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十月 21, 2009

回忆吃(五)

小学的时候都是每天带着碗筷,每顿饭都在教室里吃的,四,五年级的时候因为长得人高马大还负责了每天中午去厨房端饭端菜。嗯嗯……是不是我负责给每个同学盛饭这件事情到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似乎是做过的,但似乎也没做多久,啊呀,不去想了,都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终究有些事情会忘记的,何况是这种小事。后来小学毕业了,记得那个暑假和妈妈还有她的同事去了周庄,那次的记忆里周庄的人不是很多,小桥流水的也很不错,算是个风景宜人的地方了(据说现在被开发的人山人海摩肩接踵,所以虽然很想去那里吃地道的万三蹄膀,不过总是最后放弃了,只能吃真空包装的解解馋)。不过说起周庄的万三蹄,那次去的时候却并没有品出什么味道来,因为就在我们一行人去饭店的路上我摔了一跤,把手腕给扭伤了,所以到了饭店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了两听冰镇可乐冷敷着,然后块块吃完了饭去看医生,最后直到初中开学了我的左手依旧用纱带吊着。在那种情况下,即使端上来泛着暗红色光芒热气腾腾香气四溢肉质酥烂一筷子下去用力也不用就能夹起一筷子的蹄膀对我来说也没有了吸引力。只是觉得手疼啊……疼啊……疼啊……后来坐在车上的时候不知不觉睡着了,醒过来之后手也不是很疼了(但是肿了一大圈),才舔舔嘴唇想起来没有好好品尝传说中的美味。不过当我手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到家了我妈才告诉我买了一个真空包装的万三蹄可以让我一饱口福。然后那天晚上我就操起筷子大快朵颐,那个既柔软又有弹性的肉皮(貌似是句病句),那个入口即化的瘦肉(貌似还是病句,而且我自己也常常说,入口即化的那是小块的冰块……),还有那个浓浓的拌饭特别好吃的汤汁。反正那天我一边埋怨这个左手吊着吃饭怎么这么麻烦啊,一边用右手结合嘴吃下了大半个蹄膀,所有的汤汁和一大碗饭,然后还拿起那个骨头啃阿啃啊……我妈还一个劲的鼓励我多吃“多吃点手就好的快一点。”所以我在那段时间里飞速长胖。后来就非常喜欢吃万三蹄,去年回国也吃了,然后我妈为了我尝试过各种红烧走油蹄膀的做法,不过始终不能做出那种味道,也算是一大遗憾了。万三蹄,对于我来说是一大美味,也代表着周庄,和在周庄摔的那不轻的一跤。既然说到了蹄膀,就引申开来说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反正就是很喜欢吃蹄膀,家里一般都是烧汤的,很少有红烧的做法,大概因为那么大个红烧比较麻烦把。小时候吃得多半是那种带皮的蹄膀,那个时候也喜欢吃肉皮,常常和我哥抢着吃。一大块肉皮蘸了酱油送到嘴里总是带着莫大的满足感。反倒是对瘦肉没什么好感,觉得塞牙,咔咔,现在想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会有这种想法。后来长大了就觉得瘦肉好吃了,也不吃肉皮了,所以后来妈妈就买去皮的蹄膀,现在喜欢啃骨头了,所以妈妈干脆买肉骨头熬汤了……默默……我怎么越来越喜欢吃那种没肉的东西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