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十月 23, 2009

罪法师(第二章)

毓珺皱着眉挠了挠头,看着眼前的教堂大门,懊恼自己怎么会没想到一个神父约的见面地点自然会是教堂。“来吃晚饭吧,还有两个朋友想让你认识一下。”这是古德曼神父的原话。

“应该不会要我忏悔吧。”毓珺扳着脸推开教堂的门走了进去。

教堂里空无一人,毓珺走到耶稣的雕像前抬头看着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冷哼了声。

“他为了承担世人的罪而死,至少应该表示一下尊敬吧。”古德曼神父从一旁的门廊走了出来。

“如果作为一个普通人为了承担世人的罪而死,那我会表示尊敬,圣子的话。”毓珺耸耸肩,抬起左手看了看表,“是晚饭时间了么?”

“进来吧。”古德曼神父说着在前面引路,毓珺在后面跟着,两人折进了一条走廊,神父打开一扇门,露出一道向下的螺旋阶梯。“你也有个地下室吧?”古德曼神父一边走下阶梯一边问。“是啊,用来把人切成一块一块的,方便放在货架里出售。”毓珺平静地说。“我从来不知道你有幽默感,上几次见到你你都在用注射器扎人。”两人走下阶梯,古德曼神父推开了一扇承重的木门。醇厚悠缓古琴声从门后传来,毓珺循着琴声看去,却见一位穿着孔雀绿色的唐装的美艳女子正蹲坐在房间中央,轻舒十指勾弹挑抹。毓珺一下子就被这个女子吸引住了。她明显是个中国人,一头光亮的青丝盘在脑后,发髻上插着一只银钗,她有着毓珺所见过的最美丽的脸庞,往往形容一个女子有很多词语,清秀,妖艳,可爱,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等等,而毓珺却找不出任何形容词,因为他觉得任何词语不足以形容眼前的人。这个女子的脸上没有任何岁月的痕迹,但那双深邃黑水晶一般的双眸却透出历经沧桑的感觉。她抬起头,朝着毓珺微微一笑,那一瞬间毓珺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一直看着她,会短命的。”古德曼神父拍了拍毓珺的肩,“这位是柳青颜,应该是你的老乡,不要和她太近了,她会吃掉你的。”

“讨厌。”柳青颜娇嗲地白了古德曼神父一眼,随后抬头满眼秋波地看着毓珺,“这个就是你找来的学徒咯?”她向着毓珺招了招手,“过来让我看看。”

毓珺踏出半步,然后看了看一边苦着脸的古德曼神父,“你说她会吃了我?”

“师傅,晚饭准备好了。”这时一个白袍少年走了进来,他面目清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古德曼神父你回来了。”他向着古德曼神父行了个礼,随后向着毓珺点了点头,“这位是神父的客人吧?请来用餐吧。”

“圭吾,这位是古德曼神父的新学徒程毓珺。毓珺,这位是我的弟子,榊圭吾。”榊圭吾走到柳青颜身边伸出手。柳青颜拉着他的手站了起来,“先吃完饭再说吧。”

榊圭吾领着他们走进一边的厨房,他已经铺好了桌布,放好了餐具。餐桌的一边放着一大盘蔬菜海鲜沙拉,另一边则是六小盘中式冷盘。榊圭吾走到烤箱旁从中端出两碗带着酥皮的菜肴放在桌上,“给两位准备的酥皮蘑菇浓汤,请慢慢享用。”

古德曼神父在餐桌一头坐下了,而柳青颜坐在另一端。成毓珺做到了古德曼神父的左手边,凑近看了看桌上的几盘菜,“其实我比较喜欢中餐的。”柳青颜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门腔递到成毓珺嘴边,“试试看?”古德曼神父咳了声,“毓珺,你不会喜欢的。”

“怎么?不要告诉我这是人的舌头?”成毓珺扬了扬眉毛笑着说,随后看着一脸严肃的古德曼神父和一脸神秘的柳青颜,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这是人的舌头?!”

柳青颜微笑着把门腔送入嘴里,“你杀掉的那个黑帮打手的,人的舌头其实比别的更有质感,只可惜太短了。”

“下次我会杀一个律师的,他们的舌头也许比较长。”成毓珺边说边用汤勺弄破酥皮,“还有,不要告诉我每一样冷盘都是人肉?”

“糟人耳,卤人肝。”柳青颜点了点两盘菜,“不过这个凉拌豆腐,还有这个松仁豆苗还有这个糖醋黄瓜你都可以试试看,圭吾的厨艺很好的。”

“恩,是啊。”成毓珺喝了口汤之后这么说,然后看了看一边的古德曼神父,“你没有祈祷。”

“因为你们不可能和我一起闭上双眼祈祷的。”神父无奈地摇了摇头。

“哈。”成毓珺拿起叉子叉了块门腔送入嘴里慢慢嚼了起来,“果然别有风味呢。”随后他又叉了块门腔吃。

“我喜欢这孩子,留给我吧。”柳青颜一手支着下巴笑着对古德曼神父说。

这时榊圭吾端过一盘似乎是人脑的菜肴放在柳青颜面前。

“这也是我杀掉的那个打手的么?”

“不是。”柳青颜勺了一块脑片到碗里,“那个打手的脑子在前天的午饭已经吃掉了,这是那个女孩子的,就是你昨天想救的那个女孩,你要尝尝么?”

“榊圭吾准备的下一道西餐是什么?”

“牛排。”

“我还是吃牛排吧。”成毓珺朝柳青颜笑了笑。

“你可以吃一个恶人的身体而不能吃一个孩子的?要知道她已经死了,而且并不是你杀的,有什么区别呢?”柳青颜饶有兴致地看着正用力切牛排的成毓珺。

“我相信你也不仅仅是因为人肉好吃才吃的吧,虽然我对你不了解,不过你应该和古德曼神父是不同的法师,你吃人肉应该有特殊的原因吧。”

“有很多,因为你还不是我的弟子所以不能仔细和你说,不过有两个原因,第一,我们不应该浪费任何东西;第二,我吃下这个女孩的脑,这样她能够借助我的眼看世界。”她把脑片送进嘴里,“味道很好的,试试看?”

“我不确定我希望那个孩子看到我看到的世界呢。”

“古德曼啊,我更喜欢这个孩子了,让给我吧。”说着柳青颜伸出手握住了成毓珺的手。在那温软的玉手接触到他的一瞬间,成毓珺的心脏仿佛又停跳了,“而且你准备教他什么?明显这个孩子不是你能够教导的。”

“我准备晚饭之后和他讨论一下,然后再决定的。”古德曼神父放下刀叉,拿起餐巾擦了擦嘴,“你就是不能让我安静吃完饭啊。”

“好吧好吧,吃饭吃饭。”柳青颜娇笑着说。

榊圭吾的厨艺的确很好,他煎的牛排非常美味多汁,甜点也很可口。后来他端上来的几道中餐成毓珺也尝了尝,觉得比起他去过的任何中餐馆的菜式都要好多了。

“我来洗碗吧?”吃完的成毓珺一边收拾起自己的盘子一边问。

“你还不算古德曼正式的学徒,所以今天只是客人。”柳青颜伸手拉住了他,“让圭吾洗吧,如果你要洗的话也等成为了他的学徒或者我的弟子再说,现在我们去谈谈你的事吧。”

三人在大厅里坐定下来,而榊圭吾则在一旁沏茶。

“好吧,现在可以谈谈了。”古德曼神父喝了口茶,“我所倾听的是神的教诲,使用的也是神的力量。而柳青颜使用的则是完全不同的力量,她使用特殊的仪式,吸取其他生物的力量来增强自己。另外还有很多其他流派的法术和巫术,比如借用各种精灵的力量行使的邪术;使用诅咒的巫毒;还有在欧洲很流行的炼金术;中国的道术等等。事实上有很多能够使用特别力量的人,每个人都有自成一格的能力,有一些借助于最古老的力量,另外一些则随着科学的发展而新生。” 他抿了口茶,“其实我并不能教导你什么,明显你不信任和神祗,不过我可以替你打开一扇门,告诉你你可以去学习什么,同时,我注意到你似乎很享受杀人的过程。”他在胸口画了个十字,“我也可以确保你不走到邪恶之路上去。”

“或者你可以跟着我。”柳青颜一手托腮,“你似乎不介意吃人肉,而且我挺喜欢你的性格,再说你可以和榊圭吾做个伴。”她笑了笑,“你喜欢中餐的吧。”

成毓珺看了看古德曼牧师,又看了看柳青颜,“其实跟着柳青颜师傅学艺也是不错的,不过毕竟是古德曼牧师把我领进门,而且昨天也算是他救了我……”

“我越发喜欢你了呢!”柳青颜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你究竟想学什么呢?”

“嗯,我并不相信神灵的教诲而信任自己的判断,不过其他的我都很感兴趣,就从刚才古德曼神父说的那种‘用各种精灵的力量行使邪术’开始吧,然后慢慢试试看其他的?”成毓珺的脸上挂着一抹感兴趣的微笑,“如果可能的话所有的术我都想试试看。”

“所有的。”柳青颜双眉微蹙,“当真?”

“当真,因为听上去都很有意思。”毓珺一边说一边摸着自己下巴上短短的胡子茬。

“那么还剩下一个问题,你准备走正道还是邪道?”古德曼神父说。

“啊?”毓珺扬了扬眉毛,“呃,根据我的理解,古德曼神父你应该算是正道的,柳青颜师傅算是邪道的吧?有什么区别?”

“正道之路狭而直,需要更长的时间,好处是你不用时时担心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正道顺其自然,不过邪道往往能够更快地获得更大的力量,但是稍有差池,你就会被力量所迷惑,”古德曼神父指了指柳青颜,“柳青颜的力量现在就和我一样,不过你也看出我们岁数上的差别了吧?”

“那当然是邪道了。”成毓珺笑了笑,“反正如果我走错的话,你会杀了我的吧,那样就保险了。”他站了起来,“好吧,那么现在我应该做什么?”

“现在你回家睡觉,明天一早过来。”古德曼神父直接了当地说。

成毓珺走出教堂时天色已暗,月明星稀。他看了看手表,已经接近九点了。成毓珺走到公交车站坐了一会儿,随后上了一辆公车,走到后排的座位坐下把包放在旁边的座位上,掏出手机开始上网。公车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后他站了起来,走下车,经过一家超市的时候拐了进去,出来的时候手中拎着一个装着大瓶可乐和碗装方便面的塑料袋。他走到了一栋公寓楼前拿出门卡打开了门,上楼,把可乐放进了冰箱,然后走进卧室打开了电脑。

毕业之后成毓珺就找了两份工作,其中一份只有有事的时候才需要去上班,另一份则是在家编程,让他很满意的是两份工作都很自由。他查了查自己的银行存款,随后写了一封辞职信,又在自己的博客里挂上了暂不编程的公告。然后开始搜索“柳青颜”和“榊圭吾”,前者返回出了一部小说,而后者则是一个漫画人物。

“恩,这漫画还不错。”看了几个小时漫画后他终于看到了那个叫“榊圭吾”的人物,巧合的是那也是个英俊并且少言寡语的人,而且是个厨师。

“恩。”成毓珺揉了揉额头,看了看表,随后洗漱休息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