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十月 27, 2009

罪法师(第六章)

那是一片黑水晶般的海洋,水流是冰凉的,但是并不是那种刺骨的温度,反而那流淌周身的水流让人有一种温柔的感觉,成毓珺就任由那海流将自己带入深处,海水的温度越来越冷,而周围也愈来愈暗,最后他什么都看不见了,只知道自己已经身处完全的黑暗中。

忽然间风吹了起来,在水中是不应该有风的,不过成毓珺感觉到吹在脸上的确实是风,那风从下吹来,仿佛托着他在空中漂浮,但是推着他向下的又确实是水流。又过了一会儿,周围的黑色渐渐浅了下来,突然一道紫色的闪电撕扯开黑暗,然后又是另一道,渐渐地成毓珺已经身处一片雷暴之中,不过成毓珺丝毫不担心自己被击中,仿佛自己被保护着似的。然后闪电又慢慢少了,随着周围渐渐变量,海水的颜色由黑色化为了深紫色,随后变为淡紫。

这时成毓珺看到远处有道女性的身影向着他游来,等她游近了成毓珺看清那是个留着淡紫色长发,面目清秀,赤裸的身体散发着柔和的奶白色光芒的女孩。那女孩游近了,朝她微笑着,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庞。那女孩的手是冰凉的,在脸上的滑过的感觉仿佛那是玉石雕琢而成的。成毓珺伸手抚过她荡漾在水中长发,然后怀抱住了她,两人的身体完全贴在了一起。成毓珺低头用笔尖蹭着她圆润的肩膀,感受着怀抱中的柔弱和冰凉,现在他知道“玉人”可以不仅仅是比喻,还可以是字面上的意思。成毓珺看着那女孩紫水晶似的双眼,那清澈的瞳仁中映照着他的倒影。而那女孩的看着成毓珺的眼神仿佛她的眼中只有他,她捧起成毓珺的脸,朱唇微启,随后两人的唇贴在了一起。他们都闭上了双眼,就这样在水中翻转着,过了一会儿两人的唇分开了,成毓珺低头顺着女孩的脖子和肩膀一路吻下去。女孩迎合着他,轻轻地顽皮地摇着他的耳垂和肩膀,用自己修长的双腿缠绕着他的腰,两人就如此合二为一了。水流随着他们身体的起伏变得湍急了,随着他们的交缠漩涡卷起一阵阵细密的水泡。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一阵剧烈的水流,一切平静了下来,女孩温柔地把成毓珺的头抱在胸前。

“你是……?”成毓珺抬起头,伸手抚摸着女孩的面颊。女孩笑了笑,低下头凑在他耳边,“我的名字是……”

“毓珺,起床了!”柳青颜银铃般的声音使成毓珺睁开了双眼,“啊?什么?”他一下子坐了起来,发觉自己已经躺在床上,身着亮蓝色汉服的柳青颜坐在床边,而榊圭吾正在穿衣服。

“怎么了?”成毓珺揉着眼睛睡眼惺忪地问。

“该走了。”柳青颜拍拍他的头,“快起来穿衣服吧,还有你怎么魂不守舍的样子啊?”

“做了个梦。”成毓珺揉了揉额头,想起梦中的情景不禁脸红。

“知道她的名字了么?”柳青颜的问题让成毓珺吓了一跳,“不知道。啊?!什么名字?!你怎么知道的?!”

“那是灵卵中的生灵。”柳青颜又伸手拍拍他的头,“今后她会经常在你的睡梦中出现,和你低语,和你熟悉,告诉你她的能力,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

“是不是我知道了她的名字之后就能孵出来了?”成毓珺从胸前的挂带里拿出灵卵端详着。

“那不搭界的。”柳青颜站了起来帮榊圭吾整理衣领,“决定什么时候孵化的是你的法力,名字只决定你和她之间的纽带。不要闲聊了,快点起来。”

“恩。”成毓珺把灵卵放回袋中挂在胸前,随后起床洗漱。

匆忙吃完早饭之后众人走出旅馆,刚出门成毓珺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昨天还空无一物人烟稀少的街上现在已经搭满了各种奇怪的摊位,装满沸腾翻滚的紫色药水大缸,在笼子里飞翔的各色精灵,穿着各种奇装异服的人在大街上走着,有穿着西装银行家打扮的,也有带着尖顶帽披着黑披风的,甚至还有套着全身甲带着头盔的。精灵绕着他们的主人飞翔,忠实的守护者亦步亦趋地跟随在法师身后。柳青颜兴奋的样子就象是成毓珺认识的小女生遇到名牌时装的大甩卖一样,拉着他们从一个摊走到另一个,从蠕动的仿佛还活着的草药,到遇水开花的奇茶,还有从世界各地来的珠宝首饰及锦绣绸缎,等到柳青颜叽叽喳喳地带着他们逛过整个集会之后古德曼神父,榊圭吾和成毓珺三人手上已经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裹。

“好了,我们回去吧。”柳青颜扇着团扇说,因为过于兴奋她的脸上已经浮起了两团红晕。

这时空中闪烁的几道白光吸引了成毓珺的注意,他抬头看去发现那是两只扑闪的蝴蝶,那震动的羽翼仿佛是暗夜中的幽灵,是半透明的银蓝色。

显然柳青颜也注意到了那蝴蝶,她伸出手,那蝴蝶竟落下静静地站在她掌心。这时一位穿着银蓝色长袍的,最多只有十岁的满面稚气的女孩缓缓走来,在柳青颜面前停下,低头行礼,“见过青颜师姐。”

“没事的,不过死蝶可是不能随便放出去的哦。”柳青颜笑了笑,玉臂一舒掌心的蝴蝶就飞了起来落在那女孩的肩上。女孩伸手一挥将那蝴蝶收入袖中,此时柳青颜已经走到她身边一下子抱住了她,“一年不见又长大了不少呢,小师妹。”她低下头蹭着女孩的脸。

“大师姐~”那女孩挣脱出来,抬手指着成毓珺,“那是谁啊?”

“哦,毓珺你过来。”柳青颜招招手把成毓珺叫到身边,“这个算是古德曼神父的学徒,不过其实我教他还多一点,成毓珺。毓珺,这是我小师妹穆晓彤。”她见成毓珺脸色不好,心知是觉得一个十岁女孩的辈份比他高不舒服,“你就叫她晓彤就行了,不用管辈份,是不是啊晓彤?”说着她又把女孩抱到怀里。那女孩看起来面皮很薄,被柳青颜一抱脸涨得通红,分外可爱。

“大师姐又在欺负晓彤了啊。”一阵空灵清越的嗓音如微风一样吹过,众人循声望去却是一位肩上站着纯白乌鸦,身披白袍,一头白发,肤色如雪的年青女子微笑着走了过来。成毓珺注意到她浑身除了一双眸子之外竟是一片白色,而那双眸子却是血红色的,咋一看触目惊心,不过女字面目娴雅,神色柔和,第二眼看去便不那么突兀了。不用柳青颜引荐她便大方地行礼,“我叫谷霄兰,叫我霄兰就行了。”她朝成毓珺点了点头。

柳青颜一手抱着穆晓彤,另一手挽过谷霄兰,“我们三个很久没在一起了,一起去吃饭吧。”然后她回过头,“你们三个也一起来吧。”

几人回旅馆放下东西,随后跟随着谷霄兰走到一个巨大的帐篷前,那帐篷是青色的,矗立在小镇一侧的一块空地上,远远看去恍若一团青烟。成毓珺走进后仔细看了看那帐篷的布料,发现那是半透明的,摸上去光滑柔弱且薄如蝉翼。帐篷里布置得就如中式豪宅一般,成套的花梨木的家具,壁上的字副国画,隔断用的绣花屏风,架上的盆景瓷器,每一样皆是精品。众人坐下后穆晓彤陪着他们聊天,而谷霄兰则亲自下厨为他们准备中餐。那一顿饭虽然并不丰盛,谷霄兰的手艺似乎也不似榊圭吾那样精致华丽,不过做出来的菜也非常可口,而且菜如其人,每一道都清爽素雅。

饭毕后只有柳青颜留下和两个师妹说体己话,其他人都回到了旅馆。逛了一天成毓珺也累了,洗漱之后便躺在床上睡去。

一阵狂风的呼啸把成毓珺惊醒了,他看了看四周发现正赤身裸体躺在雪地上,不过却丝毫不感到寒冷,似乎是凭着直觉,他知道应该向上走。

虽然不会冻僵,不过夹杂着飞雪的狂风却像锁链一样缠绕着他的身体,阻碍他的行动,雪花蒙住了他的眼睛,让他视线不清,不过成毓珺依旧毫不停留地向上攀登着。不知过了多久,成毓珺只知道他的手脚和眼睛已经经历过了无数针刺般的疼痛,渐渐变得麻木,毫无知觉了。

最后成毓珺走到了顶点,面前是一片悬崖,然后他看到了她,漂浮在离悬崖不远的空中。

“你叫什么名字!”成毓珺大喊道,随后他看见那女孩似乎张了张嘴,不过崖顶的风声太大了,他什么都听不到。成毓珺向下看了看,悬崖似乎深不见底,他笑了笑,退后几步,助跑,随后向着那女孩跳了过去。

一瞬间成毓珺觉得时间停止了,风停了,他能看见晶莹的六出冰花悬浮在空中,只有他自己慢慢地向着空中的她飘过去。

随后一切恢复了原状,而成毓珺也急速地向下坠去。他最后看到她向他伸出手想要抓住他,但是错过了,随后就是一片黑暗。

成毓珺猛地睁开双眼,大口喘着气,他爬了起来,发现已经一身冷汗。

“继续努力吧。”不知什么时候榊圭吾已经醒了,“她的名字不是那么容易能得到的。”

“昨天她差一点就告诉我了。”成毓珺摇了摇头。

“昨天你不知道她就是灵卵。”榊圭吾翻了个身,不说话了。

成毓珺仰头躺下,“这样啊。”他苦笑着嘀咕。
第七章

当天晚上成毓珺噩梦不断,而那梦中女孩始终没有告诉他她的名字,两人也再没有温存过。成毓珺不知道自己对于哪一个比较遗憾。第二天一早依旧是柳青颜把他叫醒的,不过等他睁开双眼时发现古德曼神父也在房间里。

“古德曼神父你来干什么?”成毓珺揉着眼睛坐起身。

“昨天让你们陪我逛了一天,今天准备放你和圭吾自由活动。”柳青颜伸手梳理着成毓珺的乱发。

“而且我要去看个朋友,所以先来和你说一声。”古德曼神父在床沿坐下。

“呃……这样啊……”成毓珺挠了挠头,“对了?如果我要买东西的话怎么办?”

“我记得你应该有钱吧?”古德曼神父皱起眉头。

“啊,我是有钱。”成毓珺本来就继承了一笔不大不小的遗产,加上原来两份报酬不低的工作的工资积蓄和从杀掉的四个人那里拿来的黑钱,让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不过昨天看柳青颜师傅买东西似乎不是用钱的啊?”昨天他陪着柳青颜疯狂购物的时候他见她用过银币,金条,魂蛾沙,刺绣等等,当然也有人一看到她的笑容就把东西免费给她的,不过从来没有用过正常的纸币。

“的确,所以我和柳青颜替你准备了这个,当然你要付钱给我们的。”古德曼神父拿出一个木盒子打开,里面码着十小瓶圣水,然后又把一个小黑布袋放在床上。成毓珺拿过布包打开一开,里面装满了金币。

“给你的。”柳青颜从衣袖里掏出两袋东西,“魂蛾沙和魂蛾粉。”

“谢谢了。”成毓珺接过两个袋子,随后起床洗漱,穿好了衣服之后掏出银行卡挥了挥,“多少钱?我去ATM取。”

为了融入法师集会的气氛成毓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了一件带着兜帽的黑色长袍穿上,随后才开始兴致勃勃地穿梭在集会中,不一会他就已经把鼻梁上的眼镜换成了铜边的圆形夹鼻眼镜,还买了一个带着各种奇怪镜片的皮眼罩,手中提着一个装着白色狼蛛的笼子,衣袖里放着几个蛇卵,口袋里则揣着一个装着飞蛙卵的玻璃瓶。

“小哥要看看我们的武器么?”成毓珺听到招呼声,侧头一看发现一个武器摊,便走了过去。他注意到招呼他的是个应该十五六岁的印第安男孩,身材高大,赤红的脸上涂着油彩,粗大的麻花辫垂在脑后。

“有什么好东西么?”成毓珺走到摊前。

“那要看你需要什么东西。”印第安男孩拿起一把小刀递给成毓珺,“我们岩火-流水的武器配合不同的人有不同哦你的力量。”

成毓珺接过那小刀,那是一把有着白色骨柄的锋利匕首,刀身上有着隐隐的流水一般的花纹,“恩,似乎不错。”成毓珺点点头,虽然他有了一把从古德曼神父的地下室拿来的匕首,不过那毕竟是别人的。他把刀在手上转了一圈,觉得轻了点便放下了刀,抬头一瞥发现那男孩的目光中竟有一丝赞许。

“他是故意拿不适合我的刀试我的么?”成毓珺笑了笑,扫视了一遍放在桌上的刀,随后拿起了一把鹿角柄的短刀。这把刀的刀身细长笔直,有一种短剑的感觉,不过只有一边完全开刃,另一边只有刀尖有刃。他拿刀比划了一下,觉得无论是打斗还是用来剥皮什么的都应该很顺手,而且刀柄握起来很舒服,重量也正合适。

“就要这把了。”

“眼力不错啊,”印第安男孩点了点头,“这把刀很适合你。”他边说边拿出一条皮带和带扣的皮刀鞘,“一个金币就都是你的了。”

成毓珺拿出一个金币放到印第安男孩掌心,然后看到桌子一侧放着的卷在皮套中的一套刀具,不知怎么的心中一动,抬手指了指,“那个给我看看?”

男孩皱起眉拿过那个包摊开,里面是一套各色刀具,成毓珺一扫就认出剥皮刀,切骨锯等几种解剖需要的刀,还有一些制作特别的刀他不知道作用,不过相信也是解剖动物用的。他抽出一把刀看了看,鹿角柄,花纹钢,刀刃上闪着冷冽的寒光。

“一个客人订做的,不过那个人死了所以才放出来卖的,要的话十五个金币便宜给你。”男孩说。

“你有盒子么?装起来吧。”成毓珺放下十五个金币,然后拿起放着刀的木盒离开了。

“那个男人,”一个身高大概两米的中年印第安人走到了男孩身后,“把那套刀买走了么?”

“是的,爸爸。”男孩点点头。

“只有做过那种事的人才能感觉到啊。”中年印第安人摸了摸腰间挂着的猎刀,“希望不要用到你。”

又逛了大约半小时后成毓珺手上已经拎满了包,特别是当发现有些人也收纸币的时候买的东西就更多了。“不如回去把东西放好再来?”成毓珺看了看表,然后发觉自己已经走到穆晓彤她们的帐篷前。见谷霄兰和穆晓彤正坐在帐篷前,也摆了一个小摊,便走了过去。

“毓珺啊,”谷霄兰朝他挥了挥手,“看来你买了很多东西啊。”

“啊,因为第一次来所以看到好玩的东西就买,不知不觉就这么多了。”他把大包小包放在地上,“你好啊晓彤。”

“你好。”穆晓彤红着脸小声说。

“想买什么啊?”谷霄兰拍拍穆晓彤的头,“我小师妹第一次出门,有点怕生,请多包涵啊。”

“没事,”成毓珺摆了摆手,“晓彤很可爱啊。”他低头看了看桌上的各色草药,“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么?”

“我们的东西青颜姐的大同小异,而且她看起来很喜欢你,你要什么她会给的吧?”谷霄兰揶揄道。

“真的?”成毓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当然是真的,”谷霄兰边说边低头整理桌上的东西,“青颜姐的脾气很古怪,当年收了榊圭吾那个不说话的孩子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哦。”成毓珺点了点头,“对了,柳青颜师傅的魂蛾,你的白鸦,还有晓彤的死蝶都是你们特有的吧?”

“怎么?你也想要有自己的么?”谷霄兰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微笑。

“呃,我想,从小培养起来的会比较好吧?”

“魂蛾,白鸦和死蝶不像一般的动物随便就能培养起来的。”谷霄兰伸出手点了点成毓珺的额头,“也不是随便选的,那都是我们门派几千年培养的,具体有几种我不能告诉你,每一个门徒都能选一种培养。”

“那圭吾选的是什么?”

“啊?柳青颜没有告诉你只有女弟子才算是正式弟子么?”谷霄兰娥眉微扬,“他能学到其他一切,不过不会有我们养的灵兽,不过……”她话锋一转,“如果能找到别的灵兽,就不算。”

“了解。”成毓珺点点头,“多谢了,那我走了。”他提起包转身离开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