看了看表,然后发觉自己已经走到穆晓彤她们的帐篷前。见谷霄兰和穆晓彤正坐在帐篷前,也摆了一个小摊,便走了过去。

“毓珺啊,”谷霄兰朝他挥了挥手,“看来你买了很多东西啊。”

“啊,因为第一次来所以看到好玩的东西就买,不知不觉就这么多了。”他把大包小包放在地上,“你好啊晓彤。”

“你好。”穆晓彤红着脸小声说。

“想买什么啊?”谷霄兰拍拍穆晓彤的头,“我小师妹第一次出门,有点怕生,请多包涵啊。”

“没事,”成毓珺摆了摆手,“晓彤很可爱啊。”他低头看了看桌上的各色草药,“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么?”

“我们的东西青颜姐的大同小异,而且她看起来很喜欢你,你要什么她会给的吧?”谷霄兰揶揄道。

“真的?”成毓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当然是真的,”谷霄兰边说边低头整理桌上的东西,“青颜姐的脾气很古怪,当年收了榊圭吾那个不说话的孩子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哦。”成毓珺点了点头,“对了,柳青颜师傅的魂蛾,你的白鸦,还有晓彤的死蝶都是你们特有的吧?”

“怎么?你也想要有自己的么?”谷霄兰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微笑。

“呃,我想,从小培养起来的会比较好吧?”

“魂蛾,白鸦和死蝶不像一般的动物随便就能培养起来的。”谷霄兰伸出手点了点成毓珺的额头,“也不是随便选的,那都是我们门派几千年培养的,具体有几种我不能告诉你,每一个门徒都能选一种培养。”

“那圭吾选的是什么?”

“啊?柳青颜没有告诉你只有女弟子才算是正式弟子么?”谷霄兰娥眉微扬,“他能学到其他一切,不过不会有我们养的灵兽,不过……”她话锋一转,“如果能找到别的灵兽,就不算。”

“了解。”成毓珺点点头,“多谢了,那我走了。”他提起包转身离开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