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十月 26, 2009

罪法师(第五章)

“对了,这里是不是要发生什么大事啊?”第二天在一番训练之后成毓珺躺在地上喝着龙骨茶,“我昨天在楼道里又碰到一个法师。”
“是么?”柳青颜这时正把药油均匀地涂抹在成毓珺背上。
“恩,大概十八,二十三四岁的女生,朋克打扮,叫米娅,肩上有只叫做粉红的精灵。”成毓珺一边说一边比划着。
“米娅么?那是杰克的女儿。”一边正在看圣经的古德曼神父合上书,“杰克是个很强大的巫师,脾气有点怪,不过很热心。”
“哎哎,我问的问题有人想要回答么?”
“是聚会啦。”柳青颜拿起一块丝巾擦干净手上的药油,然后拍拍成毓珺的头,“过几天我们会有一个聚会,在这里郊区的一个小镇,很多法师会从世界各地到这里来。”
“我从来没想到你们会有这种聚会,还有什么组织么?比如世界巫师协会?”
“每年一次,在世界各地举行聚会。”古德曼神父说,“我们没有什么协会之类的组织,不过即使是离群索居的法师有时候也需要别人的帮忙,特别的药材,珍贵的宝物,复杂的咒语。这个聚会一开始只是几个法师的小型沙龙,几个人在酒馆里交流自己的研究什么的,渐渐地一起的法师越来越多就变成了小型的集市,然后慢慢壮大,一直到今天的规模,在周六和周日会有大概几百个巫师聚集到小镇上。”
“全世界就几百个法师过来?”成毓珺扬了扬眉毛。
“会在集会上出现的都是那些还愿意露脸的法师,那些一出现就会被追杀的法师,还有一些根本不愿意见人的人都是不会出现的。另外一些团体比如梵蒂冈的牧师和圣骑士,还有你们中国的道士什么也都被排除在集会之外。”古德曼神父皱了皱眉头,“据说那些最邪恶的法师也有他们自己的集会,那倒是个很好的机会把他们一网打尽,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找到过他们集会的地点。当然我们的集会每年也会更换地点,在中世纪那主要是为了躲避‘女巫狩猎’,现在则是不希望给警察添麻烦。”

“那我也能去了?”成毓珺爬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臂,“圭吾,我们继续吧。”
“恩,你能去。”古德曼神父点点头,“我还能给你介绍几个不错的法师,对你的修行会有好处的。”
“对了,我什么时候才能有守护神或者精灵或者像柳青颜师傅这样的魂蛾啊?”成毓珺一边和榊圭吾缠斗着一边说。
“那要看你要哪种了?”柳青颜接茬了,“守护神需要从异世界召唤,精灵之类的要到自然中寻找,我的魂蛾是长时间培养的,还有无数其他的方法,比如精神控制或者制造自己的人彘,不过无论如何都需要你的法力作为基础。”
这时随着闷响成毓珺再一次被打倒在地,“知道了。”他爬了起来,“看来我现在的法力还不行吧?”
“你现在啊,弄个小精灵或许可以,不过应该是最无害的那种。”柳青颜喝了口茶,“你可以看看你那书上有什么东西,不过那种东西需要持续的法力,不是我的一个吻可以解决的。”
“嗯。”成毓珺一边应声一边打出连环三招,不过最后还是被榊圭吾一个过肩摔摔到地上。
之后几天风平浪静,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成毓珺每日白天和榊圭吾练习武术,晚上则捧着书研究里面的内容,或者盘坐冥想或者练习一些小法术,终于到了周五,他们准备出发了。
“圭吾,你准备好魂蛾沙了么?”柳青颜一边把自己的各色衣服塞进一个巨大的旅行箱一边叮嘱着榊圭吾,“毓珺你弄好自己的东西了么?”
“好了。”成毓珺拿起一个旅行袋,他背上还背着一个灰色的笔记本包,“魂蛾沙是什么东西?”
“魂蛾的排泄物,在一些法术里是很重要的媒介,能卖到很高的价钱。”柳青颜如此说。
“那古德曼神父拿什么去卖?”成毓珺好奇地问。
“我只是去看看的。”古德曼神父手里夹着一本圣经,拎着一个黑色的皮包。
“好了,我们走吧。”柳青颜关上行李箱,“走啦走啦。”
开车几个小时之后他们到达了一个小镇,住进了一家汽车旅馆。
“我和古德曼一人一个单人间,圭吾和毓珺你们住双人房。”柳青颜把房卡交给榊圭吾和成毓珺。
“为什么我们不能住单人间?”成毓珺皱着眉接过房卡。
“因为你们是学徒。”柳青颜拍拍成毓珺的肩,“去好好休息吧。”
“对了,你带上这个。”古德曼神父把一根带着白银叶片的项链递给成毓珺。
成毓珺接过项链端详着,“这是什么?”
“虽然这个聚会总体上来说算是和平的,不过很多法师都脾气古怪,起了口角之后互相施法有时候也发生,这个项链表明了你是最初级的学徒,让别的法师不要欺负你而已。”古德曼神父解释道。
成毓珺不情愿地戴上了项链,随后拿起包走向自己的房间。
“记得七点吃饭哦,到我的房间集合!”柳青颜忙不迭地说。
“恩。”
“呃……”和榊圭吾走进房间后成毓珺倒抽了口冷气——在房间中央放着一张双人床,“双人床?”他回头看看榊圭吾。
“像是师傅会做的事。”榊圭吾的嘴角竟浮起一丝笑意。他这么一说成毓珺脑海中马上浮现出了柳青颜捂着嘴坏笑的样子,苦笑着点了点头,“的确是她会做的事呢。”他侧头看了看床,“呃,我睡左边你睡右边?”
“我可以睡地上。”榊圭吾面无表情地说。
“没事没事,我可以通宵上网的。”成毓珺拿出笔记本电脑放在桌上打开了,“对了,圭吾,你很强吧?”
“不,师傅很强。”
“和我比啦,比如,如果你师傅是一百,你是多少?我是多少?”
榊圭吾看了看成毓珺,“我是五,而你么,大概十分之一都不到。”
“真是让人沮丧的比较。”成毓珺丧气地说,“要多久才能达到柳青颜或者古德曼神父的水准啊?”
“修行之路是没有尽头的。”榊圭吾边说边脱下上衣,开始换衣服,成毓珺注意到他身上布满了各种伤痕。
“修行留下的么?”
“还有战斗。”榊圭吾穿上一套深蓝色的唐装。
“这样出去不会很奇怪么?”成毓珺又问,不过这次榊圭吾并没有回答,只是坐到床上开始打坐,看起来应该是否定的意思。
成毓珺摇了摇头,打开书又开始研究起咒语来,不知不觉到了七点,他站起来正准备叫榊圭吾一起去吃饭时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榊圭吾猛然从床上跃下闪到门边,看起来是觉得来者不善,不过门后却传来一个成毓珺觉得似曾相识的嗓音,“毓珺,圭吾?我是米娅,你们的师傅教我来叫你们吃饭。”
成毓珺马上上前打开了门。站在门口的正是米娅,她今天穿着皮袍皮裤,带着尖顶帽,她的皮袍扣子只扣到胸部下方,袍子敞开着,露出她平摊的小腹,肚脐上穿着的银环,还有脐下刺着的骷髅纹身。她的精灵粉红坐在帽沿上向成毓珺招着手。
“我们又见面了啊,毓珺。”米娅侧头笑着,“上次你告诉我你叫尼克啊?”
“我英文名的确是尼克。”成毓珺不好意思地笑笑,“古德曼神父叫你来的?”
“啊,古德曼神父,还有柳青颜师傅还有我爸已经在楼下餐厅了,你们也过来吧。”说着她转身在前面领路。
“走吧。”成毓珺拍了拍冷着脸的榊圭吾。
几人下了楼见古德曼神父,柳青颜已经和另一个人坐在一张餐桌旁,本来成毓珺还有些纳闷米娅怎么在父亲在的时候也打扮成这个样子,不过看到她父亲就释然了,那人大概四五十岁,穿着亚麻色的西装,带着一顶绒帽,即使在室内他还带着墨镜,他的胡子很长,一直留到皮带的地方,他的手上戴着一个镶嵌着宝石的骷髅戒指。那人朝他们笑了笑,他嘴里闪亮的光芒让成毓珺注意到他的犬齿是一颗钻石。
“让我来介绍一下。”古德曼神父站了起来,“圭吾,毓珺,这位是有名的法师杰克。”杰克抬起手扬了扬,成毓珺注意到他掌心刺着一个魔法阵。“杰克,圭吾是柳青颜的徒弟,你认识的,这个是成毓珺,我刚收的学徒。”
“好不容易终于发展了一个教徒么?”杰克笑着拍了拍古德曼神父,米娅坐到他身边亲了亲他的脸颊。
“我不信仰神祗的。”成毓珺坐到了古德曼神父对面,米娅旁边。榊圭吾则坐在他和柳青颜中间。
“哈哈。”杰克大笑着拍拍古德曼神父的背,“当年我就跟你说过不要走什么狭而直的路了,看看,找了个学徒还不信教。”他转向成毓珺,“那你准备学点什么。”
“呃,其他的都很感兴趣,”成毓珺抚摸着下巴,“前几天我在柳青颜师傅的帮助下进行了‘青焰之眼’的仪式,这几天在练武还有尝试各种小法术,不过现在我的法力还很有限。”
“ 每个人都是从一无所知开始的,不用担心。”杰克招了招手叫来了服务生,“拿一扎本地啤酒过来。对了,”他伸手掏着口袋,“当年我也给了圭吾一样见面礼,这个就给你吧。”他掏出样什么东西放在桌上。成毓珺定睛看去,却是一颗卵形半透明乳白色的石头,他又凝神用青焰之眼看去,只见那石头中似乎有一团光线旋转流淌着。“这是灵卵,能根据持有者的灵气变化孵出合适的生物,拿去吧。”
“多谢。”成毓珺伸手拿起灵卵,“要怎么孵化?”
“我会给你做个挂带,你把灵卵放在袋子里贴身戴着,等时候到了它自然会孵化的。”柳青颜这么说,“好了,点菜吧,今天我请。”
吃饭的时候成毓珺注意到餐厅里都是各种奇装异服的法师和各式守护神以及精灵,他还看到了那个带着火炬人的法师墨菲斯,时而有几个法师向着杰克,柳青颜或古德曼神父打招呼。
因为吃饭的时候喝了不少,回房后榊圭吾马上就睡了,看来酒量不好的样子,不过成毓珺却睡不着,而是不停地翻着书,并时不时拿出灵卵在手上把玩。这时灵卵已经变成了淡淡的紫色,他把灵卵放回柳青颜给他的挂袋里,回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榊圭吾,趴在桌上沉沉睡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